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7章/共

玉大小姐发火了

发布时间:2013-01-28 11:44

一晃便是数月。

禹都城外田间地头,尽是忙碌的景象。那小小的遭到祸害的庄稼地的事情也早已被人忘记了,开凿南北大运河、修建庆祥坝,才是值得云蒙万民奔走相传的大事。

几道青光自禹都冲天而起,掩着祥云,直落向玉府的大门。见到的人都不禁羡慕起来。

“是司天监的各位老大人啊,肯定是去玉家的。听说这次修建庆祥坝的事情,又落到了玉氏和武英王的身上。”

“没法子,武英王虽然权势滔天,财力雄厚,但是想要独揽是不可能的,那边都是玉家的地面,从人家地里过河,还要人家出百倾田产、上千人手,不可能不分一些好处的。武英王厉害,可是玉龙尊主也不是好惹的。其实庆祥坝只是个闸门,是为了蓄水给庆栖海。届时南北水域都要调水过来,向东百里汇成一片海。”

“为何要在禹都这么近的地方修那么大的内海?禹都不缺水啊!”

“你还未听说么?庆云公主要回来了。不光是她自己,乃是举族回迁。”

“什么?云主子不是嫁与东海王敖广,为东海龙后三千多年了么?”

“是。但是敖广王原本在天柱崩塌时受了伤,前些天突然离奇死了。东海如今一片混乱,九龙夺嫡,血染万里,十者夭其一。庆云公主不喜欢看那些,要举门齐归。她嫁到东海那么久啦,这一次回迁据说要带上万人回来,东海名门便似逃难一样要跟着云主子一起回来。因其多为水族,不得不建内海供他们居住。”

“真的啊?想不到东海竟出了这样的大事。”后者唏嘘着,突然惊觉,“庆云公主的尊号是‘云’,宝庆公主的尊号才是‘庆’。既然叫庆祥坝,又叫庆栖海,莫非——宝庆公主也一起来?”似是想到极为重大之事,脸色都已经变了。

“噤声!”

“东海那些龙子竟肯放行么?会出大事的吧?”

“这个,就不是咱们能关心的了。”说的人只是羡慕地抬起头,又望了一下玉家屋宇林立的庄院。

玉家此刻却是一片阴霾。

青光盘旋至玉府的前院,化作三位锦衣御史。为首的老者头生一对琥珀深色的龙角,胸前的大红袍上纹有五爪青龙的图案。龙的爪越多,说明修为品级越高。五爪便是真龙之上的苍龙了,足以傲睨天下,何况带着皇差。来到玉家大堂的玉阶前,却恭敬如同仆役一般,只是垂首等在门前。那大堂有中堂、左堂、右堂各一,梁高数丈,十二根黑漆蟠龙大柱根根都是三人才能合抱的粗细。人站在廊下,就像是虫蚁一般渺小。柱子上攀着十二条守殿彩蛟,只只神气,更难得的是长短粗细全都一致,麟片的颜色却只只不同,瞪大了眼睛瞅着院子里的每一个人。

几个童子腾云驾雾一般搬着几把太师椅随玉府的总管一起出来,那总管一副中年老成的模样,一袭黑衣,腰上系着一条玉带,颇为扎眼,那带扣上竟是雕有一头六爪璃龙。“给几位老大人看座。”言语恭敬,丝毫不失礼数,举手投足之间却自有一种莫大的魄力。他向为首的老者作揖问安:“许久不见,斗魁老大人愈发威严了。”

几位御史都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此刻却额上微微见汗。

“不敢劳烦大管家。”斗魁瞅了瞅屋里,小声问道,“玉尊可在么?”

玉管家摇了摇头,低声道:“老主人和少主人都为这件事专程出去了。”说罢更加压低了声音,俯首道,“今日玉府堂会,大小姐正在发火,现在进去不是时候……”

“哦。”几位御史脸上的表情都是果然如此的模样。见那中堂大门外于廊下长长排了一串的人,便像是过堂等待听审一般,一个个听着里面的声音,面如土色。

玉管家微微一笑,解释道:“大小姐闭关修炼刚刚两年,突然被叫出来,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要重新过问一下。总是因为这些俗事耽误修为,心情难免不好。”

只听到中堂里突然起了少女的哭叫声:“你杀了我好啦!”随即传出一声年轻女子的怒叱:“你道是没有家法了么!”

此言一出,大堂里便是平地起惊雷,一道罡风冲碎屏风爆射而出,几十扇丈余高的沉地窗一起炸开,窗纱裹着珠帘碎成千百蝴蝶一般的碎片从窗格的缝隙里飞出来,帘珠激射在地面的青石板上溅出道道火花,屋顶千万块青璃瓦片哗哗作响。柱上原本神气活现的彩蛟此刻缩成一团簌簌发抖,还有的掉了下来,屁滚尿流。几位御史远远坐在院子里均四肢瘫软,面如土色,冠歪带斜,耳孔中嗡嗡作响,修为较低的眼前更是一片漆黑。那一声娇喝所含的怒气震动七魂,看东西都已是摇摇晃晃,若非有座椅可以依靠,只怕此时早已站立不稳,更是狼狈。几位御史深深吸了一口气,各自镇定心神,见了彼此的狼狈模样,都慌忙起身整理衣冠。抬头再看时,只见满府的人都已经吓得瘫软在地,抖若筛糠。

斗魁惊惧喘息道:“好可怕的龙息,地龙境界当真是惊世骇俗。玉大管家,究竟发生何事?”

玉管家却早已习惯,一脸苦笑,摇头不语。对刚才的龙息冲击也丝毫不受影响。

却见一个婢女慌慌张张从中堂逃出,一跤跌倒在跟前,向管家说道:“不好了,二小姐和几位夫人都吓得晕倒了。大小姐说以后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罚二小姐修身养性,修成真龙以前不许再出西跨院,免得丢人现眼。大小姐叫下一个人进去。”

玉管家忙对婢女说:“你去禀报大小姐,说司天监的几位老大人来了。”

那婢女已然吓傻了,竟畏缩道:“我不去……”

玉管家欲言又止,只得转身对几位老大人苦笑。只见门口排在最前面的人手里捧着一个上锁的匣子,似是信使模样的人,此时趴在地上抖个不停,竟是站不起来了。从中堂屋里出来两个盔明甲亮的玉龙力士,身高过丈,龙首人身,穿紫金甲,腰挎九尺巨剑。似是对这种情况司空见惯,一把将人从地上捞起,抬过半米高的门槛,抓到屋里去了。

斗魁犹豫道:“我们是不是改天再来较好?”身后的两人都一起附和,看这情况,风头不是很好。

玉管家端过一碗茶奉上,笑道:“不妨事,大小姐对家里的人特别严厉一些而已,过一会儿就好了。以往大小姐每次闭关都是数十年抑或上百年不见人,只是最近二十年来,二小姐、三小姐都相继出世,没有经历过洞渊之乱,不太懂事。大老爷和大公子不停往外跑,家里的事都要大小姐来管,极其影响修为。二小姐、三小姐年纪都很小,不太晓得大小姐的脾气。这一次大小姐原本要冲天龙境、入太虚,刚刚闭关两年就又被叫了出来,所以火气特别大一些。”

“天龙境啊!”斗魁唏嘘仰止道,“自八千年前白帝一千二百岁修成天龙,传为佳话,还未听说任何人能有这样的进境。以大小姐天纵之才远超我等,若能心无旁鹜地修炼个数十载,说不定真能冲破天龙之境。我云蒙便可从此高枕无忧了!只是眼下这‘东敖西进’的大事,还要劳烦大小姐费下心才好。宝庆公主的喜好,只有大小姐的法眼看过了我等才有把握。大家都传说,她们乃是灵虚境中友。这件事别的人实在是帮不上忙啊。”

玉管家颔首道:“宝庆公主的事,我家大小姐应该会管的。不然这一次便不会出关来了。”

说着,忽听中堂里轰的一声,震得脑门嗡嗡作响,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被毁灭了。院子里一片死寂,谁也不敢喘气。之前的婢女又跑了回来,神色颇为古怪。

玉管家一怔:“这次又怎么了?”

“三小姐的事。”婢女瞠目结舌,半天说不出话。

几位御史老大人见状,心中都暗道不好,今天果真是出门未看黄历,赶上玉大小姐过堂,审完二小姐,便到三小姐了。玉家乃是玉龙宗之长,这豪门内院的事别人也不敢管啊,只是不知道三小姐倒了什么霉,瞅这婢女的样子,似是比方才的事更加难以启齿。

只听那婢女言辞闪烁道:“刚才的人是送信来的。瑶光书院的夫子说,三小姐学业突然大有进步,要表扬她。”

玉管家闻言便似被雷劈中,又或是听到了全天下最滑稽的事情,张大了合不上嘴。几位御史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此番又是为何。

婢女颤声道:“大小姐看了信,不小心把书案都拍烂了……恐怕是不信的……”

只听天际极远处一声雷响,似是苍穹裂开了一个大洞。龙吟声此起彼伏、震动九霄,几个人扭头望去,但见龙影赶得层层霞光叠起,一辆云车自虚空中破风而来,转瞬便来到近前。拉车的乃是一只九头巨蛟,喷云吐雾,身躯遮天蔽日,龙头龙爪在云中此起彼伏,蔚为壮观。

“九龙云车!”玉管家神情剧变。只见中堂满屋的琉璃瓦都在微颤,一声巨响,炫目的雷光冲天而起。那九头蛟垂首迎主,随即九头涌动,竞相长吟,拖着车子破天而去。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7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