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9章/共

吃到一颗鲲鱼卵

发布时间:2013-01-28 11:54

朦胧间感到沉重的脚步声,秦风醒过来的时候听到院墙外有人羡慕地问:“玉珠,为什么你和我们每天一起玩,还可以按时交作业啊。”

“哼,本小姐乃是旷世奇才,些许作业一会儿就写完了。”继而传来玉珠小姐得意洋洋的声音,“你们可不要抄我的,内容一样,会被发现的。”

“哼,不过是夫子说你最近有进步,有什么可得意的。”一个细细的女孩子的声音似是嫉妒,带了几分刻薄。

“沧虹,你比我们都大,痴长四五岁,还好意思跟我们一起读小班,勉强拿第一,又有什么好得意的。”玉珠岂是好得罪的,冷哼一声,立刻反讥回去。

“你……”那声音为之气结,显然气得不轻。

见她们吵起来,四周立刻有人打圆场和稀泥,似乎那叫沧虹的女孩子人气也颇高。

“玉珠,等一下我们去采莲藕吧!”看来也有人不遗余力地巴结,一个男孩的声音道,“我让家里找了条小船来,我们可以划船去,很好玩的。”

“划什么船。”另一个男孩道,“玉珠我们一起去游泳。听说里面都是两尺多长的大鲤,我们抓了来烤着吃。”

“好啊。”玉珠拍手笑道,“我们又划船,又烤鱼。”

见她答应去了,四周少年齐声叫好,倒是吓了秦风一跳,估计全班同学都在外面了。只是先前那个叫沧虹的女孩子冷哼了一声:“我才没兴趣,要回去功课了。你们玩你们的吧。”等她走了,四周一片噫声,玉珠不满道:“摆什么臭架子嘛!”

“沧虹每年都要考第一。听说做不到的话家里会重重罚她的。”

“管她呢,她不来更好,免得板着个脸影响大家情绪。等下咱们在书院门口见,我去放下东西就来。”

一群少年齐声答应,各自回去准备玩物,顷刻间作鸟兽散。玉珠笑嘻嘻跑了进来,那山魁大青背着许多东西,有书包,也有许多大包小包的礼物。

“喏,给你!”玉珠捡起一只小竹篓,丢给秦风,“这是晚饭。作业写得好,本小姐自然就有赏赐。姬家兄弟说是北溟海的鲲鱼籽,很好吃的哦。”

“鲲鱼籽?”秦风一惊,“鲲是很大的鱼么?”

“听说是挺大。是北溟的海中巨兽。”

“有几千里长?”秦风心道,难道那些传说在龙荒都是真实的么?

“听说如果不管的话,便可以一直长下去的。但是怎么可能让它们长那么大嘛。”玉珠怪道,“长个十几丈长就被北溟王派人杀来吃了。若让它们长到几千里长,北溟王岂不是也要搬家了。总之,这东西应该是挺稀罕的。”

“哦,那还差不多。”秦风打开小竹篓往里面瞅了瞅,一颗小西瓜大小的圆卵在竹篓里面散发着幽光,没有腥气,反倒有些暗香,不由得心中道,那些小子泡妞还挺下本的啊。

玉珠指指山魁的背篓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帮我看看,能用的你就随便拿去好啦。晚饭你和大青一起吃吧,我跟大家一起出去吃鲤鱼去。”山魁闻言发出沉闷的咕哝声,对和秦风一起吃饭表示不满。那背篓里全是同学送给玉珠的礼物,玉珠已经收得司空见惯。

“等等,作业呢?”

“噢,忘记了。”玉珠拍拍头,冥思苦想,“是什么来着……对了,想起了,是要写一段话。”她学着老夫子的样子,一本正经道,“大啊——大志!”

秦风愕然:“大志?”

“对。以大志为题,写一段话,形容自己的志向。这个志是越大越好。”

“唔,原来是写作文。”秦风明白了,“只需要一段话?今天的作业很少嘛。”

“要写得让夫子满意可不容易!夫子对文考最苛刻了,很少给优的。姬家兄弟都是作文的高手,还有那个沧虹,就喜欢跟我过不去!这次一定要胜得她哑口无言!”玉珠拍拍手,“好啦,我玩去啦!”不顾秦风的阻拦,一溜烟跑掉了。

秦风不由得微微苦笑,这小姑娘的玩心也太大了一些,怪不得一听说可以替她写作业就立刻动心了。

“大青,拿纸笔给我。”秦风对山魁说道。

山魁一脸不情愿,但还是从书包里取出笔墨纸砚。这毛笔乃是龙族最常用的书写工具,只因龙族文字最注重意境,书法也是衡量才干的重要因素。虽然除了毛笔还有很多种方法可以写字,但是都被龙族称作下乘,对缺乏神韵的文字不屑一顾。秦风不由得想起自己的小学书法老师,多亏那会儿还学过一阵毛笔字啊,临摹过很多名家字帖,临摹的《兰亭序》还在小学生书法展上得过奖,不然到了这边就是文盲啊。

他提笔沉思,大志,看似好写,其实很难的题目。龙族是非常注重志向的,并不讲究无为,正相反,龙族极其实际,本性里贪财好色重土。一位成功的龙族俊彦便应该通过自己的努力聚敛令其他人羡慕的财物、土地、美女,但是同时亦极端追求境界,不希望落俗。这种极端追求的不俗境界,比淡然无为的境界要难多了。

“大志……”秦风想到《陈涉世家》中说,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但是不行,鸿鹄就是白天鹅,对龙来说似乎小了点,形容鸿鹄之志一定会遭到鄙视的。目光不经意间落到小竹篓上,心念一动,有了,提笔在纸上写下“志在鲲鹏”四个字。这些天来他一直模仿玉珠的字迹,但其实玉珠的字迹一直写得歪七扭八,远不如他写得好。

一篇《大志》一挥而就,秦风甚为满意,捧纸呵呵笑了几声。

山魁大青闷头瞅着,低吼了一声,脸上竟是有几分服气的样子了。人家秦风是有文化的人,就算是个禽兽也是有文化的禽兽。

“大青,你看得懂吗?”秦风心中一动,提笔在纸上写了“大青”二字,“你看,是‘大青’,这是你的名字哦。”

山魁捧着那张纸,甚是开心,突然拍了秦风一把,险些让秦风趴在地上。“No!不要!”秦风吓得连英文都出来了。见大青欢喜,笑道:“来,我教你写字啊!”

秦风用木棍在地上一笔一划地写,大青也用手指一笔一划跟着,不一会儿竟真的学会了。等到自己也可以写出“大青”二字,那山魁手舞足蹈,喜形于色,倒像是猢狲一般。只是他体型等同金刚大猩猩,离得太近未免危险。

秦风瞅它的样子也觉得很开心,但是开心起来肚子便饿了。秦风取过那小竹篓,将鲲鱼卵倒在手里捧着,只觉得轻若无物。想想那么巨大的东西,最开始的时候也是这样轻若羽毛,秦风不由得信心大振。有志可成龙,一念天地生。我便是一只弱小的华龙,也早晚要做天下第一龙,完成祖龙的托付。秦风一口咬下,那卵里原来都是汁水,味道很像蟹黄汤包,竟是微热的。入口鲜美,浑身热起来,舒服异常。喝完之后,里面原来还有个硬籽。

那山魁大青突然对着大青做了个手势,吼了一声。

秦风会意:“要都吃下?”见山魁点头,便将那卵衣连籽都塞进嘴里。入口苦涩,想要吐出,却见山魁眼巴巴看着,似乎极为眼馋,心中一动,用力嚼了几口硬着头皮吞下,对山魁笑道,“都吃啦。”

山魁吼了一声,做了个盘膝坐下的姿势。

“要修行?现在?”秦风一怔,想到山魁乃是灵兽,对天材地宝最为敏感,这样建议他自有道理。于是依山魁的意思,盘膝坐下来,静气凝神,按照《息念诸法龙经》所传授的方式进行吐纳。

几息过后,秦风突然腹中一热,散向周身血脉。血液从心室流出,汇聚在华龙珠。华龙珠猛然一震,将所有的血都吸了进去。秦风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周身的血液都向着华龙珠流去,却不流出。想要动弹也是不能。秦风把心一横,摒除杂念,将心神聚敛,随着血脉收缩,一并前往华龙珠。那一颗小小的华龙珠不过是米粒大小,却吸干了全身的血液。而一切的外在感觉也都随着血液流向内在。这种感觉,就像自己是一件皮衣,突然吃撑了,因为太饱,把自己的里子向外翻了出来。

“鲲!”秦风在一片漆黑中,突然见到一条巨大的鱼,正傲游在无穷无尽的海中。它的躯体是如此之大,海洋都显得狭小了。秦风感到局促,他感到自己就是那只鲲,于是想飞起来,却只感到身体沉重,怎么也飞不起。挣扎之际,昂首向天,奋力一跃,扶摇而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秦风被一双小手摇醒。

“醒醒!”玉珠扶着秦风的头,用力摇晃,“怎么这么早先睡啦?起来呀!”

“唔。”秦风迷迷糊糊醒过来,竟是做了一个梦么?

“起来呀。你写的我看不懂呢。”玉珠手里拿着秦风所做的《大志》,嚷道,“故事呢,是挺有意思的。但是跟志向有什么关系?”

“志向……”秦风的脑子还有些不清醒,懵懂了一会儿,猛然惊觉,莫非吃下鲲鱼籽所感受到的乃是鲲鹏在血脉中的远古记忆?那种真实的感觉,秦风直至现在还沉浸在畅游寰宇的兴奋之中。从梦中归来,只觉得困于沧海,怅然叹气。

瞅瞅刚才写的东西,似乎是有些欠缺。秦风拿过来,提笔在下面又加了几句,再看时,又想起梦中那种感觉,不由得又叹了口气。将作业递回去,对玉珠道:“这便可以了。夫子看得懂的。”转身又卧进草堆里,打了个呵欠,哀求道,“让我睡吧。”一心只想将方才的梦续上。

“死秦风!臭秦风!庄稼贼!”玉珠抬起小脚丫,踢了秦风几下,见他居然睡着了,一副疲惫至极的样子,不由得一怔,突然便舍不得踢了。又看看他写的东西,不由得愁眉苦脸,“这都是什么意思啊!”始终看不懂,怒从中来,“好,管它的。我也睡去了。明天看夫子怎么说。”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9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