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27章/共

不小心射了二小姐一脸

发布时间:2013-03-22 18:20

却不知那道白光穿梁越脊,如同鬼魅般来到一处祠堂前,推开门,望着当中的牌位,摘下那冰冷的面具,露出一张仙子般面孔,已是泪痕满面,跪下来哀叫道:“妈!对不起!”自从修习《玉龙心经》以来,她的龙息冰寒刺骨,人也冷,感情似被冰封,殊少波动,像这般痛哭已经不知道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此刻对亡母的感情如同敲碎了包裹着她的坚冰,一下子狂涌了出来。

那灵牌上,赫然写着:“故爱妻玉真灵位,玉龙宗主玉沼携长子玉白、长女玉玲敬立”。

玉玲珑神魂恍惚,只觉得气海翻腾,突然张口喷出一口鲜血。她勉力压制,气海的动荡无法平息,慌忙摒除杂念,努力运功。但是脑子里不知怎么又想起那些事情来,不停对自己说,这是梦,这只是个奇怪的梦,因为梦魂香而产生的梦境。

原来秦风房中所点的香乃是上半截为宁神香,下半截是梦魂香。玉玲珑进入秦风的梦境,想看看他的品行,想不到遭遇了一场远远超出她控制的连环梦,连她自己都深深陷了进去。在梦中是没法发挥现实中的修为的,一旦卷入进去危险得很,神魂也会受创。梦境或许是假的,但是神魂的反应却是真实的。她原本只想旁观窥探一下,看看有没有心术不正的地方,人在梦中的行为最是真实没有顾忌隐瞒,品行一望便知。谁知秦风的梦那般危险,她担心秦风死在梦里,终于还是忍不住出手,想不到搞得自己神魂受创。秦风很快就会忘记梦到了什么,但她是施法者,却是永远不会忘记。

这梦境亦幻亦真,因果循环,怎么也摒除不掉,越是想忘便越是胡思乱想,反倒逼得她哭了,不停疑问着,怎么会?怎么会?难道这不是梦,是真的么?秦公子是我们玉家的大恩人?妈,你跟我说,要我报答他么?

杂念一生,气海登时一片激荡。玉玲珑仰天喷出一大口鲜血,摇摇晃晃,倒了下去,一头乌黑的长发铺满地面,洁白的玉假面上洒上了星星点点的殷红心血,像是雪中梅。

到底哪些是梦?是不是真的曾经有一个人站在房里?不应该吧?秦风胡思乱想了一阵,穿上衣服打开门,发现门口美貌的俏丫鬟雨荷正倚在门边打瞌睡。秦风心道朱门大户真是恐怖,别人用狗看门,他们玉家用美貌的丫鬟。

看雨荷睡得这么香,四周一片宁静,秦风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心道,大概自己睡昏头了吧。

他低下身凑到雨荷面前,见她眼皮微微颤动,似乎在做好梦。脸盘子仿佛冰雕玉琢的一般,当真是个小美人。秦风拿了个毯子给她盖上,偷偷一笑,昨天你给少爷服务,今天少爷给你服务,就算扯平了。

这时候真真尿意袭来,秦风昨晚喝多了水酒,做了一整夜噩梦,刚刚又被玉玲珑吓到,没有尿裤子已经不错了。玉管家安排的这个房间什么都周到,偏偏没有厕所。屋子里有个非常豪华的马桶,秦风在马桶前站了一会儿,无端地很有心理压力,想到自己拉什么出来都会被那些女孩端走,说什么也尿不出来。看门口的雨荷睡得正香,也不好意思问她,秦风心道,莫不如自己找个厕所去。

他偷偷摸摸出了房间,玉府实在太大,所有后院的房间都像布达拉宫,实在找不到厕所。他尿意却来越浓,憋得团团转,偏偏见不到什么人,也不敢喊。不然雨荷一问,公子您为啥不用恭桶,回答:“马桶太豪华,尿不出来。”岂不是很丢人。

突然看到假山后面的墙角有一大块隐秘角落生满了荒草,秦风大喜,什么金马桶玉马桶,还是肥肥草来得痛快。

远近无人,秦风走到假山后拉开裤子。妈的,实在憋不住了。墙角下有个一尺多高的狗洞,似乎常有猫狗从这里出入,草有些倒伏。秦风正要尿,突然听到狗洞里有些悉悉索索的声响,心想莫不是有只小狗要钻出来么。一个影子忽然从狗洞里探出头来,却不是狗,满头青丝,是个年轻女子,穿着一身红裙。她刚探出头便几乎撞到秦风裤裆里,睁大了眼,望着一个热乎乎的东西在鼻尖前面越来越大。

秦风只见那女子眉眼妩媚,高挺的鼻梁却透着几分倔强,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抹了个桃花妆,娇艳如花,一头原本柔顺的青丝却在狗洞里钻得蓬乱异常,看起来倒像是刚被那啥过,容易让人想入非非,平添了几分性感,当真是个唇红齿白的青蛟美人。美人此时瞪大了杏仁眼,张大了嘴,对着自己的胯间,秦风只觉得一股热流奔涌而出,喷在对面满脸满头……

那女子一声尖叫,秦风再度有一股热流奔涌而出……

女子再度细细的一声尖叫,秦风三度喷涌而出……

直到尿得涓滴不剩,秦风打了个寒战,抖了两下。两个人一起落荒而逃,女子缩回狗洞退回墙里,又是呕吐又是打滚,一面哭一面叫道:“你这个禽兽,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秦风拎起裤子就跑,小鸡鸡一片冰凉,心道玉府真他妈是个好地方,各种服务都能有啊。直到跑回房间里,他的心还在怦怦乱跳。这太刺激了,比昨天痛殴武英王世子刺激一百倍!

门口“哎呀”一声,俏丫鬟雨荷醒来了,见到身上盖着秦风的毯子,不禁羞红了脸,心道怪不得做了一个跟秦公子在一起的春梦。她走进屋里,见秦风一脸心虚的样子,脸比她还要红,心道这秦公子该不会是趁着自己睡着偷偷对自己干了点儿啥吧?不然为啥脸这么红呢?

秦风在雨荷帮助下梳洗停当,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望望假山那边,向雨荷套话道:“你们玉府真大。”

雨荷嘻嘻笑道:“每一位爷第一次来的时候都这么说。”

“很多人来么?”

“自然啦。我们玉龙宗在各地都有买卖,光在禹都城里就有上百家商铺。这南来北往找我们玉府谈生意的……不过来得更多的还是各地的才子。”

秦风大为纳闷:“才子?”

“是呀。”雨荷脆生生道,“我们家大小姐不消说了,便是几万里外也无人不知‘青黎玉玲珑’的名头。我们家二小姐修为不好,但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才女,琴棋字画样样精通,相貌更是不用说了。您没见过大小姐,但是看三小姐也该猜想得到啦。二小姐和三小姐一样的好看,她的字画方圆千里都很有名的。很多有名的公子不远千里来我们玉府,都只是为了请二小姐看看字画,下上一局棋。这些客房,便是因为前些年搞得实在住不下了扩建的。二小姐在家里建了个同好会馆,叫禹龙堂。过去许多才子佳人都不喜欢去禹都,却要住进我们这里来,可热闹了。”

秦风心道,谁说我没见过大小姐,要不是被她吓的,我还不至于那么尿急呢。至于那些才子才女嘛,不知道是不是附庸风雅,反正你们玉家是不要钱的花园客房,不来白不来,白来谁不来。二小姐能搞出这么大的动静,难不成有蔡文姬那样的天分?这玉家诺大的家业,不敢泡玉家大小姐,泡到二小姐也是一生不愁了,那些才子当然要争着来。咱也住进了这里的上房,也算是才子吧?

他自然不知自己当初落到玉龙庄是黑龙女一时手欠的结果,只道是跟玉家有缘了。

雨荷叹了口气:“不过大小姐喜静,对二小姐的那些兴趣素来不喜,前一阵子出关时看到家里生人太多,就发火了,将禹龙堂强行关了。那些公子和小姐们也不敢来了。”言语间对于再也见不到那些公子哥似有无限惋惜。

秦风暗道,大小姐眼里不揉沙子,大小姐英明果断。怪不得这个院落装点上乘,却空无一人,原来是都被玉玲珑吓跑了。到这会儿,玉珠为何说自己的姐姐是冬眠的恶熊,他已经大概明白了。

“那边是什么地方?为什么墙这么高啊?”秦风若无其事指了指假山墙后。说起来才觉得那墙当真是高,两尺多厚,坚固异常。

“是登龙堂。”俏丫鬟雨荷傲然道,“我们大小姐就是在那里修成真龙的。十八岁修成真龙,一千年来还无第二人能成。据说登龙堂里有大小姐的许多东西,都是大小姐修成真龙时用过的。”

“哦?”

“不过现在二小姐住在里面。二小姐触怒了大小姐之后就被罚在登龙堂里修炼,不成真龙不许出来。说起来二小姐当真可怜,被关了半年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还不知道要关多久,十年八年都说不好。不过,这也是为了她好。”

说着忽见秦风满头大汗拱手道:“请告诉三小姐,在下突然有要事要办,先走一步了!”

雨荷惊愕道:“公子,奴婢说错什么话了么?伺候不周么?”

“不关你的事。”秦风暗道,走慢了只怕性命不保……

“咦,秦哥哥,你要到哪里去啊?”玉珠带着几个丫鬟走过来,秦风眼一花,小丫头已经换了一副打扮,浑身上下珠光宝气,羞答答站在他面前。

“哦……”秦风支吾道,“出去走走……”眼睛却在玉珠身上看个不停。若是玉珠昨天便穿上这一身,只怕给了那些小子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放肆了。确实是好看啊。

“在我家不习惯么?”玉珠对秦风的反应颇为得意,柔声道,“想出去走走,那好呀,我们跟着大姐去庆栖海好不好?东敖的车队已经在东海卫护送下进入云蒙国境了,要不了几天就会到啦。南北运河都要开闸给庆栖海放水,听说很壮观的。昨天我娘说,我爹爹和大哥都在那里等我,秦哥哥也一起去。”

秦风扭捏道:“这么快就见父兄,不好吧?”心道,我们那里都是领证了还未必见过父母。

“去玩嘛。”玉珠却不由分说,拖起秦风就走。看得一边的雨荷和丫鬟们都在掩口偷笑。这个秦公子,只怕早晚会变成三姑爷了。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27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