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35章/共

宝庆公主是个狐狸精

发布时间:2013-04-13 10:35

在玉家内院,玉玲珑的话便等于是绝对的命令。玉珠也不敢搞怪,虽然想和秦风一起去玩,但这会儿也只好乖乖地跟着去了。秦风心里也是好奇,不知道玉玲珑想让他见什么人。

这里严格来说是玉玲珑的行宫,最大最正中的庭院都属于玉玲珑。才落成几日,却已收拾得比皇宫还要用心。

玉玲珑赤足坐在席上煮茶,一边香烟缭绕,与玉玲珑面对面坐着一个青袍人,虽然穿着男子衣衫,却是掩不住那倾国倾城的雍容气质。一身与生俱来的贵气从眉宇间溢出,手里把玩着一把折扇,那双手白玉无瑕,扇子反而没啥看头了。玉冠丢在一边,长发披肩,此时面沉似水,一双眸子里雾气缭绕,让人看不够她在想什么。

玉玲珑轻轻给她奉上一杯茶道:“说起来都要怪墨琳。没事把他送来这里,却把我害了。”若是被人看到玉家大小姐在伺候人,不知道会不会惊呆。但是此刻,玉玲珑却是神情自若。

宝庆公主微微一笑:“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修为是小,境界是大。你这一次得到启示,若是当真破了天境,我们今后就不一样了。我请舅舅封你也做个安国公主,你还怕玉龙宗的日子不安稳么?”

玉玲珑恬静道:“我可没想过做什么公主。我们玉龙宗只想平平安安地生活,没什么大志,我也不想上阵厮杀。宝庆你要当皇帝,便叫秦风帮你吧,休把我往你们东海的漩涡里带。”

宝庆公主道:“那你来求我作甚?不过是给那小子派个差事,我们姐妹的交情,还犯得着客套么。但是话说在前面,此子乃是天煞,遇之则凶,你也不是不知,帮他对我没有好处,反而要平添危险的。”

玉玲珑道:“这一次我也不知道是对是错。原本我也不想他做什么大事,何况是那血淋淋的路。”她是玲珑心思,七巧的心肝,想了想,直言道,“宝庆,你可否为他降一次言灵,保得他平安。”

宝庆怪道:“你为玉龙宗都没有求过我降下言灵,怎么反倒为这小子求我。”

玉玲珑道:“这一次不一样。我感到,许多的重大的命运都维系在这个人身上。比玉龙宗还要重要。”

宝庆撇嘴道:“那是因为你喜欢上他了。被他占了些便宜,就觉得关系近了。之前管他有没有什么使命,就是死在你眼前你也不会眨一下眼的。其实,天底下没有一个男子配得上你,一时心动,你莫要当真了。”

玉玲珑在不经意间浑身散发出一股若有若无的寒气,郑重道:“这次不一样。我是认真的。”

宝庆将茶杯送到唇边,沾了一下,一愣:“玲珑,茶要喝热的。”那杯中的茶汤已然冻成了冰花,宝庆公主嫣红的唇印印在了冰花上,瑰丽难言。宝庆公主手中放出一道青气,将茶化开,重新冒起热气,轻轻送到口中品尝。一面轻品,一面摇头道:“玲珑,你从来没有喜欢过男人,但是这是什么样的人,你未必真的看清了。或许他不是坏人,但是他只是想报仇,就会带得你陷入无边的麻烦当中。你要是当真看的好他,也就不会希望我动用言灵了。你说是吧?”说着笑道,“你若是求我用言灵,要他放下仇恨抱负,生生世世都爱你,那我就勉为其难了,为了你难得喜欢一个男子,折些寿元也没关系。毕竟,我才是这世上最爱你的人。”

她是极为妩媚的美人,跟玉玲珑的冷艳凑成一对,正是相得益彰,显得她绝代芳华,玉玲珑冰肌玉骨,可惜没有人能看到。

玉玲珑正色道:“若是为我,才不需要言灵。我只希望他遇到危险,都可以安然度过,回到我身边。你若不帮忙,也就算了,不要阻拦我,也不要试图用言灵改变他。”

宝庆一呆,已然明了,玉玲珑是真的喜欢了一个人。但是秦风这人她也是见过的,当下急道:“秦风那人,前途无数血光。他是龙主的命不假,但却是最惨的那一种,无亲无故,孤然飘零,命中所犯的都是天煞。不要说赤帝一定要他死,对于其他的龙主来说,他的存在也是一种天生的威胁,容不得他的。不是我不愿意成全你的心愿,而是要改变这样的人的气运,只怕我这一条命不够用。你看,我自己都没有为东海的国运用过言灵,言灵不是万能的。秦风那人命太凶,我只怕为他祈个福,我自己倒要七窍血崩而死了。”

玉玲珑不再说话,独自品茶。

宝庆松了口气:“我倒是突然想起那时他说龙困浅滩的话,有点儿意思。”

玉玲珑欲言又止,想着要不要告诉宝庆,她在秦风的体内见到了祖龙的神格。突然门外有婢女说:“大小姐,秦公子和三小姐来了。”

宝庆和玉玲珑都随手拿起面具,戴在脸上,遮住了容貌。

秦风和玉珠一进门,还没看清人,宝庆便哎呀一声,一挥折扇,对着玉珠道:“这位姑娘真乃人间绝色,不如许配给在下,做一房爱妾,朝夕与共如何?”

秦风和玉珠登时都懵了,只见眼前一个青袍公子,披头散发,戴着白玉面具,两颗蓝宝石打磨成眼睛,透出湛湛蓝光,正盯着玉珠。

玉珠愤然叫道:“你是哪里来的鬼啊,大白天的乱走!敢打本小姐的主意!秦哥哥,我们走!”

秦风却望着那面具和玉手,猛然鞠躬拜道:“见过宝庆公主!”

“咦?”玉珠望着那玉手摘下面具,露出一张对着她吐了一下舌头的俏脸,登时叫了起来,“好啊,宝庆姐姐,居然作弄我!原来你已经来啦,也不叫人知道。”

秦风抬头想看,宝庆已经将面具又戴上了,不由得暗道可惜,没有见到宝庆公主的容貌。

宝庆公主对秦风微微欠身回礼,轻轻道:“难为秦公子还记得在下。”

秦风道:“救命恩情,秦风丝毫不敢忘记。”心中诧异,宝庆公主的眼神似乎有些妒忌?像是情敌的那一种。

宝庆公主微微一笑:“这恩情你倒是还得极快,已经去了四分之一。”说着故意瞟了一下玉玲珑,故意道,“那话怎么说来着,龙困浅滩,虎落平阳,倒霉起来谁也说不好什么时候。这不是已经让你赶上了么,玲珑妹子困在浅滩,我也要寄人篱下,算是虎落平阳啦。你可得报答我啊。”

秦风被调戏得面红耳赤,说不出话。玉玲珑现在确实是龙困浅滩,但是却是他造成的。仔细想想,宝庆公主住在云蒙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娘舅家固然亲,但毕竟是背井离乡,前程险恶。

秦风想了想,当下躬身道:“公主但有差遣,秦风莫敢不从。”

宝庆公主道:“我能有什么差遣?你看我屋前屋后都是人,像是缺人的样子么?”

秦风登时有些尴尬,宝庆公主似乎不是很喜欢他。

玉珠却察觉不到尴尬的气氛,左望望,右望望,突然惊呼:“秦哥哥,你跟宝庆姐姐认识?”又看看玉玲珑,“大姐,你也早就认识秦哥哥了?”顿时生气鼓起嘴来,“噢,你们本来是都认识的!死贼人,偏不告诉我。哼,我再也不相信你啦!”

秦风急得满头大汗:“我也是今天才知道啊。哎,今天许多事……”

劝了好久,把当初虹都被屠城时候遇到四龙天女而获救的事情简单说了,玉珠才转怒为惊:“赤帝这么可恨?怪不得九阳那么多逃奴。秦哥哥,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说得自己好生伟大,玉玲珑和宝庆都笑了,方才的一丝尴尬顿时无影无踪。

玉珠指着那些面具,好奇道:“宝庆姐姐,你们干嘛都戴着这么个面具啊?给我看看,真好玩。”

“这个?”宝庆一笑,“因为臭男人太多啊。”

她说的时候特地用手捏起面具的下边,朝着秦风掀了掀,却不揭开。这屋里只有秦风一个男的,臭男人自然是说他了。秦风直勾勾看着,等着宝庆公主摘下面具给玉珠。谁知宝庆公主偏不摘下来,却是玉玲珑将手里的面具拿了下来,给自家妹子玩。不由得暗道无趣,心里痒痒的,心想这宝庆公主只怕是个无德的可恶公主,难道这东海的人,都没有知道主子相貌的么?

宝庆突然偷偷掀了一下面具,逗他道:“你想看吗?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偏不给你看。”她脸上遮着面具,穿着男人的衣服,这一下却是百媚横生,面具也挡不住,声音更是令人骨酥筋麻,心神荡漾。

秦风想不到宝庆公主会这样开他的玩笑,搞得心里痒痒的。其实在玉玲珑的记忆当中,他已经见过宝庆的样子了,心道我很稀罕你长什么样子么?只是真人就在眼前,总是不免有些眼馋。秦风心道,不喜欢我,又故意要调戏老子,这公主真贱,心里偷偷骂了一声“狐狸精”,之前得过玉玲珑的授意,知道宝庆公主是要捧着的,又何况当着玉家姐妹的面,可不敢露出丝毫轻佻。

忽然外面婢女叫道:“四皇子,大小姐在会客,谁也不让进。啊哟……”听声音已然被强硬推开了。

玉玲珑和宝庆交换了一下眼色,心道,讨厌的人这不是来了么。玉玲珑从妹子手里拿过面具,收了起来。她板起脸,顷刻便是一幅冷艳模样。宝庆公主却将丢在地上的玉冠捡了起来,走到屏风后将发束起,整理衣衫。

四皇子殷祥已经闯了进来,哈哈笑道:“听闻玲珑妹子在会客,愚兄便忍不住想要看看是哪位贵客,也好结识一番。失礼之处,还请勿怪。”

秦风心道,只怕是看看谁在跟你抢姑娘吧?连风度都不要了,骑白马的果然是脸皮够厚。

婢女揉着手臂道:“大小姐,四皇子要进来,奴婢拦不住。”

玉玲珑面沉似水,轻轻一摆手,婢女退下去了。玉玲珑面上凝起一团白光,遮住了面容,冷冷道:“四皇子,不知道有什么贵干?”室内寒风四起,一片萧瑟,显然是不太欢迎不请自来的客人的。

殷祥似乎早就习惯了她的冷漠,拱手道:“我这几个护卫不知轻重,我回去责罚他们,给玉府赔罪。”突然看到秦风坐在玉玲珑对面,脸色便一沉,三小姐玉珠也就罢了,这小子算是什么贵客了?

秦风更是暗叫了一声高手,真是爬冰山的高手,被这样寒风猛吹都不在乎,还可以把过错推到手下身上,当皇子就是好。

突然一股傲倪天下的皇者之气扑面而来,宝庆公主从屏风后转出,用自己的气息将整个房间罩住,便没有人可以发现玉玲珑如今龙息全无的异状。此时的宝庆公主,和秦风方才所见判若两人。只见一个青衫公子手持宝扇,昂首阔步,玉假面上射出两道蓝色的瞳光,举手投足都是威仪,沉稳中带着的乃是与生俱来的贵气,令人不敢仰望。若说四皇子殷祥也算是有些威风,在宝庆公主面前便连个屁也不是,顷刻成了泥里的蚯蚓。

“你是……”殷祥突然结结巴巴,说不清话。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35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