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12章/共

夫子梦中见北溟

发布时间:2013-01-28 13:39

这一日所发生的事情或许对整个书院的人来说都只是玲珑幻梦、香风过境,对秦风而言,却是极不寻常。

吃下那鲲鱼卵之后,秦风的空间局促感一直不曾消失。可容纳山魁的高大棚屋也变得狭小起来,让他感觉憋闷异常。他只道专心看书便好,谁知看了一会儿书之后,就好像连自己的躯体都嫌小了。心神不宁,神魂不安,整个人便像是热锅上的蚂蚁,焦躁异常。他自己也知道这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取过给山魁喝水的大桶,将里面的水全都浇在自己头上,强自收敛心神,按《息念诸法龙经》中所传授的方法进行调息。一调息便吓了一跳,气息如同洪水,汹涌难平。

秦风暗道不好,莫非这成龙路上也有走火入魔一说?记忆里没有,书中也从未提到这种情况要怎么解决。龙息冲得六脏隐隐作痛,胸膛都鼓胀起来。他那细小的华龙珠哪里有能力调控如此巨大的龙息,堵在心口几乎就要裂开,胀痛难忍。

秦风正在惊恐的时候,大气忽然凝重如潮。便像是坠入沧海,却正好车里车外都有水,压力相抵,车门便可以打开了。心口一松,华龙珠一轻,将龙息的力道缓慢地纳了进去。不止如此,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重上心头,就好像是亘古的记忆突破时空找到了他。

华龙珠一滞,突然乘着龙息巨大的压力离开了华龙囊,以一种极为诡异的路线穿过心室的七窍,在周身的血脉中游走。巨大的痛楚令秦风几乎想要失声痛呼,但是外界同样有巨大的压力,令他身处万丈海渊之下背负沧海,哪里能够喊叫。然而一切发生得极快,一道熟悉的感觉袭来,仿佛事情原本便应该如此,那华龙珠其实只是在按照他熟知的本能去走,所过之处血脉贲张,驱赶气血以本愿前行。气血浮动渐渐平复,然而那股局促的不适感仍在,令他神魂辗转,十分憋闷。

“沧海太小!”秦风在心中怒吼,“我要化鹏——!”

无论如何挣扎,都是枉然。无数次跃出水面,不管跃得多高都会重新跌落。所得的空间,不过是海面上那一跳罢了。秦风只觉得筋疲力尽,沮丧无望。

正在此时,一声砸落水面的巨响,有什么巨大的东西来了。

秦风一怔,一条巨大的苍龙跌入水面,激起滔天巨浪,将他冲得东倒西歪。低头看时,自己哪里是什么巨鲲,只不过是一条体长盈尺的袖珍小龙罢了。与他相比,那龙堪称山岳。若说鲲其背长三千里,那龙便首尾也有三千里。苍龙入海,搅起一个巨大的漩涡。秦风好奇地尾随在其后,对那苍龙而言,他不过是杂鱼般的存在,丝毫未有感觉。那苍龙怒吼着,只是全力下潜。秦风尾随其后,忽觉暗潮骤起,将他卷入漩涡。那苍龙真有翻江倒海之能,下潜之际拨动海潮,身后的漩涡越来越大。秦风被那漩涡卷着,骇然中落入深渊。或许此海正是北溟,不知道究竟有多深。秦风跟在巨龙尾后,只觉得身体越来越重。抬头望时,方圆万里海域都已被搅入漩涡之中,急速流转。身处漩涡之下,整个沧海的重量都被负在头顶。

若非体内也有同样的压力,此刻定会被这巨大的力量压成齑粉。秦风拼命想要逃离,他只是尾随在后,那真正达到了深渊的尽头,位于漩涡中央承受着整个沧海重量的巨龙究竟承受着多么可怕的压力?那可是整个沧海的重量啊。漩涡越来越急,那苍龙在下面加剧游动,竟还嫌压力不够大么?

秦风两眼发黑,只道是要死了。

轰隆一声,漩涡中央突然升起一道巨大的力量。那巨大的苍龙一声怒吟,冲霄而起,北溟海的重力以一种匪夷所思的方式被那苍龙转化为升力,从原本已经成了巨大漏斗的漩涡中心带起一道龙卷风笔直向上。秦风再也支撑不住,被那漩涡带着以惊人的速度冲向海底,在巨大的压力中旋转,转得头昏眼花。在那可怖的压力之下,只觉得神魂都被压成了最微小的尘埃。所幸只有一瞬,到了漩涡最中心的时候突然水流一变,向上喷射而起。等到醒过神,已经被龙卷风带入高空。

那苍龙出水,在头顶无限远处全身散发着金光破空而去。秦风低头看时,却是心惊胆战。北溟的海水少了一半,半个海的水随着那龙卷风被卷入长空。

秦风发出一声大叫,像个火箭一样被龙卷风喷入天际,什么白云、蓝天都被抛到了脚下。神魂一片轻松,从那巨大的压力下解放出来,却好似完全感觉不到重量了。

“莫非现在我这是达到了第一宇宙速度?就要摆脱地心引力?”秦风一片迷茫,向上望时,那大龙早已不见踪影。秦风不由得想起两个人赛车时,后面的人被甩得连车尾灯都不见的感觉。

脚下一空,似乎升力已经到了尽头。秦风一声大叫,向下跌了下去。万里海域都落下豪雨,天地间一片苍茫。

轰然巨响中,秦风喘着粗气睁开眼,又回到了那个车马棚。只听到外面长空龙吟,秦风霍然起身来到窗前,只见那梦中所见的大龙正在云端狂舞。

秦风顿悟,原来那强者与他一时间有相同的心境,但是对方修为不知道高过他多少倍,神魂一念之间便将他卷入心念之内,倒是一起经历了一番。秦风想起方才的经历,心悸不已。方才所发生的事情一定是这个强者在破境,想不到自己无意中一起经历了一番。只是自己修为太低,无法做到同样的事。饶是如此,自己已经受益匪浅了。只是不知对方是什么境界,自己又何时才能像对方一般靠自己的力量做到。

他盘膝坐下,重新调息。只觉得龙息精纯无比,华龙珠十倍于从前巨大,若说以前像颗米粒,如今却是大小如同珍珠了。

他将手一挥,手中出现一把铁锤。握紧了用力往地面一砸,当的一声,地面青砖碎裂,手腕震得生疼,那柄大锤却还在手中,丝毫不曾变形。秦风大喜,能做到这个地步,他的能力已经比之前强了不知道几百倍。他快步走到院内,深吸了一口气,奋力将手中幻化的锤向着天空丢出。那锤一直飞到两百米开外,臂力尽了,才轻轻落在院墙上,碎落碎裂至无形。这说明如今他已经可以将幻化的景物实体度维持在两百米的范围内了,而且百米之内当可以维持相当的硬度,只是不知能支撑多久。

秦风有一种感觉,只要他能尽量多使用华龙的能力,他的能力便会逐渐提高。这种感觉乃是华龙族的本能,虽然华龙一族已经濒临灭绝,但这种本能仍随着血脉传承下来。秦风不禁轻轻感慨,世间为何要诞生华龙这么弱小的龙族,又为何要遭受如此冷遇在夹缝中苦苦生存?

他一挥手,在屋角的稻草上凝出一张床来,正是他从小到大睡了许多年那张。瞅了瞅,为何上面还有宜家的商标,而且也太一般。想起在高档家具城见过的五万块一张的那种床,凝神幻化,宜家的小床逐渐变大,又变成皮革包裹的床头,宽大的十八公分厚的高弹床垫,上面铺着雪白的被褥。每一个细节都要力求跟记忆里一样,皮革的针脚都要细密均匀,秦风仔细回忆着关于那张床所有的细节。

终于,瞅着那张床,秦风眼睛都湿润了,想了多久的一张床啊。以前曾经眼巴巴地望着,告诉自己结婚的时候一定要攒钱买一张。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别说床了,就连睡干草堆都已经是撞了大运,遇到好哄的玉家三小姐。

秦风一下子跳到床上,咚的一声,秦风龇牙咧嘴捂着屁股,太他妈硬了,这是铁毡的硬度啊。因为疼痛,床铺瞬间消失不见了。秦风一跤跌到地上,屁股二次受伤,龇牙咧嘴。妈的,幸亏还有几根干草啊。

正坐在地上龇牙咧嘴的时候,门突然开了,玉珠逃了进来,面无血色道:“死秦风!快把那篇大志背来!咦,你怎么啦?”

“哎哟……”秦风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见她神色慌张,有些意外,“写得不好么?”

“不是,是写得太好啦,完全不像我写的啦!”玉珠急道,“唉,我对夫子说是吃了姬家兄弟送的鲲鱼卵,做个梦想到的。夫子倒是信了,但是,我大姐来了。要是她来考我,我却背不出,那可就……”

秦风问道:“那便会如何?”心里暗道,还真是吃了鲲鱼卵想到的。只是不知别人吃了鲲鱼卵是不是也会有同样的幻觉。

玉珠顿足道:“那就死定啦!大姐很可怕!唉,我大姐就是青黎玉玲珑,你不知道么?”

“你说你大姐是玉玲珑?很可怕?”秦风以前曾听人说起,此时愕然,“不是云蒙第一美人么?”

“你懂个屁!”玉珠嚷道,“这女人是越美越可怕,特别是那种会闭关的,一关门便是一年,出来便要吃人啦!”

秦风不禁莞尔,听玉珠的说法哪里是在形容女人,分明是在说冬眠的老熊之类。

见玉珠慌张,他赶紧取过纸笔,挥毫而就。玉珠捧着纸,没命苦读。自从秦风与她相识,从来没有见过她这副样子,秦风不由得暗自皱眉,这玉家大小姐人人都传说得跟瑶池仙葩似的,为何唯独她的亲妹妹将她说得如同厉鬼?世上的传闻多不可信,难道这“青黎玉玲珑”乃是青黎第一美人的名号,也是胡乱封的么?

说着想起大青,那山魁哪里去了?只见棚角一团绿色的东西簌簌发抖,大青捧着头扎在草垛里,平素的威风全然不见。

秦风大骇,居然连个山魁都吓成这样,那玉玲珑果真是罗刹恶鬼么?若是被她发现自己隐匿在此地,定会挫骨扬灰,死无葬身之地。不行,现在的自己还没有足以对抗的能力,一定要将身份掩得严严实实才好。眼下他有华龙珠,便和其他龙族结有龙珠是一样的,从这一点来说旁人已经看不出他是华龙。但是真的便是真的,假的真不来。在他拥有其他龙族的本领之前经不起细查。不说别的,就是龙籍一项,他便过不了关。

九黎各国都对户籍管理非常严格。龙族寿命普遍都在几百年以上,出生率比地球低得多,这一项工作轻轻松松便可做到极其细致。每十年一次普查,所有的人家都会绘影图形,登记变迁。要出境、住店、吃饭都要有证明身份的“良民证”,是个玉佩,唤做登龙牌,由九国户工部联合监造,注入龙息就可以证明自己的身份,根本做不了假。这样做的好处,便是可以详细统计有修为的族民,可以清楚地知道本国的国力。

秦风这种能混到玉珠身边做事的机会实乃运气太好,一来玉珠对他有异常的好感,二来玉珠让他代写作业原本也不愿意让人知道。这样一来,秦风才获得了这个宝贵的藏身处,还得以偷学龙经。

想通了这许多侥幸,秦风不由得对玉珠多了一丝感激。暗自下定决心,若是自己能有翻身之日,一定要找机会报答她的恩情。

转看玉珠时,她正玩命背书,只背得面如土色。原本这背书便是要专心,她此刻心里害怕,越怕便越不能记忆,脑中一片空白,那些文字就是不往里面记。

秦风见她可怜,心中一动。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12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