无限时空

当前位置:无限阅读>微改编>末日龙腾>第三册> 第二十六章 尾声

第二十六章 尾声

末日龙腾 第三册channel_531作者:荆洚晓

发布时间:2014-07-04 17:16第二十六章/共27

潜艇的状况要比螺丝所估计的好上许多,除了消声瓦已经老化不堪之外,其他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毛病。至于消声瓦,在这个年代,就算没有消声瓦,一出海就会被其他舰艇的声纳捕捉到动向,也不会是什么问题,想来能在远洋上航行的舰船,已不会很多;而能进行远洋航行又在进行航行的舰船,估计连有没有都成为问题,否则废墟上,为何从不曾听说其他大陆的消息?

唯一让螺丝感觉到担心的,是整艘潜艇保养得极好,甚至为了防锈,没有下水停放在一个旧纪元时代的干船坞上¬——保养良好,在这个缺少各种备件和维护设施年代,也就说明了实施航行的时间贫乏——这不得不让人担心,船长和水手实际操作的水平。

但这一切不是他能改变的现实,坐在干船坞边上一个水泥墩上,螺丝默默地抽着烟,望着那湾港,似乎他要把眼光延伸,透过大洋,看一看那东八区的故乡。爱丽丝就依偎在他的身边,脚边是一个略有点陈旧的皮箱。

若把潜艇换成一艘邮轮,四周多些人潮,也许是旧纪元时代里,远行的游子,携带着妻子归乡的画面。时代已经变迁,文明亦已幻灭,繁华早经消亡,但此刻螺丝眼中的神色,和旧纪元的游子,并没有太大不同。

她把脑袋搁在螺丝的肩膀上,长发随风荡起。

不随岁月褪色的,是咸咸的大海的味道,在秀发丝丝缕缕之间,轻拂在他脸上,是她长久的依恋。

挽着他的臂膀,让她的心恬静下来,世上的一切艰难险阻,多少危机和陷阱,她有他作凭仗,她深信他总有办法去应对,他知道该走向何方。

“先生!”远处叫喊着、快步跑来的,是背着军用攻击背包的汤姆。

螺丝并没有准备带走这里的伙伴,一起回到故乡。

这是他们自己的故乡。

至于所谓的潜艇上的武器操作,这个年代,要去攻击谁?

难道还有舰队在进行领海的日常巡逻?

且不说海洋生物不受辐射变异的影响,就算在旧纪元,深海那些大章鱼之类,不用变异已足够恐怖,但它们有着自己的领域,除非海洋气候发现什么异变,否则并不会影响船只的正常航行。

因为毒药这个原来理想的声纳员,现在担任特种部队里的化学战教官,又担任着战地医院的主治外科医生,螺丝并没有要求他随行,所以声纳的工作,只能由半吊子声纳员螺丝来担任了。

所以,与其担心无人操作武器,不如担心触礁。

不论是林肯、多米尼克还是毒药、炸药,他们有自己的命运,有自己的事业。包括变异人爱因斯坦,都担任了螺丝所部控制区域里的搏击教官,所以螺丝谢绝了他们的跟随。

除了汤姆——他的父亲在临死之前,让他跟随着螺丝,而他始终紧记得这个叮嘱,无论螺丝怎么劝说,都无法说服他。

“船长问您,是不是按照原定的时间开船?”汤姆跑到螺丝的跟前,向后者问道。

在林肯和家长终于摆明车马归于医生麾下之后,丘吉尔选择了接受加入螺丝的协约,并出任第一任总理。也许是因为东海岸新秩序联盟强势逼迫,丘吉尔与代理执政官伯恩、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多米尼克合作很不错;毒药对于战地医院院长的职务——如同爱因斯坦对于战地法庭法警队长的职务、远望对于狙击教官的职位一样的满足。

除了汤姆和爱丽丝,仅有阿曼达是螺丝踏上归途中计划之内的成员。

她和螺丝约定,自己留在273号避难所陪伴阿诺德几天,会在今天的十六点之前,到达这里跟他们会合。而现在已经是十五点四十分,没有无线通讯呼叫,也没任何人员到来。十六点就是螺丝先前定下,开始启动船坞的机械装置,让潜艇下水的时间。

“是。”螺丝没有犹豫,对汤姆点了点头,对他说道,“让他们准备开始吧。”

爱丽丝看到,螺丝的脸上,有掩饰不去的一缕失落。

尽管她开心着他的开心,痛苦着他的痛苦,但在这一刻,看着他隐忍在眼底的失落,却让她心里有着快意。

阿曼达是个让她感觉到威胁的女人。

不是因为她那精致美好的容颜,也不是她那强悍的身手,更不是她跟螺丝从小长大的情谊。强悍身手也罢,她深信螺丝不愁找到这样的作战伙伴;如画容颜也好,废墟上美丽的女人,那不过是牛肉罐头和净水可以换取的东西;便是一起成长的童年,爱丽丝觉得,在她的全心全意里,会将这一切,都融化掉,用她蠢蠢的、毫无心计的温柔。

她所忌讳的,是智商。

爱丽丝虽然算不上聪明,但她至少能明白自己在头脑上和阿曼达的差距。

一个眼神,一个单词,半句话……往往阿曼达和螺丝之间,就取得了一致的共识,阿曼达的智慧和见识,让她跟螺丝有着许多共同的语言,许多爱丽丝不能理解的会心一笑,每每至此,她的心便有碎裂的痛。

这是一种无法弥补的差距,这是让她感觉到如刀锋般的逼近。

她害怕着某一天,无数次会心一笑,如一把把刀,把她和螺丝之间割裂。

而他就是她的全部,如果失去螺丝,爱丽丝更愿意失去自己。

所幸,她没有来,不论什么原因;

而她的螺丝,终于没有为那个女人等待。

这让爱丽丝感觉到稳稳的希望,在蔚蓝大海的彼端,是她和他的未来。

螺丝轻轻捏了一下她的脸,没有说什么。

并非看不出她那点小小的心思,而是他不想去澄清什么。

如果她真的如阿曼达一样聪明,便不再是蠢蠢的爱丽丝。

让他宁静,让他牵挂的女人。

他认为对于阿曼达并不是爱,只是知己。

当在废墟上,寂寞的夜,吟诵一首旧时代的十四行,有人在边上评论着押双韵还是三重韵,总是让人愉快;哼一首歌,有人在身旁拔动吉它和弦,总是使节奏更明朗,旋律更流淌……他是这么觉得,他觉得阿曼达应该也是这么觉得的。

至于阿曼达没有来,她本就不该来,这里是她的故乡,这里有着她的父亲。

何况,螺丝感觉自己本就不该叫上她。

干船坞上的机械装置开始工作,潜艇慢慢地滑行入水。

水花溅起,在水雾之中,螺丝看见自己七彩的心情。

他扔下烟头,强行按下因为缺少旅伴的那一丝失落,背上他那硕大的背包,再提上爱丽丝的皮箱,空出右手拉着她,向潜艇走去。

汤姆跑在前头,已经踏上临时搭起的栈桥,走向潜艇。

而就在这个时候,螺丝的腕上PDA响了起来,那是一个链接的请求。

爱丽丝突然紧紧地握住螺丝的手,不肯松开。

女人的第六感,让她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螺丝望向她,但却看到了她眼中的执着,而他另一只手提着爱丽丝的皮箱。

他提起皮箱抬起腕,看见PDA上面显示着,是吉娜的呼叫频道。

“她恐怕有事……”

爱丽丝几乎用哀求的口吻:“上了潜艇再说好不好?”

螺丝在她脸上轻吻,把PDA凑到脸边,用下巴蹭了一下屏幕,同意了那个链接的请求。

爱丽丝的脸一下子变得惨白,她松开了螺丝的手,泪水如珠淌落。

尽管潜艇就在眼前,只有几步。

只要走过那不算长的栈桥。

但她却有莫名的恐怖,担心着原以为安安稳稳的幸福,如那溅起的水花落入海里,只是涟渏……(两处蓝色标注为第五张图的画面)

 

远比螺丝年长的潜艇慢慢地潜入水中,水压让潜艇的外壳发出一种让人牙酸的挤压声,教人疑心着会不会在汪洋中被挤成一块铁饼……但无论如何,螺丝终于向他期望的东八区进发了,那是一个充满奇迹的大陆,螺丝坚信,就算是在这个年代,也不例外。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