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29章/共

大小姐的心思你别猜

发布时间:2013-03-23 13:59

秦风垂首道:“大小姐,玉珠的恩情秦风记得,改日我便找个时机离开她,不叫她伤心。”

玉玲珑面带寒霜,点头道:“你若是选择报仇,那便得离开玉珠,我指点你修为,算是补偿你。”

不料秦风摇头道:“那也不必了。秦风不想再欠人情。大小姐不要责怪三小姐就是了。”

玉玲珑盯着他看了良久,才淡淡道:“我不怪她便是。”

秦风心里难过,躬身施礼道:“秦风叨扰了。早该告辞。”

玉玲珑却道:“告辞也不必。玉家还是欢迎你的,希望你能在这里多住一阵,陪陪玉珠,我也还想跟你多聊一聊。”

秦风正在烦恼,想走还不让走了。玉玲珑向秦风身后一指:“我个人请你来,其实是为了一桩事。”回头一看,不由得怔住。原来身后的白玉屏风上,竟整整齐齐雕刻着一篇文章,正是他给玉珠写的那篇《大志》。不但一字不差,就连笔划也是完全一样,就像是直接用原稿放大了拓上去的。

玉玲珑淡淡道:“这个其实是秦公子写的吧?玉珠写不出这样境界的文章。这半年来,玉珠被优选的作业我时常叫人拿了来看。其实大半都是你代笔的吧?舍妹课业确实进步,公子定是花了不少心思教她。连带玲珑也受教了。”

秦风心道,原来还要继续审问。但是也不免有些意外,原来玉玲珑一直对玉珠非常关注。人人都以为玉玲珑是个霸道无情的大小姐,把玉珠独自送去瑶光书院,又把二小姐玉娇关进登龙堂,又有谁会知道她对自己妹子们的苦心实在是关爱入微,一笔一划都看在眼里。他情知绝对无法瞒过玉玲珑,当下红了脸道:“大小姐不要叫我公子了。”对玉玲珑的问题已是默认了,心中忐忑,不知道玉玲珑会不会突然翻脸。

玉玲珑却并不生气,似乎有更重要的事情让她在意。她凝望着那字,忽然指了指一边桌上的笔墨,对秦风道:“我对你的书法颇感兴趣,可否亲自为我写上一遍?”

秦风心道,她不是不喜欢二小姐搞琴棋字画么?原来她也很懂书法的。不敢违拗,立刻将纸张摊开,洋洋洒洒写了一遍。

玉玲珑一直盯着他的手腕,乃至书写时神情,每一个最细微的地方都看得极为仔细。秦风写完才知道玉玲珑一直极为专注地盯着他,吓了一跳。只见玉玲珑拿过笔,挥毫泼墨,顷刻写成,竟跟他写出来的一模一样,就连一丝墨迹都不差。玉玲珑此时才颇为满意,捧着字看了看,问道:“这是什么书法?”

秦风心道我哪知道你们这里都有啥书法,硬着头皮照实回答:“是‘行草’。”

行草是行书的一种,书写速度比楷书快,比草书字体清晰,故而广为流传。秦风原本只是在书法课上学过,原本写不了这么好,自从到了瑶光书院,每天都在用毛笔写作业,居然就写好了。这种书法写起字来如同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很有龙飞凤舞的感觉。

玉玲珑直盯着他,瞅得他发毛。秦风忙问道:“不好看么?我可以写笔画清楚点的字体。”

玉玲珑却道:“这样的书法,玲珑从未见过。落笔行文如同龙舞,笔力如刀,玲珑佩服。”

秦风心道,你只是看了一眼,就可以立刻写得一丝不差,意境笔法完全吃透,我哪里写得过你了,你才是书法大家中的大家,佩服个屁啊。突然发觉,玉玲珑不喜欢二小姐玉娇玩琴棋字画,很可能不是不喜欢,实在是——她们玩得太差,她看不进眼。

玉玲珑突然抛出一物向他打来,秦风吓了一跳,伸手一接,却接住了,是一根玉如意,落入手中沉甸甸的。

玉玲珑说道:“你对着吹口气我看看。”

秦风怔了一下,知道她说的吹口气是指龙息。仔细调整了一下气息,对着玉如意奋力吹出。却见那玉如意原本洁白的颜色渐渐泛起一丝青绿。龙息一停,便又淡下去了。

玉玲珑颇为意外,沉吟道:“一年前还一点根基都没有,如今气魄已经是这般强劲了。”

秦风摇头:“惭愧,在下这点儿修为哪里当得上大小姐夸奖。”

玉玲珑问道:“你多大了?”

秦风道:“十七。”

玉玲珑道:“气魄能让这玉如意呈现青色,一般要真龙以上才行的。看你文字意境,已有真龙神韵。你若能见到自己的龙魂,那便可以修成真龙了。”

秦风心中一惊,愕然道:“是么?但是玉珠……”顿了顿,改口道,“三小姐在睡梦中曾现放出龙魂,难道不是早已成了真龙么?”话一出口便暗道不好,这岂不是说自己见过三小姐睡觉?

玉玲珑瞪大了眼望着他,见他紧张的模样,故意冷哼了两声,吓得秦风脸色发白。玉玲珑暗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心情吓唬这人,面上却不露声色,摇头道:“那个不同。玉珠从小就有这个毛病,偶尔还会梦游。但是在梦中,她自己又怎么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等到醒来的时候,便又不行了。我送她去瑶光书院,便是怕她长大了还不能控制自己的龙魂,生出祸事。”瞪了秦风一眼又冷冷道,“玉珠身上有五龙镯,我在上面附有一丝神识,你若欺负了她,我立刻便会知道,你早就被挫骨扬灰了。”

秦风松了口气,心道好险,怪不得玉家那么放心玉珠一个人跑出去,而且玉珠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原来是一遇到真正的危险,玉玲珑就会知道了。

玉玲珑叹了口气,吹得室内香寒四起:“你既然能写出这样境界的文章,这样的字,又有这样的气魄,为何还不能成龙?”

秦风道:“可能是因为我心思太重,不够单纯,所以不能见本心吧。”

玉玲珑想了想,突然觉得自己一直无法突破天境,其实可能也是这个问题,跟这小子说话,原本想指点他的修为,谁知总是对自己也能有所启发。不经意间便嫣然一笑:“这话也对。”满室都是她口中的香气,令人心旷神怡。秦风心道,乖乖,她口中的口水都是香的么?玉家就算忽然有一天什么都没有,拿些瓶子接了玉玲珑的口水出去卖,只怕也能翻身。

玉玲珑又板起脸,淡淡说道:“你既然能说得出原委,成真龙已经近在眼前了。所需要的只是一个天机。”

秦风问道:“什么样的天机?”玉玲珑其实是在指点他,他已经感觉到了。

玉玲珑道:“一个能看破自己神魂的天机。你见过华龙之魂么?”

秦风摇摇头:“当然不了解。我们华龙族的真龙很少的。但是我见过几次……”

玉玲珑道:“龙魂便是一个人真正的元神,世上每个人都是不同的,见过别人的神魂,跟自己的没有任何关系,即便了解了别人,也不等于了解自己。元神,那便是你心中之魂。元神与生俱来,根骨相连。这世上难的不是认清别人,而是认清自己。”

秦风愣了一会儿,是啊,我的元神是什么样?真的没有想过。

玉玲珑道:“那便是了,你心中一点儿影子都没有,又怎么能御使神魂,修成真龙?”

秦风陷入苦思,脑海中浮现过很多龙的影子,但都觉得不是自己,一片混乱。虽然很多人都知道气魄修炼至一定强度便可以凝结龙魂,但是却很少有人成功,这便是原因么?

玉玲珑叹了口气:“你也不必急在一时。你修成真龙只差一步。反倒是我,折腾了几百年却离天龙境越来越远了。不瞒你说,最近一直感觉怪怪的,不但没有修成天龙,修为反而在退步了。一不小心,还伤了元神。”

秦风心道,你这还叫修为退步?千军万马都当不起你一爪,快别不要脸了。惊奇道:“怎么会呢?”以玉玲珑的修为,定性自然远比别人要高,自伤元神的事万不该发生在她身上。

玉玲珑冷冷道:“还不是得怪你秦公子。”

秦风一怔,怎么可能怪起我来?难道说,玉大小姐暗恋我么?

谁知玉玲珑说:“那天夫子给我看了这些字,我得了些启示,反复思索,便突然觉得摸到了天境的玄奥。闭关练了几日,不知道是不是哪里练岔了,浑身都不对劲。你说不是你害我么?”其实是在梦魇中受的伤,但是以她的高傲,断然不会让秦风知道事情的真相,只是没由来地想怪罪他,似乎在心里其实还是想他留下来呆在玉龙宗。

秦风信以为真,只道她是摸索修行的时候出了问题,竟导致元神受损,奇道:“大小姐,我修为粗浅,跟你比什么都不是。写这个鲲鹏之事纯属无意,所描述的源自我们华龙族一个远古的传说,也不是三从四德的教材,我也想不到会这样。”想起当初所见夫子潜龙升天的情景,秦风抱拳道,“大小姐,不知道帮不帮得到你。”

玉玲珑正在想自己的心事,一抬头,只见车厢中景物已然一变,化作苍茫大海。惊奇道:“你能开启灵虚境?”

“啥?”秦风道,“我连灵虚境到底啥样都没见过,是啥也不清楚。这是我们华龙族的本能,幻影而已。”

玉玲珑俏脸在无人能察觉的瞬间一红,随即便被那逼真的景色吸引住了。

秦风道:“这是我经历的夫子当时的心境。我的神魂无意中被卷入了。不知道大小姐的心境是怎样的,但是夫子当时是这样的。”于是将那天亲身经历其中的感觉逼真地重演了一遍。

玉玲珑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她修为比夫子要高,夫子会有的境界她许多年前便都已经经历过了。心里怪道,原本是想指点秦风的修为,谁知找个话题聊起来,老是被秦风指点。这太奇怪了吧?哪有高手被真龙都未修成的学徒指点的?

但是秦风所呈现的一切着实精彩,玉玲珑看完了也不由得频频点头,轻声道:“夫子这次境界提升很大,所以一下子推荐这篇文章给我。他若是知道你还有这个本领,只怕要请你上台表演了。你机缘巧合,修为低下却能随夫子的神魂附会,对你的好处只怕更大。”

秦风道:“是啊。特别是苍龙入海,又化作潜龙升天,我一直在苦思是如何做到的。可能有一天我成了真龙就懂了吧。”他说这话的时候,心随意动,不经意便使得幻境重现了那几个瞬间。

玉玲珑闻言脸色一变:“别动!”秦风一怔,见她脸色一片煞白,似是想到了极为重要的事,半晌之后,玉玲珑才对秦风说道,“麻烦你把这一幕倒过来。”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29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