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43章/共

这座城就叫堰城

发布时间:2013-04-20 11:02

此时旭日东升,光芒照到冰堰上。玉玲珑突然咦了一声。秦风往下一看,只见冰堰晶莹剔透,在光芒中浮现出都江堰的华丽光影。秦风恍然大悟,都江堰的实体消失后,冰堰成了中空的,里面完整地保留下了都江堰墙体轮廓。日光穿透进去,折射出一道道彩虹映衬下的水晶城郭。

整个庆栖海上空都响起了惊叹声,随即爆发出欢呼:“玉玲珑!玉玲珑!”

无数人影、龙影落到冰堰上,围绕着闪闪发光的冰堰观赏,赞叹不已。如此宏伟、巧夺天工的冰堰,人人都以为是玉玲珑造出来的。原来当时细柳所放出的黑雾铺天盖地,谁也没看见这个冰堰是怎么出来的。冻气是玉龙宗的龙息特征,便理所当然都以为玉玲珑做的了。

玉玲珑颦眉道:“这些人啊。”

秦风道:“这样才正好啊。对玉家好。”这样一来就不用解释华龙族的存在,也没有人知道玉玲珑失去大半修为的事情了。

玉玲珑轻声道:“委屈你了。”见秦风真心为玉家着想,她便觉得欢喜。嘴角微微翘了起来,淡淡地笑了下。

秦风嘻嘻一笑:“你对我笑一笑,就是奖赏于我。”

玉玲珑板起脸,不想叫他得意,喝道:“还不快走,等着让人围观么?”

秦风知道她脸皮薄,心道,眼下这会儿肯让我这样抱着,其实就已经是她的极限了,不能得寸进尺。早晚有一天,要将大小姐的冰冷外衣剥得干干净净,让她晓得做女人被宠的快乐。当即催动龙魂躲在云中向着玉龙庄飞去。

九龙云车上早已欢声雷动,万头攒动,争相观赏那彩虹冰堰的奇景。许多人都在高声喊着:“放我下去!让老夫下去!我要去看那奇景!”只有瑶矶沮丧地四处探头寻找:“师妹到底去了哪里?”

危机度过,许多人前去拱卫九龙云车,一条条龙影背上坐满了人落向冰堰。海底城一片狼藉,许多人受了伤,一边接受治疗,一边睁大了眼睛观赏四周的冰堰。

很快,整个云蒙都传开了,玉玲珑力斗细柳,吹雪冰堰。禹都百姓争相来看彩虹冰堰的奇景,瑶光派和玉龙宗的所有买卖一时都如日中天。

次日,海底城工程彻底修缮交付,庆祥坝也被临时修复。所有水道一起开启,注入盆地,形成连绵百里的庆栖海。开闸时但见水势汹涌,白浪如驹,到了海底城上方却会突变成风平浪静,波涛随着暗潮水势沿冰堰绕行。

禹都官员考察冰堰,都啧啧称奇。以斗魁为首的司天监、御史台、工部司都对冰堰的构造进行充分肯定,提出应当保留下来。上奏后,得到的决议是由东敖方面决定。而东敖的先遣人员在这里住了一下,觉得留下冰堰有莫大的好处,不用担心水势突发造成的影响,而且云蒙天气比东海闷热,这里正像个避暑胜地。最重要的是,冰堰所形成的水流切割、导引效果对海底城的周边水域有很重要的意义,他们甚至觉得,以后可能再造海底城都应该按照这个结构来营造外墙。

三日后,东敖庞大得史无前例的船队沿运河抵达庆栖海,禹都万人空巷,运河百里夹道欢迎,云蒙百姓从全国各地赶来一览盛况。青帝亲率文武百官在河口相迎,只见天空中龙马成群,彩旗飘摆。海面上大舰上百,楼船无数,连绵不绝开进港口,云帆相连,没有尽头。东海卫盔明甲亮,旌旗似海,长枪成林,个个面容剽悍,屹立在船头。

等到一艘巨大的楼船被数艘战舰拱卫着驶进港口,天空中、河岸边、所有的船上都一起爆发出欢呼。许多老人望着那船帆上巨大的青云标记都哭起来,在运河两岸跪成一片:“公主回来了。公主在东海受苦了!”在他们这些老人心中,如今贵为东海后的庆云公主只是记忆中那个为了促成云蒙和东海国结盟而远嫁重洋的小姑娘,是他们心目中永远为之骄傲的青龙族第一美人。

等到后面一艘较小的楼船驶入港口,望到主帆上面金光闪闪的“庆”字,所有的年轻男子都从地上蹦了起来,玩命欢呼。对他们年轻一代来说,宝庆公主才是心目中的女神,四龙天女中身份最尊贵的宝庆公主,一言就可以定天下的敖龙正统,却是同时具备青龙血统的公主。谁能得到宝庆公主的祝福,谁就可以鸿运当头;谁能得到她的青睐,就可以成为上天选定的皇者!对于云蒙国的年青人来说,这简直就是天下第一国民美少女的无敌传说。而终于,这个传说来到了云蒙,成为云蒙和东海国共同的传说。这让那些年轻人如何能不激动。

当东海后庆云公主携手爱女宝庆公主登上云车,由十四头碧水兽拉车,百头青龙拱卫着出现在众人眼前,四周顷刻间欢声雷动。庆云公主自车上站起,向四周挥手致意,重回故里,重见国民,已是饱经沧海,感慨万千。宝庆头戴九龙霓虹冠,珠帘遮住容颜,肩头披着山河霞云帔,周身祥云缭绕,恍如九天仙子,静静跟在母亲身后。

仪仗行进到水中,波涛向两边分开,一条大道直通海底城。行至城下,一个巨大的龙门牌楼屹立在中央。

文武百官肃立在道路中央,一位老臣手持金砂笔迎来,行三叩九拜大礼,高声道:“请长公主为此城赐名!”

“斗魁老大人辅国千年,辛苦了,哀家面前不必多礼,快快请起。”庆云公主手挽祥云,将斗魁扶起,接过金笔,沉思片刻,见四周冰堰宏伟,果然如同众人所传,巧夺天工,美轮美奂,于是说道,“此城因冰堰而幸免于洪水劫难,当名为‘堰城’。”玉腕挥舞,凌空写下“堰城”两个圆润的大字,甩手一挥,那两个大字变得斗大,发着金光,不偏不倚撞入牌匾之上。

秦风骑在青龙背上,混在仪仗中,见到这个情景不由得咋舌暗道,原来还可以这样挥洒文字。玉玲珑想必也是这样将那篇字拓到玉屏上的,这一手当真是妙极了,可是一定要学会。忽见看见宝庆公主用手轻轻将遮面的珠帘拨开一条缝隙,眼神向着他揶揄嘲弄。秦风差点失态,暗骂宝庆你这个狐狸,要害我!

他此刻被宝庆安排在仪仗中,作为东海子弟入城,就是宝庆公主所谓的“厚赏”。

那日跑回玉龙庄,当真是累得要死。还没睡醒,玉珠又已经跑回来,见他没事,又哭又笑,缠着秦风放出龙魂来给她看,又要骑在上面去游山玩水。秦风当真是被大小姐骑完就被三小姐骑,累得便要吐血。到了晚上,玉珠总算放他走了,玉玲珑又已经睡醒了,偷偷叫他过去,向他细细解说许多事情。修成真龙后世界大大不同,如何导引龙力,如何进入灵虚境,那是一个非常庞大的课题,根本就不是一知半解可以运用的。

秦风此时方知,那时修成真龙被他的龙魂撞破的一块混沌空间,便是他的“灵虚境”。这块空间是他的神魂居留之地,将来可以有许多妙用。而按照不同修炼方式,龙魂也会有许多变化,增加不同的法力,就连肉体也会有不同的变化。当真是一步迈入真龙,眼花缭乱,不断看到以前从未想过的境界。

更爽的是,玉玲珑需要和他换息来汲取华龙珠中记载的知识,她是个武痴,一旦开始修炼便浑然忘我。既然已经被秦风吻过,早已过了那道线,对秦风些许口舌轻薄竟由得他了,只是再要胡来便一概不准。

秦风学习各种知识,又可以直接分享玉玲珑的感受,那是比什么师傅都要强百倍。修炼是有窍门的,临敌经验更是无比重要,秦风从玉玲珑身上可以得到许多言语文字根本无法描述的修炼经验。几夜之间,他对于真龙的掌握便比之前纯熟了一大截。玉玲珑与他合息修炼,吞吐龙息供养龙珠有千年修为,比秦风气息精纯,功法又上乘,将他的龙息炼得精纯无比,壮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秦风对玉玲珑又敬又爱,半师半妻,产生了一种非常特殊的感情,既刺激又感激。每晚开始合息的时候固然是色胆包天,清晨结束的时候也不免依依不舍,拥吻缠绵。

只是,玉玲珑对人素来不假辞色,此时又急于要他掌握真龙修为,能博她一笑实在是不容易。这样连续两日不得睡眠,秦风便有点儿吃不消。玉玲珑到了后半夜就可以专注于龙息周天流转,以修炼代替睡觉。他却是做不到的,还要努力吸收玉玲珑的经验,自然累得要命。几天下来修为进步固然很大,但是黑眼圈也出来了,搞得玉珠老以为他在客房里睡不习惯,嚷着给他换到大青的窝棚里去,继续睡些稻草。他又不敢跟玉珠说,你走了你大小姐就来我房里过夜了,苦不堪言,心想这样下去莫不是要死在玉家姐妹手里?若不是宝庆公主突然遣人来要他加入仪仗队,头一晚就将他接走,只怕他爽到今日便爬不起来了。

关于秦风十七岁成龙的消息,都已被宝庆公主和玉玲珑严加告诫,不许随便外传。此时秦风穿着东海族服饰,手持青云旗骑着青龙,行进在离宝庆公主车舷最近的地方。前后左右都是东海氏族子弟,对他暗自投来羡慕嫉妒的目光。

霸天彪骑着青龙走在前面,那天晚上杀了好几个刺客,功劳不小。但是对于宝庆公主要秦风直接参加堰城大典,感到十分惶恐。秦风这人再怎么调教,对于礼数上总是不让人放心,何况要他持旗。当时宝庆公主说奖励他在典礼之日担任掌旗,秦风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当真想一脚把他踹出屎来。若不是宝庆公主大怒,说不愿意就滚蛋,将他的东海籍也销了,这人搞不好还要消极怠工。东敖子弟怨声四起,作为他的上司,更是面对着无数宗族子弟的质问和指责,又说不出缘故,当真是难做得很。

青云旗是敖氏皇族血统的旗帜,代表的是敖氏正宗,象征着宝庆公主在东敖氏族心目中的无上地位。打着青云旗,意思是不承认其他东海皇子的继承权,正统在此处。对东敖子弟来说,能够持青云旗是一种莫大的殊荣,连带整个宗室都会感到荣耀。但是对于秦风来说,这无疑是一件招人恨又没有任何好处的事情。从其他东敖子弟的眼神中,秦风感到了杀意,感到了日子不好过的感觉。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43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