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18章/共

开发幻影新用途

发布时间:2013-01-28 17:16

“小厮,你叫什么名字啊?”老大姬崇文叉着腰,冷冷问道。

老二姬崇武却脾气更坏一些,一把扯住他的衣服:“把你这衣服脱下来给小爷看看!”

“你们干什么?我不认识你们啊?”秦风一抬头,面容已经大变。

姬崇文一怔,眼前的人根本不是玉珠的小厮嘛,满脸麻子。姬崇武也是一怔,他手里扯着的衣服原本看着跟他送给玉珠的一件衣服很像,谁知里子完全不同。一扯开衣襟,看到里面花花绿绿的补丁便知道不一样了。再仔细看,衣服的针脚花纹也不怎么均匀,并不是他那德云纺织造的名牌。一个傻乎乎的鳄鱼脑袋张着个嘴,缝在领子里面。这是谁家的仿货啊?这标记那叫一个傻。

两人也没心思研究了,恼火中将秦风一脚踢到路边:“滚!”相互埋怨道,“你不是说肯定是他吗?”“唉,背影也太像了!穿得也像啊!”

秦风暗道,那些衣服恐怕不能穿了,我得自己买几件去。姬家兄弟为何要埋伏我?对了,一定是因为这些衣服的缘故,其实姬家兄弟哪里在乎的是衣服,而是他跟玉珠到底有多亲密。

秦风眉头一皱,突然有了个主意。

玉珠这院子不远处就是姬家兄弟住的地方,他们也养有山魁,所以很容易就找到了。瞅瞅四下无人,秦风将身体一扭,化出小小的龙形,从院门下钻了进去。站起身,就变成了姬崇文的样子。

姬家的山魁正在棚中忙着收拾东西,远远看到是姬崇文,也没什么反应。秦风直奔两兄弟的卧室,一通翻箱倒柜。姬家乃是有钱的大户,听说这两兄弟是啥将军家里的儿子,所用的东西都不比玉珠差,而且颇多金银玉石。玉珠就很少有现银,这哥俩每个人的零用钱都是枕下一翻便有一大把,柜子里更多。

姬家两兄弟相互埋怨着走回来,忽然见到卧室的房门是开着的,不由得一怔。进来一看,他们两兄弟的东西被撒得满地都是,不由得齐声大叫。

“有贼!”

忽然有个房间的窗子一响,两兄弟一起赶到那房间,只见陆老二拎着一大包东西,回头望了他们一眼,便从窗子往外跳了下去,箭一般在墙头一点,身形几个起落便不见了。

“抓贼啊!”姬家兄弟几欲晕倒,“回家的盘缠,都被偷啦!”

秦风远远站在树后,望着姬家兄弟的窗口微微一笑。他其实早就大摇大摆走出了姬家的大门,而姬家兄弟看到的,只不过是他编织的陆老二的幻影罢了。不然凭他的身手,拎着那么大的包飞跃如箭,万一遇到护院,或是被堵在屋子里,搞不好反倒被姬家兄弟抓住了。

他满意地晃晃手里的口袋,沉甸甸的,里面都是真金白银啊。其实也没有太过分,很多东西被他丢到窗外去了,他只拿了金银而已。那些不好销赃的东西拿了也是麻烦。

等他回到玉珠房里,玉珠已经收拾好东西了,就连不用带回的东西也都破天荒收拾得整整齐齐。秦风要带的东西原本不多,打了个大包袱卷带上几件衣服,也就是了。

算算时间,也差不多该来了。只听门口呼天抢地,姬家兄弟果然来了。

“玉珠!玉珠!”

“怎么啦?”

“我们被人偷啦!回家的钱都没啦!”

“啊?怎么会这样呢!”

“玉珠,借我们点儿盘缠吧。”

“但是我没有太多钱。”玉珠当着他们的面打开包袱翻了一阵,取了几乎所有的钱出来,“喏,我自己得留一些。这些就是全部了。”

“这……”姬家兄弟没想到玉珠带的钱很少,面露难色,“不够啊。”

“你们怎么要那么多盘缠啊?”

“我们得去关西啊,我们的爹现在是镇西将军,不奉召不能回禹都的。”两兄弟眼泪汪汪,“这一路就算用飞的也得有几天呢!得住店啊,吃饭啊!”

“你们吃差点儿就是啦,忍一下。”

“我们还带着山魁呢。总不能把它丢下啊。它吃得可多啦。”

“这倒是。”一说到山魁,玉珠很是理解,“但是我真的没有了。平时我零花钱很少的,我爹也不给我多带钱。”

“都怪陆老二那贼子!”两兄弟咬牙切齿,“已经查到是他啦,等抓住了抽了他的筋,扒了他的皮!他那哥哥多半也是同犯!这会儿都不见啦!”

“小姐。”秦风躬身施礼。

姬大少正在气头上,向秦风吼道:“干什么?没看见本少爷正在跟你家小姐说话,没规矩!”

玉珠脸色不悦,秦风却不在意道:“小姐,家里其实带了盘缠来,咱们手里还有些钱。”说着把从前玉珠给他的零花钱拿了出来。

姬家兄弟啊哟一声,一起眼巴巴望过来。

玉珠一望便知是秦风自己的钱,摆手制止,将包袱一卷,将原先的钱也都收了起来,冷冷道:“反正咱这点儿钱不够二位大少爷路上用的,还是算了吧。”

“别,别呀!”姬家兄弟大急,姬大少没口子道歉,“玉珠,我们这不是着急嘛!我道歉,我道歉。这位……对不起啊!”

说的时候还不忘扫了一眼秦风穿的衣服,秦风已经有了防备,穿的不是他们送的衣服。他瞅着这两兄弟暗中好笑,这样一来,陆家兄弟的失踪就会被当成是行窃后潜逃了。他原本没必要拿钱出来,但是姬家兄弟看着怪可怜的,再说,他们养的山魁也要跟着倒霉,秦风不忍殃及无辜。

姬家兄弟拿了钱,骂着陆老二走了。

玉珠怪道:“我要是你,遇到别人对我这种态度,有钱也不给他们。回头让他们加倍还!”

秦风笑笑:“就当放高利贷嘛。过两个月还能大赚,何乐不为?”

“好啦!”玉珠拍拍手,将两个人的东西都丢进山魁背篓里,开开心心叫了一声,“大青,咱们回家去咯!”

大青也是跳了一下,低吼欢呼,似乎他的魁龙父母也在玉家,回去后就能团聚了。玉珠轻轻一跃,跳上大青的肩头。秦风看得很是羡慕,或许这便是华龙与蛟龙的宗族天生的差别吧,只盼看了陆家兄弟的武葵班教材之后,能快点学到一些增强气力的法子。大青一把将秦风托进背篓,迈开大步向外走去,两个人外加一大堆行李的重量,对山魁来说竟是轻若无物。

玉珠快活娇笑道:“放假咯,回家咯!”秦风也不禁有些感慨,自己不知不觉就在这瑶光书院的棚屋里窝了大半年。

不料刚走了几步,就远远看到书院门口一片万头攒动的样子,瑶光书院上下院的弟子都跟过节一样穿了崭新的衣服卖弄风骚,就连洞府里瑶光派年轻一代的弟子也全都跑来了,坐在菩提树下谈经论道。院门口早已被打扫得一尘不染,就连树叶都被擦洗得闪闪发光。

两个人吓了一跳,玉珠见机快,立刻让大青退回了院子里去,还好没有让人看到。两人遮了脸,躲在院墙后,踩着大青的肩膀扶着墙头往外看。

“怎么搞的?难道——这帮人在等着看九龙云车?”

秦风默然:“应该是等着看青黎玉玲珑才对吧?”

两个瑶光派弟子风风火火从院外经过,证实了他们的想法。

“快快,大师姐就要来接妹妹了!上次就没有见到,这一次说什么也得赶上!上次那些负责迎接的师兄回来之后一个个都跟变了个人似的,整天就知道傻笑。”

“你说我们上去打招呼,大师姐会不会指点我们一招半式?”

“你就做梦去吧!她对着你吹口气,你就死透了。就算没死,那满山的师兄都会让你死。”

玉珠瞅着他们的背影,在山魁肩头踢脚道:“啊哟气死我了!”无辜的大青被踢得龇牙咧嘴。

秦风一脸严肃问道:“书院有后门么?要不我们翻墙走吧!”

“没有后门……翻墙万一让人看见……”玉珠偷偷望着门口的人群道,“贼人呀!”

“什么事?”不知道什么时候“贼人”已经成了玉珠喊他的惯语,秦风已经习惯了。只是玉珠叫得肉麻,一般都没好事。

果然,玉珠道:“你快去找个九龙云车来!”

秦风骂道:“你个猪!”

玉珠眼泪巴巴道:“我不能丢这个人!绝对不能!你快想个法子来。”

秦风叫道:“我没法子!”

“你就跟平时一样,做个幻影的九龙云车出来。”

“你疯啦,这么多人,会被发现的。”

“怕什么?到时候他们还‘恭迎大师姐’呢,我们嗖的一下就走了!你的幻术那么好,我对你有信心。”

秦风摇头道:“我没见过那车!我不知道那车什么样子!而且就算是凭空化影,你别忘了我们要上车的!我不可能做个九龙云车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载着我们飞起来!”

“你个无情无义的……你敢说你做不到?”

“做不到就是做不到。”

“哼,你刚才当着那么多人说九龙云车已经准备好啦,现在跟我说做不到。你你你……”

“你什么你,你胡搅蛮缠无理取闹……”

“我就是胡搅蛮缠无理取闹,你赶紧给我搞个九龙云车出来!”

秦风一阵头痛,再跟玉珠说下去就成了龙族版《还珠格格》的电视剧对白了。

“我觉得吧,我们还是翻墙走吧。”

“不行,太丢人啦。他们看不到九龙云车回头又发现我们跑了的话,结果还不是一样的?我还回不回来啦?”

“这个也是。”秦风一时也是无计可施。

玉珠却眼前一亮,轻轻打了秦风一下:“贼人呀。”

“怎么?”

“你说如果我们翻墙走,然后你给他们上演一出九龙云车接亲妹,不就结了?”

秦风眼前一亮:“这个是可以。”如果上车走了那段也是幻影,自然就没问题。只是两个人偷走的时候万万不能被人抓到,不然穿帮的话就丢人丢大了。但随即秦风又摇了摇头,“还是不行,我并不知道九龙云车和你姐姐的样子。”

只见玉珠脸红红的,轻轻道:“我,我告诉你呀。”

秦风一怔:“怎么告诉?说得清楚么?”他隐约觉得不是说上一段那么简单。

玉珠垂下头,低声说:“你,你不许告诉别人。”竟是有些害羞。

秦风道:“我不告诉别人便是。”他心中好奇,不知道她为什么害羞。

玉珠还在忸怩:“你,你对天发誓!”

秦风道:“要不还是算了,我们出去跟他们说,家里有事大小姐忙去了吧。”

“别呀。”玉珠涨红了脸,揪着秦风的袖子,“贼人,你发个誓来。”

秦风举手并起中间三指向天,笑道:“我们俩今天的事儿,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叫第三人知。海枯石烂,此志不渝!这总成了吧?”

玉珠蓦地连脖子都羞红了,别扭道:“谁和你海枯石烂!”言语中却透露着几分欢喜。

秦风就喜欢瞧她这副样子,就算再苦闷也会变得开心了。

只见玉珠轻轻呵了一口气,这口气又匀又长,几秒过后,一颗青朦朦的龙珠随着她檀舌一卷,从口中吐了出来,轻轻在空中飘着,随着玉珠口中呵出的气,向秦风口中飘来。

秦风一时不知所措,只听玉珠惊慌道:“你你你张嘴!”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18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