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33章/共

三小姐带我见大哥

发布时间:2013-04-12 10:46

玉珠拉着秦风东看西看,房屋装饰的风格和禹都差距很大,到处都好玩。房屋街道都是规划齐整,只要人住进来就立刻可以变成繁荣的城市。工匠们在做最后的检查,工部官员在逐一验收。只待验收完毕,就要开闸泄洪了。这时候没有多少人能进来看,正是最好玩的时候。

一个身穿白衣的肥胖男子在对着工部官员臭骂:“让你们看个琉璃瓦都看不住,你们还能干什么啊?你们知不知道那一块块都是钱,都是钱啊!”

秦风望着那白胖子皱眉道:“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人……”

玉珠叫道:“啊,大哥!”

那白胖子捧着肚子,扭头看见他们:“咦,小妹!”

秦风一下岔了气,赶紧转向那些工部官员:“就是,连块砖都看不住!最看不惯的就是你们这种人……”那些工部官员皱着眉头,都用鄙视的眼神望着他。

白胖子瞅着秦风:“这位公子是?”

“哦,他叫秦风。”玉珠道,“是我最好的朋友。秦风,这是我大哥玉白。”

“幸会!”玉白望着秦风眼睛一亮,“公子身上这件衣服可是德云纺的限量款,金丝银针巧手裁缝,冬暖夏凉的如意宝衫啊。公子穿着当真是贵气十足,气派不凡啊,呵呵,仅这一件就值黄金百两,我以前也有一件……”

玉珠道:“他衣服脏了,我给他扔了,现在这个就是你那一件,反正大哥你也穿不上了。”

玉白的笑声戛然而止,一脸要憋出血的样子,秦风仿佛可以听见他的心声在泣血大吼:“败家的娘们儿啊!”不过随即恢复了平和,摇摇头:“哦,你穿着很合身,反正我也穿不上了。”

秦风心道,我真得赶紧自己挣点钱去。光是这个衣服的事情已经够烦了。

玉珠问道:“大哥干嘛发火?人家可是工部的官员。应该客客气气地跟人家说才对。”她这么一说,那些工部官员才脸色好看一些。原本已经被骂得想要翻脸,这会儿被玉珠一说,见到她可爱的样子,气便消了许多。

玉白道:“还不是因为丢了东西。用剩下的琉璃砖今天都要点清拉走,都已经核过账,登记在册了啊,原本堆在这里,现在居然就不见了。这琉璃瓦都是宫窑的精品啊,一下子,全没了!”

玉珠说:“那是很沉的东西啊,问问谁用车子拉了琉璃砖出去不就是了。难道没人看砖,还没人看门么?”

玉白痛心疾首道:“唉,那一摞砖用绳子一捆,搬起来就走了,哪里需要车子。就算装了车带走,也查不出来啊!”

秦风两眼一黑,几乎晕倒。这抠门也得有个限度吧?这么大的工程,只多出一摞砖,大家人手一块拿走了又咋样,瞧把这胖子急的。这人倒是很白,玉白龙,不如改名叫玉抠龙吧!这就是玉龙宗的长公子?玉玲珑的大哥?太抠门了吧。怪不得那些工部官员一脸要杀人的样子,若不是我们来了,只怕过上十秒就是一群人一起把胖子围在中间拿脚踩的画面。为了一摞砖,把这么多官员骂得狗血喷头。要不是你大妹子叫玉玲珑,你还能吃得这么胖……

不过人家再胖也是大哥,秦风还得努力讨好:“白哥别急,谁搬走了咱的砖,咱找回来打成猪头便是。”

这话对了玉白的路,顿时看着秦风亲和了许多,摇头道:“不用了,那些都是宫砖,原本除了皇宫也是用不了的。谁用来盖墙被人看到便会抓起来砍头。咱不管了,走,咱吃饭去。”

秦风瞅了一眼旁边那些工部官员,心道你们真是好脾气,要是我早就打人了。

玉白一面走一面对着沿途的工头大呼小叫,谁的工作稍有瑕疵,立刻便会落到他眼里,招致一顿痛骂。秦风暗道,这个大哥倒真是当总监的料,眼睛太毒了,嘴也毒。一路骂了十几个人,没停脚也没停嘴,骂得竟都不重样。这得是十几年如一日在骂人才能做到啊。想想十几年也不算什么,玉白同志很可能已经在这个岗位上骂了几百年上千年才有如今的境界。

玉珠笑嘻嘻道:“我们玉龙宗里里外外的营生全靠大哥。大哥最厉害啦!”

说得玉白心花怒放:“我就说我们玉龙宗最懂事就是小妹。小子,你若是敢欺负我妹妹,立刻把你扒光了卖到呱啦国去。”

秦风猜想,卖到呱啦国大概就是跟卖到爪哇国一样的意思,临了还惦记着扒下来这件衣服。

玉珠羞赧道:“大哥说什么呢,我不欺负他已经很好了。”

“哦,这倒是。”玉白哈哈大笑。

秦风望着一边的空旷街道,问道:“这里怎么空着?”

“那些是预留地。”玉白道,“那些东敖贵族都是很挑剔的人。我们只负责监造大殿和主要建筑,愿意直接委托我们监造府邸的也都一并盖好了,剩下的就管不了。他们来了会自己雇人按照自己的喜好来监造。”

秦风随口说:“哦,这里将来肯定会很繁华。玉家没有自己留些宅院么?”

“当然要留。”玉白嘿嘿一笑,“咱跟宝庆公主是什么关系,当然是留了最好的宅子啦。嘿嘿。这次叫小妹她们来,就是让她们在咱们的新宅子里爽爽。”又叹了口气,“可惜,这里的地产是都要移交出去给东敖接管的,外人不得私下购售,以免东敖氏族无处容身。不然一定要把那帮东敖佬的家底掏空。现在只能赚点包工钱啦。”

秦风望着山顶,羡慕道:“那些岛的景色也真是好美,沿岸也美,盖个湖景别墅一定爽呆了。”

“别忘了咱玉家有的是沿岸的地,到时候统统值钱,少盖不了。哈哈,一开始那些老笨蛋还呼天抢地不愿意,说什么又出人又出地,伤了玉龙宗的元气,本少爷就说,这是大大的财源!要抢来做!”

玉珠道:“过几天听说举国民众都要来放鲤鱼……”

玉白得意道:“这主意就是我出的,卖锦鲤赚了一大笔哩。”

秦风一晕,奸商,果然是大大的奸商。他随即闪过一个疑惑的眼神,与玉白对到一处:“接下来莫不是要准备卖鱼粮?”

玉白哈哈大笑:“这位兄弟,瑶光书院,书读对啦,有见识!玉珠,多学学。”

秦风翻起白眼,心道,瑶光书院真的不教这些。他随口损道:“回头再放放彩船河灯,天上点天灯,干脆再给鲤鱼身上绑根丝带,绣上‘某年某月某日,某某与某某携手共放此鱼,只愿天长地久’。”

玉白两眼发直:“啊哟,好主意!发骚的钱不赚白不赚,我怎么没想到,那河灯和天灯又是啥?”

秦风一怔,没想到他当真,只得把孔明灯的构造简单一说,又把放河灯许愿什么的讲了讲,顺带描述了一下后海酒吧街那灯红酒绿的夜景,当然,只当是在畅想。说得玉白两眼发光,连连叫好:“这灯笼纸才多少钱,加块油蜡,跟不要钱的一样,卖那个价钱……河灯、天灯还都在运河里就可以放,谁也管不到……原本卖些酒水只能赚白天的钱,这样一来就可以白天黑夜都赚钱!不行,要把上游运河的河岸全都建成酒肆花街……”想到开心处,他浑身的肥肉都在发颤,就跟抽疯了一般。

玉珠拍手道:“大哥,晚上咱们就做来玩!我听着觉得挺好玩。”

玉白感动得一把拉住妹妹的手:“小妹,你这件衣服送得太值了!我这就想想去,你们慢慢走啊!”说着迫不及待丢下他们俩一溜烟跑了。

“咦?”秦风看着一个白白胖胖的人一道白光就不见了,真看不出来他身手还如此了得。

他们所在地方乃是一条主干道,宽六丈,当真是皇家气派,直通宫殿。青帝这次一心要把这里建成不亚于禹都的大城,所用的建筑规制都是按照国都的标准。目的除了照顾亲妹,自然也是要东敖贵族感恩戴德,让宝庆公主安心长住不走。秦风向着前面望去,只见一片殿宇楼阁拔地而起,雄浑中带有一丝细腻柔和的线条。

秦风疑惑道:“宝庆公主已经来了么?”

“自然没有。”玉珠道,“他们已经进了国境,家当太多,走不快的,要半个月后才能到。不过,再过几天就会有人先来探路看房了。”

“但都说这是按照宝庆公主的喜好修建的,既然她还没来,怎么能肯定她喜欢呢?”

“所以都要问过我大姐嘛。”玉珠嘻嘻一笑,“整个禹都只有大姐最清楚宝庆公主的喜好,不然我们玉家怎么抢得到这个工程?武英王府原本是一点儿也不肯让给别人来做的,但是他们怕担上宝庆公主不喜欢的罪名,结果反倒大半都由我们玉家做主,他们只能跟在后面负责安全、护卫、干瞪眼,设计、施工和验收大多数都是我们玉家做的。大哥只是改了一下图纸,就多淹了武英王府几百良田,少淹了我们家几百亩,嘻嘻……”

秦风点头。这倒是,如果不争,玉家又不是官,那是一定要吃大亏的。地一圈就都没了,这谁能受得了。宝庆公主说不喜欢,便是不喜欢了,谁受得了。只有玉玲珑出面,才能保证宝庆公主一定喜欢。设计和验收都是玉家的人,武英王府这下许多钱都没有赚到了,还要白担责任,难怪两家见面就打,武英王世子还专门带人跑到玉龙庄的堤上来跑马。

只见离宫殿越来越近,秦风知道一般离得越近就说明地位越高,此刻居然还没有走到玉家那府邸。他们路过一个大院,忽然看见几个蹬龙卫守在门口,抬头一看,果然是武英王府的宅院,玉府竟比武英王府要靠近宫殿得多。里面还有人认得他们,双方相互瞪了几眼,不过那些蹬龙卫不敢出来。如果在这里动手,不用说碰坏了建筑,在这个节骨眼上便是地上多了个大坑也是杀头的大罪。

忽然一个绷带人冲到门前,对着他们发指道:“你们!你们!”

秦风吓了一跳,随即发现是武英王世子,已经裹得只剩眼睛了。蹬龙卫吓了一跳,赶紧将他扯了回来。武英王世子不停叫嚷:“别拦我,我要杀了他们!”

一个高大的将校奔了出来,正是纪刚,见是玉珠和秦风,苦笑道:“两位,不要再刺激我家世子了,还请快些离开吧!”

玉珠哼了一声,大摇大摆在门口走了个来回。秦风吓了一跳,赶紧一把将她扯走。

武英王世子大喊大叫道:“把斩龙刀拿来!我要砍死他们!把地魂印给我,我要打死他们!”已经陷入癫狂了。

纪刚一边命人将世子拦住,一边急急关上了大门。

玉珠道:“我都不怕,你怕啥?”

秦风心虚道,你不怕我怕啊。怕她耍大了惹出事来,赶紧扯着玉珠离开。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33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