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28章/共

大小姐相邀同车

发布时间:2013-03-22 18:53

庆栖海距离玉龙庄其实不到百里,但玉家还是出动了全套车马。一头体长三丈、强壮如牛的魁龙驮着一辆金碧辉煌的云车等候在府外,车马前后都是披挂整齐的玉龙力士。

为首的人见到玉珠就走上来,躬身施礼道:“三小姐昨日受惊了。想不到武英王府的人竟敢在我们玉龙庄的地盘上撒野,我们蟠龙卫听说了都很愤慨,回头须得给蹬龙卫一些颜色看看。”那力士身高丈八,即使躬身也是在头顶说话的。看他身穿精甲,肩上卧着一只蟠龙,秦风立刻便想起了庙里见过的四大金刚。只是这些蟠龙卫乃是龙首人身,满口獠牙,头生怒角,相貌还要凶恶很多。

玉珠叫道:“哼,昨天若是你们在,看那些人还敢在本小姐面前大声说话么。”说着,两个力士抬起玉珠的踏脚凳,将她稳稳举到了车上去。

秦风心道,只是不要惹急了武英王府也来个强人,一样大开杀戒就好。

瞅瞅那些蟠龙卫,与一般的卫士不同,都是身高过丈,龙首人身,异常威武。玉家原来是有这样强大的兵力,又有玉玲珑那样修为顶尖的高手,难怪可以在禹都和武英王分庭抗礼。

云蒙的兵员乃是有中军和府军之说,中军便是青龙卫、云龙卫、霆龙卫,合称为禹都三卫;以及关西卫、东海卫、北原卫、南山卫这四方卫。这七支军队为中军,由云蒙皇室直辖,骨干将领都须得是青黎士族。此外府军乃是由各宗族的族卫、宗卫、郡卫摊派而成,一旦青帝有令,各宗族氏郡都要派出猛士云从,合力抗敌。武英王和玉家在禹都的势力,都跟各自所出的力有直接的关系。

蹬龙卫是骑兵,有数万众,善于驱使龙马,其中的菁英军士更可以驱使蹬龙,来去如风,擅长远袭、刺探,是云蒙重要的兵力。

而蟠龙卫身材高大过丈,气力惊人,乃是玉龙宗特有的私兵。顾名思义,蟠龙乃是未能上天的龙,喜欢地气,伏地上梁。蟠龙卫以人形拥有野龙一般的蛮力,代价便是不能飞,亦难以骑乘一般的坐骑。普通的龙马低头就可以从蟠龙卫胯下钻过,蹬龙也嫌太小,只有极少数大龙、灵兽可以供他们代步。平时他们都手持巨刃,奔走如风。

秦风坐上车子,只见魁龙驼起云车,腾起云雾蜿蜒行走,那云车正位于后颈上,魁龙摆动身躯,车身却不会猛烈晃动,坐在上面又快又稳。回头一看,吓了一跳,数十蟠龙卫拖着开山大斧在后面疾驰,速度竟丝毫不落后于魁龙车。问题是那些恐怖的家伙都晃动着面貌狰狞的龙头,将大斧倒拖在身后,就像是长了一条长尾,奔走中身体前倾,长尾拖后保持平衡,乍看上去像是一群霸王龙在车后猛追……

秦风想起大青,向玉珠问道:“大青好了么?”

玉珠还未答话,魁龙却回过头来,低吼了一声,向秦风点点头。玉珠“啊”了一声,指着那魁龙说:“它是大青的族兄大牛,谢谢你呢。大青已经好啦,多谢你挂念。”

“大牛?”秦风笑了笑,果然是体壮如牛啊。

头顶忽然一黑,九龙云车出现在高空,前后跟着许多魁龙保驾护航,有的也驮有云车,想必是玉珠的母亲等都在其中。这样浩大的车队便是从前在虹都也从未见过。秦风仰头望去,只见巨大的云车车厢犹如一艘巨舰,比在玉珠记忆中所见更加真实、震撼。秦风暗道,玉家当真是名门大户,出门飞龙成群,玉玲珑的座驾俨然便是空军一号的感觉。

突然一道光门在车厢口亮起,有个婢女的声音道:“大小姐昨日身体不适慢待了贵客。请公子登车叙话。”

玉珠“啊”了一声,秦风倒也不意外,心道,审犯人是早晚的事。只不过以玉玲珑的修为,这身体不适的借口也太牵强了吧。玉珠颇为紧张,叮嘱道:“你,小心点儿啊。”

秦风笑笑:“这么紧张干嘛。你大姐又不会吃了我。”

玉珠嘟着嘴道:“那可不好说。”

秦风起身向光门里一迈步,眼前景色骤变,光门合拢,已然身在九龙云车上。但见巨蛟九头喷云吐雾,竞相涌动;云海之上光芒万丈,甲板宽阔,车厢便似是一个小小楼船,雕梁画栋,精美非凡。

一个婢子道:“公子这边请。车舷旁风太大,请小心一些。”打开大门,将他请进中厅,自己却不敢进去。只见一扇玉屏风横在面前,散发着柔和的玉光。一道寒气从屏风两侧扑面而来,秦风打了个寒颤,呼出来都是白气,知道这寒气乃是玉玲珑的龙息所致,心道,这是下马威么?抱拳恭敬道:“小可秦风,拜见大小姐。”

说罢便绕过屏风,向着里面走去。刚踏过屏风的边缘一步,一道寒潮几乎将他跨出的腿冻僵。秦风吓了一跳,没了玉屏风的遮挡,寒气竟如同西伯利亚的寒流一般,将衣角都冻得发硬。这会冻死人啊。他咬咬牙,挺直了身体向里面走去。

冻气随着他的闯入,忽如潮水般退去,插在瓶中的梅枝突然绽放,如冬去春来,开满枝头。

只见一个两丈见方的车厢,似是华美的闺房,窗外云海茫茫,恍如梦境。玉玲珑白衣胜雪,横卧在一张红玉床之上,发如乌瀑,身似白玉,肌肤比真正的玉还要细腻晶莹。此刻瞪大了一双杏眼,正在用冰冷的目光打量着他。

秦风躬身施礼:“见过大小姐。”想再恭敬点儿也不可能,腿冻麻了。虽然早已见识过玉玲珑的美貌,他心中仍是怦怦跳个不停。

玉玲珑冷冷道:“无礼小贼!岂不闻‘非礼勿视’么?”

秦风一呆,回头看看屏风后面,发现有一个坐垫。原来见玉玲珑的人都是坐在屏风外面,隔屏和她说话的。

秦风欠身道:“大小姐勿怪,咱这人觉得说话不看着对方才是无礼。”

玉玲珑冷哼道:“你不怕死,就坐下好了。”她被梦境折磨得几乎走火入魔,总算在祖宗灵前有先祖庇佑,终于还是挺了过来。见秦风毫无意外地忘记了梦境中的一切,既暗自庆幸,又不免有些嗔怒。她殊少以真面目待男客,想要呵斥秦风出去,但是忽然想起在梦里被秦风抱着走了很久,又心软了,没有做声。

秦风在屋里看了看,没有椅子,索性在床前席地大方坐下。玉玲珑一脸冷漠,但是秦风知道她素来都是如此的,也不觉得别扭。不知为何,玉玲珑像是病了,冰玉一般的脸颊上有一丝飞红,反倒平添娇艳。

玉玲珑轻捺蛾眉,淡然道:“虹都一别,你倒是很会找地方藏身,跟着玉珠跑到瑶光书院去了。看起来,我那妹子跟你处得不错。”不知为何,已是大大方方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秦风面皮一红,正色道:“之前我躲在山里,偶然遇到,并不知道是三小姐。还没有机会报答大小姐的恩情,心中惭愧。不知不觉,秦风已经欠下玉家很多了。”

玉玲珑坐起身来,忽然抱膝一笑:“你保护了小妹,我也要谢谢你。”她心里,想的却是另一件事,在那挥之不去的梦魇里,她看到了在她幼年便体弱离世的母亲,母亲小时候的样子,音容笑貌。

秦风没想到玉玲珑会笑,突然见到玉玲珑的笑容,只觉得心中“砰”的一声,似乎被什么击中一般。这笑容当真可以摧毁一切。玉玲珑喜怒无常,冷时冷若冰霜,令人不敢靠近,丝毫不敢有亵渎的念头;转瞬轻笑,容颜如冬去春来,百花齐放,有一万种美,令人恨不能置身其中。最难得的是她此刻霸气全无,反而一副小女孩的娇羞模样,从裙下露出几根白玉般的脚趾,跟玉珠当真是有七八分神似。

秦风被她绝世容光所震撼,魂飞天外,两眼直勾勾地盯在玉玲珑脸上,有些窒息。心里不停想,四龙天女果然都是人间绝色。若是玉玲珑能一直对一个人笑,那人便是天下最幸福的人了。

玉玲珑却突然板起脸,以袖掩面,发出细细的哈啾一声,室内寒风骤起,墙壁凝霜。秦风面皮、手脚都冻得生疼。若不是玉玲珑瞬间用衣袖挡住,秦风只怕已被冻僵了。秦风大吃一惊,玉玲珑竟不能控制自己的龙息,莫非受了内伤,损伤了神魂么?

玉玲珑已经习惯了旁人看着自己发呆发直的眼神,冷冷道:“怎么,我很奇怪么?”

秦风慌忙摇头:“不奇怪,是在下失礼了。”心里惭愧,怎么会见到女人的笑脸就忘了自己身负血海深仇,实在是太不应该。一想起来那些仇恨,美色的诱惑力便都退去了。

见他恢复得极快,玉玲珑暗自点头,心道,从昨晚梦境来看,这个秦公子心性极好,又有才华,跟我们玉家也有缘,玉珠跟他一起玩了这一阵,应该是一件好事。况且不管怎么说,虽然造成了我的心魔,但是我能在梦中与母亲相见总是要感激这个人。我指点一下他的修为,就当是报答他了。忽然又想,在那梦里,母亲曾说,要报答秦风,难道却是应在了玉珠身上么?

秦风见她总是走神,也不敢出声,心道这玉大小姐是怎么了,老觉得怪怪的。

玉玲珑自己发了一阵子呆,回过神,淡淡问道:“昨晚我已经问过小妹一些关于你的事。听起来,玉珠跟你关系很好。秦公子算是瑶光派的弟子么?跟玉珠在一起又作何打算?还打算报仇么?”

秦风眼神一变,咬牙道:“秦风如何能忘了血海深仇。无处容身,幸得三小姐收留,还能偷着学一些武艺,算不上瑶光派的弟子。他日秦风有了能耐,自然第一件事便还是报仇。”

玉玲珑冷冷道:“既要报仇,为何又要跟玉珠在一起。要么忘了仇,来我们玉家,专心陪着玉珠。我保你衣食无忧。”

秦风一楞,玉玲珑居然不反对他和玉珠在一起?听着反倒像是要鼓励他似的。摇了摇头:“秦风欠人恩情太多。但是仇是不能忘的。”

玉玲珑道:“你能做什么?杀赤帝?便是我也没有这个本事。九阳和云蒙早晚要一战,凭你一个亡族孤魂,再恨赤帝也没有用,早晚是死。不如放松下来,看久远吧。玉珠很喜欢你,你就陪着她不好么?你自己都说,欠我们很多恩情,就当为了玉珠,留在我们玉龙宗吧。”

秦风道:“玉龙宗会与赤帝为敌么?”

玉玲珑道:“我们只希望玉龙宗可以过平静的生活,为什么要带着族人走那条路。”

秦风道:“那就是了。我不来玉龙宗。我一个人奈何不了整个九阳,也不是赤帝的对手。我只想练好本领,他日哪一国与九阳宣战,我便去哪一国。若云蒙对九阳宣战,我便投军,为云蒙军士。”

玉玲珑怒道:“那就离开玉珠!”她一动怒,室内寒风如刀,龙息化作冰龙狂舞,花瓶爆裂,里面的水都凝成了冰,鲜花也变成了冰花。但是寒气到了秦风身前,却还是硬生生地停住了。冰龙散去,玉玲珑拂袖拍去寒潮,一双杏眼冷冰冰瞪着秦风。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28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