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46章/共

你是公主我也照咬不误

发布时间:2013-04-21 16:19

秦风心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看来歌功颂德的事情在这边还是落后了,龙族的脸皮都不够厚啊。见他们很激动、很投入,全都在跪拜高呼,响应万民,反倒没有自己的事情了,趁机偷偷退出人群,免得跟这帮激动的人搅在一起,忽听背后一声轻咳。

宝庆公主正端着酒杯,不知何时离开了座位,在他身后笑嘻嘻地望着他。作弄他够了,心里也算痛快了。想不到,秦风还真给她争脸。

秦风瞅瞅四周,趁着所有的人都在歌功颂德,用手里的旗子一挡,一口凑过去要将酒喝了。宝庆公主立刻缩手不给,秦风追着要喝,一把抓住宝庆的手,低头凑过去喝酒。动作太急,登时咬到了宝庆公主的玉手,留下几个牙印。宝庆公主大吃了一惊,想不到这人如此大胆,敢当着天下人做这种事,顿时满面红晕,看看四周没有人看到,再看秦风时已经站回殿前的位置去了,啐了一口,知道是怕她再出什么幺蛾子整他。这对她来说也是极刺激的经历,心慌慌的,好久才平静,一时也不敢再整秦风了。

《云蒙国志》记载,堰城大典当日,祈望厥宁之声远达百里,禹都可闻。青帝、东海后皆感动得哭泣。是夜,百姓点燃河灯、天灯祈愿,天地皆为星河,举国同欢,吉祥快乐的盛况古未有之。

当晚,玉府在河口的码头设宴,庆祝成功。这里是玉龙宗专用的私家码头,停泊着自己的船,建有简单的房屋、庭院。沿河嫩草芳菲,虽然是冬季也有许多花草开放,盆景、亭台都收拾得干净别致。这一带沿河上下已经都是旺地,等到腾出空来,码头后面便要开发成一个豪华的酒楼。

秦风和玉珠、玉玲珑一起在庭院里放飞天灯,桌上都是蜡烛、彩纸,已经做好的孔明灯、小纸船在旁边堆了满满两箱。这是玉府在玉白的监督下赶制的,属于完成品,比之前随手做的要精美很多。许多高级的孔明灯上还用轻纱绘有美人图、鲜艳的花卉或是优美的诗句,点亮了煞是好看,令秦风大为赞赏,玉大公子真是举一反三的商业奇才啊。玉珠只管放蜡烛点灯,秦风和玉玲珑不断在许愿纸上写了祈福的话,挂在孔明灯下面,供玉珠来放。这项玩乐的好处便是又怡情,又没有难度。

秦风望着玉玲珑素手在纸上写字,时而颦眉思索,烛光照亮美人面,当真是心里痒痒的难受。再看看玉珠,天真烂漫,一张俏脸在烛光下映得粉嫩,对他情哥哥,情哥哥地叫着,只觉得得意之极,人生美好,莫过此时。最好突然便是乌云遮月,再吹来一阵大风把蜡烛熄灭,他便左亲一口,右亲一口,两姐妹一定都不敢做声,嘿嘿。

想得正得意,大公子玉白腆着肚子来了,一脸得色,不停说着:“赚翻了啊,赚翻了啊!”

玉珠笑嘻嘻道:“大哥就会赚钱。”

“什么话。我这是大本事。”玉白正色道,“我不赚钱,你们吃什么,喝什么。”转向秦风道,“秦兄弟啊,这一次赚了多少,我分你一成!以后再有啥好点子,一定要来找我啊!”他这会儿已经不叫秦风为公子,而是喊着亲兄弟了,当真是有钱分外亲。喊着秦兄弟,简直听起来就像是亲兄弟。

玉珠怪道:“秦哥哥现在才不缺钱。今天大典上,青帝赏他黄金万两,宝庆公主赐给他定海珠,美酒,庆主子更大方,直接给了一块东海龙佩,准许宫中行走!懂不?宫中行走!黄金万两!”

“真的啊?”玉白大喜,“这以后要跟他们讨些采办的大宗生意……咳咳,这钱是只嫌少不嫌多的,亲兄弟,回头我就让人把分的钱给你。依我看,回头我们可以联手在堰城做一些生意。我可以将我圈下的地皮让给你一处来起个宅院,如何?”

秦风笑道:“这个自然好。”

玉白拿出一个小小的玉戒指给他,说道:“听他们说,你已经修成了真龙。这是我们玉龙钱庄自己做的戒子龙,你吹一下,我拿来给你存钱。”

秦风接过那玉戒指,只见平滑的戒面上有一层雾蒙蒙的水气,整个戒指通体晶莹透亮,戒面、指环浑然一体,是用一整块上好的冰水玉打磨出来的。这么好的玉,镂空成戒指着实是浪费,不过也着实是彰显其价值。只是拿在手里不知道应该干啥,不由得有些尴尬,望向玉珠。

玉珠道:“秦哥哥,这叫吐息,你用龙息往上面仔细喷口气。”

玉白怪道:“秦兄弟不知道戒子龙么?”

秦风笑道:“没有。”

玉白道:“哦,你往里面喷一口气自然明白。”

秦风便深深吸了一口气,经由龙珠心血循环后,化作龙息,匀长地喷吐在戒指上。只见戒面上雾蒙蒙的水气逐渐退去,出了一头龙的影子,在里面一转,头朝着戒面,身体环绕在指环里。这龙的影子,若是仔细看,竟是和他的龙魂是一样的。

玉白解释道:“秦兄弟,这黄白之物若是都用金银,一过个几百两带起来着实是太沉。所以咱就用这种戒子龙,这种白戒指呢,各大钱庄都会做的,只要是联号,就都可以用。你往里面吐息之后,这戒子里面就有了你的一丝魄印,你瞅瞅,这不就是戒子龙了么。拿去钱庄,就可以开个户头,提取存款,吹一下,就可以证明身份,谁也不能伪冒。这戒子龙最大的作用是可以把你的金钱、信用都记录下来,让银号与店铺消费同步。”

秦风恍然大悟,这个就是所谓的物品灵魂绑定嘛,跟证明身份的登龙牌是一样的道理,而且更可靠一些,要造假更难。这个戒子龙,其实就是龙息魄印在戒指里呈现的样子。没有修成真龙,只怕就没法用这个了,因为显化不出龙魂的样子。皱眉问:“戴在手上不会坏么?丢了怎么办?”

玉白道:“这里面有你的戒子龙,丢了你自然会知道啊。坏了也没关系,戒子龙实际上只是个魄印,戒指坏了就会归体,你再做一个就是了。”往秦风腰带上瞥了一眼,看到那块东海龙佩,指着说道,“真弄坏了,你有那个能证明你的身份也行。咦,你还没有吐息进去啊!”

秦风摘下东海龙佩,发现那个玉佩的背面跟这个戒指的戒面是一样的,望进去水气朦胧,原本他还以为这是玉好的象征,幸亏被玉白告诉,不然丢了被人拿去还麻烦了。

玉佩的正面雕刻着一头八爪敖龙,玉体是通透的乳白色,但是那八爪敖龙却是金黄色的。是传说中东海天龙王的化身敖金龙,东敖氏族的图腾,雕刻得栩栩如生,有比目鱼、金龙、貂等诸般变化。秦风对着东海龙佩吹了一口气,玉佩背面的水气向四周扩散,中央变得透亮,果然也出现了一个龙影,正是他的龙魂样子,赤鬃锦鳞。秦风暗道,这东西该不会也能用来存钱吧?轻轻一摇,龙影在水气中游动,看起来就像是在云中。而正面的金龙雕刻,也似是得到了能量般散发出金色的荧光。

忽然宝庆公主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秦风!你敢咬我!你给我记着了!”

秦风吓了一大跳,原来这东西还可以当传呼机,那里面变成了宝庆公主的影子。玉玲珑冷哼一声,杏眼直瞪着他。秦风嘿嘿一笑,误会误会,天下才子满朝文武都看着呢,我哪能做那事啊。

宝庆公主的声音又在玉佩里道:“凭着东海龙佩就可以当做登龙牌,到了内务府凭这个就可以领走你的钱。你明天一早来我这里拿定海珠。”

秦风说:“知道了。问你个事。”

宝庆公主问:“什么?”

秦风说:“怎么才能把这东西关了啊?”

宝庆公主在里面呸了一声,就没有声音了。

秦风一脸无辜地望着玉玲珑,心道,要是这东西一直开着,岂不是跟人亲热的声音都会被人听去。就算没有都听去,半夜里突然有人说话,也是很吓人的。

玉玲珑道:“定海珠对你是很有用的宝物。宝庆是凭着这颗珠子修成的真龙,居然舍得拿出来。”

玉白替他着急道:“黄金万两才是要赶紧取出来啊!都存在戒子龙里就好,一存进去,本息玉龙钱庄都会帮你记着。”

秦风心道,黄金万两存进玉龙钱庄才是真的重要啊,看把你急的。玉大小姐迟早是我老婆,这钱我能往别人家存吗?

几个人一起说说笑笑,望着灯火满天的美景,喝酒放灯,不知不觉便已夜深。玉白为人豪爽,爱财而不贪,这一次他们玉龙宗赚了大钱,玉白说起要抚恤日前在保护堰城时受伤死难的玉家子弟竟是一掷千金,毫不心疼。秦风也不由得颇为欣赏。这钱嘛,挣就是为了花,不是给自己花,就是给老婆,给家人,给族人。玉白挣钱是个钱狠子,便是一块钱也不放过,但是到了给家里、族里花钱的时候,可也是面不改色。秦风暗道,玉大少爷能挣这么多钱,不是没有缘故啊。

这时候,突然有个丫鬟急匆匆跑进来,对着玉珠说了几句话,又跑过来对着玉白咬了一会儿耳根。

玉白大惊:“有这种事?”

只听玉珠在院门口叫道:“啊哟,二娘,您不要这样嘛。”

玉玲珑皱起眉头:“什么事?”

只见一个娇弱妩媚的妇人在玉珠陪同下走进来,往玉玲珑面前一跪,哭道:“大小姐,大少爷,玉娇就算有天大的不是,都是大小姐的妹妹,求大小姐开恩……玉珠,二娘平时对你如何,你帮二娘求求……”

秦风心里咯噔一声,暗想,难道那天早上在墙角尿尿的事情东窗事发了?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46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