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25章/共

大小姐半夜来探房

发布时间:2013-01-28 18:15

秦风爽到极处,简直觉得自己便是皇上,呻吟道:“本公子定然不会忘记大明湖畔的夏雨荷。”

雨荷自然不晓得他在说什么,怪道:“什么大明湖畔?”

秦风正色道:“这盆洗脚水映了你的影子,我刚给她起了名字叫大明湖。”

雨荷掩面偷笑,又抬头道:“婢子是玉龙宗的,自然要姓玉,公子不要跟别的姑娘搞混了。让我们大小姐听见,会说公子轻薄,打公子的板子。”

“玉雨荷?当真是好名字。”秦风赞道,“你们大小姐脾气很大么?”

雨荷道:“大小姐脾气自然大。不然没了规矩,如何持家。”说着又笑嘻嘻道,“公子既然是三小姐的朋友,可能会有机会被大小姐召见的。”

“还要被召见?”秦风心道,当自己是皇后娘娘么?吐舌道,“我们那里主人不站在门口迎接客人,都是没礼貌了。规矩这么大,我可不想被召见了。”

雨荷道:“我们大小姐是云蒙第一美人,想见她的人多过河里的鱼,岂是人人都能见的?若是大小姐要在门口迎客,那我们这些婢子岂不是都要上吊了?就是皇子也没事就往我们玉龙宗来跑呢,大小姐都不搭理的。就拿我们婢子来说,若是能蒙大小姐专门召见,那是祖上烧了高香!”

秦风咋舌道:“你们玉龙宗好厉害。皇子都不搭理,我就是一个平头百姓,哪能得什么召见?”

雨荷神秘地一笑:“我觉得,公子铁定能见大小姐。”

秦风问:“为什么?”

雨荷道:“其实大小姐是个面冷心热的人,最在乎的就是家里的人。老太爷、大少爷要娶什么样的姨娘,二小姐跟哪些人来往,她都是最在乎的。之前二小姐跟很多才子来往,有心思不正的,扯了一下二小姐的袖子,大小姐知道之后一把火把二小姐所有穿过的衣服都烧了,说那些衣服都不干净,把所有的客人也都赶跑了,要二小姐闭门思过。”

秦风吓了一跳:“这有点儿过吧?”雨荷的话他听懂了,他是三小姐带回来的,大小姐一定会亲自过问他是什么样的人。

雨荷道:“大小姐喜欢干净,堂会说话都是隔着帘子的。公子见到大小姐也要注意,不要让鼻息朝着大小姐的方向,便是一丁点儿也不行。”说着将洗脚水端到一边,笑道,“这大明湖我可要倒掉啦。”凑到身后,又给秦风捏肩。

秦风仰起头,深深地抽了几下鼻子,吸了雨荷身上满满的香气:“我不呼气,只吸气总行了吧。”

雨荷道:“那一样还是轻薄。公子横竖逃不掉板子。”

秦风不满道:“打客人,那算什么待客之道。”

雨荷笑嘻嘻道:“公子是贵客,救过三小姐,婢子这样的待客之道总可以吧。”说着轻轻将秦风的头抱在胸前,伸手将他的衣服扣子用青葱般的手指一个一个解开。

秦风只觉得头靠在一个软软的地方,望着那一只玉手一个一个从上到下将他的扣子解开,将裤子腰带都拉开了,登时咽了一口唾沫,竖起擎天一柱。心想,难道有特殊服务?

却见雨荷抿嘴一笑,忽然屋里照明的珠盏不亮了,几个婢子一起涌上来把他的衣服裤子扒得干干净净,笑着跑了。雨荷轻轻在他下体捏了一把,叫道:“公子原来不老实!”

秦风本来就涨得难受,忽然被那柔弱无骨的手捏个正着,登时怒射喷涌而去。雨荷原本只是突发奇想开个玩笑,谁知他反应这么大,啊的一声尖叫将手缩回来,手上已经沾了些黏黏滑滑的东西。

黑暗中有另外的婢子问:“雨荷,怎么啦?”

雨荷慌道:“没什么。”又对秦风道,“公子您休息吧。衣服我们拿去洗了。”黑暗中悉悉索索,秦风心知,肯定是雨荷咬牙切齿都抹在自己衣服上了。心中好生抱歉,面红耳赤,所幸黑暗中没有人看见。

有人为他拉好被子,秦风嗅着那宁神香,一觉沉沉睡去。在梦中,都是玉伯挥动鞭龙的威风模样。那鞭法千变万化的特点正跟他的华龙变化的特点相似,见过那鞭法之后,他就觉得自己以前动手的样子特别蠢笨,根本没有一点儿高手的神韵。不知不觉在梦中,秦风对于如何与人交手竟是有了许多感觉。

宁神香的气味在睡梦中一变,秦风闻了那香,迷迷糊糊中从床上坐起来,打开门走出去。

只见一道彩虹横跨在天空,眼前是虹都城的街道。他站在一个高高的塔上,突然一支箭擦着他的脸钉在墙上,四周箭石乱飞,一头巨大的炎龙喷吐着烈焰掠过眼前,虹都陷入一片火海。天空的彩虹变成唯一的血色,随着华龙族的族人不停被九阳士兵杀害,虹都的房屋不停变得虚幻、倒塌。他的脚下一垮,那座塔也崩塌了,他一声大叫,从数十丈高的塔顶坠了下来,乱七八糟的东西像雨一样落下来,随他一起砸在地上。

一道神风托住了他,秦风竟没有被摔死,叽里咕噜滚倒在地,茫然望着四周地狱一般的场面。这是一个梦,他时常会做这样的噩梦,但是此刻身处梦中无法醒来,自己恍然不知。

一个九阳士兵骑着龙从空中向他扑过来,他向前推出一掌,想要凝结一道墙来保护自己,但是什么都没有出现。他一怔,在梦中他什么都不会。那龙已经扑到了眼前,秦风甚至能看到龙口中的利齿,那士兵刀刃上的寒光。突然一支标枪从远处飞来,插进那士兵的胸口,将那人从龙背上刺了下来,龙也逃走了。

“风儿!你怎么还在这里?”父亲身穿战袍,浑身是血,喘着气从远处奔过来,一把将他抱起,“快走!整个虹都都要塌了,到广场上去!”

秦风突然瞥见废墟下面有东西在动,叫道:“爹,这下面有人!”

父亲将他向前一推,说道:“那你先跑,我来救他。”

秦风刚跑了几步,犹豫中回头来看,忽然另一座塔也塌了,更多的东西落下来。父亲一声大叫,被埋在了下面。秦风不顾一切跑回来,玩命搬那些杂物。虹都的主体是由华龙珠的力量幻化而成的,落下来的都是砸烂的衣柜、柱子、箱子一类乱七八糟的东西。秦风一边哭一边气喘吁吁地乱翻,周围已经是一片火海,忽然看到一个白衣人站在一边,茫然望着这一切。那人的面容被一团雾气所笼盖,看不见是谁,只是知道这个人肯定不是九阳的士兵。

秦风叫道:“快来帮我啊!”

那蒙面人淡淡道:“这只是一场梦。醒来就好了。”声音冷漠异常,仿佛不是这个世界里的人。四周箭矢、燃着火的塌倒物带着烟落下来,却没有一点儿落在那蒙面人身上。这人虽然看上去是在这里,但却和秦风不在同一个梦中。甚至那些东西都砸不到他,九阳的士兵也看不到他,能看到这个人的只有秦风。

秦风怒道:“若被埋在下面的是你的家人,你也可以袖手旁观么?”

那蒙面人无动于衷,只是淡淡地说:“是我的家人,我也不会救。今天的虹都除了你,人人都会死。救与不救都是一个样。”

秦风大声道:“不一样!”

那蒙面人一呆。

秦风攥紧了拳头,大声道:“既然你说我会活下去,你救与不救,在我心里不一样!”

那蒙面人不说话,也看不见表情。秦风对着他用力呸了一声,转身继续在废墟里拼命搬捡。那蒙面人突然一挥手,起了一道狂风,地面的巨石、杂物都被吹得一件件飞起来。秦风在风中打滚,忽然见到父亲拉着一个人的手趴在地上。秦风大喜过望,扑过去,翻开父亲的身体,发现父亲在喘气,但是下面的人已经死了。

秦风背起父亲,对那蒙面人道:“谢谢你!如果我真的能活着,我会报答你!”

那蒙面人摇摇头,冷冷道:“不必了。这样的话我听过很多了。”一块石头落下来,砸在她身上,却被一道看不见的罡气挡住,弹开来落在了地上。她一出手,便已经在秦风的梦里,一样会受伤。不远处一个九阳骑兵望到他,从高空俯冲下来,高举骑矛向她刺来。那人一挥手,一道凌厉的爪风便似是五道电光,将九阳骑兵撕得粉碎。

秦风一怔,这人好深厚的功力,沉声道:“不管你信还是不信,需要还是不需要,对我来说不一样。我们华龙族是重诺的。我发誓将来有机会的时候我会报答你。”

忽然一颗巨大的流星落下来,比房子还大,是九阳军的攻击法术。那流星带着烈焰直砸在他们头上,那蒙面人伸出手,一道光华瞬间在他们面前形成了一个防御阵。那流星轰然碎裂,火石乱飞,等到秦风重新爬起来,发现那蒙面人已经倒在地上,身上四处是血,都是被流星的焰火灼烧的伤痕。一条腿被砸断,已经站不起来了。

那蒙面人喃喃道:“我不该帮你,不该的……”声音不经意间流露出女子的嗓音,原来其实是个女人。她一旦出手便引发了梦魇,无法抵挡这种非现实的魔力。

秦风将她抱起来,说道:“你挺住!”又将父亲从地上拖起来,扛在肩头,艰难地往广场走去。

那蒙面人道:“放下我。你管你自己就好。”她性格孤傲,纵然受了致命的重伤,也不愿意被秦风抱。

秦风却道:“说什么废话!”将她抱得越发紧了。

那蒙面人冷冷道:“这只是个梦!熬到醒过来就会好的。”

秦风忍无可忍道:“闭嘴呆着!就算这是梦,梦里不好,醒来也好不了!”

蒙面人一怔,不再说话。

秦风喘着气,一边躲避倒塌的房屋、落物,一边带着两个人踉踉跄跄走去。没走多远就没有力气了,痛苦地迈步。他又回到了当初虹都罹难的时候,是一个没有力气的少年。

蒙面人突然道:“你自己跑,还有活路。”

秦风叫道:“你给我闭嘴!”艰难地向前迈着步,一面喘息,一面自言自语给自己打气,“只要活下去,就有希望!前面有希望,希望,在前面!”这样叨念,似乎便可以给他带来勇气和力量,竟一路坚持走下去了。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25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