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30章/共

意外夺走了大小姐的龙珠

发布时间:2013-03-23 14:21

秦风愕然:“倒过来?头上脚下么?”心中一瞬间龌龊地闪过了六九式的模样。嘿嘿,如果玉大小姐跟他六九,那可比俏丫鬟雨荷销魂一万倍。

玉玲珑道:“从潜龙升天,反过来到苍龙入海。”

秦风道:“我又不是录像机可以回放……”

玉玲珑皱眉道:“什么录像机?”

秦风赶紧说:“没啥,我试试啊。”

他一下子脑子都乱了,正着和倒着那是完全不同的事情嘛。试了几下,乱七八糟。

玉玲珑皱眉道:“你这人怎么倒过来都不会?”

秦风涨红了脸道:“很容易吗?”

玉玲珑道:“你不要去刻意地想,你能将这些细节记得这样清楚还释放出来,是因为龙珠都已经存纳了记忆。你像平常一样释放出来,然后龙息倒行,气血逆转便是。”

秦风愕然:“我不会死么?”在他想象中,血气倒行的武林高手都会走火入魔的。诸如欧阳锋,练成血脉逆行也就疯了,不疯的时候也就死了。其他的人都是立刻死,全身血管崩裂死。

玉玲珑却比他更惊愕:“你没试过么?”在她想来,人可以正着走路,自然也可以倒着走。一篇文章可以正着念,自然也可以倒着念。对于龙族来说,这是最正常不过的思维。她却不知,对普通人来说,要倒着背二十六个英文字母正是极难的事情。

秦风一咬牙,按照她说的去做。那一瞬间,龙珠的旋转突然一滞,卡在心窝里了。秦风只觉得浑身的血都要上头,忽然前心后背被拍了几下,一只玉手在他身上点了几下,玉玲珑与他面对面道:“你莫慌,我帮你调息。”一道无形的龙息从她口中喷出,遇到寒气化作一团雾蒙蒙的龙影,便似是活物一般,顺着秦风的口鼻冲了进去。

秦风尚不知道怎么回事,一道如麝如兰的香气从他口鼻中进入,硬生生闯入他的内腑,将他的气血连带龙珠都逼得逆转起来。

秦风顿时头晕脑胀的感觉都消失了,气血逆行原来也没有什么不同,没有什么了不起,只是比顺行费力一些而已。

那些幻象便像是玉玲珑所说,果然开始逆现。就像是录像机在倒放,一点点退回去。苍龙本来刚从海中升天,却变成随着大浪落回,在海底蜷曲身体,却又头下脚上回到天空。秦风此刻全靠华龙珠的力量播放,龙息也是玉玲珑的,他自己反倒可以旁观了,只觉得看着好玩,玉玲珑却是面色愈发凝重。秦风心道,两边合到一起,一条龙往上,一条龙往下,这不就是六九式么,大小姐你要不要试一试?

玉玲珑喃喃道:“原来如此。”她已然想到了突破天龙境的关键,面上竟是一片喜色。她龙息陡然壮大,尚有龙息流入秦风口鼻中,秦风登时浑身血管都几乎要炸裂开来。

那些幻象刚刚回到最初,只有一望无际的大海,博大无边。原本便从这里开始,却没有从这里结束。就好像一盘录像带倒到头,结果却突然发现零秒前面有负一秒,居然又开始播放了。玉玲珑突然一声惊呼,浑身都发出一层白光,向着秦风口鼻中狂涌。秦风心口下的华龙珠就像是一个无底深渊,将玉玲珑庞大的龙息统统吸了进去。

“你……”玉玲珑大吃一惊,竟是想抽出元神也不能了。那幻象中的北溟海无边无际,却有一种实实在在的感觉这海在不断膨胀扩大,吸进去的都是她的龙息。玉玲珑方寸大乱:“还不快停下!”

秦风道:“停不下啊。”

玉玲珑只觉得修为在不断散去,又惊又怒:“你暗算我?我杀了你!”

秦风叫道:“怎么可能是我暗算你,你是大小姐你就可以不讲理吗?我要做什么都是听你的,再说我又哪有那个本事!现在也不是我能控制的!”

玉玲珑心知他说的是实情,奋力想要将他推开,谁知全身气血都已经失控,莫说推开秦风,便是想要屏住呼吸都无法做到。她有地龙修为,竟在未修成真龙的秦风面前被剥夺龙息,兼之全身瘫软无力,只觉得天翻地覆,惊慌难以言喻。

秦风觉得胸膛都被那狂暴的气息冲得要炸开,哪里还能够说话。华龙珠似是在不断长大,突然向下一沉,龙息被华龙珠吸收后又狂吐出来,并未像平时一样周身流转,而是流入了脐下的空间,不断暴涨。秦风在那一瞬间只觉得自己要肝肠寸断,下一瞬间却突然感觉有什么炸裂了,随即大江大河汇入海洋,那北溟海竟化作了一片气海,将玉玲珑的龙息全都存了进去。

秦风渐渐镇定,浑身是汗,心道刚才那一瞬间还以为死定了。他全身瘫软,动弹不得,再看玉玲珑似乎也是一样,暗道完了,玩出火来了,气血逆行果然是要出事的,急道:“我说气血逆行会出问题吧?”

只见玉玲珑脸色惨白,长长的睫毛不停颤动。檀口一张,突然华光大作,一颗珍珠般的龙珠从她口中吐了出来,被不断流失的龙息拉扯着,缓缓飞入秦风口中。

秦风只觉得满口生香,入口便似是化了一般,柔若无物。望着玉玲珑像是要杀了他的眼神,心道就算是立刻能结束这一切,玉玲珑也八成要杀了他。这种情况下干脆把心一横,做到底吧。华龙珠轰然巨震,气血加倍逆行,从胸膛中上升迎上,和玉玲珑的龙珠合为一处,竟融为一体,便似是两尾鱼在口中绕舌痴缠。玉玲珑喉咙里发出一声娇吟,闭起眼睛胸口起伏。秦风把前世练就的吻技悉数使出,心道,管你是玉玲珑还是什么大小姐,今天必须得把你征服,不然事后你肯定饶不了我。咱这纯粹是在玩命啊!

玉玲珑的龙珠越发柔软,寒气消散,随之玉玲珑的娇躯变得火热,随着一声嘤咛,分泌出许多香甜的津液。秦风更是忘情吮吸,只觉得浑身发热,整个人都要失去理性。突然脑中一阵轰鸣,无数声音在对他说话。许多看不懂的东西不断自脑中浮现,似乎是华龙珠自远古以来便有的记忆,都被提取出来,逐一陈列。秦风哪里看得懂这么多东西,只觉得头都要炸了。眼前忽然一个白影,长发飘飘,却是玉玲珑,端坐在室内,忽然神魂化作一条玉龙从头顶冲天而起。

秦风一惊,是了,就跟之前看到玉珠的记忆一样,玉玲珑的记忆也被他看到了。玉玲珑自生下来所有的记忆、感受,一桩桩,一幕幕,巨细无遗。

那时候云蒙还没有现在这样安定,百姓生活在浩劫中。母亲在她很小时就因难产体弱而死,玉玲珑四岁就站在荒坟前,茫然望着父兄与一只魔龙苦斗。那魔龙乃是洞渊之乱时遗留的祸害,时常出来吃人。父兄不敌,带着她落荒而逃,母亲的坟冢都被魔龙破坏,尸体遭到吞食。

十八岁的时候,她已成真龙,全禹都的青年都跑来向她献殷勤,她只是冷冷地对待他们每一人,心里想的是杀了那只魔龙。后来她拜在化雨天尊门下,她以超凡脱俗的进境成为当世高手,第一件事便是找到并杀了那魔龙。那魔龙变化多端,化雨天尊为了保护玉玲珑被其所伤。危机时刻,玉玲珑绝望中发出漫天寒气,击出凌虚玉龙爪,将魔龙杀死。望着魔龙的漫天血雨,昔日疯狂追求她的青年们望着她的眼神不知何时已变成了敬畏,她对他们也不过是一丝鄙视的轻笑,继而来的是无穷无尽的落寞,冰冷。从那一天起,她就被寒气包裹。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便是力量,玉龙宗全靠她的力量才能雄踞云蒙,她的存在便只是为了家族,为了修炼。如果她的修为落后,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玉龙宗便一定会遭受灭顶的打压,被降为不能自主的附庸,她必须不停地修炼……后来她遇到了另外三女,结为好友,共同修炼,以修成天龙为最大的人生目标。

自然,在秦风的观看过程中插播了大量洗澡、换衣服的镜头,从十岁“我好美啊”到十八岁“我真是好美啊”后来遇到三姐妹,大家一起洗澡换衣服,都好美啊。

秦风觉得自己快要精尽人亡,这样的机会可不是天天有,浏览玉玲珑的人生似乎远比那些看不懂的远古回忆有意思。这一次和玉珠那次有很大不同,那次玉珠只让他看想给他看的记忆,他的龙珠并没有能够上来和对方的龙珠交缠在一起。如今的玉玲珑对他已经毫无秘密可言,他想知道玉玲珑的一切,一切就都能知道。

玉玲珑似乎清楚他在看什么,时而咬牙切齿,时而面红过耳。秦风只觉得龙珠在口中一滞,虽然依旧缠绕在一起,但是已经安静下来,龙息流动的力道也小了。脑海中有玉玲珑恼怒的声音叫道:“不要看!”此刻的玉玲珑已经失去了抵抗力,娇柔无比,恼怒的模样跟之前的冷漠孤傲成了绝大的反差,反倒让秦风无比冲动。

“我怎么才能不看啊!”秦风冤枉道,“我是男人啊!”理直气壮,这就叫欲罢不能,谁叫你长成这副模样,只要是男人都得看,除非不是男人。反正已经这样了,他趁机将龙珠含在口中轻轻吸吮,大量津液从玉玲珑的龙珠里分泌出来,流入口中,满口生香。

“把我的龙珠还给我!”玉玲珑喉咙里发出一连串奇怪的声响,简直要背过气去。

“怎么还啊?”秦风问。

“还给我!”玉玲珑已然气急败坏。修为就是她的命,没了修为玉玲珑就什么都不是了。

秦风突然一把将玉玲珑拦腰抱在怀里,张口将她吻住。玉玲珑一阵天旋地转,脑海中一片空白,却听秦风道:“你张嘴,我是要把龙珠吐给你啊。”

玉玲珑轻启牙关,忽然觉得不对,这不是正经八百要接吻么?秦风的舌头伸了进来,她要拒绝已经来不及了。但是随即龙珠一起随着秦风的舌头进入口中,连华龙珠都一起吐了回来。玉玲珑顿时回过气来,只觉得龙珠上面都是口水,羞恼中又想,这秦公子还算可靠,竟然连华龙珠也一起吐给我了。正想用舌尖将龙珠分开,龙珠突然一转,将他们二人的舌头缠在一起,玉玲珑登时脑中一片混乱,哪里还能思考。只听秦风在那里急道:“啊哟,又要流回来了。你让我把龙珠还给你,你倒是用力吸啊。”

玉玲珑慌乱中哪里搞得清怎么办,听他说的用力吸允,却发觉吸入口中的是秦风的舌头。龙珠哪里去了,倒像是她在狂吻人家,慌乱得几乎想死,又听秦风道:“大小姐,你这口水流的啊!”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30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