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37章/共

公主真难伺候

发布时间:2013-04-14 10:31

门口人影晃动,东敖武士潮水一般涌进院子里来。这些武士能入选作为先头部队,保护宝庆公主,自然是东敖十四族最精锐的高手。便是最差的,也有苍龙以上修为。高声叫道:“保护公主!”当下龙影纷现,刀爪齐下,将门口的人一起缴械按住,便要冲进屋里来。

宝庆公主突然道:“你该走了!”

秦风见到宝庆公主口中青光一闪,顿时明白,这便是言灵。

果然,殷祥迷迷糊糊跟了一句:“对,我该走了。”急忙拱手道,“小王告退!”险些在门槛上绊倒,宝庆公主面无表情,将手向外一挥,东敖护卫又潮水般退去,四皇子殷祥不停说着“恕罪”,带着人仓惶离去。

他一走,屋里安静了几秒,宝庆公主变了嗓音,媚声道:“该来的不来,不该走的却走了……”

玉珠学着四皇子的声音道:“我不是说你们啊!”

顿时一屋的人笑成一团,笑得捧腹捶地,矜持全无。

玉玲珑杏眼含春,指着秦风道:“你故意编排人家四皇子,是也不是?”她素来矜持冷漠,此时满面春风,当真是美得令人发狂。

秦风暗叫了一声乖乖,笑道:“我看了骑白马的人就不顺眼,挖个坑给他,他就一定要跳进去,我有什么办法。”

玉玲珑自然知道他是因为吃醋,嫣然一笑。玉珠叫道:“姐姐你不知道,这贼人最坏了,经常欺负人家。”

秦风正色道:“我哪里坏了。”

宝庆公主道:“不是坏人,随口就这么损。”

秦风道:“这是一个我们那里的老段子,原来是这么说的。几个人打牌……”把那相声一学,只把三个人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宝庆公主轻轻以手摘下假面,用手帕轻擦笑泪。但见一双新月般的眼睛笑成了月牙,梨涡现处泛起红晕,正是倾国倾城的貌,配上勾魂摄魄的眼,出谷黄莺的声,看得人一阵恍惚。

玉珠羡慕道:“宝庆姐姐,你美极啦。”

宝庆惊觉,瞅了一眼秦风:“啊哟,还是让你们看到了。”

秦风正在闭眼猛念阿弥陀佛,宝庆公主你果然是个狐狸,都说白蛟女冷艳,青蛟女妩媚,这话一点儿也不错。又望望玉玲珑,只见玉玲珑也在望着他,赶紧悄悄递了个眼色,表示还是你最美。玉玲珑仿佛没看见,又恢复了冰冷的神色。

秦风暗自叫惨,以后看女人要小心了。

宝庆公主此时得了消遣,心情大好,瞅了瞅秦风,又瞅了瞅玉玲珑,叹了口气,到屏风后面更衣。只有在玉玲珑面前她才会肆无忌惮彻底放松,此时秦风也在,没有从前那么自在了。

秦风不明白宝庆公主为什么要更衣,玉玲珑却是明白的,对秦风做了个郑重的手势,要秦风把握机会。

宝庆公主过不多时便从屏风后转会,已然换了一身宫装。珠彩叠翠,容色端庄。在正位上坐好,再说话时便比较严肃,对秦风问道:“秦风,不知近来作何打算?”

秦风正色道:“暂时没有打算。在瑶光书院藏身,为三小姐的伴读书童,顺便学些本事。”

玉珠想不到他会直说,偷偷看了一眼姐姐,见玉玲珑没有什么反应,心里暗自开心得意。

宝庆公主道:“听说你刚修得了真龙?”

秦风点头称是,惭愧道:“还未来得及熟习。”

宝庆公主轻笑道:“成了真龙,还如此藏头露尾,像什么样子。”

秦风道:“没法子,我在云蒙是非法入境,怎么来的,公主您也知道。我没有登龙牌,进不了城,也做不得正经的差事。眼下还是多亏三小姐收留了。”

宝庆公主沉吟道:“这样吧,看你还是挺机灵的样子,你在我亲卫队中任个职,从小做起,学习兵道、礼法、政事。若是哪方面能做出成绩,我便会提拔你。最不济,可以帮你入个东海籍,可以名正言顺地四处行走。若是有本事,将来我便荐你做个军校。云蒙与九阳早晚要一战,那时你便有机会报仇雪恨。”

秦风郑重道:“谢公主!”

玉珠啊了一声,有些不舍,但是心里明白,这是秦风的大事,不敢多嘴。只是在一边,悄悄湿了眼睛。

宝庆公主冷冷道:“你先莫要谢我。你入了东海籍,我就是你的主子。从今天起你便要听我的差遣,我叫你去为我去死,你也得去。在我面前须得恭敬,不能这般说起话来没大没小。玲珑是我的妹子,但你是我的手下,这一点须得自己清楚了。”

秦风一怔,心道这些女人怎么动不动都是这个说辞,宝庆公主可比玉玲珑可要过分多了。玉玲珑是大小姐脾气,但是本性是很好的,何况给了他那么多功力,欠玉大小姐恩情太多;宝庆公主对他也有恩,但是并非为他着想,突然成了主子,还要恭顺,似乎便不太舒服了。玉玲珑一直望着他,秦风瞅了玉玲珑一眼,虽然玉玲珑不会对他使眼色,他也明白玉玲珑的意思,要他忍了。

当下秦风抱拳道:“是。”宝庆点点头,忽然听他说,“但是有一桩,须得公主依我。”

宝庆心中微怒,哪有人对她讨价还价的。喝道:“说。”

秦风道:“我不喜欢下跪。公主可否不要让我做那些会下跪的差事?”

宝庆公主一怔,随即怒道:“宰相以下,哪个见了本宫不下跪?你不认我做主子,我凭什么帮你。你道东海籍谁都可以入么?平民百姓想跪我,还要祖上积德,你莫要不识抬举!”

秦风道:“若有重大场合,我可以跪。但是只跪你一个人,那是为了场合,不是真的跪。就算膝盖点地,我心里没有跪过。公主晓得就好了。”心想,咱如果只是跪一下美女,也不算委屈。

宝庆公主大怒:“这算什么?”见过无礼的,没有见过如此无礼的,明摆着告诉你我跪腿不跪心。若不是玉玲珑的面子,宝庆早把这人一脚踢到外面去了。

秦风道:“礼发止乎心。公主对我有恩,秦风心里敬你,不愿做虚礼。”

宝庆公主瞪着他,真不知道是痛打他一顿,还是干脆弄死他好。忽然旁边玉珠道:“宝庆姐姐,你不要为难秦哥哥好不好?”

宝庆心道,我不为难他,到时岂不是自己丢脸。哪个主子身边的奴才居然不下跪,那主子还有什么面子。忽听玉珠嚅嚅又道:“宝庆姐姐逼秦哥哥下跪,秦哥哥会给你丢香蕉皮,让宝庆姐姐摔跤……”

宝庆一晕,这都是什么情况?

玉珠道:“我才不想秦哥哥去做危险的事,秦哥哥只要陪着我在书院,就谁都不用跪啦。”

宝庆公主和玉玲珑都暗道,原来如此。

宝庆公主面色缓和,厉声道:“你要报仇,又舍不得面子,是不是?依我看,你还是算了吧。”她瞧着秦风生气,反而起了征服之心,一心想叫他听话,干脆用了激将法。

秦风心中一痛,起身道:“为了报仇,我自然舍得面子。”当下对着宝庆公主郑重跪了下去,复起身大声道,“只是我今天跪了公主,他日公主要还的!”

几个人都目瞪口呆,宝庆公主从未遇过这种情况,反而不气了,鼓掌道:“好,我就看看你的本事。你莫要嘴上说的好听,实则是个草包。”

玉珠叫道:“秦哥哥不是草包!”

屋里尴尬了一阵,几个人都笑了,秦风道:“小珠儿,谢谢你。”

玉珠嘟着嘴暗自生气:“我不是小珠儿。臭贼,烂人!过河拆桥!”心里暗自后悔,为何要带秦风来这里。

秦风郑重道:“三小姐对秦风好,秦风永远忘不掉。只要没事的时候,秦风依旧还是三小姐的书童,永远陪着你。”

玉珠这才转嗔为喜,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啊?不许骗我!”方才秦风说得是“永远”,这个永远和偶尔被宝庆公主借用几年,相比之下自然是永远更好。她只当秦风是发誓了,心里有些欢喜,又茫然若失。玉玲珑瞧在眼里,轻轻将她抱在怀里。

玉珠忽然嚷道:“你帮宝庆姐姐做事,但是,作业还是要帮我写!”话一出口忽然觉得不好,玉玲珑在她头上敲了一记。玉珠龇牙咧嘴,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秦风却笑道:“好。我还是帮你写。”

玉玲珑瞪了他一眼,秦风只当没看见,反倒对玉珠眨了眨眼。玉珠暗自欢喜,对他吐了吐舌头。

宝庆公主瞧他们的样子,不免有些头疼,叹道:“玲珑,你真是给我找了个大麻烦。”但是想想,玉玲珑喜欢的男人,跟她的妹子更像是一对,将来还不知道多少委屈要挨,叹了口气,不由得为玉玲珑心疼。

玉玲珑却不在乎道:“我给你找了帮手。他日说不好你还要谢我。”

宝庆公主苦笑:“一个刚修成真龙,连御使元神都不会的家伙,能帮我什么。”想了想,忽然觉得不能就这么算了,高声道,“来人!”

一名高大的东海卫统领迅速冲进屋里来,向地上一跪,恭顺得气也不敢出。宝庆公主瞅了瞅秦风,意思是,瞧到没有,这才叫规矩。

宝庆公主指着秦风道:“这小子新来的,傲气得很,将他带去学学规矩。”

那东海卫扭头望望秦风,目露凶光。宝庆公主道:“我这会儿不想看见他,赶紧将他带去营房,给他一身衣裳,入个籍,瞅着规矩了,再放他走。若是回来还不懂规矩,你便不用在我身边了。”

秦风晓得宝庆公主的意思,那便是说,你比我的卫士强么?有什么资格放肆?

那东海卫听了,却神情剧变,龙魂出体,一头白色的大龙咆哮着将秦风一擒,轰隆一声带走了。

玉珠急得大叫:“秦哥哥!”

玉玲珑道:“莫管他,这是为他好。”她情知秦风骨子里的观念跟她们不太一样,不扳一扳,只怕也很难相处。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37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