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39章/共

竟然来了刺客

发布时间:2013-04-16 11:37

在场之人皆又惊又怒,放洪定在一日后,此时工程刚刚交付,尚有许多平民匠人未曾疏散,负责控水的术士一个没在,避水阵一个未开。洪水过来,会淹死多少平民百姓不说,刚交付的工程直接便会冲垮,就算没有冲垮,也会直接泡在水里。这座新城,便是完蛋了!就算日后将水逐出,如何能赶得上已经昭告天下的大典?

一头蹬龙从天而降,上面的骑士迅速下地,向众人抱拳道:“报!突然出现大量刺客,破坏了大坝,城外亦有上百不明身份的高手向城里杀来了,蹬龙卫正在与之激战,诸位大人速速登车撤离!”

有人惊道:“上百刺客!怎么可能?你们蹬龙卫是干什么吃的?东海卫也都睡着了么?放这么多刺客进来?”这摆明了是要阻止人对大坝施救,彻底破坏大典啊。不用想也知道是东海那边的刺客,冲着这些叛离东海国至云蒙的东敖权贵来的。

“对方实在厉害!”蹬龙卫满面通红,急道,“各位快走,刺客洪水顷刻便至!”

秦风知道蹬龙卫虽然跟玉家有仇,但是这种国家大事是不敢出纰漏的,万万不会借机报复。

玉尊一声冷笑:“玲珑,护卫各位大人到玉龙庄暂避。蟠龙卫,随我摆阵迎敌!”

玉玲珑应了一声,心念起处,九龙云车从天而降。蟠龙卫拖着大斧,将庭院护住,保护众人登车。

宝庆公主一声轻笑:“玉龙宗主太小看我们东海十四族。自家的宅子若都被人淹了,传出去让人笑话。东海儿郎,瞅瞅是谁来了,记住了,等下扒了他们的皮,给他们的主子送去。”

东海的精英护卫齐声答应,数十头巨大敖龙冲霄而起,驮着东海武士向着四周杀过来的刺客迎去。天空中百龙相斗,龙爪如电,龙影翻滚搅动如同怒涛,雷霆横扫,血光四溅。那些刺客竟无一不是高手,仗着人多攻势迅疾如电,已经冲进庭院,与蟠龙卫战成一团。

秦风望着四周一片混乱,忽然明白,这些刺客是早有周详的计划安排,对于东海卫和蹬龙卫的布防情况、反应速度都了如指掌,相互分工配合得分秒不差。这便不是普通的刺客,乃是受过严格军事训练的军团。

他冷静地想,为什么对方要炸开大坝?难道只是用水淹城么?但是这样一来,敌方的攻击时间也会变得很紧,而云蒙人是很擅长水战的,这对刺杀没有好处,除非那洪水是另有蹊跷。望着远处的大坝崩裂处,忽然隐约听到有怪兽的吼声。秦风一惊,回头看看玉珠正跟大哥玉白一起,身形一晃,向着宝庆公主和玉玲珑奔去。

玉尊浑身发出白光,一头巨大的玉龙光影渐渐出现在他头顶。地面突然亮起华光,以玉尊为阵眼,盘龙大阵启动,整个庭院都被笼罩。闯进来的敌龙被光芒照到,都齐声大叫,从天上坠了下来。蟠龙卫精神大振,周身白光缭绕,刀枪不入,各自站位,将巨斧抡开,朝着落地的对手劈落。玉尊一声大喝,玉龙魂魄散发出皎洁的光华,疾风般掠过阵前,龙爪电闪,将闯入盘龙阵的对手一一格杀,竟无人可以入阵一步。

玉白将所有的宾客、家眷、没有修为的人统统都赶到车上去,所幸此时重要的人全都集中在这院子里,九龙云车又大,可以让所有的人都挤上去。玉白将玉珠也丢了上去,忽然见到门口有一队蹬龙卫护着几个人杀了过来。

为首的人正是纪刚,揪着一只被单,里面裹着武英王世子,对玉白道:“大公子,恳请将我家世子带走。”

被单里不停蠕动,传来武英王世子闷唔的声音:“我不去!我宁可死了!”

玉珠在上面叉着腰道:“你不来最好,已经很挤啦。你敢上来,我一脚踢你下去!”

纪刚向玉白咬牙道:“大公子,武英王府和玉龙宗素来不合,但总算是邻居。大公子带走世子,给武英王府留个后吧。贼人强大,纵是九龙云车也不一定能安然离开,大公子带上世子,纪刚拼了命保护你们周全!”

玉白道:“别啰嗦了,上去吧。”

纪刚大喜,将武英王世子丢上了云车,重重扔在玉珠脚下。

武英王世子还在大叫:“纪刚,你敢,我回去杀了你!哎呀!”摔得七荤八素,忽然一只脚踏在他身上,登时老实了。

玉珠踩着他道,冷冷道:“你的斩龙刀呢?你的什么印呢?”

武英王世子道:“松开我,我用地魂印打死你!哎呀!”话音刚落,被玉珠不停踩踏,玉珠专拣伤口,疼得他告饶。

九龙云车冲天升起,九头蛟挥爪怒吼,九头张开血盆大口,顷刻便将一个挡路的大龙连同上面的刺客撕成碎片。四周混战的龙影纷纷躲避,蹬龙卫骑着战龙护在周围,齐声大吼与四周的大龙厮杀在一起,为九龙云车阻断追兵。

玉珠突然发觉不对,秦风还没上车,在上面大叫:“姐姐,秦哥哥!”混乱中不知怎么回事不见了秦风和玉玲珑。车上的侍女都将她拉住:“秦公子跟大小姐在下面,不会有事的。”

只见天边疾风一般起了乌云,一群凶悍的龙影似是早就等着有人逃出来,忽然从岛上的树林中冲出,遮天蔽月,向着九龙云车袭来。蹬龙卫仓惶迎战,上百龙马飞扑而至没命挡在车前,结成枪阵,竟被瞬间冲破。龙爪过处,龙马血肉模糊,嘶鸣坠落。

纪刚心惊胆战,突然从背后撤出一把金光闪闪的大刀。那刀一出鞘,一道金光便从刀身上升起来。纪刚驱使蹬龙,直冲进敌阵里,一声大喝,奋力一挥,那刀风卷起一道狂澜,刀光如同豪雨一般卷在刀风中直洒出去,顷刻间便将一个对手斩得血肉模糊,杀了一头大龙。

玉珠咦了一声:“那便是斩龙刀啦?”

武英王世子被她踩在脚下当做马蹬,冷哼一声,不答话。九龙云车上的人都心惊胆战,暗道,幸亏有蹬龙卫保护。纪刚带着几个蹬龙卫奋不顾身和敌人厮杀,有斩龙刀在手,转眼又杀了几个强敌。

突然远方的密林里飞来一支利箭,带着一道乌光,奇准无比射中了纪刚的肩膀,纪刚一声大叫从龙背上坠落,斩龙刀也脱手了。那蹬龙一声悲鸣,翻身追下去接住了他。纪刚一倒,战阵顿时瓦解,刺客顷刻间将所有护驾的蹬龙卫杀死,向着九龙云车逼近。

危急时刻,几道青色的霹雳横扫天际,结成一张雷网,将来袭的群龙拦住。一头七爪青龙的光影破空而至,巨尾横扫,将一头敌龙砸得当空坠下。七只龙爪便似是七道电光,顷刻间擒住七龙的七寸,风车般抡起,迎头砸向敌群。

有人惊喜道:“武英王来了!”

那武英王当真是骁勇无比,龙魂雄伟,冲入敌阵所向披靡,数十敌龙无一能接近九龙云车。然而一条硕大无朋的七爪赤龙光影早藏在云端等着,突然从高空落下,便似是苍鹰搏兔,一把擒住青龙脊梁,压着武英王的龙魂向地上撞去。武英王御魂避开七寸,反口喷出苍雷,赤龙竟不避让,迎面喷出火雷,顷刻间半空里爆出一声巨响,近处混战的龙影都被炸得四下纷飞。

一个身穿金甲的中年人和一个身穿赤甲的蒙面刺客站在场中,都是沾了满身的尘土和血迹。那金甲的中年人一身贵气,头戴金冠,手持金枪,一望便知是武英王。那赤甲刺客蒙着脸,拎着一柄暗红色的长剑,浑身散发出血腥暴戾之气。蒙面巾上绘着狰狞的图案,宛如凶神。两个人一声厉喝,举起兵刃缠斗在一起,龙魂也在空中轰然相撞,齿爪纷飞;地上两人枪来剑往,杀得难解难分。剑风、枪风所过之处飞砂走石,地面均被撕成一道道裂痕。

须知大多数人御使龙魂都需要全神贯注,哪还有能力身躯也在地上交手。武英王和那刺客都是御使龙魂便像是分身一般,真身还能发挥强盛的气力互博。刺客中竟有这种级数的高手,九龙云车上的人都惊呆了。东海高手群聚在四周掩护九头蛟的腹背,护着云车离开。

地面上一条白线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沿着河道扑入盆地,向着城池压去。九头蛟突然向着潮头发出惊天动地的嘶鸣,怒涛中,一只山一样高的六头怪蛇抬起头来,蛇颈上竟是六张巨大的人脸,蛇身都是虎皮花纹,不知道有多长,隐没在洪水里,搅动着浪涛。九头蛟已经是庞然巨物,在这怪兽面前却小了一号。那六张人脸都瞪着血红的双眼,突然齐声大叫,波涛顷刻暴涨,那怪物带着潮头冲天而起,张开血盆大口,向九头蛟喷出滔天毒涎。腥风过处,东海敖龙卫士头昏眼花,从天空中坠落。落进水里,便惨叫身亡。九头蛟瞬间掀起狂风护体,将毒涎吹开,一丝毒涎仍落到身上,发出嘶嘶声,一片焦臭。九头蛟痛得大叫,奋力飞入高空,它驮着云车,不能跟对手厮打,便是躲闪速度也大受影响。

“细柳!”这个名字在心底出现,所有的人都吓得脸色发白。

传说中的细柳是相柳的幼体,相柳乃是上古凶兽,长有九头,可以掀起洪水,口中喷吐毒涎乃是天下至毒,一口毒涎下去湖泊中鱼虾尽死,沾上便血肉溃烂。这潮水已经混有毒涎,若涌入城中,所有的人都会被毒死,便是有再高的修为也没有用。之后此地水泽便会充满苦水,喝了便死,再也无法居住了。面前这只细柳仅有六头,已经像个小山一样,若是成年的相柳长满九头又该是什么模样?

守护庆祥坝的蹬龙卫化作数头青龙扑向洪泽,用身体掀起龙卷风将水卷起,但这点儿龙卷风在洪水的滔天水势前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那些青龙齐声惨叫,浑身冒出黑烟,不多时便化作一滩白骨,坠落在滔滔洪水中。

这一幕看得九龙云车上诸人都面色惨白,云蒙龙族原本最擅长治水,如今这洪水中伏着一头细柳,洪水中混有毒涎,沾了便死,只能眼巴巴瞅着毒潮带着震耳欲聋的声响冲向盆地中。

“快看!”有人死死抓着车舷,指着下面道,“大小姐在下面!秦公子和青麟公子也在!”

玉珠闻言奋力从车窗探出头去,只见滔天巨浪前站着三个米粒般小的人,登时眼前一黑。

 

未完待续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39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