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31章/共

借大小姐修一下真龙

发布时间:2013-04-10 10:46

玉玲珑本来是在准备拼命将龙息回吸的,听到秦风的话登时岔了气,龙息一片混乱。华龙珠瞬间退回秦风口中,秦风怕她窒息死掉,慌忙又将龙珠推回她口中,华龙珠却会挟裹着玉玲珑的龙珠自己回来。一来二去,玉玲珑急得发狂,成了和秦风热吻在一起。两个人的龙息通过华龙珠合二为一,在两个人周身血脉中瞬间游走了一周天,玉玲珑浑身一颤,华龙珠所记载的记忆连同秦风的记忆大量涌入她的脑海。第一件事便是看到秦风对着玉娇的脸放水,登时看得眼前一黑,大叫了一声贼子;随即跟玉珠的每一件事都一一出现,连带追溯回虹都的惨烈回忆,他的少年时代。然而回忆并没有中止,那些突然出现的记忆,便是秦风自己也沉默了。

一望无际的海滩上已被尸体染红,无数可怖的变异生物从树林里涌出来。秦风头戴蓝盔,并不是一个少年,而是一个二十多岁身材魁梧的战士。虽然还是那张脸,但是线条刚毅,肌肉雄壮,对着话筒吼道:“你们快走!立刻起飞,不要等我,这是命令!”面前凶猛的怪物像潮水一样铺天盖地涌来,他狂吼着,手中的枪喷吐出火舌,将冲上来的敌人一一击毙。魔兽的尸体在他满前堆成一座小山,但是突然没有子弹了,秦风回过身,目送一架飞机起飞,行了个军礼,随即拔出一把短刀,回手捅进一只魔兽的心脏,动作矫健如豹。四周都是血红的眼睛,咯咯作响的牙齿,将他团团包围。秦风毫无惧色,向着涌上来的怪兽一声大吼,冲上前去,瞬间被淹没,身体传来被撕裂的疼痛,眼前一片漆黑,头盔里传来刷拉刷拉的噪音,伴随着战友撕心裂肺的哭叫声,一道火光从天而降……记忆回到一个欢迎仪式上,秦风看上去要更年轻一些,就跟现在的样子差不多,手里抱着一顶蓝盔,面前是一个巨大的操场,上万人怀抱蓝盔整整齐齐坐在台前,宛如一片肃整的蓝色海洋,他爽朗地一笑:“我叫秦风,爱吃雪糕,敢爱敢恨……”

玉玲珑的声音愕然在秦风脑海响起:“你到底是谁啊?”这哪里是个少年,这是来自另一个世界,历经转世的勇猛战士啊。

这个问题似乎是触动了华龙珠,无数远古的记忆都被释放了出来,无数个世界毁灭而又新生的时刻,都有一只大龙光芒四射的身影。

吾名辰龙,万龙之祖,天命之救世者,天道的护卫者。

随着那声音,上演了无数惨烈的战斗,辰龙历经万世,化身无数,混沌中与魔龙一场惊天大战,辰龙寡不敌众身受重伤,消失在混沌中。随即天柱崩裂,数万世界一起坍塌。华龙珠飞入天际,化作辰星,驱散了黑暗,照出末法军团的魔影。无数天龙在辰光指引下从四面八方赶来,与末法军团展开殊死搏斗。千年后,在辰星照耀下,龙荒的废土上兴起一小族名为华龙族……

无数的奥秘随之涌入脑海,天道的法则尽在眼前流转,天龙的秘密,圣天龙的秘密,尽都一览无遗。

玉玲珑只觉得自己是个无知的蝼蚁,吃惊得呼吸都停止了,拼命吸收那些知识,哪里还知道自己在干什么,龙息无止境地向着华龙珠流逝,都已经无所谓。

秦风感到玉玲珑突然在饥渴地吻着自己,吻得浑然忘我。心道,这总不能怪我吧?这种好事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咱就不客气了。他一把将玉玲珑拥进怀里,抓紧配合一下。只觉得怀里的娇躯越来越热,连带着自己也越来越热。龙息不断填入气海,涨得简直要爆炸。

直到一个念头在秦风的心中升起,变成狂热无比的渴望。气海中升起一道光,那大龙在光芒中的身影已经渐渐变得清晰,一个声音在秦风心中狂喊:“吾名华龙,乃是辰龙子嗣,希望之光,天道的传承者,诸恶的终结者!”

轰天巨响中,龙魂破体而出,直入苍穹,大千世界尽在脚下。

黑暗中无数神识都在惊呼:“有人修成真龙!究竟是何人?这不可能,竟然直接便有苍龙修为!这究竟是何龙?”

“不知道,从未见过!”

龙魂在黑暗中猛撞,四周混沌退开,似乎有个小小的空间可以容身,但是束手束脚,异常憋闷。秦风一声怒吼,龙魂归体。只觉得眼前一片光明,许久才能视物。四周世界无比清晰,听力可达数里,好久才恢复正常,身体内充满力量。

怎么回事?秦风欣喜若狂,我修成了真龙?

怀中嘤咛一声,一具火热的娇躯想要将他推开,但是却完全无力。秦风低头看去,发现玉玲珑便在他怀中,瞪着杏眼,满面潮红。此刻的玉玲珑,竟是功力全失,一丝龙息也感受不到了。他口中龙珠也已经归位,那玉玲珑的龙珠,竟是不见了!合二为一,被他吸收了!

秦风吓得啊哟一声,失手将玉玲珑松开,又慌忙抱住。玉玲珑差点儿摔在地上,哎呀一声,在他胸口轻轻捶了一下,竟是无比娇羞。她脸色大为好转,龙息既然没了,病症便已全消。室内寒意全无,花朵绽放,玉玲珑面孔红润,娇艳似花,全然没了冷冰冰的模样。

“你,你究竟……”玉玲珑望着秦风,眼前的人是被祖龙选中的人,这是毋庸置疑的。昨晚的梦,难道是祖龙神的指引?又或者说,那是冥冥中的真实?自己命中注定,是要用自己的一切来报答他的么?

“怎么回事?”秦风惊惶道,“莫不是你的功力流到我身上了?”他此刻气魄充盈,已然脱胎换骨。

玉玲珑瞪大了杏眼,轻轻一笑:“怎么?你不要?那把功力还给我。”她功力大损,但是毫不在意。

望着秦风,她仿佛望着一个非常熟悉的人。是他粉碎了她冰冷的外衣,她在想,或许她的冰冷只是为了等待这个人。这个人是怎样的人,做过的一件又一件的事情她都历历在目,生生世世都看在眼里。她非常清楚,自己的一切对方也已经非常清楚。不知不觉之间,她便已经喜欢上这个人,觉得这是她命中注定的归宿。

秦风却是脑子一乱,突然想起周星驰版鹿鼎记的桥段,素闻神龙教神龙素女功精纯无比,代代相传……只是若失处子之身,则功力的百分之七十都会跑到男子身上……不对啊,处子之身我还没得到啊!

玉玲珑勉力站起,推开他喝道:“大胆贼人,跪下!”她的功力渐渐恢复了几成,面色越来越冷。

秦风立刻跪倒:“大小姐,我错了!”

玉玲珑如今对他的表情极为敏感,怒道:“你是不是又在想什么龌龊的事?”

秦风忙正色道:“没有!”心道,神龙素女功嘛,怎么能叫龌龊……

玉玲珑冷冷道:“咱们说在前面,你夺走了我的功力,还同时招惹我们玉家姐妹,我若是从前便立刻杀了你,但是现在我也只好认了。你既然得到了我的功力,便得有护卫玉家的责任,日后你若对不起玉家,我便跟你同归于尽。”言语之中虽然冷漠,却已是把他当作终身依靠,对于他和玉珠在一起也不反对。

秦风心花怒放,这大小姐是再也不用怕了,是我秦风的女人啦!随即换了一副讨打的嘴脸,好奇道,怎么同归于尽,你要咬死我么?那来吧……

“休要胡闹!”玉玲珑此时已经对他极为了解,前世今生印象深刻,知道他原本是个喜欢嬉闹的人,推开他的嘴,正色道,“我说真的。你发个誓来。”

原来跪下是要我发誓,秦风心道,玉家的女人怎么都喜欢让人发誓,难道发誓了便一定保险么?当下跪在地上正色道:“我秦风对玉家忠心不二,若对不起玉家姐妹天诛地灭……”说着半截感到极为不妥,反问道,“要是你父兄知道了要砍死我那咋整啊?”

玉玲珑一呆,那倒也是个问题。

秦风道:“大小姐,我可没想过要夺你修为。我不能一直留在玉龙宗,总有一天,我还是得去报仇,咱能不能别来对天发誓这一套……”

玉玲珑冷冷道:“事到如今,你还说这些来做什么!你不想负责,立刻就给我滚!我就当被狗咬!”说着竟是一副要哭的样子。

秦风忙道:“别,我对邓爷爷发誓,一辈子对你好。”

玉玲珑嗔道:“这还差不多。”她现在对秦风的思想略知一二,知道邓爷爷乃是秦风前世极受敬仰的一尊大神。此刻想来,在虹都所见到的秦风的表现,便都明白了,正是前世作为蓝盔战士的品质,使得秦风在刺杀赤甲将军时迸发出惊人的意志力。想起秦风在前世的铁血风采,玉玲珑也不由得怦然心动,故意道,“你当初不肯跪我们,现在怎么却肯跪了?我也不是什么圣贤。”

秦风道:“但你是我老婆了啊!跪一跪老婆不打紧。”

玉玲珑面孔一红,羞恼道:“我还不是你老婆。婚姻大事,休得胡说。你要娶我,须得天下人服气。”

云车一晃,她浑身软绵绵,犹如大病初愈,云车轻微颠簸便要摔倒。秦风慌忙将她扶稳,趁机摆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我们来试试看,能不能把功力给你渡回去。亲,张嘴……”

“去你的。”玉玲珑在他脸上轻轻打了一下,将他推到一边去。虽然只是轻轻一推,秦风腾云驾雾,几乎要从窗户飞出去。玉玲珑见他跌得凄惨,心里的气都消了,功力大损,却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笑了起来。

秦风疼得要命,心道,要泡玉大小姐当真是要冒生命危险。接个吻是危险,抱一下更危险。忽然扭头看到玉玲珑的笑容,看得目眩神迷,只觉得再摔一跤也无妨,痴痴道:“你一直笑,多漂亮,为什么偏偏板着脸,像块冰……”

玉玲珑忽然面色一沉,浑身寒霜骤起,将秦风吹得簌簌发抖。她身上寒气更盛,要碰她那是不能了。

秦风惊道:“你做什么?”心想,她真是大小姐脾气,真是喜怒无常。

玉玲珑冷冷道:“从今天起,凡事都要听我的。你要做我相公,可不是那么好做的。以后在我面前,休得嬉皮笑脸。须得成就一番事业,被我们族人接纳,才好向我父亲提亲。若是做不到,那玉珠也不要见了,你立刻就走,再出现我便一掌打死你。你要去找赤帝报仇,我也不拦你,但是为妻的总不希望你自寻死路。凡事都要仔细考量,不能红了眼就往上冲。你点点头,那便再也不能一心只想着复仇的事情,心里还得有我们玉家。”

秦风心里一暖,点点头。玉玲珑虽然严辞厉色,但是总是在为他考虑。

玉玲珑见他点头,放柔了语气,轻声道:“眼下东敖西进,是个时机。如今你已经有了真龙修为,等下我带你去见宝庆,你在她那里讨个差事,熟悉一下环境,兴许可以在云蒙军中博得一个机会。”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31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