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34章/共

让骑白马的四皇子踩香蕉

发布时间:2013-04-13 10:34

秦风和玉珠在禁城宫殿里穿行,除了一些主殿不许进入,花园、湖廊都是随便观看,因为管事的都是玉家的人。这些人见到秦风和三小姐时常手拉着手,都不禁多看了几眼,还以为是哪里来的表少爷一类的人。玉府的一大片宅院俨然便坐落在中轴线上,紧挨着禁城的后门。

按九黎通用的国法,禁城前门住的只能是王公大臣,在朝有议事之权的人,所以玉家虽然离宫殿更近,但却是在后门外。后门的好处是禁城的内官、侍女出入都走这里,采办车马也都由此进入。

玉珠说:“听说我家这个位置是宝庆公主指定的。为了找我姐姐方便。等到宝庆公主来了,大姐便要在这里常住,陪着宝庆姐姐。”

秦风道了声原来如此,只见一座朱门大院门口矗立着两座巨大的玉龙雕像,一侧的六根盘龙柱上拴满了各色坐骑,更有一头硕大的白龙盘在一根大柱上休息。柱前有一辆从龙背上卸下的云车,由一些衣着服饰都和云蒙有些不同的人看管着,竟是人人都带有兵刃,眼神凶悍,见到玉珠和秦风便像是防贼,靠得近的人更是手扶着刀柄。

“秦哥哥,你看,是东海人。”玉珠向他们一指,“应该是先遣使的部队,过来接洽布防的。我爹便是在忙着接待东海人,交付工程,连我回家都没有时间管啦。”

秦风道:“这有什么关系,来这里也很好玩。”

忽然身后有人道:“前面的是玉珠妹妹么?”

玉珠和秦风回过身,只见一匹白色的龙马通体雪白,没有一片杂鳞,肋下一对羽翼,轻轻忽闪了两下,从空中缓缓落在地上,没有发出一丝声响,体长一丈,金鞍银镫,神骏不凡。马背上坐着一位白衣公子,长得虎背熊腰,剑眉朗目,身穿白色的华服,上面都是金丝绣出的龙纹,晃着阳光,丝丝金线都在发光,那条龙简直便像是活了一般。

若不是刚才已经见过玉白,已经知道是个胖子,秦风铁定会把他当作玉家的大公子。这会儿就不会认错了,只是皱起眉头暗自撇嘴,奶奶的,骑白马,当自己是王子么?

玉珠见了那人,似是颇为高兴,叫了声:“殷祥哥哥。”

秦风不知道怎么称呼,在玉珠身后也就没反应。对方也根本就没有用正眼看他,好像完全没有他这个人似的,他何必凑上去套近乎。

天上突然落下两头大龙,化作两个提枪的武士,向秦风厉声道:“大胆小民,见到四皇子还不立刻行礼!”

秦风完全没有料到会遭遇这一出,登时有些发懵,这小子真的是王子,王子骑白马,没事跑来玉府装一家人,这个是什么情况?

当下躬身作揖道:“草民秦风,见过四皇子!”

谁知背上突然挨了一下,愕然抬起头,是一个武士用枪压着他的背,意思是要他行跪拜礼。这一枪其实力气挺大,想不到打到秦风背上,对方没有反应,登时脸色也是一变。谁也没有想到,看着这么年轻的一个人,居然有真龙修为。

秦风大怒,霍然起身,连揖礼也不行了。

玉珠走到秦风身边扯了一下他的袖子,低声道:“秦哥哥,不能对四皇子无礼。”寒着脸,郑重朝着对方一跪,气鼓鼓道:“民女见过四皇子!”

对方却是吓了一跳,手一挥,一道气墙挡在玉珠身下,将她的身体震了起来。“珠妹这是干什么?”

秦风见了他这幅样子,越发觉得这四皇子心中有鬼。

四皇子殷祥从马上潇洒地向下一跳,秦风瞧着他脚底,突然心中一动,华龙珠的力量一闪,在他脚下幻化出一个香蕉皮。殷祥突然脚下多了个香蕉皮,啊哟一下险些滑倒,两边的武士慌忙一把将他扶住,搞个他面皮一红。双臂一抖,那两个武士便被震得向后退去。再看时,脚下并没有什么香蕉皮,不由得大感怪异,对天拱手道:“是玲珑妹子在戏弄为兄么?”

秦风心道,不是玲珑妹子,是你家秦哥哥在戏弄你。看了你这幅德行,就想你踩香蕉皮。

四皇子殷祥拱手摆了一会儿姿势,没有回音,脸上更是一红。回头望向秦风,向玉珠问道:“这位是?”

玉珠道:“是我的朋友。”

四皇子殷祥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是瑶光派的弟子吧?那可是玲珑妹子的师弟了,失敬失敬。”对于刚才的事便似是没有发生过了。他身后武士却继续对秦风怒视威吓,意思是无礼小民不知死活,回头收拾你。

他们在门口折腾了这一下,立刻便有玉府的人出来了。一位颌下有一缕胡须的白面中年人迎出来,举手投足颇有些气度,向殷祥微微躬身抱拳道:“四皇子驾临寒舍,也没有提前通知一声,玉家来不及出迎,还望恕罪。”

玉珠叫了一声:“爹爹。”

玉尊瞪了她一眼,不让她开口说话,拂袖要她们进去,对秦风只当没看见。

他是什么样的人,玉龙宗的宗主,绝不可能忽略了秦风的存在。秦风知道必有缘故,伸头一看,院中都是东海官员,在跟许多玉府的人说话,有的手里拿着账簿,有的手里拿着图样,原来正在进行工程的验收,对账。秦风知道玉尊已经忙得头昏眼花,赶紧跟着玉珠一起闷头进门了。

身后的四皇子殷祥却不怎么识相,此时客气之极,以晚辈自居,对着玉龙尊者“伯父”相称。玉尊皱着眉头,不应声也不反对,伸手将殷祥请进府里。他这会儿忙得晕头转向,偏偏还得招呼不请自来的皇子,自然心中不快。

秦风听到殷祥对玉尊说:“伯父,我奉父王之命来看看这里的情况。听说玲珑妹子也来了,所以想来打个招呼。”心道,只怕是反过来才对,听说玉玲珑妹子来了,所以才特地向父王请命来看看这里的情况吧?

却听玉尊说:“玲珑在会一位贵客,此时只怕多有不便。小女乃是一介草民,怎敢劳烦皇子挂念,招呼就不必打了。”

殷祥却似乎听不出话中的婉拒之意:“不劳烦,我最佩服玲珑妹子了。最近一直听说她闭关,有些修为上的事情早想向她讨教。”

玉尊摇头道:“今天有贵客在场,真是不太方便。”他不屑于敷衍殷祥,就随口直说不方便。他是玉龙宗主,地位超然,殷祥也不敢公然顶撞。只是一张脸憋得红里泛白,极为不满。

秦风心道,果然是冲着我们家大小姐来的啊。怪不得对玉珠那么客气。这骑白马的果然都不是好东西,脸皮太厚了也。伯父英明啊,一眼就看穿这小白脸不可靠。

玉珠见秦风一脸不高兴,扯了扯他的衣袖,低声道:“怎么啦?还在生气?”

秦风道:“我不太接受得了冲人下跪这档子事。”

玉珠怪道:“你们虹都的人都不下跪么?”

秦风摇头道:“天地君亲师,德高望重的长者,都可以跪。青帝虽尊,不是吾皇。他一个四皇子又能算哪根葱,叫我跪他,哼,疯了吧。”

玉珠吓了一跳:“小点声。”想了想,又道,“其实殷祥哥这人还是很好的。对我们都很客气。平时也没叫我们下跪过。今天是赶巧了吧。他是四皇子,平民百姓见了他是应该要下跪的。”

秦风心道,他想泡你大姐,当然对你们和气啦,你看对我客气么?摇头道:“他若做过什么了不起的大事,我跪了也无妨。他做过什么大家都佩服的事么?”

玉珠摇了摇头:“他是皇子,哪里需要做事。”

秦风道:“那不结了。他反过来跪我,我都还不想受呢。下次再有这场合告诉我一声,我赶紧躲了。你要跪的话,也别让我看见。”

玉珠哦了一声,委屈道:“我也不知道他会来的。对不起啦。那,下次我们见到了就躲得远远的就是,你带着我一起躲啊,我也不喜欢跪人的。”

秦风见她委屈,想想也确实不是她的错。对着玉珠一笑,将她拉到一棵树后,躲藏起来望着外面。

玉珠本来一脸委屈,这会儿好奇道:“做什么呀?”

秦风道:“我作弄一下那几个家伙。”

只见玉尊和殷祥在前面,不得不给东海的人引荐一下。几个武士在后面拉开一些距离,正在用极低的声音窃窃私语。

“我们来这里到底做什么?”

“这你还不明白?殿下就喜欢爬冰山!越难爬越有劲!”冰山自然说得是玉玲珑了,听起来,四皇子对玉玲珑是觊觎已久了。

那个跟在殷祥身后大摇大摆的武士突然脚下一滑,踩到一块香蕉皮,一头向前跌去,总算他武艺好,居然没有倒,但是下一脚不知为何踩到一块滑滑的苔藓,居然还没有倒,又是一块香蕉皮……

只见玉尊正在对着几个东海来的人介绍:“这是四皇子殷祥……”

突然一个武士一声大叫从四皇子背后扑了过来,四周的东海卫士原本见来了一伙莫名其妙的人便有些警惕,瞬间涌上来将正在跟玉尊说话的东敖大臣护住,高声叫道:“有刺客!”玉尊抖手一掌,将那武士震飞,还没落地,四周的东海卫士一拥而上,拳打脚踢,顷刻便将那武士打得鼻青脸肿,动弹不得,犹在含糊道:“我不是刺客……我只是脚滑……”

“放屁!”东海卫兵根本不信,登时对他又是几脚,这庭院里黄土平整,连个小石头子都找不到,脚滑,我看你是狡猾,让你他妈的狡猾,快说,是谁指使你脚滑!

秦风早已跟玉珠一起跑了,转过墙角才捂着嘴乐。

突然有人道:“三小姐,你们在这里乐什么呢?大家都在找你们呢。”

吓了俩人一跳,见是个丫鬟,正用好奇的大眼睛望着她俩。

玉珠问:“找我们做什么?”

丫鬟说:“大小姐说,她有贵客来了,要见下秦公子。三小姐也可以一起去。对其他的人,都要保密。”

玉珠怪道:“大姐不是刚刚才见过秦哥哥么……哼。”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34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