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11章/共

作业写得太好

发布时间:2013-01-28 13:25

“玉珠!我们再去山下玩!”

更有豪爽的嚷道:“我请客,请大家吃玩痛快!”一时间气氛更加热烈。

一干同学仿佛撒了缰绳的野马,一个个放浪形骸,冲向屋后带了各自的坐骑。没有坐骑的三三两两坐在别人的坐骑上面。就连山魁的两侧肩头都坐满了少男少女,又喊又叫朝着山下冲去。

刚刚走到半山腰,忽见天空风起云涌,飞鸟惊逃。所有的灵兽、坐骑都慌张起来,突然停下来,乱七八糟挤作一团,驻足望向天际,惹得一群人都是尖叫。要知道他们的骑兽大都是家中豢养多年、见过世面的,轻易不会受惊。

“看那儿!”有眼尖的人指着云端道,“飞龙兽!一大群飞龙兽拖着车子!”

“不是很多,只是一头,看着像是九头玉蛟。”姬家兄弟转向玉珠问道,“是你们家的么?”

“啊?九龙云车……”玉珠原本兴奋得潮红的小脸瞬间煞白,畏缩道,“你们去玩吧,我,我不去了。”

“咦?是玉尊么?”姬家兄弟也是出身名门,并不是太害怕。

“不是。”玉珠摇头,“我爹来了我才不怕。”

只见九龙云车划过天际,带着一道雷音落向书院里去了。便似有绝大的气魄轰然降临,书院朗朗书声戛然而止,十大校场一片死寂。

已经近千年不曾回到此地了。

车门开启的同时,无数龙影从尧山各峰各处挟风而至,从龙背上跃下瑶光派弟子,将一张雪白的丝毯展开来垫在地上。玉玲珑轻轻踏在上面,先望了一眼庭中的参天巨树。那棵菩提树是她千年前来此学艺的时候,瑶光派掌教化雨天尊亲手教她种下,作为养气之灵。她作为天生便有绝大气运之人,一入门就受到瑶光派的无比重视。而她也不负众望,十八岁修成真龙,不足五百年便以弱冠之年修成地龙,名震天下。

“瑶光派上下院第三代弟子恭迎大师姐法驾降临!”两侧肃立着数十位瑶光派弟子,都用极为恭敬的语气大声说道。青黎玉玲珑,这可是他们的偶像啊。一千年来没有人能超越的成就,瑶光派最得意的便是这件事了。

素手掀开白玉帘,樱唇轻启百花开,一道清丽绝世的身影便似从仙音画卷中踏入凡尘。那菩提树感应到她的气机,无声无息间万花齐放。

玉玲珑应了一声,拂袖淡然轻问道:“夫子呢?”

无人答话,一干少年男女竟都痴望着她,魂飞天外。

“夫子好。师尊好。我也好。”一个男子爽朗的声音哈哈大笑,带着一道青光从天而降,“早知道这帮小子们便会失礼。只是师妹驾临,也未事先知会一声,来了不先问师傅,不想念师兄,却只问夫子,究竟是何道理?”

一干弟子都回过神,羞愧难言地叫了一声:“瑶矶师兄。”

玉玲珑冷漠的面孔上泛起一丝淡淡的温柔,轻唤了一声:“二师兄。”

虽然只有一瞬间,只有那几乎察觉不到的一丝不再冷漠。瑶矶原本潇洒的身影突然一震,他只道自己千年修为已是超凡入圣,此刻方知自己也不过是俗世中一个迷途的可怜人。

四周的瑶光派众弟子许多人都看出异状,不由得暗笑。瑶矶乃是瑶光派的少主,时常提起与玉玲珑同窗学艺云云,交情如何不一般。此刻瞅他的样子,似乎比自己也强不了太多。

瑶矶干咳了两声,朗声道:“夫子,夫子,师妹想见你。你还不出来么?”

此时瑶光书院上下已是暗潮涌动,不知道多少人涌在远处望着。“大师姐来了!”“玉玲珑!真的是玉玲珑!”“青黎第一美女!”“别推,要倒了!”无数细小的声音在墙后、屋角窃窃私语。

夫子却未出现。按说以他的修为,九龙云车未落地就该感到了。何况瑶矶还特地喊了他的名字。换做平时,只要人在方圆十里之内便会应声了。

有个童子捂着脸跑过来对瑶矶附耳说了几句,人人都见到那童子脸上有一个清晰的戒尺打出来的印子。

瑶矶大惊:“今天一早就放学了?这个夫子啊。你到底有没有跟他说清楚?他在看作业听不到?他不理你?还打你?”叹了口气扭头道,“这个夫子,不知道又被什么书看入迷了。师妹,看来还是我们去见他吧。”

“且慢。”玉玲珑突然凝望院舍上空,面露异色,玉腕轻挥拦住了瑶矶,对众人厉声道,“夫子在思考,尔等不要打搅夫子。”

在场诸人突然都觉得大气一窒,呼吸变得极沉,便是喘气也不能。整个书院瞬间安静下来,众人暗自心惊,青黎玉玲珑的名头果然不是乱传的。

玉玲珑的面容宁静似水,不起一丝涟漪,只是静静凝望着夫子所在的房舍。众人渐渐发现有些不对。原本喧闹的蝉鸣戛然而止。空气无比凝重,整个书院陷入一片死寂,风不动,落叶坠而不飘。蝼蚁萎顿在地,被一道无形大力压得动弹不得。有人用力捂住胸口,面露惊恐之色。整个书院都随着夫子的思考被沉入大海,压入万丈波澜之下。渐渐地,一道巨大的气息掀起波澜,从夫子所在的课室里传来,大气为之摇摆,便似有一头巨鲸在海中掀动暗潮,所有的人都感到那股波涛巨大的力量被冲得左右微微摇摆。那力量尚在不断继续,直压得人不断往下坠,便似是溺入了深海在不断下沉,不管如何挣扎便是想要张口大叫或是想要往外流汗也是不能。这一息的时间便似是一整日一般漫长,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终于,那股力量积蓄到了极限,随着一声龙吟怒吼,一道巨大的龙形光华冲破桎梏直入云霄,正是夫子所修的龙魂。潜龙升天,巨大的冲天之力带得整个大海的海水都随之入云飞起,方圆十里内暴雨倾盆。

所有的人身上一轻,那瀚海般的压力顿消于无形。哪有什么暴雨,但却不停感到有细细的风像雨丝一般打在身上、脸上,淅淅沥沥,连绵不绝。龙息化雨,何等骇人听闻。

抬眼看时,那巨大的龙影在云端狂舞,便像是喝醉了之后放浪形骸。时东时西,时巨如天穹,时缩若尺蟒,形色陶醉,壮丽之极。龙爪破空时白光电闪好似晴天霹雳,万云从龙聚敛霞光,一瞬间便作数十变化,只看得人眼花缭乱。

瑶矶惊道:“云龙九变,如今十八变也不止了!夫子的龙魂何时到了此等境界,龙息化雨,原来是这样的!”

那大龙耍够了,突然一声雷鸣落到地上来,消失不见,夫子出现在地面,扬起玉尺对众人吼道:“不去读书都在这里呱噪什么!”

所有的人都觉得头顶重重被戒尺打了一记,顿时屁滚尿流逃回课室内。整个书院都重新响起慌乱的读书声。

玉玲珑迎上来,轻声道:“小玲子恭喜大师哥了。”她面无表情,心中却是着实为夫子欢喜。

瑶矶惊道:“夫子,你莫不是窥得天龙境了么?刚才那一下是什么妙处?”

夫子摇头:“差得远呢。”不再理会瑶矶,却对玉玲珑皱起眉头问,“此乃府学重地,你突然跑来作甚?”语气颇为不快,显然是怪罪玉玲珑的到来使得学生的课业受了影响。

瑶矶在身后哈哈大笑:“夫子你不服气也没有用,师妹的修为就是比你高得多。”

玉玲珑扬起手,一只信匣从车里飞了出来,落到她手上。玉玲珑道:“如今玉家,父兄主外我主内。我家小妹素来顽劣,为姐的见到小妹得了表扬,心中欢喜,自然要来问上一声的,父兄问起的时候也好有个交代。”

“唔。你随我来。”

夫子转身便走,回到课室,将玉珠的作业拿出来给玉玲珑,捻须道:“此令妹昨日所作。”

“得夫子教诲是她的福气。”玉玲珑皱眉道,“字确实写得好了。只是……”

夫子却道:“不妨细品,于你修天龙境也颇有裨益。”

玉玲珑闻言一怔,细看时,娇躯猛然一颤。夫子在旁说道:“鲲为巨物,有化鹏之志。困于沧海,怒而飞……”玉玲珑正念到那个“飞”字,一面听着,一面看着,笔划间气势滚滚而来,引得神魂一阵冲动,几欲破天而起。要知道地龙境与天龙境之间的差距宛若天壤之别,她冲击天龙境五百年未成,却也早做好了修个几千年的打算。谁知此刻见到一篇蒙童写志的稚趣文,竟隐约感到了些境界上突破。她沉浸在那短短的一篇文字中,竟是放不下了。

“如何?”夫子微微一笑,“此文所喻,暗合潜龙升天的不二法门。真奇文也。我欲将此文上缴仙府,作我瑶光派宝卷藏书。”

玉玲珑良久才释卷,动容道:“此文当真是玉珠所做?”她冷漠如冰的面孔上会有这样的神色,都不知道是多少年前了。

夫子合袖拱手向天,淡淡道:“为师的见到弟子交上好文字,便当至诚欢喜,怎么可以疑神疑鬼,怪力乱神。同窗姬家兄弟昨日赠鲲鱼卵给玉珠品尝,恰逢此题,遂生此文,正是机缘巧作。”他向玉玲珑讨回作业,指着卷上最后一行道,“从笔迹上看,最后这句应当是后加的。写过前篇到这里的时候,她心里已经有境界了。最后这一行字已经隐现成龙之意。”

玉玲珑躬身施礼:“玲子替小妹拜谢夫子教诲之恩!”

“不敢。”夫子肯定道,“玉珠天分奇高,不亚于你。假以时日,说不定你这‘宇内第一’的名号,便要让给舍妹了。”

“好事情!”瑶矶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其实他一直都在左右伸头探脑,只是完全被两人忽略。此刻他兴奋道:“我爹曾说想要收个关门弟子,有无上妙法相传,须得是年少成龙,又牢骚说再也找不到师妹这样天资卓绝的良材。这不是有了!我这便告诉他去!”说罢一溜清光便走了。

夫子和玉玲珑阻拦不及,都叹了口气。

夫子皱眉道:“成龙尚未可行,着的哪门子急。”

玉玲珑欣然道:“小妹有夫子这样的老师,如何不成真龙。我这便回去了。小妹便拜托夫子。”她凌空一抓,一道字影从卷中飞起,拓印在她的掌心,整篇文字分毫不差。

夫子淡淡道:“你送她来时既然已经在信中托过,为何还要再托。” 言下之意,难道看不起我么?双手合抱在袖中,丝毫没有挽留的意思,竟是赶她快走。

玉玲珑嫣然一笑,如百花齐放,可惜没有人看得到,唯一看得到的夫子却是不领风情的。或许只有在夫子面前,玉玲珑才笑得出来。她知道大师兄乃是怪她扰乱了书院的秩序,不喜她在这里多呆。她千年来只是派送书信礼物,却从不造访书院,便是因为这个缘故。

九龙云车自院中盘旋升起,玉玲珑化作一道雷光冲霄而去。满山的读书声突然走了音,夹杂着许多哀嚎、悲戚的怪叫。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11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