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5章/共

糟蹋庄稼见玉珠

发布时间:2013-01-28 11:29

在地面幻化出土墙,想要困住野兔却遭遇失败之后,秦风对自己的能力有了充分的了解:

太高不行,至多头顶一丈。太大不行,与高度等同大概一丈以内的景物可以做到。力气太大的猎物不行,他的法力只够产生泡沫塑料那种硬度,准确地说燕子是因为自己的速度撞懵的,换成兔子就已经挡不住了。而且时间太久不行,强度、精细程度、庞大程度都会成倍耗费更多的法力。以他的能力,最好是几秒钟内解决问题。一栋房子的幻影撑个半分钟的光景,就是他的极限了,这还是没有什么硬度的情况下。

累到大脑一片空白、饿得不行的时候,秦风便跑到山下,到庄稼地里一通祸害,胡乱采些东西来吃。偶尔碰到有人来了,他就幻化一个野兽之类的东西将人引开,倒也有惊无险。这些天以来他躲躲藏藏,也偷听到了一些事情。

这里确实是云蒙,他藏身的山叫青云丘,而这禹都城外方圆数百里的田园都属于玉龙庄。玉家虽然不是什么禹都的王侯,但却是玉龙一脉的宗主,禹都一代远近闻名的豪族,更是大地主。

仇富心理作祟,秦风吃大户毫无心理压力,每天一通乱摘乱踩,再打个滚晒晒太阳,好不快活。

有的蔬菜看了就知道能吃的,但是毕竟没有熟透,他又没有炊具,吃多了肚子很是不爽。秦风也不害怕,困难嘛总是有的,何况是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里。再说了,这不就是城市人民追求的无污染健康生活么?幻术也越练越是顺手,秦风也能捕获一些比燕子大点儿的鸟儿了。终于,在山林里练习了这么久之后,秦风成功地捕获了一只摔断脖子的云鸽。

这种鸟和地球上的鸽子非常像,稍微大一点儿,但还是比山鸡个头小。秦风见到这东西第一眼就觉得这东西烤了应该很好吃。很久没有吃到肉了,口水直流,三下五除二将死鸽子拔毛用一根木棍叉好,堆了一堆枯枝想要生火时,才发现钻木取火什么的在云蒙根本不靠谱。

青云丘多有溪流山水,终年雾气弥漫,非常潮湿。秦风钻木取火忙活了半天,饿得头都昏了,木头上才冒出一些青烟来。

身后忽然一阵风起,许多雨水落下,将青烟也浇没了。秦风简直便要抓狂,突然发现下雨的只有自己头顶这一块,再一回身,发现身后立着一头巨大的怪兽,有双手双脚,像人一样两脚直立站着,约莫两人高,秦风的头顶只到对方肚脐;怪兽皮肤呈青绿色,酷似传说中的食人魔,头顶正中生着一只巨大的独角。它对着秦风伸着鼻孔嗅了两下,表情变得狰狞。

秦风啊的一声,向后退了几步。那怪物对着他一声大吼,伸手便抓。明明已经将秦风瘦小的身体握在手里,却抓了一空。扭头看时,秦风却已经逃出一丈外。原来秦风见势不妙,就在一瞬间在身前放出一个影子,自己却向后跃起逃窜。秦风这一招用时几乎是发自本能,正是华龙族的祖传绝技“分身化影”。

怪兽一声怒吼,向秦风追来,秦风向林中没命飞奔。忽然斜刺里从树后闪出来一个小姑娘,啊哟一声和秦风撞个满怀,两个人都重重跌在地上。秦风爬起来,那怪兽已经到了近前。秦风心道,自己拔腿跑了,这少女躺在地上却是跑不掉的。丢下萝莉给怪兽,自己跑掉这种事,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做不出的。

秦风从地上捡起一根木棍,拦在少女身前,嘶声大叫,向着怪兽乱挥。

那怪兽见状反倒被他吓到了,猛然停了下来,用手挠着头顶的独角,一脸奇异的表情。

秦风疯狂嚷道:“别过来!过来就打死你啊!”

“哎哟……”身后传来少女呻吟声,还未从地上爬起。

秦风急道:“快逃啊!”

“死大青!吓到人啦!”那少女却没有跑,好奇地望着秦风,“这位哥哥,你没有见过山魁么?对不起啊,这山魁是我养的。”

“山魁?”秦风才看清,这名叫山魁的怪物穿着一些用结实的棉布和皮革做成的简单的遮羞衣物,分明是家养的灵兽。此刻安静下来便不再吓人,表情非常憨厚。

山魁乃是龙兽中很常见的一种,力大无穷,有呼风唤雨之能。严格来说,算是魁龙的兽亲,不会说话,但是颇为聪明,最难得的是与人一样有人形,直立行走,这在龙兽中是很少的。禹都的许多大户人家都养有山魁,只因此兽性情温顺,心地善良,对家人颇为爱护,尤其有童心,喜欢与小孩玩耍,非常适合看家护院。

秦风登时面红耳赤,但是刚才那山魁突然扑过来,确实是很吓人啊。

小姑娘用脆生生的声音道:“大青,你又闯祸啦!好端端的你抓人家干吗?”转过身前来见到秦风,不由得一怔。只因秦风衣衫褴褛,穿得比山魁还差了很多。年纪比她大了几岁,但也不是很多,是个泥人儿一般的少年。但是除开衣衫破烂相貌还是不错的,双目炯炯有神,只是有些面黄肌瘦罢了。

秦风却颇为惊艳,这小姑娘是天生萌物啊。

世间万般风景,各有各的美法。农嘉璃固然可以美若天仙,小女孩也可以纯真烂漫。那少女十三、四岁的年纪,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女儿。吹弹得破的粉嫩肌肤衬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下身穿着一条雪白的短裤,不知道是什么丝织成的。天气炎热,她上半身只套了一个水蓝的短褂,露着两条藕臂,更是显得粉嫩动人。那少女轻轻一跃,便像一根羽毛一般轻飘飘飞起来落到山魁的肩头,坐在上面扶着山魁的独角,笑嘻嘻望着秦风。乌黑的头发在脸颊两侧结成垂髫,额上无角,笑起来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

秦风霎时看得醉了,好一个江南水乡的美少女!赶紧挺胸抬头,摆出一副英武的样子给小妹妹看。

那山魁指着秦风的火堆,轻轻啊喔了几声,意思是不该在山林里点火。少女却见到串起来的鸽子,啊了一声,在山魁的头顶用力敲了一下:“死大青,人家在烤鸽子啦!”见秦风胆气过人,穿得却无比破烂,不由得有些好笑。

秦风满面通红,尴尬道:“一时不慎跌了一跤。肚子饿得发慌,见笑见笑。”闷头拎起那些树枝,都已是水淋淋的,被山魁召来的雨水打湿,不能生火了。

小姑娘道:“哥哥对不起啊,山魁就是这样,不喜欢林间起火,见到就要唤雨来浇灭。”说着抬起皓腕,腕间一对银镯叮的一声脆响,“我帮你把火点回来好啦。”

秦风眯起眼细望,那银镯上竟是镶了数颗不同颜色的宝石,每一颗晶莹剔透的宝石里都有一道闪动的龙影。他以前在虹城见过,像这样的银镯子上面镶满了龙精灵石,不是一般人买得起的。这小丫头仗着有山魁保护,也不怕被人打劫。倒不知是谁家的父母,竟舍得让这样漂亮的女儿独自出来。不怕遇到歹人打劫,难道就不怕遇到小爷这样的帅哥给推倒么?

银镯上一颗红色的宝石瞬间亮起,一团烈焰随着少女的动作直飞出来,火光宛若灵蛇在空中划过,落到地上湿漉漉的柴草上。那些柴草蓦然腾起白烟,却不是呛人的烟雾,而是蒸发的水气。火光从柴草间升起,驱逐着水气,将白色的雾霭蒸得丝丝袅袅,颇为好看。

秦风张大了嘴,居然湿的柴草也能点燃。

少女瞧了他的样子,怪道:“这是三昧火,不怕水的,怎么,哥哥又没有见过么?”

“见过,三昧真火嘛。怎么没见过。”秦风脸皮已经厚了,心道,《西游记》红孩儿嘛,怎么没见过。赶紧拿起鸽子来烤,顺便掩饰,“小妹妹,谢谢你啊。”

“嘻嘻,哥哥敢用树枝去打山魁,却不会点火。”那少女却没有走,饶有兴趣地看他烤着鸽子,瞧了一会儿,好奇道,“为什么要用树枝来烤?直接用无根火不是更快一些么?”

“这个……”秦风虽然知道她说的无根火就是法术所释放的火,但是不愿意说自己连最基本的法术都不会,只好硬着头皮答道,“这样烤出来有果木的清香。”

“咦,你说的是真的吗?”少女翕动鼻子,“似乎是哦。”

秦风见她很感兴趣的样子,心道,你该不会是等着分一半来吃吧?鸽子两个人吃好小哦。万一那个山魁也要吃,那可就啥都没了。

少女似是对他颇有好感,一个劲儿跟他搭话。

“小哥哥,这里很荒凉的,你来这里做什么呀?”

“哦,来玩……”秦风左右看看,发现也没啥名胜古迹,要说是去禹都吧,这里又不是通路,慌忙转问少女,“你又来这里做什么啊?”

少女朝着山脚下一指道:“我们家的庄子靠这边山下的庄稼不知道被什么畜生给糟蹋了,大家都很生气。所以我带大青来看看是什么东西干的。大青的鼻子最灵了,肯定能抓到那可恶的畜生。等我们抓到了,就狠狠揍它。这不,跟着地里的气味一路走过来,就遇到哥哥了。”

秦风突然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一通干咳。那山魁正用疑惑的眼神望着他,鼻子不停抽动,但是被烟熏到,扭头打了个巨大的喷嚏。秦风慌忙用力扇风,将烟都朝着山魁赶去,一面干笑道:“烤鸽子,烤鸽子,呵呵……”终于明白为什么山魁会想要抓他了。

山魁和少女都被烟呛得向一边避开,站到上风处,用手不断驱赶烟雾。秦风已经往自己的身上也扇了烟,带上一身烟火味。果然,山魁不喜欢烟火气息,躲到上风,不再对着他嗅。

秦风松了口气,慌忙转移话题:“你是玉家的人呀?”瞧她的样子这么富贵,又说庄子是她家的,那恐怕就是玉家的小姐了。寻常人家哪里养得起山魁。

少女笑着说道:“我叫玉珠。哥哥叫什么?是哪里人呀。”

“我啊,从北方来的。”秦风想了想,除了四龙天女也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九阳的人也不知道,说了名字应该没有关系,于是坦言道,“我叫秦风。”

玉珠好奇道:“北方姓秦?那哥哥是九阳人么?嗯,我就叫你秦哥哥好啦。”

秦风点头,暗自邪恶道:“情哥哥,很好。”

“听说那里气候很恶劣,赤帝脾气很坏,生气的时候乱降天火,很多人都逃走了。啊,是啦,秦哥哥是赤都的逃奴是不是?”虹都被毁的事情还没有传到这里,玉珠并不知道。但是看秦风这副落魄又躲躲藏藏的样子,想起时常有九阳的逃奴逃入云蒙的边境,便这样猜测了。实则边关万里,关隘重重,若真是九阳逃奴早就被抓了,哪里能走到禹都。

秦风一惊,点了点头,又立刻摇了摇头,不知道怎么说好。他不是奴隶,但却也是逃走的,而且直觉告诉他,万万不能让人知道他是虹都的华龙族遗孤。一旦让人知道,只怕就要生出祸事了。但是被当作逃奴,只怕也不是好事。

所幸玉珠瞧了他的样子,宽慰他道:“哥哥你不用怕,我们云蒙和九阳是死对头,逃到我们这里就对啦。”

秦风松了口气,对方又好奇起来:“但是赤龙一脉应该很会用火啊。怎么哥哥都不会?”

“哦,我不是赤龙族的,不会放火。也还没来得及去学。”秦风苦笑,这话倒不是胡说的。他原本就是失忆穿越来的,没有龙珠没有龙息,根本无法学习华龙族的本领。龙族寿命普遍长一些,天资不好或者营养不良导致到二十岁以后才结出龙珠也是很正常的。华龙族是个小族,族内也没有什么高手可以给什么高明的指点,更没有九大龙邦那样的大型书院可以去学习。

“但是你不是有龙珠了么?”玉珠好奇地望着秦风。结出龙珠的龙族就像是进入了新的发育期,龙族一般都会有一些体貌上的特征出现。秦风的头骨已经开始变硬,有些角茸蓬蓬欲出,只是他自己还不知道。被玉珠说了,他才发现。

秦风强辩道:“刚刚才有龙珠的。还什么都没来得及学呢。”

“嘻嘻,还什么都没来得及学会就跑路了是吧?哥哥,跟我说说九阳什么样吧。”

“不。我不想提。”秦风心里一痛,眼前却仿佛看到虹都那永远横于天际的彩虹。美丽的虹都,我的家园,不知多少次在梦中相见。那一丝隐痛没有逃过玉珠的眼睛,小姑娘立刻闭口不提,就连他究竟是哪一族都不敢问了。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5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