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17章/共

三小姐要带我回家

发布时间:2013-01-28 17:06

“秦风,死贼人!跑到哪里去啦?”

秦风回到瑶光书院的时候,玉珠正在四处叫喊。山魁大青点着手指尖,不安地跟在秦风后面,令人见了不禁莞尔。它老大的个子,其实年纪很小,是头幼兽。

书院里很多人好奇地望着,不知道玉珠在喊谁。要是看过来,对上玉珠的目光,就会被劈头盖脸骂回来:“看什么?本小姐在找人,关你屁事!”

姬家兄弟在后面小心地凑过来,好奇地问:“秦风是谁?”

“哦,我们家的家奴。”

“怎么已经有人来接你回家了吗?”姬家兄弟非常羡慕。

“那当然。”玉珠心道,死贼人,莫不是不告而别了?

突然一辆豪华至极的龙辇直冲过来,四头蹬龙乌须银蹄,挂着紫金鞍、披大红袍并驾齐驱,吓得道上的人争相躲避。蹬龙上骑着四位金甲骑士,手持金枪,威风凛凛,在他们面前停下来。

两名骑士翻身下了蹬龙,将门帘向上一卷,沧虹便横卧在车里出现,众人眼前都是一亮,原本想骂街的也将话吞回了肚里。只因这车辇的规制属于皇家,纵使不是出自帝宫,也是郡主、王妃一类。

只见她今日穿戴与平时的学袍完全不同,一袭粉红色的云水绸剪成的大袖宫装,长发梳成凌云髻,香腮若雪,眉心上点了一点桃红,映得满面春光皆是俊俏。

姬家兄弟都不约而同“啊”了一声,有人在一旁偷偷道:“原来沧虹打扮起来这么好看。”

玉珠翻了个白眼:“分明是故意来显摆的吧?”

秦风在人群里也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心道,原来这个就是沧虹。经常听玉珠在骂沧虹,有时也听到她在墙外说话,原来长得这么漂亮,怪不得会和玉珠成为冤家对头。只是看上去,沧虹和玉珠稚气未脱的样子不太一样,俨然已经有点儿大姑娘的样子了,姬家兄弟也比想象的看上去大了一些。他目光继续转回沧虹身上,胸很大,长得很白……

沧虹也不起身,一副俯瞰万民的神气,眼睛向下瞥着他们说道:“我回家去啦,不跟你们一起吃饭了。开课时大家再见。”

“见不到啦,看你这打扮,应该是入宫当娘娘去吧,肯定能选上,能回来才怪。”玉珠叫道。

沧虹炫耀目的已然达到,得意地微微抿嘴一笑,也不答话,坐正了身体。卷帘放下,那四名骑士驱赶着蹬龙绝尘而去。

玉珠气得在后面大叫道:“有什么了不起?我家里有九龙云车!”

但是人人都知道九龙云车乃是玉家大小姐的座驾,除了玉玲珑外谁也驱使不了。

人群散了,秦风凑过来躬身施礼,叫了一声:“小姐。”

“你个死贼人去哪里啦?”玉珠转头看到他,紧张的神情一松,转而怒道,“我还以为你卷了财物走了!”说着用拳头不停打下来。

原来她出了考场不见秦风,只看到棚屋里东西被翻得乱七八糟,大青也不见了,正在着急。秦风干咳了一下,正想解释,见原本四散的人群突然有些停住了,周围人都好奇在看,只得躬身道:“小人知错了。”

玉珠重重地哼了一声,高声道:“你去了这许久——九龙云车!准备好了么?”

秦风愕然,哪来的九龙云车?见玉珠恶狠狠地望着他,顿悟道:“准备好了,只等小姐收拾行李。”

心中暗骂,这猪,原来如此好面子。

“那还不快去收拾行李。”玉珠又重重哼了一声,对周围的人恶狠狠嚷道,“你们看什么看啊?”

她样子虽凶,但只是娇憨,周围的人也不害怕。只是回过身去,人群里议论声忽起。

“九龙云车来了!玉家大小姐要亲自来接妹妹么?”

“对,那是肯定的。九龙云车别人驾驭不了。说不定等下便有机会见到。”

姬家兄弟眼巴巴望着秦风跟玉珠一起进了独院,相互疑惑道:“她有这样的小厮么?什么时候来的?”

“第一次见。”随即又疑惑道,“穿的衣服为啥跟我送的那件儒云衫一样?应该就是我送的那件吧?不是说要给什么表哥做生日礼物?难道是送给这个下人了?”

姬家两兄弟登时满脸都是醋意。

但事实上,那件真正的儒云衫早已悲剧地毁灭于玄天索放出的天雷了。秦风身上所“穿”的,只不过是他自己制造的幻影。

进了屋,玉珠便从墙边拿起拖把,反手狠狠一下打在秦风头上:“好啊,你跑到哪里去啦?”

秦风毫无防备,忽然被拖把打到头,虽然不重,但吓了一跳。用手推挡时,手掌心里全是血泡,登时疼得他啊哟一声。玉珠瞪大了眼,只见眼前这人浑身的衣服瞬间不见,变成赤条条的裸体。再往下看,她“啊”的一声尖叫,捂着眼背过身去。

秦风落荒而逃:“你等等我穿个衣服去!”玉珠在后面用拖把没命乱打:“你去死!你个死淫贼!”眼睛却在指缝里偷看。

秦风换了衣服,不住求饶。事到如今,也只好谎称是遭到打劫。

玉珠扬起皓腕,腕间的银镯上有一块青玉亮了起来。玉珠板着脸道:“把手伸出来!”那青光中突然出现一条小小的白龙,只有一尺来长,浑身蒙蒙发亮,虚无实体,游动中水汽缭绕。玉珠向秦风的掌心一指,那小白龙便对着秦风的双手一喷,吐出许多甘霖。

秦风的手渐渐不痛,那小青龙也退回青玉中消失了。

秦风咦了一声,之前已经见过她那镯子上红色宝石可以放火,这青玉却可以疗伤。见她镯子上面还镶着紫、蓝两块宝石,大概也有不同的用处。想到玉家肯放她小小年纪出来念书,除了有山魁保护之外,一定是给了她厉害的护身法器。玉珠在同学中混得有如小霸王一般,又没有人敢得罪她,这银镯的能力只怕还多得很。

“笨死你算啦。”玉珠用手指戳着他的脑袋叫道,“明明念起书来那么聪明,却连个剪径的毛贼都打不过,还叫人扒光衣服。脸都丢光啦!”

“没法子,对手厉害嘛。”秦风强辩道,“我又没有学过跟人打架的本事。也没有你这样的护身法器。”

“你不是会造幻影么?你可以吓唬他们啊!”玉珠气鼓鼓道。

秦风笑了笑,心道,用幻影吓人我自然会的,用幻影打人我也会的。只是不想让你知道。

玉珠突然红了脸问道:“该不会其实从第一天你就是经常不穿衣服的吧?”

秦风吓了一跳:“怎可能!”小爷又不是暴露狂。

玉珠松了口气,摆出一副大喇喇的姿态道:“等下我就回家过年去了,你和我一起回去。记住,我们玉家是名门大户,你是玉龙宗三小姐的伴读书童,穿着要得体,在外面说话要注意玉龙宗的脸面……”她原本就是个小丫头,这样说话不免让秦风觉得好笑。

“我还是不去了吧?”秦风皱眉道,这个书童的游戏要是玩到玉龙宗去,只怕就不好玩了。趁着玉珠回家去的这段时间,他还想去照顾一下睚眦,跟老祖宗学些本事。

“为什么不去啊。”玉珠见秦风有些犹豫,以为他怕生,便央求道,“我家可好玩啦。房子又大,有许多假山,河里养着金鱼。嗯,我今年功课好,夫子夸我了。我爹我娘一定会给我许多好吃好玩的东西。嗯……我就说,你是我的同学。”

秦风怪道:“刚才还说我是书童,要注意玉龙宗的脸面。”

玉珠道:“算你放假。开学才是书童。”

秦风不禁莞尔:“哪有开学当书童,放假当公子的。你带陌生人回家,不怕你大姐了么?”

“这个……我又没做错事,为什么要怕她。”玉珠哼了一声,“这会儿我爹和大哥多半都回家来陪我啦。不会让她训我的。我爹和大哥都最宠我啦。”说着,样子其实还是有点怕。

秦风想想要是过年只剩下自己孑然一身也着实凄凉,犹豫了一下,点头道:“那好吧,不过我还想到四处去看看呢。你们禹都,我都没有去看过。本来还想着趁这段时间去禹都城里走走,见见世面,学些本事。”

玉珠见他点头,开心道:“禹都有什么好玩?跟我们家差远了。到时候我安排你在客院里住下,你想去玩,等我得空了带你去玩。”

秦风自然点头说好。自己去乱跑,总比有人带着好。两个人既然商定,便各自收拾行李。

秦风心中还想着一件事,谎称掉了东西要出去找,要玉珠先收拾东西等他。一出院门,他便将容貌变成了陆老大的模样,朝着武葵班的宿舍走去。

四周的人对他都似是有些厌恶,不肯正眼来看,反倒让他轻松了许多。

瑶光书院有上下院和文科、武科的区别,上院就是真龙以上的学生修习的地方,成绩佼佼者便有希望成为瑶光派的弟子。而下院就是最初级的课程。此外又有文科和武科,文科重修魄,武科重练气,按照十天干和十二地支为序,成绩好的则晋升一级。武科中便是武甲班的成绩最优,武葵班成绩最差,人数却也最多。只因花不起钱、出身贫寒的人也是最多。

像玉珠这样一上来就进入文子班,由夫子直接授业,除了出身名门、财大气粗、后台关系超铁的原因之外,还有什么可说的。

秦风一路找至陆家兄弟的住处,只见是一处军营一样的地方,一个屋子里大通铺睡二十人,储物仅有一个柜子。打开柜子,行李都是已经打好的。看来是打了主意,偷到财物后立刻就要离开,不然以他们这个条件,有人报告失窃之后一搜便会找到,根本没有地方可以窝赃。

秦风心道,这倒是好翻。他在枕下、柜里一翻,陆家兄弟的重要物品便都已经拿在手里。

忽然有个同屋的人从外面来,见到他,小心翼翼道:“陆老大,你兄弟呢,师父很生气,叫你们立刻过去。”

“知道了。”秦风支吾了一声,心道,莫不是之前扯谎抢劫的事情已经被门卫告状?这也算是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此地不宜久留。他走过对方身边时,见那同学畏畏缩缩,便做了个扬拳要打的姿势,果然吓得对方眼睛一闭。再睁眼时,人却已经不见了。那学生咦了一声,四周寻找,只见到一个不认识的人在走,陆老大却不见踪影。

秦风大摇大摆离开了武葵班,找了个没人的角落将陆家兄弟的家当细数。钱是没有几枚的,不然也不用去偷去抢了。有两本非常粗糙的武修教程,他也顺手拿了回来。里面还有陆家兄弟的登龙牌,他此行主要便是为了此物。没有登龙牌,在禹都可谓寸步难行。但是拿到了手,才发现用不了。他能假冒姬家兄弟的样貌,却是不能假冒他们兄弟的龙息的。有个奇怪的鬼脸木雕,做得挺粗糙,但是透着一股诡异的气氛。这是个啥?秦风感觉不是什么好东西,如果是装饰,陆家兄弟的品位也太差。为免拿着招祸,还是找个垃圾堆丢掉了好。

快回到玉珠的院落时,却突然觉得有人在背后跟着。秦风一怔,回头看时,却是姬家兄弟,赶上来一前一后将他拦在路上。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17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