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24章/共

成了玉府座上宾

发布时间:2013-01-28 18:09

玉手一张,漫天云朵都已捏成了指缝形状,一道扭曲的龙影拖着惨嚎带起一溜血光遁走,顷刻消失在天际。玉手轻轻一拂,地面飞砂走石,人马横飞,蹬龙卫化作真龙逃逸尚被掌风卷入,瞬间扫得不见踪影。

秦风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只见该跑的都不见了,就连那些脑袋扎在地里的蹬龙卫士兵也都不知道被那一掌扒拉到哪里去了。玉珠端立在一边,更是乖得不得了。

“姐,姐姐。”玉珠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道,“我回来了。这次真的不是我惹事,你不要怪玉伯好不好?”

玉玲珑不知为何陷入了沉思,似乎有事犹疑。

玉珠望了望秦风,慌忙道:“哦,这是——我的好朋友,我请他到咱们家来玩的。这一次多亏秦哥哥啦。”

秦风突然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天空中有一双眼睛正在盯着自己。他慌忙抱拳行礼,心里怦怦直跳。如果玉玲珑就是那个玉龙女,不知道还认不认得自己。这半年他营养太好,变化很大,身材高了,皮肤白了,体格也壮了,就算是不认得也很正常。他很想跟她说说话,不知道玉玲珑会不会搭理他。

天空中传来玉玲珑黄莺一般悦耳的声音:“公子救了舍妹,玉龙庄上下感激。玉伯,贵客临门,不可怠慢。”

玉珠松了口气,玉玲珑的神识如同潮水般退去,压迫全消,秦风也直起身,直到此时才恢复了天地清明之感。天空中挂着一团被捏过的云朵,留着些手指缝的形状,依稀能看出手指纤长秀美的轮廓,在晚霞的映衬下有些好笑。

玉珠已经小鸟依人一样冲进玉管家怀里,叫道:“玉伯!多亏您来啦!”玉管家平时很冷酷的一个人,此时已经笑得合不拢嘴,还要强作正经道:“小姐长大了,不能这样了。”

“介绍一下,这是秦哥哥,我的同学。”玉珠将秦风拉过来,秦风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是到人家家里来白吃白住的嘛,玉珠顾忌他的面子,说他是同学。

玉管家却很郑重地行了大礼:“小姐的同学,自当是玉府的贵客。”

秦风也郑重回礼:“小可叨扰了。”

因为一场意外折腾了很久,天都要黑了。玉府大摆筵宴,欢迎玉珠回家,主要是玉珠的娘,还有一些表兄妹。玉珠的娘见她带了男同学回家,不免要多问几句,看秦风举止谈吐都是上佳,还以为他是啥书香门第的公子,不料玉珠却说是出身贫寒,所以才盛情邀来度假。

珠儿娘因为听女儿说秦风如何救她,奋不顾身挡在她身前,早已对他大生好感。原本女儿带了男同学回来有些意外,这时也完全不在乎了,一再要婢女给秦风夹菜。

秦风一面努力装作彬彬有礼,一面却是忍不住偷看玉珠的娘。之前听说是一位璃龙美人,见面才知道美人远远不够形容,国色天香就差不多。要是不知道这是玉珠的娘,哪里看得出有两千岁的年纪了,只会当作是玉珠的大姐。什么叫青春永驻、容颜不老的仙子,秦风算是见识了。他不敢多看,否则便会流出口水,破坏了自己努力装出来的良好形象。

玉珠的父亲和兄长却都不在,听说是在忙着“东敖西进”的大事,居然忙到无法归来。两个姐姐也都没有出席,但是依旧象征性地放了两副碗筷。

秦风心道,大户人家规矩真多,放我们那里谁管你吃不吃,不吃活该,谁还给你留碗筷。

玉珠嘟着脸不满道:“大姐姐不来。二姐也不来。爹爹、大哥全都不在,我就这么没人疼么。”这样冷清的家宴在秦风面前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珠儿娘咋舌笑道:“你什么时候见过玲珑吃饭了?她吃的东西,为娘也很想吃呢,你快去找你大姐撒撒娇,讨些好处来。她说了,要你吃过饭就去见她。玉娇就别提啦,玲珑要她闭门思过。至于你爹和你大哥,早就派人送信回来了,说是明天全家都去庆栖海玩呢。”

玉珠顿时开心起来:“咦,那好极啦。”

玉珠又在饭桌上跟母亲撒了好一阵娇,看得秦风很是尴尬。还是玉管家比较明白,以安排客房早些休息为由,笑着将秦风带出去了。

秦风在进玉龙庄的一路上早已被各色美景迷得眼花缭乱,想不到如今在玉府大院内依旧是看得震惊不已。都说虹城最美,但那是一座城,玉府仅仅是一座府,便已经比故宫加上天安门还要宏伟,尤其是那十二根盘龙玉柱,将玉龙宗的土豪本色尽显无遗。

玉伯问道:“玉龙庄有客院五座,房上百间。不知道公子习惯睡在什么样的房间?”

秦风脸一红:“大管家不要公子公子地称呼在下了,小可出身贫寒,叫我秦风就好了。”

玉伯微微一笑,说道:“礼数不可废。公子是小姐的同学好友,那在我玉家人的眼里便和王孙一样。秦公子固然谦虚,但是让外人听到我们直呼公子的名讳,都要说我们玉龙宗没有待客之道了。”

秦风想想也是,总不能谦虚一番最后成了玉三小姐交朋友没下限,便随口说了句什么样的客房都好,转对玉管家问道:“玉伯,今天虽然是武英王世子惹了我们,但是武英王不会来找麻烦么?”

玉管家嘿了一声,反问道:“公子不是也揍得很爽么?禹都出名贪玩的公子哥,方才已被您揍了七八个。怎么,现在后怕了?”

秦风尴尬道:“当时没有多想。”

玉管家微笑道:“那便是了。”

秦风心道,我自己才不怕,出了天大的事,我都可以逃走,还可以说我是陆老大,但是你们玉龙宗又跑不掉。

却见玉管家叹了口气:“公子不必介怀。武英王府与我们玉龙宗积怨已久,武英王府在兵在农在商都对我们玉龙宗诸多刁难,我们玉家从不做官也有这个缘故。就算没有三小姐的事情,双方碰到了也是互不留情的。那武英王世子今天莫说是不认得三小姐,就算是大声告诉他了,恐怕也不能善了,只怕更糟。”

秦风点点头,原来如此。那以后见到武英王府的人就不用问了,可着劲儿地欺负便是。

玉管家带着他来到一间偏僻的客房,其实早已收拾停当。

秦风见室内一尘不染,墙壁、地面尽是红玉,香炉里点着宁神香,不禁深深吸了一口气,顿觉心情舒畅,疲惫也散去许多。那镶嵌着明珠的水晶珠盏放出明亮的光华,将房间照得亮堂堂的。上好的翠玉做的灯台,雕刻着山水人家,拳头大的明珠像太阳从盏上照着下面的景物,有天地一体之妙,从外面往水晶罩子中望,还可以看到水晶里映出彩虹一样的光,便像是真正的彩虹挂在下方所雕刻景物的天空,华美异常。

玉管家道:“听说公子是北方人,玉家虽然不常有北方的客人,但是也有准备比较干燥的客房。这些暖玉做成窗台窗格,可以驱赶些湿气。宁神香也是北方惯用的香,不知道公子可还习惯?”秦风暗道难怪,这房子一进来就舒服,原来是因为干燥。玉管家考虑如此周到,他当真是心生感激,连声道谢。

玉管家问:“公子还有何事要小人去办么?”

秦风想起大青被那蹬龙卫昌宁所释放出的龙魂一尾扫飞,忙问道:“不知道那山魁伤得重不重?我想去看看。”

玉管家颇为意外,玉府客人千千万,关心山魁的却不会有。看来这秦公子跟三小姐的亲密程度还在他意料之上,便微微笑道:“山魁强壮得很,回到家里自有魁龙亲族照料,又有地气滋养。公子还是安心休息,明早再去看,多半已经无碍了。”

“那就好。”秦风再次谢过,玉伯便走了,留下许多美貌的丫鬟伺候秦风洗脸洗脚。玉龙宗净出些美女,白蛟美人是出了名的冷艳,玉蛟女更是白蛟族中的极品,冷艳中多了一丝温柔,肌肤细腻,柔弱无骨。便是伺候人的丫鬟,也都是个个生得美玉一般。

秦风好好过了一把少爷瘾,暗道玉龙庄果然不错——原来是堪比洗浴中心的好地方,换了在从前,让这样漂亮的女孩子们给你洗脸洗脚、拿你当主子,天知道要多少钱。就是有钱也没地方找去,她们不光给你洗得尽心尽力,就连眼神都那么恭敬。专门派来伺候他的那个更是美得冒泡,娇柔纤秀,长了一张小山楂一般酸酸甜甜的面孔,笑起来眉眼弯弯,东问西问的,不像个丫鬟,倒像个开朗活泼的大家闺秀。一双手柔弱无骨,轻轻将秦风的脚抱在怀里,给他擦干,又轻轻揉捏。当真是捏在脚上,酥过头顶,被这样的姑娘伺候,当真是美过神仙。

秦风道:“敢问姑娘芳名?”

那丫鬟顿时笑起来:“公子莫拿婢子开心,什么芳名,我叫雨荷。”

秦风惊道:“雨荷,这样好听的名字,这还不是芳名么?”又故意撇嘴道,“不对,你笑起来这般灿烂,太阳光都跑到你脸上去啦,应该叫晴荷才对呀。”

雨荷被他逗得笑起来:“公子真爱开玩笑。名字是自己能选的么。”

秦风问:“这名字是父母起的,还是玉府起的?”

雨荷道:“都一样。我生下来就是玉府的人。名字是请老太爷起的。”

秦风知道她说的老太爷是玉龙宗的族长,也就是玉珠的父亲玉龙尊主,只是好奇道:“为什么生下来就是玉府的人?”

雨荷怪道:“为什么不是?我们家又没有做错事。”

秦风更加好奇,跟雨荷聊了一会儿,才明白按照云蒙的规矩,一个宗族里的人的身份会世袭,如果父母是仆役,那么长子、长女也是,世世代代侍奉主人。往往这不是坏事,反而是令人羡慕的稳定生活。这世上颠沛流离、无依无靠的人太多了,大户人家的丫鬟地位要远远高过寒门的小姐。特别是玉龙宗这样的大族,上房丫鬟是家里跟过族长很多代,出生入死才争取到的地位,世袭是一种荣耀,也是信任的体现。

雨荷反而怪道:“这样不好么?那些外面的人不知道多羡慕我。”

不知道为啥,秦风一下子就想起来《红楼梦》里的荣国府,想象自己也过过贾宝玉那样的生活,想起宝二爷最爱的丫鬟晴雯。眼前的雨荷,可比书里描写的晴雯还要可人。他哪里知道那些丫鬟的心思,三小姐第一次带朋友回来,还是个少爷,就已经很惊人了。万一哪天少爷成了少姑爷,聪明点儿的还不赶紧从现在就开始巴结。一定要尽心尽力,把秦风伺候得妥妥的。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24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