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20章/共

三小姐和鲶鱼一起戏水

发布时间:2013-01-28 17:37

两个人很快就又恢复了嬉闹,打打闹闹到了山下。离开瑶光书院的范围,就没有什么可顾忌的了。这是一个满怀血海深仇的心情玩命修炼的地方,秦风回头望了望尧山上的书院房舍,突然觉得心情也随着放假松了下来。他已经逼了自己很久,这一刻似乎有一种猛兽走出了牢笼的感觉。大青在山中的脚程甚快,施展山魁特有的风灵术召来山风助力,在山道上奔走便似插了翅膀。

瑶光书院所在的尧山与玉龙庄之间隔着青云山,正是两个人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大青爬上青云山的最高点,向着山下遥遥可见的庄园振臂高呼。此处风景秀美,又赶上天晴无云,禹都和一些远处的景色都清晰可见。

只见一条波光粼粼的水道宛如银龙从南方滚滚而来,穿过玉家的田园直通向禹都城东。在城东落成了一个运河码头,熙熙攘攘的人群正在工地上忙碌,看来很快就要启用。南面极远处却出现了一个波澜壮阔的大湖,水面宽广,一眼望不到边。

玉珠咦了一声:“啊哟,我家被淹了不少地啦。之前没有这个水道的,那边也不是湖呀。啊,是了,这就是‘东敖西进’的工程了,那就是庆栖海。真大呀!”

秦风好奇道:“东敖西进?”

玉珠笑道:“你整天就在棚屋里看书,外面什么事都不知道啦!嗯,东海内乱,王后敖殷氏如今既是东海后,也是青帝的大妹、我们云蒙的庆云公主。为了躲避战乱不得不跑回来,同时带了许多东敖贵族。青帝为了接纳东敖氏族,便决定在禹都不远的地方修建一个大海给他们居住。这一下可厉害啦,庆云公主是在那里出生的,原本的封地也是那一带,对很多云蒙人来说那是老主子。举国上下紧急征调了五十多万民夫,要在庆云主子回禹都前完工,多耗上一天,麻烦事便多上一大堆。可是这麻烦事偏偏摊到了我们家头上,又要出地,又要出钱出人,我爹和我哥哥都快为这个事情忙死了。”

秦风却心道,这么大个工程,这得挣多少钱啊。玉家原来是包工头,这一次铁定赚翻了,够玉龙宗吃一阵的啦。

“快看那里!”玉珠指着河口和庆栖海间一座气势恢弘的大坝叫道,“那个是庆祥坝。是为了欢迎宝庆公主来我们云蒙而命名的。宝庆公主是东海王敖氏的长女,和我大姐玉玲珑并列为四龙天女,而且她们是好朋友哦。”

“你大姐不是根本不出门吗?”秦风觉得这说不通。

“你懂啥。她们是‘灵虚境中友’,明白不?”

“是百合的意思么?”秦风想了半天,蹦出这么个话。

“百合?那是啥?”

“唔,不懂就算了。”

“我大姐一千年前就修成真龙了,去过一次东海,就跟宝庆姐姐认识了。宝庆姐的修为也极高,所以她们就经常一起修炼。后来她们虽然相隔万里,相互思念的时候却可以神识约在彼此的灵虚宝境中相见。所以称为‘灵虚境中友’。”

“灵虚境又是啥?”秦风突然恍然大悟,妈的,莫非相当于微博客、Face book个人空间主页之类的玩意?龙族太高端了也。什么闭关修炼,莫不是和死宅们缩在屋子里在上网一样。

“听说成为真龙之后就可以心里生出灵虚境啦,太虚境则是只有天龙才能去的。我爹说,一日游太虚,乾坤梦里长。我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样的。听说洞渊之乱以前,一万天龙傲游太虚乃是天下第一盛况。但是后来浩劫中他们都死掉了,就没有几个人能再进入太虚了。”

“是么?”秦风想起睚眦,他一定去过太虚的。下次一定要问问他。“境由心生”四字太过于玄奥,惹得秦风心里痒痒,真想立刻就达到真龙境界。宝庆,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对了,当时四龙女之中,玉龙女曾经喊青龙女的名字,就是叫宝庆。秦风暗想,难道是她?心中猛然一惊,对了,四龙天女啊,正好是四个人,原来玉龙宗就是那个玉龙女的家。想着,心里顿时有些害怕,万一发现自己和玉珠在一起,他会不会被玉玲珑一掌拍死;又突然想起农嘉璃火辣的呼吸和雨带梨花的容颜来,心中又是一荡。

悄悄瞅瞅玉珠,见她没有发觉,才松了口气。只见玉珠俏丽的容貌如同纯美的烟霞一般,白里透红,粉润无比,不由得多看了几眼,暗道,这丫头长大了,铁定是倾国倾城的祸害啊,还是哥我趁早收了吧,免得贻害世间……

两个人欣赏了一会儿景色,便向着玉龙庄赶去,不知不觉之间,竟是手拉着手。秦风心道,放假真好,书童都可以变公子,跟小姐手拉手。进入山下的田园,山路变成一条直路,渐渐宽阔。大青没了山风相助,走得便慢了许多。

玉龙庄风光秀美,方圆十里都修憩得极为仔细,便是一条田间的小河渠也要架上极为考究的青石桥,两岸栽满红梅。秦风和玉珠有说有笑,走不多时便来到山上曾见到的那个新开出来的运河河道。这一段河道刚刚竣工,还没有启用。玉龙庄兴建码头,在运河沿途以堤坝蓄起池塘,用水车引水灌溉,水面上更是覆满莲花。此时虽然是冬季,但青黎地域并不会有冰雪天气,人人只需穿着长衫,红梅、香莲四处开放。沿着河堤一直走进去,就觉得人恍如在画卷中,美丽至极。

“快看!秦哥哥,那是沉香莲!”玉珠见到新生的美景,兴致勃勃地落到地上,径直跑去池塘边,伸手拉着长长的茎秆,采起一朵硕大的粉色莲花。只见那花比她的头还大,和她的脸蛋一样粉嫩,散发着一股淡淡的甜香。那嫩绿的茎秆也有一人高,她手里高高举着莲花,一张俏脸和香莲交相辉映,看得秦风一阵发呆,几乎要从山魁背上栽下来,真想有个照相机去给她拍上一张。

玉珠背后的水里突然跃起一物,张着大口,体长过丈。秦风一惊,猛从山魁背上扑下去,将玉珠扑倒在岸边。只见一只一丈多长的巨大鲶鱼噗通一下掉回水里,溅起许多水花,浇了两人满头满脸。两人定神再看时,那鲶鱼从水里露出头来,对着他们摆动胡须,竟是像小狗一样在憨笑。鱼头前额上有一块彩鳞,通体乌黑中透着红色的条纹,乃是一只漂亮的虹鲶。秦风知道,这种鲶鱼又叫狗鱼,很有灵性,喜欢和人玩耍,只是想不到这池塘中竟来了这么大的一条。

玉珠浑身都湿透了,玩心大起,向鲶鱼大叫一声:“好啊你!”扑通一声跳下河去。秦风阻拦不及,只见玉珠揪着那鲶鱼的胡须,跟鲶鱼一起在池塘里嬉戏。那鲶鱼不停跃出水面,玉珠抱着鱼头,伏在大鱼背上,不停地咯咯欢笑。一道水光泼落,竟在空中映出了一道淡淡的彩虹。

秦风如醉如痴,忘却了一切忧愁,仿佛又回到虹城,回到从前,和许多朋友一起无忧无虑坐在墙头,遥望天际那永远绚丽的彩虹。

远处长堤上突然来了一行人马,秦风没由来地警觉起来,只因那一行十几人,都是少年,衣衫光鲜,骑着骥马,为首的少年骑的却是龙马,肆无忌惮在长堤上纵马狂奔。若是遇到有人,岂不是会被他们撞到水里?龙马比骥马的体型更大更长,通体有鳞,肋下有翼,可以飞行,速度极快。按云蒙国法律,非皇亲国戚、功勋士族或是骑兵军校三种,不得骑龙马。

只听那些少年前仰后合地狂笑道:“刚才那老头当真好笑,一头扑进水里,啊哟笑死我了!”

为首的少年突然向着玉珠一指:“啊哟,那里有个小妞在玩水!”

一群人突然都不说话了,望着玉珠,满脸猥琐,有的还偷偷咽了一下口水。

玉珠感到异样,面色一沉,松开鲶鱼,游回岸上,用手清理头上的水渍。那大鲶鱼很喜欢和她玩耍,依旧露出一张憨憨的脸,在塘边对着玉珠讨好。

“怎么不玩了?”岸上那些家伙顿时不爽,躁动起来,有人高声叫道,“小妞,接着玩啊!你家哥哥们看着呢!”又是口哨,又是调笑。有人对为首的少年殷勤道:“世子,玉龙庄还真是好地方,这样的景致在禹都可瞧不见。”

那少年冷哼道:“有什么稀奇。等我回去让她们统统跳进池子里去,再放条大鱼进去。”一双眼睛却是死死盯住玉珠不放。

玉珠冷哼了一声,若是在瑶光书院,有人这样对她无礼,早已被全班阔少一拥而上按在地上痛打,这些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讨厌鬼,当真是扫兴之极。

“秦哥哥,我们走。”玉珠转身便要走。

只听四周马蹄声骤起,那些纨绔子弟纵马冲下堤坝,又是炫耀身手,又是存了恫吓的心思,瞬间将他们二人连同山魁一起围在中间,嬉皮笑脸道:“小妞,别走嘛,刚在水里玩得好好的,干嘛不玩了。我们武英王世子看得正在兴头上,不要扫兴嘛。来,回水里去再游几圈,要不,哥哥们陪你一起游好不好?”

只见那龙马振翅一跃,从空中翱翔落地,煞是好看。那武英王世子见众人追捧,更是面有得色,居高临下盯着玉珠的脸。

有人嬉皮笑脸挡着玉珠道:“衣服湿漉漉的多不舒服,还是脱了游得开。”

玉珠大怒,喝了声:“滚!”

山魁大青突然发难,擂胸怒吼。那一声大吼如同闷雷,秦风正想站到前面,却被那一声吼叫震得浑身发麻。四周骥马都被吓得屁滚尿流,乱跑乱跳,将许多尚在洋洋得意的少爷们都抛下马来,在地上跌得七荤八素。那鲶鱼也早已见势不妙潜入泥中逃走了。龙马却是训练有素,丝毫不惊,振翅后退,跃入空中,随即又稳稳落下。

那武英王世子吓了一跳,在马上叫了起来:“大胆刁民!你们上,都给我上!”

“杀了这畜生!”一群纨绔子弟又惊又怒,他们平时欺负人欺负惯了的,哪里丢过这种人,纷纷拔出武器,向着大青砍去。在他们看来山魁就是保镖,杀掉山魁之后秦风和玉珠就只能任他们宰割。

大青见状,一声怒吼,挥舞巨掌向他们赶去。它受过教养,知道不能随意伤人。那些纨绔子弟似是打群架也打惯了的,身手竟都意外有些了得,四散跃开,将刀剑一起往大青身上招呼。大青在平原上不能呼唤山风护体,背上又背了许多东西,动作便不是很灵活。几下起落,没有打到人,却挨了好几刀,它瞪大了眼,痛得嗷嗷直叫。

那些纨绔少年颇为得意,又知道山魁不敢对他们下什么重手,叫道:“畜生还敢吓人!砍不死你!”更有人对玉珠恫吓道,“小妞,赶紧脱了下水,免得世子生气,还要我们来硬的。”

大青吃痛,突然发疯,一拳将一个挥刀砍它的人打得飞出去。却见斜风一转,对方毫发未伤,也未倒地,被风托着就像跌进了棉絮里,反而弹起来,狠狠一刀向它劈下,竟是要劈开喉咙取它性命。大青想要躲闪,突然被一道从天而降的狂风迎头压住,仰天倒地。四周众人都嘿嘿狞笑,一道缚风阵从他们脚下升起,瞬间将大青捆死在地上。秦风和玉珠都啊了一声,想不到这些纨绔子弟竟都受过相当的训练,身手不亚于瑶光书院的武生,还精通阵法。

秦风瞬间出手,在大青颈上幻化出一块铁甲。当的一声,刀砍在上面,便似是意外砍中了铁板,震得那人手腕几乎折断,一声惨叫,刀也飞了,捂着手腕滚倒在地。一片光影闪过,突然每个人背后都站了一只山魁,和大青一模一样,对着他们扬起掌来。

秦风冷冷一笑,在瑶光书院苦修这么久,今天就拿这帮小子来练练手好了。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20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