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13章/共

给三小姐率先实现幻化教学

发布时间:2013-01-28 13:55

“玉珠,玉珠!”

“哎呀别吵我,记不住,要死了……”

“猪,有个好记的法子。你用这个看。”秦风用纸卷成筒,轻轻敲打玉珠的头。

“死贼!敢打我!”玉珠转过身,突然一怔,棚屋里出现一片波涛,竟是大海。玉珠揉揉眼睛,那波涛风起云涌,虽然知道是幻象,却也感到无比逼真。玉珠呆呆从秦风手里接过那纸筒,见秦风做了个放在眼前的手势,便不由自主跟着做了。纸筒挡住了四周棚屋的景物,只见大海无边无际,连绵万里。耳边听见秦风朗声念着:“北溟有鱼,其名曰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玉珠啊哟一声,海中掀起巨浪,真的有一头巨大的鲸鱼破浪而出,背脊绵延,望不到头。“鲲鱼!”玉珠叫起来,一时间竟把那些恐怖的事情忘了。

秦风仔细回忆着方才的体验,将那潜龙升天的奇观改回一出活灵活现的“鲲鹏变”。一面配合幻象轻轻背咏,还要玉珠跟着念。玉珠陶醉于眼前的景象,恍如身临其境,一边跟着背咏,不知不觉便背了下来。

等到景象一消,那书筒里骤然变回棚屋的墙壁。玉珠又是啊哟一声,放下书筒,惋惜道:“这就没啦?”

秦风已然累得半死,喘气道:“小姐,背下来了没有啊?”

玉珠道:“瞧不出你这死贼人有这样的本领,再来一遍!”

“再来不能!”秦风微喘道,“再来就累死了!” 心道,玉猪龙你当真是个猪!这么几句话有那么难背吗?

说实话,他第一次幻化这种大型景观,也没想到营造这样的一个幻象需要如此大的体力。与幻化一间房子不同,房子乃是静物,而海看上去无边无际,还要各种会动。又要表达那“鲲鹏变”的意境,景物细致入微,一次试下来当真是累得要脑残。

玉珠兴奋道:“真好看,跟做梦一样!”似乎还陶醉于环境中。猛地想起大姐来到书院之事,啊哟一声,脸色剧变,赶紧默念起来。居然完完整整背下,这才松了一口气,喜道:“行啦,就算是夫子和大姐一起来考都不怕啦!”

秦风皱眉道:“小姐啊,文字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其中要表达的意境。你就算是写错了,写得和第一次有几句话不同都没有关系,重要的是那个意思不能错。”

“知道啦,这个只要有大志,鲲鱼也可以飞天成鹏的,我懂的!”玉珠频频点头。

秦风满脸黑线,心道,你个猪,你懂个屁。只是也不宜说得太明白,那远远超过了玉珠原本的境界,反而容易被识破。

天空中突然传来龙兽的长啸,玉珠一瞬间极为紧张,气都不敢喘一声。良久,渐渐放松下来,如蒙大赦,一声欢呼:“得救啦!大姐居然回家去啦!”

奔向棚角,对缩成一团的山魁猛踹:“死大青,别躲了,起来,我们去找他们玩去!”

秦风张大了嘴,只见玉珠扯着山魁,一溜烟跑出去了。不由得叹了口气。玉猪龙毕竟还是个小女孩,正是贪玩的年纪。

他瞅瞅山魁丢在地上的书包,打开来,从里面捡了一本来读。心里却不停想的是那苍龙入海,又突然化作潜龙升天的华丽过程。

一个老者的身影站在黑暗中凝望着他,就像是一具雕像,一动不动。秦风刻苦攻读,不时思考,自己比划,尝试行气,不懂时又专心看书。一连两个时辰过去,秦风不吃不喝,专注无比。那老人也站在黑影中,像雕像一样纹丝不动望了他两个时辰。

又过了几个时辰,天已经很晚了,玉珠回来了,见到秦风还在看书,嘟着嘴道:“贼人,你除了看书还会干什么?早知道你这么无趣,我就不要你了。”

秦风仿佛没听见,只是继续思考自己的问题,那种专注的程度令人动容。

玉珠扯他的书,道:“跟我说说话嘛。”

秦风将她赶开道:“一边去,别烦我……”

玉珠顿足道:“到底你是主人还是我是主人啊?”

那老人石雕一般的面孔笑了,化作一阵风顷刻消失不见。在高手云集的瑶光书院,居然没有人能察觉这老人的存在。

又是半年过去了。

秦风便在那棚屋中读书,从不踏出院子一步。有时候望着院墙上的天空,自嘲一番,井底之蛙大概便是自己这个样子。成龙之道何其艰辛,唯有一心苦练。每每在噩梦中惊醒,便咬牙切齿,暗中祈祷赤帝不要随随便便死掉。

玉珠虽然贪玩,但是对他很不错。他对玉珠有愧,闲暇的时候便经常用那“图文并茂”的方法来进行幻化教学。地球上电化教育还未普及到位,他就先给玉珠普及了。因为有趣,玉珠有时候还蛮喜欢的。其实她智力极高,只是天性好玩罢了。她母亲是一位璃族的美人,璃龙无角而好动,璃族人个个都极为聪慧,但是因为对什么都好奇,喜欢游历,修行上便容易受到外物干扰,不够专注。所以璃族反而不甚强大。玉珠贪玩便是有璃族血统的遗传在其中,她姐姐玉玲珑却是玉龙正宗,对玉珠突然懂事会立刻产生怀疑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璃龙大都晚熟。

秦风觉得不能白受恩惠,自己能懂的东西,便要悉心去教玉珠。虽然替她写了作业,但是也要玉珠自己起码能够看懂。一来二去,秦风学到了东西,玉珠也确实有不少进步。

玉珠出身名门,所有用度虽然管得极严,却品质极高。吃的东西不消说,那些营养品也是一般人家绝难得到的。再加上那些讨好的小子们不停纳贡,好东西更是接连不断地出现在包里。玉珠挑食得很,那些好东西大都进了秦风的肚子,受用匪浅。

自从出了那篇《大志》的事情之后,玉珠得到很多表扬,对秦风更是好了许多。时常找些由头,从那些小子身上要些男人用的东西给他。秦风身上换洗的衣服、被褥都是新的,就连平时用不到的物品都有了许多。

夫子将那篇文上报瑶光洞府,引起不少震动。这文中所言对于不同的人来说,自会有不同深度的见解。对于小孩子来说,是励志启蒙,有很有趣的寓言。对地龙境界的绝世高手来说,竟也受益匪浅。鲲化鹏的过程,正如地龙升天,要如何突破是一个非常深奥的课题,瑶光派多少人修为数千年,都不得其解。看了此文,居然便有非同寻常的感受,隐约觅得进入天龙境界的捷径。而得知此文竟是出自一个还未成真龙的小女孩之手,不免都对夫子啧啧称奇。

“此文重大。不可轻传。”瑶光派上下一致得出意见,将此文作为内部教参,列为“瑶光宝卷”藏书中单独作序的一篇,拓在一面石壁上,只有达到了地龙境的弟子才可以入室观摩。

而作为回报,玉珠作为掌教化雨天尊的候补弟子,可以进入藏经洞,随意去看第一层的藏书。

只不过——玉猪同学对那些进洞看书的事情根本没有兴趣。这个奖励完全等于白瞎。

这会儿,玉猪龙正嘟着嘴,赖床不起。

“哎呀,我头疼,我肚子疼……”

“你什么事都没有,赶紧起来,今天要考试的。”

“唉呀,你替我去考好不好。”

“干脆觉也替你睡,饭也替你去吃吧。”

秦风对于目前的课程已经有点儿稍嫌缓慢了。这半年里他已经成功突破启蒙期,什么宁神养魄、吐气成风都完全不是问题,想要读后面的课程了。半年过去了,他都还没有能力见到自己的龙魂,只是龙珠被养大了许多。虽然不知道真龙境界在哪里,但是作为华龙的幻影能力已经非常了得了。一方面来说是龙息壮大带来魄力的飞跃,令一方面也是因为总要给玉珠进行“幻化教学”,用得非常频繁的缘故。玉珠同学却不怎么给力,只是沉迷于小电影,丝毫没有升级的觉悟。

“贼人呀,去帮本小姐把衣服洗了吧。”

“你这肚兜还在里面呢。”

跟秦风处久了,玉珠的各种少女禁忌也放松了,说话便和闺蜜一样随便,使唤起来也越发没有下限。

秦风手里还拿着书,皱眉捡着那肚兜道:“喂,虽然我们挺熟的,但是就算是亲哥也应该避讳一下吧?”

“谁当你是亲哥啦,美得你。”玉三小姐翻了个白眼,从被子里翘着一条腿,露出半个粉嫩的玉臀,“我当你是兽亲!兽亲啊!快去洗,不然我喊你非礼。”

“你懒得没边儿了吧!”秦风又从地上的衣服堆里拎起一条亵裤,果然也在里面,皱眉道,“说我是兽亲,你怎么没让大青去洗。”

“他洗不干净,还会洗烂的。”

“你真的让大青试过啊!”

“那么多废话。给我洗干净一点!今天考完试就放假了,我要穿干净点儿回家去。”

秦风奇道:“你不是有很多新衣服吗?”

“这是为了展现我有很好的生活习惯。懂不?我都说了我们玉家的管教很严的。让大姐看得心软,就会给我多点儿零花钱了。”

“你们家什么都是你大姐管啊?”

“当然是她要管啊。男主外,女主内。女的谁也打不过她,自然就是她最大了。哪一天要是我比她厉害了,哼哼……”

秦风心中一动:“要是你比她厉害了要怎样?”

玉珠歪着头想了一会儿:“没想过,不可能。”

秦风气结:“赶紧滚起来考试去。”今天乃是期末考试,因为已经是冬天,称为“冬考”。

“唔……就起来了……你正好去给我拧个毛巾擦擦脸……”

秦风只好拿起那堆脏衣服,外加无奈地拧毛巾去了。倒不是他喜欢往玉珠的闺房里跑,每天一早一晚都是他和玉珠的定点碰头时间。特别是早晨,虽然时间短暂,也总要碰个面,有些事情叮嘱一下的。结果玉珠全靠他叫早,迟到也会怪到他头上。

望着玉珠伸着脸闭着眼睛等着他来擦的样子,一副又可爱又可恨的样子,秦风一面用湿毛巾擦着,一面心里想,要是让那些和她同班的小子诸如姬家兄弟见到,怕是都要嫉妒得疯掉。

山魁大青已经收拾好行囊,秦风逐一检查笔墨纸砚,又问道:“给你押过的题目你还记得吧?”

“还记得啦。”玉珠打了个呵欠,“困得我啊,搞得跟你知道夫子会考什么似的。”

“你们一年就学了这么点儿东西,不考这些难道还会考别的题目不成?你都半年没自己写作业啦,只是考前突击这么几天,能过关的话你就知足吧。”秦风不禁莞尔,毕竟只是启蒙的程度,翻来覆去说的都是那些东西。他都已经远远看到后面的部分去了。若不是教材就到这里了,他还会看更多的。所以玉珠万万不能留级,为了帮她准备考试,秦风可是下了大心思的。

“我要考好一点儿,也好带你去我们玉龙宗开开眼。要是考砸了,哪敢带你去。哈……”玉珠又打了个呵欠,趴在山魁的背篓里,竟然缩成一团,又睡去了。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13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