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21章/共

殴打武英王世子

发布时间:2013-01-28 17:44

事出突然,那些纨绔子弟顿时吓得尖叫乱跳起来,缚风阵瞬间消失,大青从阵中坐起,一脚将之前那人踹飞。那人忍痛使用风术护体,突然见到血从自己胸膛里喷出来,腿也断了,血淋淋一只挂在山魁手里。登时吓得几乎昏厥,风术失效,人像箭一样飞出去跌进湖里。

有人发觉不对,惊叫道:“是假的!这山魁会幻术!”却突然被一掌拍在地上,整个人陷进土里,呻吟不已。

有人闭眼却不见自己挨打,挥刀回砍,刀子从幻影身上划过,砍了一空,惊呼:“我这个才是假的!”又见山魁迎面一拳打来,他便没有躲闪,不料砰的一声巨响,竟被打得头上脚下倒翻出去。

秦风暗道,我想让哪处幻影变成真的,就可以是真的。你们猜吧。

玉珠见场中一群刚刚还在趾高气扬的少年被许多个大青追得屁滚尿流,登时大为开心,叉着腰哈哈大笑。那真的大青摸着头从地上站起来,见到满地都是自己,头都看晕了。

那武英王世子骑在龙马上躲在空中,见势不妙,大叫道:“你们不要乱,结阵!快结缚风阵!”

秦风心道,妈的,不给你们点儿颜色看看不行。

所有的山魁突然都像是得令了一般,跑到真正的大青身后,瞬间全都不见了。众人还在惊疑,只见无数灰黑色的铁甲鳞片从山魁身上一片一片长了出来,看上去刀枪不入,凶恶无比。那山魁丢下背上沉重的背篓,直起身时手里多了一把巨大的铁铲,铁柄有一丈多长,铲面如同桌面,寒光闪闪。大青向前迈了一步,身后刷的一闪,齐齐地站着一整排山魁,也不知道有多少个,都是一样的手持巨铲,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一起抡起巨铲向他们扑来。

那些纨绔子弟原本在武英王世子的指挥下站定了位置,突然见到黑压压一片山魁穷凶极恶地挥舞着巨铲扑过来,跃入空中挥铲向他们当头砸落,遮天蔽日,都吓得魂飞天外,没命地尖叫。无数光影亦真亦假,对着他们劈头盖脸猛打,不时有人一声惨嚎被拍翻在地。还结什么阵,转眼之间一个一个被拍平在地上。

武英王世子被这景象吓得面色苍白,扯着龙马又飞高了许多,在上面色厉内荏叫道:“我是武英王世子殷武!我杀你全家!”

秦风道:“啥?鹦鹉?没听清。”

玉珠听到他说“杀你全家”,手中银镯一晃,突然天上劈下一个焦雷,几乎就落在他头上。反倒是那龙马训练有素,竟在电光石火之间躲开了。玉珠不断引来天雷,那龙马拼命躲闪,竟是劈不中。武英王世子已经吓得趴在马上痛哭嚎叫:“你敢杀我!我是武英王世子啊!你敢,你敢……来人啊!救我啊!”

秦风瞅瞅地上,已经横七竖八都是那些纨绔子弟在呻吟抽搐。再看天上那天马,不由得大为妒忌,老子怎么没有这样的坐骑。娘的,让你躲。

他将手向天上一指,所有的山魁齐刷刷跃入空中,抡起铁铲从四面八方对着龙马砸落。他如今让这样的幻影达到十丈的高度毫无问题,便是真正的山魁有山风相助也跃不起这么高。

武英王世子却只看见数十只凶神恶煞的山魁拔地而起,像箭一样飞上来,举目望去都是门板一样的巨铲当头拍落,吓得连哭都不会了。那龙马何尝不是吓得屁滚尿流,无路可逃。此时一道天雷劈落,将他们连人带马在空中劈得冒起青烟,羽翼尽焦。无数铲影接踵而至,凌空打了几十下,将一人一马横空拍得左右旋转,一头跌进河里。

玉珠开心得一声大叫,和秦风相互击掌。瞅瞅满地的人,还有个正要起来,她跑过去就是一脚,踢得那人从地上滚起来又凌空翻了两转。玉珠骂道:“还杀我全家!本小姐先绝了你的后!”一脚踢在另一人裤裆。那人都已经爬不起来,仍痛得攒成一团。

秦风暗自汗道,玉珠平时不欺负别人已经很不错了,这帮人真是自己找死。只是不知道武英王是什么来头,跟玉家相比谁更厉害。不过见玉珠打起来爽得不亦乐乎的样子,应该是没所谓。

玉珠指挥大青道:“把他们统统丢进河里去。”又向着长堤对面一指道,“朝那边,不要脏了池塘。”

大青报仇雪恨,自然是开心得要命,一把一个,就像是丢沙包一样把这些纨绔子弟向天上抡出去,带着响划过河堤飞进运河里。

秦风看得胆战心惊,好残忍,不过,我喜欢!

两个人站在河堤上望去,那龙马半死不活被劈焦了羽翼,已经无法飞起,但还能勉力游向岸边。离龙马数丈外,一群蚂蚁一样的人在河里奋力挣扎着,争相托着那武英王世子游向岸边。

殷武双手胡乱拍打水面,不停向外吐水,原来他不会游泳。这天下的龙族不会飞的很多,不会游泳的却是少见。此时乃是冬天,河水冰冷。玉珠最爱游泳,又有玉龙血统,不怕水寒,那些人却是受不了的。只见众人冻得面色苍白,玉珠哈哈大笑,对大青使了个眼色。大青会意,几声低吼,天上来了几朵乌云,霎时间落下豪雨,浇着他们。玉珠将手一摆,一道寒风从手镯里席卷出去,那些雨中竟夹带了霜雪,打着旋儿落在他们头上,人人都是里外凉透,冻得牙齿咯咯作响。

“世子,快,我们坚持不住了……”

“小贱人!”殷武终于摸到了岸边,趴在地上一面呕水一面挣扎道,“你等着!我回去禀告父王……”

“等什么?”玉珠寒着脸道,“就不用等了吧。你们喜欢看人游泳,本小姐我也很喜欢。我还没有让你们上来,你们上来做什么?都下去。”

殷武一抬头,只见一只山魁的大脚当头踩落,将他直踩进水里,又喝了许多水。

那些人大吃一惊,叫骂着将殷武从水底拖起来,换了个地方上岸,大青早已等在那里。不管是谁,想要上岸,当头就会被它一脚踩回水里。

有人叫道:“我们到河对岸去。”

一群人辛辛苦苦游到对面,突然发现大青又已经等在对岸。回头看时,那一只依旧还在原地,便说:“这只一定是假的!”突然面前的山魁一脚将他踏进水里,咕嘟嘟冒泡,登时所有的人都吓得往河心退回。

有人叫道:“我们分散开来!”

一群人散作几处,没命游开。谁知每到岸边,就已经有一只山魁等在那里,手中又已经拿着一把长长的铁铲,更加变本加厉,当头拍下。

秦风强忍笑意,在暗中施法,玩那打地鼠的游戏。玉珠已然笑得肚子都疼了,其实如果他们再向上下游多分散几百米,秦风真的没有能力阻拦。偏偏这些人都已经疲于奔命,脑中一片空白。

秦风正打地鼠打得有趣,突然见到运河中波涛翻滚,掀起一个大浪,上面托着几个咬牙切齿的人,向岸边朝着他们冲来。原来有几个人精擅水性,竟联手使出了控水之术,要波涛托他们上岸反扑。却见玉珠双手合抱一转,五龙镯嗡嗡作响,那波涛登时散去,那些人脚下一空,顿时大叫着跌回河里。

玉珠冷哼道:“这方圆百里的水都是我玉家的,让人在我们玉龙庄玩水,我们玉家还用混么?”

她双手回转,河水顿时又反转为漩涡,将几个人卷在中间上下翻卷。那些人没命挣扎,不一会儿,有人咕嘟一声,肚皮向上漂在河面上,翻起白眼。

玉珠叫道:“啊哟,那个,看那个,游得真好。你们几个,熟能生巧,只要勤游便可以跟他一样的。”

水中众人面色惨白,心中也早已一片冰凉,这小姑娘根本就是想让他们死。

当下有人咬牙道:“世子,好汉不吃眼前亏,咱还是别惹她了。跟她求个饶,让我们上去吧。”

殷武此时早已说不出话,牙齿咯咯作响,身体像冰块一样僵硬。那冰雨专门跟着他走,头上一片雪白,都已经结冰了。此时他已经隐隐猜到这少女不好惹,只是想要求饶也说不出话,牙关打架,根本控制不住。

忽见那少女捡了几块石头起来,交给身后少年。那少年穿着普通,也不怎么起眼。

玉珠道:“秦哥哥,我们打水漂好不好?”

秦风歪着头看看水面:“好啊,就打那些西瓜好不好?”

玉珠道:“那些西瓜不好看。”

秦风道:“打开花就好看了。”

说着两人不断丢出石头,朝着水面上的人头打去,只当是好玩。殷武终于止住打架的牙齿,嘶声道:“我是……”咚的一声一块石头打在他面前,在水面上一弹,正中门牙。殷武捂着嘴,唇上血肉模糊,突然感到无比恐惧,因为他突然发觉,对方压根没想过给他认错的机会。

秦风正中门牙,玉珠却打在另一人额头上,登时鲜血横流。两个人一起哈哈大笑:“见彩啦!”

水中众人都哭叫起来,没命游动,因为山魁大青看得有趣,也捡起一块碗大的石头,咚的一声砸进水里。若是命中,不消说立刻脑浆迸裂。

秦风和玉珠丢光了一把石头,看看那些人已经被修理得半死不活,水面上挺了好几只,如果再打下去只怕要出人命。此时他们心情大好,拍拍手也知道该走了。

玉珠唤大青背好背篓,笑嘻嘻和秦风手拉着手扬长而去。

玉珠道:“秦哥哥,我还以为你只会看书的,想不到你欺负起人来比我还厉害。”

秦风道:“欺负人原本是我勤奋之余最大的爱好。你千万莫拿到当书呆子,我那都是自己逼自己的,其实我也不喜欢念书。”

玉珠叫道:“啊哟,你是不是骗我,你这样厉害,怎么还会被人打劫?”

秦风顿时支支吾吾,玉珠也不追问,笑嘻嘻地说:“秦哥哥,这多好玩,你以后也时常跟我们一起去玩嘛。”

秦风道:“以后有这种欺负人的场合一定要叫俺啊。”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21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