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16章/共

偶遇大罗天龙

发布时间:2013-01-28 16:57

秦风一扬手,手中幻化出一把大斧,抡起来凌空跃进坑里,朝着一根锁链的根部用尽全身的气力劈去。

在那怪龙异样的眼光中,大斧在秦风的狂吼声中劈在锁链上。一声巨响,锁链纹丝不动,却有一道霹雳从锁链中弹出,将秦风劈在半空中。秦风一声惨叫,浑身冒起青烟。衣衫瞬间化作齑粉,斧子也被劈得刹那不见。秦风一跤跌在铜棺里,爬起来的时候,双目痛得仿佛要喷出火来,却没有重伤。这是因为华龙的体质属于水蛟类,天生亲雷,孵卵、蜕变都要借助天雷之威,对雷电有些自然免疫。饶是如此,他也几乎要站不起了。这锁链放出的霹雳居然威力比天雷还要霸道。

秦风喘了口气,手一扬,重新幻化出大斧,再次朝着锁链根部砍去。当的一声,锁链瞬间变得通红,溅射出万千火花,带起一道烈焰将斧子融成了钢水。秦风双手掌心、手指被烫得都是水泡,疼得他龇牙咧嘴。若非那把斧子是凭空幻化的,在被熔的瞬间就消失了,他所受的伤只怕更重十倍。

秦风呆呆望着那锁链,他已经拼了命,那上面居然连一丝豁口都未出现。

他手一扬,大斧再次出现,但只是用手一握,满手的泡都破了,混着血水沿着斧柄淌下来。秦风疼得双手一松,无法集中精神,那大斧便消失了。

“别费力了。”身后传来一个浑厚的嗓音,秦风吓了一跳,那龙原来会说话。

喘息了一阵,似乎暂时能够平复伤痛,对秦风叹息道,“凭你目前的能力想要劈开玄天索,纯属找死!”

秦风拱手道:“前辈恕罪。我只想劈开这玄天索,挽回一些罪过。此物究竟是如何铸成,竟然这般坚固。”

那怪龙问:“你可知我是谁?”

秦风摇摇头。

那怪龙问:“那你又为何要救我?”

秦风好奇道:“难道我应该掉头就走么?”

怪龙嘿了一声:“你侥幸没有被我撕成碎片,就该假装没看见,走了便是。你身怀宝物,难道不怕我恩将仇报,救我脱困,反而被我一口吞掉?”

秦风道:“原本你冲出来要吃我,我吓得半死,肯定要跑。但是后来发现你根本逃不出,我也就不怕了。你要吞我,方才就吞了,我还想问你是为什么不吃我呢。至于为何要救你,我原以为自己已经很惨了,见了你才知道我还算是走运的。”

怪龙大怒:“滚!”一发火,又是一通猛咳。

秦风道:“我今天虽然什么都不是,但是总有一天会修成真龙,或许某天也可以像你这么厉害。你有何道理看不起我?你便知道我一定帮不上你么?”

怪龙冷冷道:“若你不是身上有祖龙的气息,我早就把你吃了,你的修为差到没有,也就是饱饱肚子倒还管用。你若不服,劈开玄天索,就算帮得上我。”

秦风摇摇头:“我现在还不行。但是我总有一天能做到。又或许哪天我能找把宝刀,救你出来。”

怪龙嘿嘿一笑道:“玄天索非金非银,乃是用天玄地气以九十九头天龙的龙息铸成,除非你有超越九十九天龙的本领,龙息一喷便断。否则什么宝刀也没用。”

秦风一呆:“你到底做了什么孽,危害人间么?”

“放屁!我危害人间?”那怪龙大怒,傲然道,“我乃大罗天龙,受万世敬仰,神魂不灭。我危害人间?”

“大罗天龙?”秦风皱起眉头,那是什么?传说天龙之上还有圣天龙,上古时又有八部天龙居中统领龙荒,但是那都已经是传说了。天柱崩塌的浩劫使得龙族的传承遭到严重的摧残,也就是一些雕像或是图腾上或许还可以看到面目全非的存在。

怪龙见他不知,问道:“你今年几岁?”

秦风道:“十七岁吧。”

怪龙道:“十七就是十七,十八就是十八,为何不敢确定。”

秦风道:“我比较乱,着实不知道该怎么算。”

怪龙冷笑道:“我已被埋了一万年。肉体纵死,神魂不灭。你说你能帮我做啥?”

秦风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么说,你岂不是比九大龙帝都要年长了?”既然这怪龙不会立刻死掉,他心里也就感觉好过了许多。

“九大龙帝?那是什么玩意儿?”那怪龙神情愕然,随即放声狂笑,“只是些小屁孩吧。什么龙帝,笑死人啦。吾乃大罗天龙,祖龙之亲子,受数千世界香火膜拜,天道封神,些许凡夫、毛神岂能和我相提并论。”

秦风心道那你怎么还被人捆起来。天道封神,封神榜么?越看这怪龙的姿态越有些熟悉,心中一动,急忙问道:“有个叫地球的地方你知道么?”

怪龙摇头:“不知。什么鬼地方?”

秦风简单形容了一番:“传说是女娲造人,我那民族被称作龙的子孙,据说古代四处都是龙的。”

怪龙惊讶道:“你说的是洪荒。你如何能够知晓?”

秦风一阵激动:“其实我有两世记忆。上一世便自洪荒来。”

怪龙摇头道:“慢来。我便是生于洪荒,你若是自洪荒来,如何会不认识我?”

秦风道:“大老爷,如今您这副出土文物的样子,见者伤心、闻者落泪,便是亲娘也不见得能认识了啊。”

怪龙不信:“有那么大变化?”

秦风抬起手,幻化出一面桌面大小的镜子来。

怪龙自镜中望望自己,吓了一跳,连叫:“拿走!”秦风赶紧收了镜子,若是让它多看几眼,只怕它就自己把自己吓死了。怪龙镇定了一下,昂首对秦风道:“我乃兵主睚眦,你可知道?”

秦风大惊:“兵主睚眦?”怪不得那青铜棺上的图案那么眼熟,只因兵主睚眦是宝剑、斧头上最常见的花纹啊。传说有位龙子名叫睚眦,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睚眦必报”的典故便是说它。居然在异界见到了洪荒的老祖宗,之前那种奇妙的感觉他终于知道是为什么了。

“老祖宗!”秦风痛哭流涕,向睚眦拜倒,解释了一下穿越的事情,也将在这个世界里所知道的事都一五一十跟睚眦说了。说到赤帝因华龙珠屠杀了华龙族全族,他不禁咬牙切齿。这些日子以来,他不知道多少次从噩梦中惊醒,只盼赤帝不要早死。

睚眦对于穿越行为似乎一点儿也不稀奇,只是叹道:“怪不得我在你身上感到了熟悉的气息。原来祖龙元灵就在你身上。冥冥之中……”似乎在沉思什么。

“祖龙元灵?是指华龙珠吧?”秦风一惊,向睚眦缓缓喷吐龙息,一道华光从他口中溢出,正是华龙珠的光芒。

睚眦点头道:“这便是了。祖龙当有事要你去做,此龙珠降世附于你身,乃是冥冥中自有定数。我当下虽然神魂衰弱至极,但是若不是有此物在身,你一个区区凡夫俗子,根本无法站在我的面前。只消碰到我的气息,便会立刻魂飞魄散。”

“华龙珠乃是我们华龙族的传族宝珠,到底有什么来历?”秦风问道。虽然发生了很多事,但是依旧许多的事情他还不是很清楚。

睚眦傲然道:“我父祖龙神乃是混沌元神,万龙之祖,创立万世,化身千万,子孙无数,你们华龙族也是其中之一。洪荒时所创的人类也是一样,你既为华族后代,叫我一声老祖宗,就算是叫对了。盘古开天,天启诸神立下天道十纲,各抽神魂一道为证,以此铸就不周山天柱。我父当时亦吐出元珠为证,内有至尊元灵,镇在诸神魂之上,为天柱之眼。只此一证,我龙族乃天道正统,当之无愧。你们华龙族原本便是为了看守天柱、侍奉祖龙元灵而生,随祖龙神经历万世万劫,乃是祖龙神座前嫡亲嫡卫,只是如今天柱崩塌,华龙族遭受灭顶之灾,道统传承都失去了吧。”

秦风惊道:“是这样么?我还道我们华龙族是个小族。”

睚眦道:“天道不灭,祖龙不死。祖龙元灵既然选了你作为传承,你便有责任重铸天道,重振龙族威严。到那时,天道复立,祖龙神恢复天威,你想要逆转时光、光复全族,亦是举手之劳。”

秦风浑身热血沸腾,斩钉截铁道:“孩儿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一定要做到!”突然想到一事,洒泪问道,“赤帝是不是知道华龙珠的来历,所以才故意灭我华龙族?”

睚眦道:“你们这里才发生的屁事我哪会知道?但是不论如何,你我相见乃是定数,你来到龙荒也并非偶然,乃是祖龙自万世万劫中所确立的意志,许多因果不得而知。多余的我也不想告诉你知道,你只需好生蓄养此珠,抓紧修成真龙。该怎么做,修成真龙后便可以用元神觐见祖龙之灵,届时自然明白。”

“蓄养?”秦风问道,“就是常用龙息浇灌么?每日都有的。”

睚眦嗤笑道:“以你目前的心境修为,龙息不够精纯,是不行的。你要拿自己喂我,我都懒得吃你。祖龙虽然选择了你,但是你体内的龙珠并非是自己修成的,虽然在你体内,你的神魂却没有能力使用华龙珠的力量。原因便是你还未成真龙,龙息太过浅薄混杂,无法提供祖龙元灵所需,自然也就无法与元灵相通。你好好想想吧,何谓龙息,难道那些世间的浊气经过龙珠净化便是龙息了?”

秦风紧锁眉头不语,仔细寻思睚眦的话。龙息如何能够有清浊之分?难道呼吸的方式也有什么不同么?他已经依足夫子教材中的方式来呼吸了,每日吐纳数千次,每一次都遍行血脉,不敢有丝毫马虎。

睚眦看了他的模样,叹了口气说:“龙者,志也。成龙便是成就一番境界,境由心生,便到每一丝呼吸都是境界。你可知我少年时是何模样?”

秦风摇头不知。

睚眦道:“我虽为至高龙种,却生于洪荒,身似豺豹,极为丑陋。我父最初打算把我丢掉,幸而母亲哀求,得以苟全性命。十年成人,拜别家门,投天涯而去。当时吾虽身形非龙,然志气是龙。虽无龙族呼风唤雨、腾云驾雾之能,却也傲气冲天,志在四方。父以貌取人,吾实不敢言,夫有志者,能屈能伸,当日便自立门户,誓成大事,以正龙子睚眦之名!如今你瞧我,谁敢说我不是真龙?赤帝既然灭你全族,他日你成天龙,他不是,你便灭了他就是。华龙族昔日乃是天卫,九阳那些杂种算个屁。你乃祖龙意志传承,天选之人,更有祖龙元灵在身,一日称雄便是至尊龙主,谁敢说三道四,一并杀了!你有何可哭的?”

秦风听得心潮澎湃,登时信心大增,心境强盛,龙息顿时气势如虹。

睚眦点头道:“这样的气息才算是龙息嘛,似那般每天死喘的修什么真龙,成鬼成魔倒有可能。”

秦风顿悟,一股豪气油然而生,突然便觉得气息跟以前有了本质的不同,就连腰杆都粗了几分。

睚眦闭目养神,疲倦道:“今日我已累了。你回去吧,好生修炼。”

它睁开眼,见他还不走,便道:“我虽然躯体生机断绝,但是吸取日精月华,不用你帮忙,修成真龙再来见我。如今你的修为,实在是不堪大用。”

秦风突然知道了许多大秘密,尤其是华龙族当年乃是泱泱大族,心潮澎湃,还有许多事想问,但是见睚眦这个样子也确实需要休息,只好悄然告退。他爬出坑去不见大青,喊了两声,才看到树后露出一颗大头来,一直在簌簌发抖。秦风把它从地上拖起来,见它站起来都脚软的样子,心道,大青没有丢下自己逃走就算是很仗义了。远望睚眦,一大片土地与龙婆草跟有生命一般从地面隆了起来,覆盖在睚眦身上。睚眦闭目沉思,似乎正在参悟天机。看看天色,已经是下午了。算起来玉珠早已考完,他又是和大青挖坑又是跟睚眦说话,不知不觉就已经过了好久。秦风暗道一声不好,要赶紧回去。拖着手臂把大青像死狗一样拉出去,当真是好重。一直到离开大雷荒境,大青才能自己行走,带着他急急向瑶光书院赶去。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16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