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10章/共

三小姐的大志

发布时间:2013-01-28 12:04

第二天一早,山中又是细雨蒙蒙。厚重的钟声将人们从美梦中唤醒,秦风瞪大眼睛,望着棚顶,只觉得世界太小,心中无比惆怅。他心中有恨,恨赤帝,也恨棚屋太小,恨自己没有本事,不能冲天飞起。

山魁大青已经在整理背篓,见外面飘雨,拿起雨伞递给秦风,低吼了一声。

“我去看看小姐起来没有。”秦风接过雨伞,向屋里走去。

只见一张汉白玉石雕成的巨大石床上铺满了绫罗绸缎,一只白嫩嫩的两爪小玉蛟发着光,正四仰八叉横在床上打着细细的呼噜。

秦风大吃一惊,怎么会有一条龙在玉珠的床上?难道玉珠被龙吃了么?不对,这龙乃是灵体,仔细看,从蜷曲的龙躯下面露出了玉珠的一只小脚丫,这龙就是玉珠的神魂!玉珠竟在梦中不经意间释放了出来自己的龙魂,将她的身体护住。这样的情况,就是所谓的天才了。他曾经听说过,修成真龙的人经过化龙的修行可以使自己的龙魂长时间出体,甚至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保护自己,但是这需要耗费极大的魄力。玉珠这种情况他在虹都时听人说过,这样的人一万个里面也没有一个,就是修成真龙、练过化龙之术的人也做不到。

只是随即看到肚兜亵裤在床上丢得东一件西一件,看得秦风脸一红。想不到这玉家三小姐的睡相是如此不像话。

正想着要不要赶紧走掉,只见龙体一颤,开始收缩,渐渐消失回到玉珠体内,估计玉珠是要醒了。一副娇憨的少女睡相出现在眼前,雪白的小屁股肉肉的,翘翘的,趴在床上睡成大字型,一只脚还踢着墙。也不知道在做什么好梦,嘴角流的都是口水。

外面的钟声传来,玉珠迷迷糊糊翻了个身,呢喃着:“唔,要起了……”

秦风只见粉臀一翻,胸前亮出两颗小樱桃。这也就罢了,她摇摇晃晃坐起身来,两条玉腿垂在床边,脸上兀自挂着白晶晶的口水,迷迷糊糊对着秦风。

秦风转身就跑。身后啊的一声尖叫。

过了半晌,玉珠才穿戴整齐出来,穿得竟比平时要正经了许多,对秦风板着脸道:“你看见了什么?”

秦风一本正经道:“什么都没看见!”

玉珠的脸蓦地红了,轻声道:“你……不要说出去啊……”竟是带着些娇羞的口气。抓起雨伞,冲出门去跑了。

秦风心道,不要说出去哪一桩?是梦中会化龙,还是那个睡觉不穿衣服的事?忽然有了一个疑惑,玉珠该不会根本不知道自己睡着了会释放龙魂吧?

山魁早已在门口等待,见到玉珠脸红彤彤的样子跑出来,奇怪地叫了一声。玉珠哼了一声,轻轻跳起来,凌空撑开伞,便似一朵粉嫩的桃花轻飘飘落到山魁的背上,在山魁头顶用力一击,蛮横道:“傻大青,看什么看!快走!迟到啦!”

院外已是熙熙攘攘的人流,担心迟到,都急匆匆的。

一头比大青还要略微高大的山魁从后面赶上来,姬家兄弟一个坐在肩头,一个坐在背篓里,对着玉珠大挥手叫:“玉珠,快走!夫子拿着戒尺在点名了!”

“啊?”玉珠吓了一跳,“笨大青,快跑!”

两只山魁低吼了一声,算是打过招呼,一前一后奋力向教室奔去。

姬家兄弟还搭着话,姬老大问道:“玉珠,昨天送你的鲲鱼卵吃了吗?味道好么?”

“吃了。”玉珠扯谎,反问道,“怎么啦?”

“没什么。听说很珍贵的。”姬老大说,“我们也没吃过。所以想问好吃不好吃。”

“不好吃!怎么,心疼啦?”玉珠心里冷哼了一声。像这样讨好她的人多了去了,什么稀奇古怪的礼物都收到过,一颗鱼卵她才不稀罕。见姬家兄弟的样子,心里暗道,舍不得还送给我干啥。

姬老二比老大聪明些,叫道:“玉珠,昨天真好玩。放学了咱们再去啊!听说走远些更好玩。”

这个话比较对玉珠的胃口,笑道:“好啊,放学再说吧。”

“你们几个作业写好了没有,不要写得太差被夫子罚再说吧!”一头蹬龙从后面赶上来,奔走如飞,速度比山魁快得多。大笑声中,沧虹身穿箭袖青衫,英姿飒爽跨在蹬龙背上,挥手之间便已经超过去了。

尧山在青云山后五十里,瑶光书院便在尧山的主峰峰顶。自尧山山脚至山腰都是学徒的宿舍,峰顶云雾缭绕,有精舍三百间,校场十座。晨风初起,朝阳尚呈彤红色,书院里已经四处可闻朗朗书声,武圣台前更是操练成群,喊杀阵阵。

正所谓文武之道,皆可成龙。瑶光书院在云蒙全国都拥有很高的地位,除了作为蛟族最大的启蒙书院,瑶光洞府作为瑶光派的总舵乃是上方十大仙府之一,是万众向往的武修圣地。历代青帝都曾在这里磐恒千年,学习术法,更有诸多前辈弟子在这里突破地龙、甚至天龙境界。若是能被收入瑶光派门下,那对于一般龙族来说可是光宗耀祖的大事。

此刻,一位长者身穿青衫,足踏步云履,手持玉尺立于门前。

那些奔走如飞的灵兽龙马来到近前,都突然感到一股浩然正气,瞬间老实起来,恭顺地放轻脚步。

“夫子好。”所有路过的学生都乖乖地打招呼。

“夫子好。”玉珠也小心翼翼地打招呼。

夫子的脸上升起异色,只因今天玉珠穿得非常正式,举止也比以往规矩许多。加上她最近功课突然认真起来,其中虽然时有错漏百出,却也颇有想法,夫子不由得微微点了点头,以示嘉许。想起以往玉家三小姐冥顽不灵的蠢样子,夫子心道,大概是心智初生,逐渐懂事了吧。哪想到作业其实都是别人给她写的。

玉珠所在乃是最初级的班级,有生徒八十,每人一张小案,跪坐在竹席上。山魁等代步灵兽都候在屋后,为主人看守物品。

早课过后,学生用餐,头一日的作业也会被收上来。今天却未收。玉珠忐忑不安之际,却听夫子说:“等一下你们各抒己志,念与我听。”

众人都拿出各自功课,逐一起身来念。夫子焚香闭目而坐,每一个人念完便摇摇头或是点点头,说上几句。只是他素来严厉,少有夸赞。一位小公子面如土色,只因昨日跟玉珠他们玩得昏天地暗,作业丝毫未曾思考,只是早晨才来着急。偏偏今天这个作业是抄不得的,临时涂鸦,心中没底,起身说时不免战战兢兢,声如蚊讷。

“嗯?你说什么?”夫子突然睁眼,精光四射。

那公子颤声道:“我志在千里……”

“胡扯什么!”夫子怒道,“老骥伏枥,尚且志在千里。你父送你来此,难道你志同老马?”四周的学生都忍不住嗤嗤笑了起来。只听夫子走过去,扬起玉尺,啪啪落下,伴随着连声惨叫。有人害怕,有人暗自庆幸,也有人轻蔑地望着,心中暗爽。

玉珠看不太懂秦风所写的东西,不由得心中忐忑,不知道会如何。

接下来轮到姬家兄弟,只听他二人接连站起来。

姬老大说:“一语惊群臣,独占鳌头高选!”

姬老二说:“一式退千军,独步天下称雄!”

虽然都只有两句话,却颇励志,一文一武,霸气外露。他们二人老大叫姬崇文,老二叫姬崇武,跟这个志向也非常的合拍。

四周响起一片惊艳之声,夫子嗯了一声,微微点头,脸上竟露出一丝笑意,评价道:“龙为人杰。算是大志。只是你二人未来如何,还需努力。”

姬家兄弟坐下来,都面带得色,偷偷对玉珠做了个手势。玉珠只当做看不见。后面一声轻嗤,却是沧虹,似乎二兄弟的志向在她看来不值一晒。

过了几人,轮到她时,沧虹起身。满屋的视线都向她瞅过来,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突然一股霸气从她身上散开来,她扬起皓腕,抓握成拳,一字一字认真说道:“荡平宇内,横扫八荒。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满屋的人都是一呆,鸦雀无声。不光是因为她所说的话,更是因为她身上所散发出的凛然霸气。若说姬家兄弟说的乃是为臣之志,沧虹所说的就是为君之志了。有几个胆小的突然有些发抖,望着沧虹竟没由来地有些畏惧。她一个漂漂亮亮的女孩,却发出这样的气息来,超过了英气的限度,成了霸气,不太可爱。

玉珠噗嗤一声,打破了宁静,对着沧虹哈哈大笑:“圣龙武皇帝的话你也敢学着说!你是认真的吗?” 四周的龙子龙女们闻言都是拍案大笑。那股霸气带来的震撼也被冲得无影无踪了。

沧虹面无表情,哼了一声,冷冷道:“等我做出来时,你便知道。”

此言一出,众人更是大笑。姬家兄弟笑得几乎要断气,指着沧虹道:“知道你不俗,谁知你是真疯。”

“静。”夫子淡淡一言,大堂里顿时便静下来。

夫子面无表情道:“此志绝大。”伸手示意沧虹坐下,听起来是夸奖,感觉却不是。沧虹欲言又止,终于忍了下来,将目光投向玉珠。下一个便是她了。沧虹很想知道,讥讽自己的玉珠会有什么样的志向。在她看来,玉珠只是一个贪玩成性的小丫头罢了。

玉珠起身肃立,首先向夫子行礼,随后白了沧虹一眼,取出秦风所写,展卷念道:“大志——志在鲲鹏。”声音清脆,题目新颖,令人耳目一新。

四周都静下来。想不到她竟用了个比喻。

“北溟有鱼,其名曰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大鹏一日同风起,抟摇直上九万里。学做鲲鹏飞万里,不做燕雀恋子巢!”

她声音清脆,一字一字念得极为清晰。语气又略带少女的娇憨,落在耳中说不出的好听。所说的事情有很神奇,四周静了半晌,突然嗡嗡声大作。

有人问:“玉珠,玉珠,你说的是真的么?”

有人疑惑:“说的是鲲鱼吗?会化鹏?”

“不是吧,鲲鱼哪有几千里大。”

这新奇的华语深深吸引了少男少女们的好奇心,竞争议论起来。只是不管鲲鹏之事是真是假,玉珠所说的乃是极好玩之事,特别是最后一句话,霸气外露,有凌云之志。凌云之志,便是龙图,有龙的骨气在里面。许多男生都觉得自愧不如,对玉珠暗暗竖起了大拇指。

玉珠哪有空理会他们议论,只是忐忑不安偷偷看夫子的表情。却见夫子端坐于台上,闭目凝神,一只手扶在案上,轻轻拍打,竟是在细细品味。

四周嗡嗡声渐渐平息,夫子睁开眼,迈步下来,径直走到玉珠面前,将那本子取走,也不说话,行走间尚在翻看。室内鸦雀无声,玉珠更是紧张得心都要跳出来了。

夫子坐在案前又看了许久,突然抬起头,两眼精光直射在玉珠脸上,看得她心慌。夫子沉声问道:“此文你是如何写得?”

“我……”玉珠好不慌张,扭头望向姬家兄弟,“我做了个梦想到的,因为昨天姬家兄弟他们……送我吃鲲鱼卵……”

课室里哄堂大笑。姬家兄弟忽然听到在夫子面前供出了自己的名字,不知是福是祸,垂下头不敢出气。

只见夫子点头道:“此文上佳。放尔等一日玩耍。都散去吧!”手捧那文字,一面以手轻轻叩案,轻轻念着细细品味,竟是头也不抬。

一干小混蛋都是大喜,欢声雷起。那些本来就没有好好写作业的更是如蒙大赦,嗷嗷叫着簇拥着玉珠,一窝蜂般跑去玩了。只留下沧虹,失魂落魄望着玉珠,满脸都是妒意。

四下无旁人,夫子突然抬起头,望了她一眼道:“公主想报大仇,立志荡平宇内,纵横八荒,自然没什么问题。只是‘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的话也太孤独,于境界无益。还是忘了的好。”

沧虹却道:“如今九黎天下,疆土分离,各族龙主互为仇敌,岂不是自取死路。天劫犹在,太虚动荡,那些怪物不知何时便会卷土重来。若忘了危难,没有圣龙武皇帝的手段,如何重铸秩序,终结乱世。旁人不说,九大龙帝哪个心底想的不是一统天下。”

“孽障!”夫子大怒,“圣武皇说了这话乃是一统八荒后,升龙入圣前。以他圣天龙之境自然说得,你如何说得?你原本聪明绝顶,来到此地五年却未有丝毫进步,就因为你心思太重,至今还不悟么!”

沧虹泪水夺眶而出,掩面大哭而去。

夫子望着她的背影,只是摇了摇头。随即便拿起玉珠的作业继续看起来了。用手指摸着上面的一笔一划,竟是如痴如醉。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10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