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44章/共

谁能为金殿题名

发布时间:2013-04-20 11:03

仪仗队进入城中,岸上百姓争先恐后将锦鲤放入水中,随波游进庆栖海。但见头顶一片清澄的碧波,锦鲤成群游过,投影在洁白的细沙上,一片瑰丽吉祥的景象。东海各族远道而来,看得啧啧称奇,颇为感动。

秦风暗道,玉白大少爷当真有点儿张艺谋的才能,是个鼓捣大场面的高手。不光是东海族,岸上百姓俯瞰水中彩虹冰堰,群鲤粼粼穿梭,波光中遥望宫殿,都是看得如醉如痴。

忽然有一头大青龙从海中飞起,背上的人手持金光闪闪的圣旨,对岸上宣旨道:“青帝有旨,四方名士,举子才人以上,可以入殿朝觐龙颜,祝献吉祥,共庆同乐!”

登时欢声又是雷动,那就是说,有功名在身的人就可以靠近了去看宝庆公主啊,说不定一展才华之后,便博得宝庆公主的好感,从此一步登天……就算没能给宝庆公主留下什么印象,借机参观一下堰城大殿也好啊,以后估计没机会了。登时人群里到处都是人在高喊:“我是才子!”“我也是!”

卫士逐一检查登龙牌,将人放入城中大殿。那殿中广场宽阔,正殿还未提名。青帝和庆云公主兄妹团聚,携手坐在大殿前。文武百官、皇子嫔妃都各按身份坐在相应的位置。宝庆公主坐在左近,身份地位超然,无人可以和她平坐,便是云蒙皇太子殷洪也只能陪坐在下首。此刻东海名士与云蒙才子齐聚广场,分左右朝拜,一派熙攘景象。

不断有人写下吉祥诗篇,被司仪的大臣看上,便会叫道,某某才子御前祝词一篇!那才子便可以一直走到群臣百官中间,直至御前三丈,进献文字,吟诵诗篇。如果得到认可,便可以再靠近一丈叩拜,领取赏赐后退去。

秦风暗中望了一眼青帝,心道这就是能和赤帝分庭抗礼的青黎之主,果然是隆威至盛,修为深不可测的霸主,举手投足都是帝王气势。

他此刻手持宝庆公主的旌旗立在大殿边缘,正是位于中间的地方,所有进献诗篇的才子都要从他身边经过。一般能站在这个位置又举着旌旗的人,便是族主最信任的代表,一族才俊。每一族都有俊彦子弟作为代表掌旗,秦风因为手持青云旗的关系颇为引人注目。但是大家看的都是那个旗子,偶尔有人用妒忌的眼光看了看秦风,都撇撇嘴。

秦风却是仔细欣赏每一位才子的文字话语,云蒙国和东海国都是泱泱大国,极重视文化。正所谓文可成龙,武亦可成龙。真龙崇尚的是一种境界,如果文采达到举世流传的境界,基本上都是可以自行修成真龙了。就算修为不够,尚未成龙,朝廷有制度栽培特别有才能的年轻人,会给予很大程度的帮助。

这些才子能被认可放入城中,便都是有功名在身或是很有名望的才子了。此番盛况空前,这些才子自然不会放过这样一个大开眼界的机会,能来的都来了。东海十四族的才子也都齐聚殿前,和云蒙才子一起妙语连珠,尽显风采。

秦风也听得连连点头,云蒙好诗,东海好赋,这些才子望着美景,乘兴作来,都是心思机巧的吉祥诗篇。

忽然百官起立,司天御史斗魁又出班道:“金殿尚无名,臣等恭请圣谕。”

这是一个新殿落成的典礼流程,殿名留空,由君主来最后决定。而大殿的名字应当与正殿宝座上头顶所悬挂的金匾相对应。要定下殿名,实际上应该先定下匾上的四个字。而这四个字要体现出君主的皇道,作为告知天下和对自己的警醒。

青帝向庆云公主笑道:“堰城为皇妹所有,自然由皇妹来提。”

庆云公主却摇头道:“昔日武皇帝以‘普天同治’为念,乃是皇道之极,但自从洞渊之乱后九黎分崩,人心背离,岂不令人唏嘘。今日东敖十四族与云蒙士子携手共庆,令哀家无比欣喜。不如便请天下才子群臣共商,才合乎天道。”

他们所说的话清清楚楚传到广场的每一个角落,场中所有的士子、百官顷刻面色凝重,都冥思苦想起来。为正殿题匾,这是何等殊荣,可比说些什么漂亮的吉祥恭维的话重要多了。光宗耀祖,名扬天下,便在今日!

礼官将这一决议高声重新宣读了一遍,宝庆公主却朝着斗魁老大人招了招手,低声说了几句。斗魁面色一变,走上台前,高声道:“中选者赐金万两,定海珠一颗!宝庆公主亲自斟酒一杯,为座上宾!”

此言一出,场中轰然躁动,这可是什么都有了啊!

黄金万两也就是个俗物,定海珠却是东海国宝。传说天柱崩塌时碎片无数,其中有许多诸神留下的宝物,都是无价之宝。定海珠便是其中之一,与定风珠、定火珠、定雷珠合称“四象宝珠”,佩在身上,即便是没有修为也可以发挥妙用。定海珠在手,入海不用惧水,普天之下只有一颗。对于文武修行来说,此珠都有极大的妙处。云蒙和东海族都是水属性的龙族为主,这珠子可以极大程度避免修行中受到自伤,稳定神魂,价值可想而知。

这也就算了,由宝庆公主斟酒,为座上宾,这是获得宝庆公主青睐的天大机会啊!不亚于中了状元,这么多人不都是为了这个来的么?什么叫风流才子,这就叫风流才子!

秦风心道,宝庆公主定是故意的,刚到了云蒙就要举国的才子都为她疯狂。这样做到底有什么意思?当公主很无聊么?

当下便不停有人题字,礼官捧着玉盘,托着金笔巡行在人群中,见到有人要题字就走过去。那金笔份量极重,有的才子修为全无,一摸那金笔便涨红了脸。就算拿得动笔,也根本没有本事凌空题字,知难而退。

有个云蒙大儒题字道:“德昭日月”,笔力放出金光大作,修为不凡,书法中正平和,意境绵长,被众人称好。青帝和庆云公主却都微微摇了摇头。

秦风暗自偷笑,这人虽然有修为,却不明白,刚才庆云公主已经点过“普天同治”的理想,青帝更是想要称霸天下的君主,怎么会喜欢“德昭日月”这种软绵绵的道义。

为大殿提匾额,说起来容易,实际上极难。四个字要说明统治者的志向、道义,这几乎都是要靠猜的。猜错了,那就大大不妥。所以不能说过于偏激的话,要保留余地,还要有皇家气派,不能像是吹大气,捧臭脚,要有为社稷百姓考虑的一面,不能纯粹是皇上满意,也得百姓认同,挑不出错来。说起来,当真是难得要命。

有个云蒙年轻才子抬笔挥毫,写下:“传祚无穷”四个字,书法雄奇,苍劲有力,有为百姓谋福之意,又有突破疆域、谕令八方的暗示,登时博得两位主子微微点头。只见那才子剑眉朗目,正是云蒙国年轻一代有名的才子云正隆,当下博得一片彩声。

东海国不甘示弱,有个公子出来道:“日升月恒”,又有一个道:“洪筹万里”,虽然也有人叫好,但是都不算合意。一时间什么“紫气东来”、“威加宇内”、“隆德中正”都涌了出来。东海十四族毕竟比不了云蒙全国各地跑来的才子,像样一些的都是出自云蒙国才子之手,这时便不免有点儿尴尬。

秦风心想,这种事就应该叫夫子那样的大儒来做啊。何必临时起意,早该定好才是。

忽然一个小王爷自人群中站出,头戴金冠,器宇轩昂,挥笔道:“励精四野”,有勤勉为民,又有图治天下之意。笔法有皇者气度,霸气外露。礼官特地高声报了一下:“皇四子殷祥!”

青帝微微点头,庆云公主见是四皇子,也微笑表示嘉许。只是她是女子,挂个如此硬气的牌匾在头顶,有点不伦不类。四周附和叫好的人不少,毕竟是皇四子嘛,怎么都得捧捧场。

秦风瞥了殷祥一眼,心道你不是在缠着玉大小姐么,昨天还“玲珑妹子”叫个不停,怎么今天这场合你也不落下。殷祥本来在得意,突然瞥见他站在殿前,不由得神情一变,有些心虚。秦风更觉得他好笑,在宝庆公主面前认不出来的人。

大殿前热火朝天题了一阵,虽然颇多妙语,但人多口杂,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渐渐地,也没有人敢出来写字了。

庆云公主笑着向宝庆公主征询道:“庆儿,你觉得哪个好?”

宝庆公主一直百无聊赖端坐在那里,似乎显得对哪个都不感兴趣,突然道:“秦风,你说。”

秦风本来正想偷偷打个哈欠,差点儿给噎死。瞪大了眼瞅着宝庆公主,如果不是宝庆公主刚刚喊了他的名字,这举动就会被当做“大不敬”,当场拿下。满场的目光刷的一下集中过来,几乎要把他当场点燃。就连青帝、太子、东海后都在看着他,这不是要他的命么?

所有的人都在想,这人是谁?云蒙的才子官员都认为他是东海的贵族,宝庆公主的亲信侍卫;殊不知东海子弟也在猜,这小子哪里来的?秦风现在穿着东海族的衣服,手里持着宝庆公主的仪仗,自然算作是东海人。

太子殷洪打趣道:“方才东海族也太谦虚。原来才子不在殿前,乃是在玉阶之上,龙图之下。”文武百官乃至青帝都笑了笑,能掌旗作为一族代表的,自然是族中才俊子弟,修为还在次要,才华、血统才是首选。这个小伙子能掌青云旗,那肯定是敖氏子弟中的佼佼者了。

秦风本来也没太在意那些人说些什么,也没有印象特别深刻的,一时便懵了,忽然又听宝庆公主悠悠道:“你若是觉得他们说的都不好,你就也写一个来给哀家看看。”

原本还有些议论,顷刻间鸦雀无声,宝庆公主言下之意,她认为她这个亲信的才华比在场的人都强。便是青帝和庆云公主,都向着秦风投来了好奇的目光。若秦风不能让人心服,岂非拿天下才子开玩笑,那么宝庆公主的话就显得有些冒失,有失皇家气度了。

宝庆公主似乎一点儿也不觉得不妥,当众道:“若是丢了我的脸面,休怪我罚你。”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44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