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36章/共

整不死你个四皇子

发布时间:2013-04-14 10:30

秦风自诩已经是易容捣乱的大行家,谁知见到宝庆公主才知道,要说能装,谁也比不过女人。这气势也就罢了,说翻脸像翻书都不足以形容那个速度,根本就是换了一个人嘛,这龙骧虎步的架势,昂首挺胸,那对大奶子究竟是如何处理的?

玉珠已经被戏弄过一次,这一次知道有好戏,就一起板起脸看热闹。

只见宝庆公主将折扇在掌中一拍,冷哼道:“我的名讳,也是你能问的么?”

“大胆刁民!”一个侍卫冲上来,高声道,“四皇子殷祥面前,竟然无礼!”

突然一声脆响,那侍卫脸上已经多了一个掌印,打得人在原地转了几个圈,脖子都险些扭断了。

宝庆公主依旧站在原地,轻抚折扇,喝道:“这房间里哪有奴才落脚的地,滚出去!”一股滔天霸气压得几个侍卫心惊胆战,扶着先前那人疾退出门外,匍匐在地,口鼻中都沁出血来。

四皇子殷祥只觉得喉头发甜,神魂恍惚,心血倒流,知道修为差对方太多。普天之下能有这般修为的能有几人?望着那玉假面,突然想到,脱口惊呼道:“你是麒麟四公子里的青麟公子?”

传闻麒麟四公子横行九黎,不尊王法,来去如风。谁也不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也不知道他们来自何方,只知道他们四人任意妄为,修为极高,便是九大龙帝也不放在眼里,惹到了便要倒霉。虹都城破时麒麟四公子不知何故对九阳军大开杀戒,惹得九龙神将齐出,围剿天地八方,竟不能阻止他们从容离开。以对方的狂妄,连赤帝都敢惹,又怎会将他一个皇子放在眼里?

玉玲珑终于缓缓开口道:“四皇子,你带兵突然闯进民女房间,不怕丢了皇家的脸面么?”

殷祥听出玉玲珑的话也算是借机解围,给他个离开的台阶,拱手道:“愚兄冒昧,手下缺乏管教,竟然擅自踏入妹妹的房间,惊扰贵客,实在是失礼了。这厢给你陪个不是。只是确实有个事,要告诉妹妹知道。”轻咳一声,从怀中掏出几份请柬,战战兢兢向玉玲珑递了过去,不知道青麟公子会不会对此有什么反应,突然向他发难。手里一空,却是玉珠拿走了,交到姐姐手里。

殷祥强自镇定道:“近日有个赏梅的花会,乃是禹都才俊自发组织,为了欢迎宝庆公主来云蒙,向东敖氏族示好,托我将请柬带来。本来只是以禹都的年青俊彦为主,不料消息走漏出去,一下子许多名门子弟都报名了。那花会本来未必一定要办,但是这样一来就……”说着欲言又止,皱起眉头来,意思很明白,如此捧脚的国家级集会,如果宝庆公主不出席,未免太伤害阶级兄弟们的感情。而东敖氏族本来就是要在云蒙划地而居,如果连这样表示亲善的邀请都不接受,以后大家便不好相处啦。而宝庆公主出席的话,需要人陪同,玉玲珑自然也得去。

玉玲珑将请柬拿来扫了一眼,冷冷道:“民女将此事转告宝庆公主便是。这样的事,王子何须屈尊纡贵,遣人送来玉府给玲珑便是了。”

殷祥瞧着她冰冷的容颜,虽然不假辞色却是冰肌玉骨,玲珑可人,砰然心动,大着胆子凑近了说道:“妹妹受累,若是能在宝庆公主面前多说几句,劝得她来,再请宝庆公主多叫一些东敖的才子佳人,便是青黎、东敖两相亲善的好事了。”

宝庆此时也微微点了下头:“嗯,这倒也是。”突然对秦风道,“你说我去么?”

殷祥心道,关你什么事。望了一下秦风,不知道青麟公子跟这小子有什么关系,为何要问他。

秦风自然知道这是宝庆公主祸引江东之计,心想宝庆公主没安好心,要转嫁四皇子的仇恨,这破事我可不掺合,随口道:“觉得好玩就去呗。没意思就别去呗。”

玉玲珑淡淡问道:“不知作何安排?”

殷祥忙道:“还要请妹妹拿个主意。不知宝庆公主喜欢什么。原本大家叫我来,也是要问个清楚。”

秦风暗骂,这不就是泡妞大会么?连人家喜欢什么都是约出来再问啊?

玉玲珑望了宝庆一眼,见她不反对,似乎是有些兴趣的,就顺着秦风的话说:“东敖万里迁徙,无比劳顿,还是不要让宝庆公主做什么伤神的事,好玩就是了。”

殷祥听她的意思是有把握请得动宝庆公主的,大喜过望:“那是自然。等宝庆公主给个日子,小王再来与玲珑妹妹具体商议。”他只是四皇子,宝庆可是东海长公主,这样的场合要大太子殷洪或是帝后出面邀请才合礼数,他这是瞎扑腾,自然心虚。

不料玉玲珑道:“既然是与东敖亲善,自然应该是与东敖氏族子弟共商。我近日要闭关修行,不参加了吧。”

殷祥登时大急:“啊哟,玲珑妹子怎么能不去!”其实玉玲珑才是她的主要目的,宝庆公主就是来了,他也不能上手的啊。

秦风在一边打趣道:“唉,这该来的吧,没来。其实他们真正想见的就是大小姐你啊!其他都是次要的。”

殷祥顺着秦风的话急道:“是啊,其实这就是个名目,宝庆公主就算不想来,只要玲珑妹子来了,也是皆大欢喜。玲珑妹子没来,就算东敖十四族的嫡长子弟全来了,那又有啥意思。说到底一群外乡人,咱们云梦子弟想见的还是你玉玲珑啊!”

宝庆公主嘿了一声:“我还是不去了吧。”

秦风继续旁白道:“啊,这不该走的吧,又走了……”

殷祥怒道:“此乃云梦国的大事,还请不相干的人不要搅局。”

玉珠跟着起哄:“哎,算了算了,我本来还想让姐姐带我去玩呢。”

殷祥晕头转向,急道:“我这不是说你们啊!”

秦风道:“别说了,都走光了,没人去了。”

殷祥只见几个人都在憋着要笑,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觉得心慌,犹在说着:“咦,你们为什么要笑,有何好笑?”瞪了秦风一眼道,“你这无礼之徒,真是莫名其妙。小王是看在玉府面子上,不与你计较……”

那青麟公子突然打断他冷冷道:“你还有何事?没事就请早回吧。”竟是堂而皇之要赶他走。

殷祥这时已经镇定下来,心想这青麟公子一定也是看上了玉玲珑,在玉玲珑面前要耍耍威风,但是这里毕竟是云蒙的地面,他再强横也一定不敢给玉玲珑惹麻烦,做出什么有失身份的事,当下咬牙道:“我乃云蒙皇子,与玲珑妹子说的乃是我们云蒙的要事。你若再对我无礼……”

只见眼前的青麟公子重重哼了一声,龙息瞬间变得十分狂暴,盛怒下口鼻中所喷出的白气呈现鳞状。殷祥见了大吃一惊,这是帝龙息,乃是拥有皇龙血统才会有的气息,无一不是各大族中身世极为显赫之人。整个云蒙皇室,也只有青帝和大皇子殷洪才有这样的帝龙息。

对方突然掏出一方白玉龙玺,望案上重重一拍,大声道:“我乃东敖掌印,我说的话便是全权代表宝庆公主和东敖十四族的意思,你再对我无礼,我一掌拍死你,面见青帝问个清楚,云蒙国对我们的态度到底是怎么回事!便是我家大主母知道了,想必也不会赞同阁下的这个调调。”

“你是东敖掌印……”殷祥吓得说不话来,他本来就是来泡妞,哪里会真的请示过青帝。原本见到青麟公子跟他作对,只想对方是个强悍之人,回头找高手收拾他就是了。这时才突然想到,哎呀,玉家府中此刻到处是东敖的先头使臣,玉玲珑接待的贵客自然也是东敖地位最高的贵族,这青麟公子竟是东海龙族的掌印使!东敖西进,乃是眼下云蒙国最重要的事情,一般百姓不清楚这件事的重要程度,他身为皇子能不知道么?云蒙假借扶助宝庆公主的名义,得到东敖十四族的支持,才能名正言顺干预东海的局势。为了这事已经投入了举国的财力、物力、人力,如果这件事出了岔子引起东敖方面的不满,他还不被几位皇兄扒皮抽筋。

对方已经吼道:“滚!”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36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