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19章/共

刺激的接吻方式

发布时间:2013-01-28 17:28

她又要维持吐息,又要说话,声音无比难过。看秦风那副呆呆的样子,玉珠一张脸涨得通红,恨不得把秦风咬死。秦风一阵口干舌燥,心口下龙珠似有感应,使得龙息内敛,自然而然产生了吞吐之意。秦风顿悟,原来是要把玉珠的龙珠吸含在口中。那珠刚从玉珠的樱唇中吐出,就此入口岂不是间接接吻?偏偏他还不张嘴,简直便似是玉珠在对他主动索吻一般,怪不得玉珠如此羞赧。

秦风嘴一张,深深吸了一口气,将玉珠的龙珠连带她吐出的龙息都缓缓吸入口中。只觉得入口甘甜,龙珠清凉细嫩,与想象中不同,竟是略有些软软的,用舌头一舔便分泌出许多津液,在他舌尖随着气息轻轻滚动,有如活物,真像是在接吻一般。

玉珠惊叫道:“你你你别舔啊!”龙珠似会产生极为敏感的感觉,直接刺激玉珠,只见她一会儿面红耳赤,一会儿又惊叫道,“你不要吞下去啊!”秦风心道,我哪有那么傻。却故意用舌头将龙珠重重吮了一下,玉珠啊的一声,整个人僵住,气都喘不过来了,羞恼道:“你再这样,我就,我就……”

秦风不再胡闹,屏息凝神,突然便有一种与玉珠心念相通的感觉,在玉珠的引导下,糅合龙息对着口中的龙珠轻轻浇灌,许多记忆便清晰地出现在他眼前。

只见一棵参天古树下,流光暗转的白玉床边,立着一位云鬓素衣的冷漠仙子,构成了无比和谐的一幅画卷。仙子转过身来,对着他嫣然一笑,笑容如冰山融化,冬去春来,百花齐放,秦风便似是受到重重一击,整个人都被投到云里雾里,融化了,所有的重量都失去了。这便是青黎玉玲珑,不管她走到哪里,四周的一切景物都永远以她为中心;那古树,洞府,玉床,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她而生,都只是在配合她的心意而存在。没有什么可以在她面前光彩夺目,只要有光华,都会自然向她流转。

秦风听到玉珠妒忌而绝望的心声,我永远都不可能像姐姐一样,永远都不可能赶得上……

恐怕天下任何自负容貌的女人,见到了玉玲珑都会察觉自己的愚蠢而绝望的吧?她的美是一种超凡脱俗的境界所致,已经不是凡间应有的美。

那影子一瞬间便深深地烙印在秦风心中,秦风觉得,只要玉玲珑会对他说上一句话,他就会立刻深深地爱上她。正在他轻飘飘的时候,景象一转,玉玲珑的笑容瞬间不见,变得冰冷孤傲,玉手虚空轻轻一抓,便似是击穿了山川,下界房倒屋塌,方圆百米顷刻间变成齑粉。一只九头巨蛟穿云翻腾,玉玲珑屹立在云车之上,下界罡风四起,狂风暴雪,却吹不动她一丝发丝。她冷酷无情的容颜让人觉得是一座冰山,是寒冬,没有人间的情感。世间万物的生死,她都不在乎。在她面前,没有绝顶修为的人都是渺小的,都只不过是脚下的蝼蚁。

秦风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清醒过来。龙珠依旧在他舌尖轻轻滚动,感觉美妙之极。玉珠酡红面孔,轻轻道:“你都已经看到啦,还不还给人家……”

秦风张开嘴,凝息缓吐,轻轻将玉珠的龙珠从口中托起。玉珠樱唇轻启,轻轻一吸,那龙珠便嗖的一下回到了她口中。

秦风想起方才的美妙滋味,口中还留着龙珠上津液的余香,不由得望着玉珠娇艳的樱唇舔了舔嘴。心道,跟着玉猪龙想不到还能有这么大的福利,不错不错,很是不错。这龙珠原来是有点软软的香香的,在舌尖的感觉像煮熟了剥了壳的小鹌鹑蛋,味道却是甘甜的。莫非龙族之间两个人接吻的时候,也喜欢龙珠在口舌间纠缠?玉玲珑的绝世风姿突然浮现眼前,秦风突然觉得有些眼熟。是什么地方呢?说不出来。

玉珠吞回龙珠,瞧见他想入非非的坏样,面孔一红,恼怒道:“你真讨厌!是不是还在想着我姐姐?”

秦风忙道:“哪有。”心虚得一塌糊涂。

“骗人!”玉珠眼泪汪汪道,“你这死淫贼!忘恩负义!”

秦风急道:“我只是在感觉……”

“感觉啥?”

却见秦风舔了舔嘴。

玉珠啊了一声,芳心如同鹿撞,叫道:“大,大胆贼人,你再对我无礼,我不理你了。”又小声道,“若是让我家里知道,只怕饶不掉你……”用手揪着衣角,说到后来,声音已经细如蚊虫,谁也听不见了。

秦风不禁莞尔,心道,我还什么都没有做呢。仔细观察了一下地形道:“要做那样精致而大型的幻影需要耗费很大的力气,还要非常专注。我们须得先将自己逃出藏好,不然事后无法离去便要糟糕。”

“那要怎么做?先翻墙出去么?四墙都有人看守,很容易被抓的,不如之后我们在这里藏到深夜再离去吧。”

“晚上岂不是看守更严?”秦风摇头道,“我有法子,我们不翻墙,也不藏,就大摇大摆走出去吧。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不可以说出去。发誓就不必了,你答应就好。”

玉珠哼道:“很稀罕么,那我要四处去说。”

秦风正色道:“小姐啊,你对我好,我才告诉你我这个大秘密。你要是四处去说,我便呆不下去了,说不定还要有性命之忧。”

玉珠瞧他说得郑重,只好道:“那我答应你啦!到底是什么法子呀?”

秦风道:“你看。”

玉珠咦了一声,眼前的人已经变成了姬大少。而山魁大青的外形也微微起了变化,竟成了姬家兄弟养的那头山魁的样子,它咕喔一声,正暗自纳闷。

秦风道:“我其实是虹城的华龙族,擅长变化。”

“哈哈,好玩啊!”玉珠从秦风手中接过镜子,只见自己已经成了姬崇武的那张脸,身上的裙子也成了姬崇武刚才所穿的那身。玉珠举着镜子给大青看,吓得山魁用力摸脸,玉珠则在那里哈哈大笑。对于秦风所说的华龙族之类,她似乎没有什么反应。

秦风松了口气,说道:“趁着他们两兄弟没出门,咱们得快走!别说话,别乱动,别被碰!”

两个人一只山魁飞速关好门,顺道擦边一溜烟逃出校门去。书院广场上的人没有一个发现玉家三小姐逃之夭夭,守门的人也只道是姬家兄弟,只是暗自纳闷,姬崇武啥时候变得那么臭屁,坐在山魁背上,还拿着镜子一个劲儿照自己。

正巧刮来一股山风,秦风跳下来藏在路边树后,静气凝神,一口龙息在体内不停流转,越滚越大。心口的华龙珠一震,之前曾看到的关于玉玲珑和九龙云车的景象便像是拓影录像一样重新出现在眼前。

秦风暗道了一声原来如此,原来龙珠之间可以互换意念,更可以将重要的记忆牢牢存住。这大概是华龙族特别擅长的能力,因为这样一来,所幻化的景物就像是存入了电脑,需要的时候随时可以从龙珠中释放出来,不用煞费心机来重新编造,既提高了效率,又省力气。

秦风全力施法,天空中突然云雾滚滚。

书院门口突然有人指着天边惊叫:“来了!九龙云车来了!”

只见云起处九头巨龙喷云吐雾,悄然而至。与之前雷音滚滚不同,这一次九龙云车行进间非常宁静。众人瞻望云中,紧张得呼吸也停顿了,只听到山风习习,吹得草木簌簌作响。玉珠坐在山魁大青的肩头,从书院里走出来,向四周的人频频微笑,向着天空频频挥手。云雾就像一缕轻纱被玉手拨开,玉玲珑光辉万丈,向下界嫣然一笑。便似有原子弹在瑶光书院爆炸,那些学子张大了嘴,伸手向天空不停挥舞,挤作一团,东倒西歪,更有许多感动得涕泪横流。玉玲珑从来都是冷冰冰的,什么时候对人笑过,这太不一般了。

玲珑素手一招,一道彩虹洒向人间,玉珠和山魁便踏虹从众人头顶越过,直入云端。临到半空,玉玲珑翩然落下相迎,与妹妹手挽着手,从山魁的肩上一起向高空的云车飞去。但见衣裙飘曳,巾带飞舞,两姐妹横空而飞,周身云雾缭绕,拂云嬉戏。玉玲珑带着妹妹凌空变幻了几次身形,每一个动作举手投足都是柔美到令人窒息。登上云车之际,那九头巨蛟掉转车头现出全身,煞是壮观。

广场上众人只看得如醉如痴,直到山魁也上了车,玉玲珑长袖挥动云雾,将一干人的视线甩在身后,良久,下界依旧是鸦雀无声。

突然落下山雨,一群人方才各自惊醒,任凭浇了满头满脸,在那里捧着雨水感动不已。这雨水可是刚刚还缭绕在玉玲珑身边的云雾啊!

“好香,这雨水好香啊。你们闻到了没有?”

“师姐笑啦,刚才她对着我笑啦!”那人已经陷入癫狂。

“你拉倒吧,她是对着我们大家笑的。”

“加入瑶光派真是我一辈子最正确的选择啊!”有人感动得涕泪横流。

“刚才大师姐是怎么飞的?”就连女生也已经神魂颠倒,“手是这样,不对,要这样……哎呀,怎么都不对!怎么才能那样飞嘛,呜呜呜呜……”急得都哭了。

所有的人都已经陷入兴奋后的抓狂。

山道上,只有一只山魁带着少男少女飞奔。直到山脚,才放慢了脚步。

玉珠摘下捂在脸上的斗篷,露出脸来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叫道:“吓死我了,突然就变回来了。”

秦风苦笑道:“那高空幻象实在是太耗费力气了。险些就支撑不住了!”

玉珠哈哈大笑:“妙极啦!比真的大姐还要美!”只因在那幻象中,她飞天的美妙姿态丝毫不逊于其姐,甚至还有过之,让小丫头心花怒放,心中久藏的自卑一扫而空。这人吧,都是看自己的时候觉得好。秦风虽然特别注意了一些,但也没可能让玉珠的光环强过玉玲珑,哪晓得对她会有这么好的效果。

此时秦风累得话都不想说了,玉珠尚在兴奋地比划着飞天的舞姿:“刚才那飞的样子好美啊,只怕姐姐也不会那样飞的。我要先学了,就可以美过她去,让她吓一跳。”

秦风暗道,那是敦煌飞天的舞蹈,这个艺术就是艺术,中华五千年的艺术精华就算是到了龙荒,也一样是惊世骇俗的艺术。究竟能不能飞成这样我也不知道啊。这也就是幻影才能做到,真的玉玲珑只怕就算是能这样飞,也不会去为了好看来专门摆这些无聊的姿势的。不过见玉珠在那里兴高采烈地比划,也就笑笑由得她去了。

玉珠突然叫道:“贼人!华龙族的本领很厉害嘛。你有这手好玩的本事怎么不早拿出来,说,你是不是有好多事瞒着我?”

秦风心里咯噔一下,皱眉道:“要是让你早知道了,你还不天天让我变成你的样子替你去听课、考试?”

玉珠眼前一亮:“好主意!”

“你个猪!”秦风正色道,“我帮你写写作业只当好玩,但若是连课都替你听,连试都替你考,到最后我成真龙,你却不能,我便是害你了!你明不明白啊?”

玉珠突然见他说得这么认真,跟从前判若两人,只觉得心头小鹿乱撞,低头道:“我有说让你替我去吗?是你自己说的。你干嘛这么管我,我的终身大事用得着你管啦?”

这半年来秦风跟她呆在一起,吃得比从前好几百倍,已经不是从前那个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样子了,穿起少爷们的衣服也整洁得体,丝毫没有不合身份的感觉,说话也很有条理,她早就越来越喜欢。在她心里,班上那些男同学没有一个比秦风好。此刻听到这样的话,竟不生气,反而有一丝丝甜意。

秦风也觉得自己有点儿装逼,面孔红道:“反正我是华龙族,而且会变化的事再也不要提便是。要是让人知道,我便真的得走啦。”

玉珠见他语气缓和,松了一口气,吐舌道:“不说便是了,有啥了不起。”做了个鬼脸。

秦风心里一暖,不由得有些愧疚感。玉珠什么都告诉他,也从来不问他的隐私。他却是很多地方诚心在骗她的。如果有一天她发现他其实是在利用她……操,这么狗血的剧情岂不是成了琼瑶剧。不过西游记里小白龙的公主未婚妻还被九头虫拐走了的,过上几年咱炼成真龙,玉珠也长大了,把三小姐拐走便是,这就不是利用了。秦风暗自将九头虫摆正位置,当做励志偶像膜拜。

“玉珠,有一天我会什么都告诉你哦。”

“谁稀罕。”

“那不如我把龙珠也吐出来给你检查吧,你张嘴,啊——!(拖长音,凑过嘴)”

“滚开,死淫贼!”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19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