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22章/共

玉龙宗和蹬龙卫硬碰

发布时间:2013-01-28 17:52

河里众人正死去活来,忽然见到两个人跟那山魁一起说笑着离开了。直等到他们消失在视线外,才有人不敢相信般叫道:“他们走啦?放过我们啦?”

有人奋力游向岸边,只怕突然又冒出一只山魁一脚将自己踩回水里,临摸到岸边时都是闭着眼的。直到上了岸没事,才确定玉珠他们确实是走了,欣喜若狂,叫道:“快……扶世子……上来!”牙关犹在打架。

一群人相互拉扯搀扶,将翻了肚子漂在水面上的也揪上岸,依次施救。殷武早已喝足了水,神志不清,一按肚子嘴里的水就像是喷泉一样,连带一颗牙也一起和血喷了出来。

“怎么办?”所有的人都慌了手脚。

长堤上传来隆隆蹄音,一队盔明甲亮的骑兵疾驰而来,所骑的都是上好的龙马。为首的人身穿双龙护肩锁子甲,头戴青龙盔,胯下骑着一匹蹬龙,乃是武英王府有名的蹬龙卫。“是王府的护卫!”众人见状大喜,挥臂疾呼。那校尉远远看见吃了一惊,胯下蹬龙流星般飞起,直落到近前。

“世子莫慌,卑职昌宁来了!”校尉掌中挥出一道清气,在殷武的背心一拍,世子哇的一声连续呕出许多水来,其中竟有一条小鱼。

过了好一会儿,殷武才清醒起来,伸手便是一记耳光,打在昌宁脸上,怒道:“你怎么才来啊?我险些就被那小妖女杀了!”

“什么小妖女?”昌宁愕然,捂着脸不敢发怒。

殷武四下张望,依旧有些晕头转向。四周的伙伴们一起叫喊:“往那边去了!”殷武咬牙切齿道:“把他们给我抓起来!我要那丫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秦风和玉珠方才刚走了没多远,忽然就见到一队骑兵风驰电掣冲来,慌忙闪到一边。为首的人骑着蹬龙,头上生有两只短短的鹿角,一望便知是修成真龙的高手。

玉珠撇撇嘴,说道:“武英王府的人都这么飞扬跋扈,看了就讨厌。”

秦风怪道:“你怎么知道他们是武英王府的?”

玉珠道:“他们不是身上有雕龙纹么?那是代表武英王府的朝天龙,你看护肩、护心镜、头盔啦、腰带啦,一下就看到了。而且带头的那个打扮是蹬龙卫,全是真龙以上修为的军中高手,在禹都很有名的。我们家和武英王一起负责这段运河工程的事情,我自然知道了。”

秦风笑道:“那就难怪了。”

突然两个人一起叫了声:“不好!”叫上大青,撒丫子就跑。过不多时,背后乌云蔽日,大队人马破空追来。这里只有河堤,而且只有他们,当真是无处躲藏。刀光一闪,那蹬龙卫已经从天而降,拦在路前。只是一晃的工夫,一队龙马骑兵将他们团团围住。

武英王世子殷武骑在一匹龙马上,对他们咬牙切齿道:“就是他们!”

玉珠叫道:“啊哟,你又活过来啦?奇怪,门牙哪里去了?”

秦风皱眉道:“小姐,直接问人门牙,这样不好,太不文雅。笑人齿缺乃曰狗洞大开。”

玉珠拍手道:“哈哈,对,狗洞大开。”

“你!你!”殷武气得两眼发黑,简直就要背过去了,“昌宁,你还等什么,快替我教训他们!动手,都给我上!先把那小子和那山魁砍死!”四周骑兵顿时扬起长刀,旋风般冲过来。秦风乃是少年,在他们眼里不是威胁,主要都冲着山魁而去。

玉珠一抬皓腕,双臂沿太极轨迹挥动,银镯突然发出五道不同颜色的光芒,玉珠娇喝一声:“看我五龙镯的厉害!”五道龙影齐出,张口齐喷,风雨雷电连同火焰滚滚而出。那些骑兵大吃一惊,便似是突然一头闯进了陷阱,天地间已是云雾遮眼,雷电横劈,火球乱飞。但他们是训练有素的府兵,立刻运气保护自己。忽然一头巨兽闯入人群,挥舞一柄巨大的铁锹乱打。惨呼此起彼伏,似乎到处都是那山魁的影子。

殷武惊叫道:“小心那山魁!”话音未落连人带马都被打得从空中跌下去,摔得脸都歪了。

忽然一股狂风吹来,风云雷电都被吹散。一条四爪青龙的龙魂被释放出来,冲天而起,摆尾一扫,将秦风和玉珠都扫得飞了出去,许多山魁瞬间不见,只剩下一只大青重重飞出去倒在地上。

这便是真龙之力!

秦风口鼻中都流下血来,却紧紧抱住了玉珠护在怀里,望着昌宁和他背后不停舞动的凶猛龙影。方才那一下他先挡在玉珠身前挨了一尾,随即又在地上当了肉垫,气血翻腾,痛得连龙珠都要吐出来了。一力降十会,只是轻轻一口气,就破解了他们的所有攻势,一摆尾就将他们一起扫出七八丈远。一般人修成真龙时龙魂只有三爪,这昌宁的青龙魂却已有四爪,比其他人要厉害得多。秦风原以为自己已经很厉害,想不到在真龙之力面前如此不堪一击,信心大受打击。殊不知,这一下若是换了别人早已浑身骨骼碎裂,在地上变成肉泥。

“你怎么样?”玉珠望着秦风口鼻出血,面色大变。

殷武不知何时爬了起来,躲在一边哈哈大笑:“在我们武英王府的蹬龙卫面前还敢撒野,看我怎么收拾你们二人!小妞你还不跪下来求我,求得我开心,说不定我便饶了你,收你当个奴婢。”居然淫心不死。

玉珠站起身挡在秦风身前,冷冷道:“刚才打你还是太轻。居然还能狗洞大开。”

殷武登时想起自己掉了门牙,用手捂着嘴咬牙切齿道:“臭丫头,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与我们武英王府作对,那便是谋反,你家满门都得死!你现在就是跪下来求我也晚了,我要把你们全家男子扒皮抽筋,女的活活干死。便是一只狗,我也不留!”

玉珠眼神一变,咬牙道:“这话我送给你,便是你现在立刻跪下来求我也晚了。”

殷武闻言一惊,心道她莫不是有什么依仗。回头看时,长堤上不知何时站了一个黑袍的中年人,腰上系着一条玉带,鬓角泛白,并没有什么明显的特征,反倒看起来像个家奴。

殷武叫道:“老兔崽子,你看什么看!挖了你的眼珠子!”又向昌宁道,“把那野丫头抓起来。”

却见到昌宁似乎不太对劲,龙魂轰然归体,浑身大汗淋漓,似乎有一股绝大的力量在按着他,让他趴在地上,非但没有气力维持龙魂,便连话也说不出了。那黑袍人只是站在长堤上,静静望着,一言不发,动也没有动过。

殷武突然便怕了,见四周兵丁已经重新聚拢,骑上龙马一排排挡在他身前,心道,不要自己吓唬自己。

那黑袍人扭头望向水里,突然一只巨大的鲶鱼从水塘里探出头来,正是先前和玉珠玩耍的那只虹鲶。那虹鲶对着黑袍人嘴一张一合,黑袍人微微一笑,竟是在听那虹鲶说话。在场的人连秦风在内都看呆了,心道,莫非那虹鲶是他养的?

虹鲶打完报告钻回水里走了,那黑袍人向前走来,经过昌宁身边,对他熟视无睹。殷武大骇,高声叫道:“我是武英王世子,你是谁家的奴才?”见对方不理他,下令道,“你们上,把这老东西抓起来!”

身前军士都察觉有些不对,但是既然世子下令,便只好高举兵刃呐喊着潮水一般涌上,却突然撞到一堵无形墙壁,动弹不得。

那黑袍人冷冷道:“此乃玉龙堤,长堤前后皆有戒石,不得纵马。尔等身为军校,擅入玉龙堤,滥用武力,欺侮百姓。你等认罪么?”将大袖一挥,狂风骤起,原本雄赳赳的军士突然一起从龙马背上向前跌出去,大叫着将头撞在地上。殷武吓得一声尖叫,在他面前数丈地面上,军士们头破血流,似是有无数个无形的利爪揪住了他们的头,将人从马上揪下来,按进地里,看着就像是一群鸵鸟撅着屁股整整齐齐排着队,把头扎进了地里。这股力量之大,将他们在地上揪着撞出道道血痕,数十军校竟无一人可以反抗,齐齐脸埋在地里晕倒。这种恐怖的场面,便是秦风也不禁毛骨悚然。

玉珠冷冷道:“我跟你说过,你就算是现在立刻求我,也已经晚了。”

黑袍人步步逼近,在殷武眼中,简直比死神还要恐怖,想跑时身体已然动弹不得,一只无形利爪已经将他身体捏住,把他全身骨骼捏得咯咯作响。

殷武屁滚尿流,一声尖叫:“我是武英王世子!你不能杀我!”

黑袍人面无表情道:“听说你要我家小姐脱了衣服游泳给你看,还说要灭我玉龙宗满门?”

“你是……”殷武突然看到那玉带上乃是六爪璃龙,魂飞天外,转头望向玉珠,却说不出话,手脚一片冰凉。就算是想求饶,话已经说绝了。

“世子童言无忌!”昌宁突然勉力道,“求大管家开恩!改日我家王爷亲自登门赔罪!”

“赔罪?”玉管家冷冷道,“不敢当。我若是晚来一步,只怕小姐已经被你等杀了。武英王府好大的军威,什么地方都敢持械纵马,当真能灭了我玉龙宗也不好说。”

昌宁额头汗珠滚滚:“在下一人之过,伤了小姐,愿意扒皮抽筋谢罪。还请看在王爷面子上,饶过世子一命。”

玉管家嘿嘿一笑:“伤了我家小姐,你一个人却是扒皮抽筋也赔不起的。武英王上门也好,自然要给个说法。要灭我们玉龙宗,凭他的能耐还差得远。”他说到扒皮抽筋,隐有真怒,竟是要来真的。

昌宁闻言一声大吼,龙魂破体而出,卷起殷武便逃,身躯却依旧被扣在地上,被一道无形大力压成一团。此人竟是拼了命,要舍去自己的肉身救出世子。肉身一死,龙魂也不能久存世上,他不久就会灰飞烟灭。

却见玉管家微微一笑,龙魂出体,一头巨大的六爪璃龙冲天而起,电光一闪,便将青龙擎在掌中。那青龙光影只有四爪,在巨大的六爪璃龙爪中便像是一条小长虫一般。璃龙用四爪扯住青龙四爪,尚有一爪凌空擒住殷武,一爪擒住青龙七寸要害。

只听天边传来一声疾吼:“手下留情!”

却见璃龙四爪用力一抓,青龙四爪齐被捏碎,七寸上的龙爪勾出一根龙筋,向下一撕,自七寸往下无数龙鳞被生生扒下。地上的昌宁手脚扭曲,一声闷哼,浑身皮开肉绽,鲜血狂喷。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22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