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23章/共

谁欺负我家小姐都得死

发布时间:2013-01-28 18:02

数道青光电闪而至,竟都是五爪青龙,以秦风的肉眼无法分辨的速度撞了璃龙一下,夺下殷武。玉管家黑袍一震,龙魂瞬间归体。

青龙魂魄也各自归体,只见天边飞来五头蹬龙,五个金甲校尉骑在龙背上,刚刚收了龙魂跃下来,都是蹬龙卫中首领,惊恐地抱着殷武,将昌宁也抬到了一边,奋力施救。秦风心道,再救也没有用,就算有口气,也肯定是废人了。那玉管家已经动了真火,摆明了不给面子,怎么可能让你还有得救。

玉珠用玉镯放出青光,为秦风疗伤,关心道:“你放心,玉伯最疼我啦,一定会狠狠教训他们的。”

秦风心道,够狠够狠,已经够狠了。他调息了一阵,觉得内腑已然无碍,皱眉道:“玉伯不会有事么?”

玉珠道:“我爹常说,在我们家,除了我大姐之外,就属玉伯最厉害啦!玉伯平时和气得很,但是许多人都很怕他。因为玉伯不发火没事,一发火就不得了,只有大姐才能压下他。今天那家伙居然在玉伯面前说出要灭我家满门,便是他老子武英王来了也不管用啦。”

秦风暗道,龙荒这个地方太可怕,千万莫装逼,不小心惹到谁,保不齐就是个绝世高手。一般真龙修为的高手都会有些体貌特征,这玉伯却一点儿都没有。难怪那武英王世子倒霉,这玉伯不是蛟属,乃是璃龙血脉。璃龙无角,修成真龙的人体貌和常人无异。

玉珠附耳道:“偷偷告诉你,我妈小时候跟玉伯很要好。玉伯是怕我妈嫁来玉家受欺负才来我家的。”

秦风道了声难怪,玉珠在他眼皮子低下挨了打,那是谁来了都不管用了,不然见到珠儿妈没法交代。

只见蹬龙卫中最高大的一人向玉管家躬身施礼道:“玉爷息怒,纪刚给您请安了。今天的事情定是一场误会。世子不知道是玉三小姐,若是知道了一定不会无礼。如今世子已经身受重伤,有什么得罪也该抵过了。”

玉伯面无表情道:“他受了重伤?刚才还精神得很,还嚷着要灭我玉龙宗满门呢。”

纪刚大惊失色,知道无法善了,咬牙道:“世子童言无忌,我们兄弟也伤了这么多人,大管家还要追究,我等只好得罪了。”说着从怀里取出一颗钢珠,迎风一摆,突然成了一把丈二钢枪,护在身前。身后几人见状也纷纷亮出兵刃,瞬间摆成一个战阵,护着殷武缓缓后退。

秦风咦了一声,这东西很好啊,跟他空手幻化兵器一样酷。主要是人家姿势很酷,值得学习。

玉伯嘿了一声:“点苍枪。原来是神兵在手,外加群殴,难怪胆气也足。”

秦风见玉珠皱起眉头,问道:“那枪很厉害么?”

玉珠道:“听说武英王府有几件奇珍异宝,点苍枪就是其中之一。这枪乃是军器中的神品,重三千斤,能长能短,专破护体罡气。听说早年凭着这枪许多高手都死在武英王枪下,想不到如今给了蹬龙卫使用。”

秦风心里咯噔一下,群殴的威力他是见识过的。一群纨绔子弟只是用个末流的缚风阵,就可以轻轻松松打倒两人高的山魁。这几个乃是蹬龙卫中的佼佼者,所用的战阵一望便知是以点苍枪的攻击为突破核心形成攻守一体的战法,定是专门用来对付品阶高过他们的顶尖高手,难怪他们在玉伯面前也并不慌乱。

蹬龙卫中有人唤来一匹蹬龙,护着殷武爬上去。首领纪刚喊道:“大管家虽然武功盖世,但今天我们兄弟以五敌一,摆个五龙破天阵,原是为了战场厮杀。今天挡了大管家的路,实在是情非得已。还望玉爷不要硬来。”

却见玉伯向前逼近了几步,露出白森森的牙齿,说道:“老夫偏想试一下。”

玉珠见秦风面色凝重,问道:“怎么啦?”

秦风说:“这个阵不好对付。五行生克,不惧术法。”

玉珠啊哟一声,向玉伯叫道:“玉伯小心!”

“小姐放心。”玉伯森然道,“谁敢对我家小姐无礼,我便要抽了他的筋,扒了他的皮。休说是什么世子,便是天王老子又如何?”

殷武本来一只脚已经跨上了蹬龙,听得害怕,浑身筛糠,竟说什么都爬不上去。

玉伯缓缓握住腰上玉带,用力一抽。那玉带上的龙突然活了过来,睁开血红的眼睛,舒展开身体,越来越长,哗啦一声,全身的鳞片都逆立竖起,寒光闪闪。只见逆鳞如刀,龙爪似镰,灵蛇一般竖起,不时发出呜呜的呼啸声。那玉带竟成了一条龙形长鞭,随风摇摆,长短随心,六只龙爪连带龙尾寒光闪闪分成七叉,在手中轻轻一摇,幻化出万千龙影,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犹如万蛇吐信,握在手中收为一处,却又像是孔雀开屏。

蹬龙卫大骇,如此诡异的兵器,他们便是听也没有听说过。那鞭龙摆动速度之快,根本不是肉眼可以捕捉的。逆鳞比刀子还要锋利,随便沾一下就会血肉横飞;若是被这鞭龙缠上,那顷刻间便等于是被千刀万剐,会被绞成肉泥啊。原本他们摆出战阵,便是怕对方依仗修为法术攻击,若是硬碰,己方手里有点苍枪,对方乃是一个人,又是空手,绝不可能敌过战阵的连攻。谁知对方突然取出这样可怖的兵刃来,变化莫测,战阵的优势便瞬间全无。

只见那鞭龙猛然一摆,千万条鞭影龙爪遮天蔽日,便如洪水开闸,千万龙爪当头落下。纪刚一声大喝:“防!”将手中点钢枪舞得密不透风。鞭影一闪,只听到身边连声惨叫,一只龙爪将点钢枪牢牢勾住,任凭纪刚涨红了脸,竟不能将枪抽回,身后四人手背皆被龙爪刺穿,手筋断裂,兵刃落地,周身被鞭龙缠绕,动弹不得。鞭龙收缩身体,龙鳞过处皮开肉绽。玉伯手腕一抖,啪的一声脆响,带起漫天血雨,伴着一片惨嚎。纪刚点苍枪脱手,身后四人犹如断线的风筝般倒飞出去。逆鳞便似千百把倒刺尖刀,从他们身上撕下一片片血肉。盔甲便像是豆腐一般碎成蝴蝶碎片,带着血飞得到处都是。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对秦风来说,眼前只看到万千鞭影一晃,蹬龙卫的阵势便已经土崩瓦解,化作漫天血雨。那把点苍枪飞到他面前,插在地上变回钢珠,溜溜滚到他脚边,竟在地上压出一道深深的沟来。

秦风用手一拣,竟是没有拿动。玉珠和他一起去拿,两个人手把手用了吃奶的力气,那钢珠纹丝不动,秦风的手指却要扯断了。

玉珠怪道:“这东西难道真的有三千斤?”

秦风望着那条鞭龙,眩目道:“不知道那腰带又重多少?”玉珠心里暗道,怪不得玉伯总是一袭黑衣,全身上下的装饰只有腰带,一定是光那腰带已经很重了。

纪刚面如死灰,他们蹬龙卫横行天下,自诩天下强兵,想不到在玉府的管家面前,竟是不堪一击。只消再来一鞭,他们几人都要横尸当场。

玉伯面无表情,手腕一抖,那鞭龙闪电般卷去,目标却是武英王世子殷武。纪刚一声大叫扑在前面,既没有战阵掩护,也没了点苍枪可以护体,顷刻间皮开肉绽飞了出去,仍叫道:“世子快逃!”

玉伯依旧一鞭甩去,鞭龙呼啸而至,龙爪龙尾交织成漫天利刃,向着殷武当头罩落。若是抽中了,殷武就算不四分五裂,也会变成一个血人。便在那一瞬间,一道狂风拂过,殷武忽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他身下那只蹬龙却没有这等幸运,一声悲鸣被鞭龙卷入半空。

秦风只道那可怜的蹬龙会变成一滩血雨,谁知鞭龙只是一卷,将那蹬龙丢进河里,便缩回了玉伯手中。那鞭龙全身的逆鳞瞬间变得平顺,便和普通的鞭子一样了。蹬龙从河里爬出,惊逃而去。那鞭龙收发由心,令人惊叹。

玉伯面无表情,仰望云端问道:“怎么,你也想插上一脚?”

秦风和玉珠顺着他目光望去,才见到云中若隐若现一头大龙,虚无缥缈见不到头尾。殷武被护在大龙的爪中,早已昏迷不醒。龙背上端坐一人,怀抱一把七尺长剑,鹤发童颜,长袖飘飘。

秦风暗道这个姿势好生牛逼,这剑平时是用来做拐杖么?这么长,关键时刻怎么拔得出。

云中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玉伯嘿嘿一笑道:“在玉龙庄前兵马伤人,欺凌我家三小姐。你说饶便饶么?当我们玉龙宗是什么地方?”

那声音道:“武英王世子总归是王族血脉。难道你连吾皇的面子都不给么?”

玉伯面无表情道:“世子在皇堤上率众纵马,撞伤玉龙庄百姓,已是公然藐视王法。蹬龙卫无调令、持械披挂、擅离驻地,罪同谋逆。按我云蒙律例,不论何人在何处犯事,都可交由宗主发落。如今便在我玉龙宗家门口,我若放过他等,回去有何面目见玉龙尊主?便是武英王要理论,也请他来我玉龙庄吧。”

那声音在云端轻蔑道:“皇亲国戚,罪岂能加身?世子我便带回去了。”

玉伯叹了口气:“你既然要管,便是你阁下如今路过的这片天,也容不得你了。”

那声音哈哈大笑:“旁人怕你,我却不怕。你能奈我何?”

众人本以为玉伯会暴怒发难,谁知玉伯却将鞭龙也收起,重新化作玉带系在腰间,垂手道:“奴才没用,坠了玉龙宗的名头,还惊扰了大小姐休息。大小姐既已都清楚了,此事便恭请大小姐圣裁吧。”

那龙尚在云中惊疑,一只玉手忽然横现在天际,纤纤一握,碧空尽碎,方圆数里的云都被这只手从指缝间像挤馅一样挤了出来。一声惨绝人寰的嚎叫传来又戛然而止,那巨龙的头爪都被捏成一团,团在手里,攥得咯吱作响。

一个似乎是刚刚睡醒的惫懒声音从玉龙庄内隔空传来,震得众人两眼发黑:“我道是谁脏了我的天,小小泥鳅,也敢来玉龙庄撒野。滚!”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23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