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15章/共

尸体不是那么好埋的

发布时间:2013-01-28 16:22

他笑嘻嘻回到大青身边,便已经又是陆老大的样子。他和大青沿着山路往偏僻的地方走,大青知道事情严重,脚程甚快。遇到一道山涧时,大青驻足吼了几声,突然唤来一股狂风,将秦风和大青一起刮到了对岸。

“咦,这一手甚妙。”秦风很意外。

大青颇为得意,他是有呼风唤雨之能的灵兽,第一次在秦风面前卖弄这个风术便得到了秦风的惊叹,面带得色,更是卖弄,一道山风吹来,大青踏风疾驰,平素巨大沉重的身体宛若插了翅膀,竟是轻灵更胜猿猴。

坐在背篓上,一刻钟的工夫,秦风被山魁带着越过了两座山,进入一个颇为森冷的山林。道路早已消失不见,却在山口有个“闲人止步”的牌子,还有一座木制的牌楼挡在路上,也不知道多少年了,上面写着“大雷荒境”的字样,字迹斑驳,几乎要看不清了。上面绕满了铁丝网,系着一些小小的木牌,上面刻满了符箓,都是些上古龙形的文字。

“此地甚好。”秦风大喜,一看就是个没啥人会来的地方。

大青叫秦风在背后抓好,一声闷吼,唤来山风护体减轻身体的重量,便像是巨猿一样向着天空跃起,在山壁上一踏,奋力越过那牌楼,向着大雷荒境深处跑去。

只是深入了数百米,便觉得阴风四起,大青和秦风都不禁打了个寒颤。这片山林有些邪门啊,看看也不会有人找到了,便在一棵老树后停下来,捡了个满是苔藓的柔软地面,将背篓里的尸体倒出来。

秦风凝神发力,在地面幻化出一把巨铲。这铲有两人高,带着碗口粗细的长柄立在地上。大青经常看秦风给玉珠表演幻术,所以也不是太惊奇,只是摸着独角,不知道秦风变个铲子来干啥。只见秦风用手一推,那铲子向着大青倒下来。大青用手一扶,入手颇有份量,竟是一把真正的铲子。

这一下却是吓了大青一跳,拿着那铲子左看右看,口中不停低吟。

秦风苦笑:“我这个大秘密现在让你知道啦!别瞅了,挖啊!”

大青奋力在地上一铲,登时挖起一大块土,几下子就挖出了一个大坑。他第一次得到一个他可以用的大工具,非常亢奋,把挖坑当作玩耍,挖得颇为卖力。埋尸体自然要深,何况是两具尸首,大青便一直向下猛挖,准备挖一个深约一丈的大坑。

秦风瞅着地面,突然觉得有点异样。这四周都是荒草,唯独这一片丈方范围的地面长了这种灰绿相间的苔藓。茂盛的地方,还夹杂生着一些暗红色的蕨草。

或许是因为这里土壤柔软又在树荫下不见阳光吧。秦风想着,却听到咣的一声,大青手里的铲子碰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

秦风一惊,只见大青用铲子拨弄几下,地下居然现出了脏兮兮的花纹来,似乎是很厚的铜板。

这是啥?秦风见那铜板上雕刻着许多精致的花纹,只是被泥土糊在上面,看不清楚。

华龙珠突然在体内悸动起来,震颤不已,搅得秦风心中不安,隐约觉得下面有什么宝物,一定要与自己相见。

秦风皱眉道:“挖出来看看。”

大青沿着青铜板去挖,想不到这东西很大,比他们挖得坑还要大很多。大青只好不停将坑扩大,花了不少时间,才挖到那铜板的边缘,大约有两丈长,两丈宽,正方形的一块巨物。直累得大青气喘吁吁,就连秦风为了维持那铲子的存在,也快要坚持不住了。

大青爬上来,唤来一阵山雨,落在那铜板上,将上面的泥冲去,图案便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只见上面雕刻着的图案乃是黄铜铸成,非常细腻。层层叠叠的锁链交叉,当中锁着一头凶猛的怪兽。面容狰狞,凶恶无比,就像是一只巨大的豺狼,但是身体却是巨龙盘成一团的模样。四杆长枪穿透了它的躯体,将它挑在当中。

四根黑漆漆的大木梁纵横交错压在四角,但是年代久远,已经腐烂了。那铜板的四边各有一个合页一样的巨大把手,过去曾有封条,如今也已经腐烂了。

这到底是个啥?难道下面有个地窖,这便是门口么?

秦风隐约有不好的感觉,只因这图案做得非常凶恶,做出来就是为了让人害怕的。何况形状又如此凄惨,被锁链缠着吊在半空还不够,还用四柄长枪刺穿其躯体。这样恐怖的一扇门,只怕下面也不是什么好地方。

那些挖开的新土动了动,秦风一怔,揉揉眼睛,原来不是土在动,而是长了新的蕨草出来。那种暗红色的蕨草,竟然如此快就长了开来,沿着土堆一直长到下面,朝着青铜板蔓延。

秦风脸色一变,啊哟,这个不是啥地窖的门,是棺材!一尊两丈见方的方椁巨棺!只因为表面太大了,他没见过这么大的而且是方形的棺材板,想不到这是棺材罢了。

秦风暗道自己真是猪油蒙了心,居然想不到这地下挖出来的就多半是棺材。这里长的苔藓乃是墓地苔,他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在那乱坟岗上也见过这苔藓的。那暗红色的蕨草只怕也是死者坟上才会长的东西。感应到死气,这些东西就朝着棺材疯长起来。想来是有人和他们一样来埋尸体,走到此地,见到了这块很适合埋尸的地方,于是先埋在了这里。想不到光阴荏苒,不知道多少年后,竟被秦风挖了出来。

“大青别挖了,我们埋上吧。”

秦风回身去搬陆家兄弟的尸体,突然看到大青跳在坑里,用力去拉那把手。咔哒一声,那把手被掀起,向侧面分开。棺面上嘎巴一声响,那黄铜镌刻的图案上面,从这个方向伸出的叉着那怪兽的长枪突然缩了回去。

大青回头看看,似乎觉得很有意思,于是将几个把手都拉了一把。咔咔几声,四杆长枪都缩了回去,图案上只留下那豺首龙身的怪兽被锁链悬在中央。

“大青,别动!”秦风吓了一跳,但是似乎也没有发生什么事。

大青指着秦风,喉咙里发出一连串噜噜声,似乎在嘲笑秦风胆子小。他被秦风指使挖坑,挖了这许久,如今累得要死,不看个究竟如何会死心。

腿边有什么东西轻轻扫了秦风一下,秦风一低头,吓得赶紧向后跳开。只见那红色的蕨草已经长满了陆家兄弟的尸身。不知此物为何会生长如此迅速,就像是活的一般。

陆家兄弟的尸体突然开始扭动,就连喉咙里都发出嘶嘶声响。大青也察觉有些异常,从下面跳上来,见到这一幕,一声大叫,下一瞬已经缩到几丈开外的了一棵大树后面,在那里簌簌发抖。

秦风面色苍白,只见陆家兄弟的尸体瞬间干瘪下去,渐渐变成枯骨,全身的血肉竟然已经被那红色蕨草吸收了。那草的颜色越发鲜艳,长得有一尺高,叶片都舒展开来,竟状若龙爪,整株植物的茎原本便弯弯曲曲,长高了表面变得粗糙,出现鳞片状的斑纹。草的顶端嫩芽卷起,便似是龙头。这一株株草,竟然就像是一只只小龙,尾巴朝下插在地上。看着红艳艳的一大片,还有那陆家兄弟的白骨夹在草中,眼窝里、骨缝间都是这草,看得人毛骨悚然。

他不知道,这乃是龙婆草,多生于怨念极深、修为又高的龙族坟地上,乃是非常稀罕的药草。只是见多识广的龙族也未必能够找到,他一个穿越来的,就更不认得了。

秦风还未来得及逃走,那些龙婆草突然便枯萎了,一株株变得干枯,卷起来缩回地面。地面巨震,砰的一声,那巨大的青铜棺材盖子直飞上天空。四周血气弥漫,铁链随着狂风作响。一头巨大的怪龙冲天而起,然而刚飞出坑外就被锁链扯住了。那巨龙竟将整个方椁连根拔出,怒吼中扑向秦风。秦风根本无法躲闪,吓得将眼一闭,以为必死无疑。谁知秦风体内突然透出一道华光,那怪龙一瞬间收住身形,跌落回巨坑之中,向秦风张牙舞爪,发出惨然嚎叫。

华龙珠散发出滚滚暖流,烫得秦风心口发热。四周一片宁静,只剩下怪龙的嚎叫声。秦风小心翼翼睁开眼,不知为何那怪龙没有杀死自己。只见那东西已经烂得只剩下干瘪的皮骨了,头似长角的豺狼,门洞般的血盆大口中全是獠牙,眼窝中闪动着灿灿红光。华龙珠为何会变得如此悸动?难道是因为危险么?

见到秦风,那两点红光大作。若不是周身被锁链缠绕,这怪龙只怕早已扑过来将秦风一口吞掉。那些锁链上还铸有许多倒刺,穿过它的脊梁、锁骨,将它无情地死死钉住。从那怪龙的躯体上探出锋利的龙爪,用力撕扯那些锁链。锁链上爆出点点火星,竟是撕扯不动,反而变得通红,烫得龙爪滋滋作响,发出无比难闻的焦臭。

秦风吓得跌坐在地,强自稳定心神,数那龙爪,一二三四……八只龙爪!这是天龙!龙荒已经两千五百年不见天龙了,如今却见到一头天龙被人用如此残忍的方法活活困在一个两丈见方的方棺里,也不知道多少年了,而这东西还活着!想想也该觉得恐怖,又是什么样的人能把这怪龙用如此残忍的方式活埋掉?

那怪龙嘶声怒吼,拼命想要挣脱锁链。那锁链竟是雷打不动,任凭它如何挣扎,都牢牢将它拖住。锁链上许多倒刺勾在龙骨上,最粗的几根更是直接从骨缝中穿过。若是锁链不断,那是万万无法逃出。那锁链却不知道是什么神仙铁,非但无法挣脱,越是用力拉扯便越坚固,即使被扯得变形也会恢复原样。再用力拉扯,还会变得像岩浆一般灼热,甚至放出雷电来。

或许那怪龙平时并不会畏惧这些灼烫和雷电,但是此刻那些锁链乃是直接从它的骨头上穿过,它如何能不痛?它奋力挣扎了一会儿,竟一声悲鸣,便又凭空跌落回坑里了。

秦风松了口气,这怪龙原来逃不出。但是刚刚那一刻怪龙千真万确可以吞掉自己,自己又为何毫发无伤?

他小心地从坑外探头去看,只见那怪龙在棺中奄奄一息,锁链不停收缩,将那怪龙扯起,竟渐渐将它吊成一团,悬在棺中,跟棺盖上所绘的黄铜图案一模一样。

此时棺盖已被掀开,能够看到那缩回的四杆长枪上血迹斑斑,枪头呈三棱锥状,有巨大的倒刺,从怪龙体中抽出后,上面竟挂着各种血淋淋的内脏,那龙的心肺六脏连带龙囊只怕都被勾了出来,撕裂、缠裹在那些枪头上。

秦风倒吸了一口冷气,为何开启棺盖的时候那些枪会抽回,他现在明白了。若是没有收回长枪,任凭枪头刺在体内,这怪龙还能支撑活着。它是靠着地面那些蕨草来吸食一些地气,或许终有一日,它会破棺而出,就像他秦风一样。只可惜他的到来却害得这怪龙断绝了一切生机。

此时那怪龙痛苦地在坑底抽搐着,偶尔望向秦风,眼中都是怨色。华龙珠猛烈收缩,在珠囊中旋转,似是与怪龙之间有某种关联。

秦风望着坑里的一切,惊得手足冰冷,但是直觉告诉他,这怪龙对他已无敌意。说来也奇怪,有一种特别的感觉,他几乎已经可以确定,这怪龙与华龙族的先祖之间存在着某种联系,使得华龙珠可以对怪龙的龙息做出反应。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15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