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50章/共

东海人民很粗俗

发布时间:2013-04-25 13:51

几个东海人由霸天彪陪同等在客房,见到他都起身恭恭敬敬地行礼。秦风在大典上为东海族赢得了面子,东海人都对他非常钦佩。驾车先陪他去内务府领赏金,到了门口秦风刚要亮出东海龙佩证明自己的身份,内务府的人已经一声大叫:“秦公子来啦!”

秦风瞬间被一大群人围在中间,热情得晕头转向。有人求他写个字,有的不停问他宗族家属,成家了没,秦风支支吾吾,若不是霸天彪过来在一边催,只怕是到晚上也走不了。

万两黄金很快就转入他的戒子龙,操作起来非常简单。内务府的官员恭恭敬敬将戒子龙还给他,告诉他:“公子已经随时可以花用。”秦风真想看看一万两金子堆在一起是什么样子,但是霸天彪已经等急了,揪着他直接往宝庆公主那里去。

霸天彪责怪道:“我们听到公主召唤,都飞着赶去。你倒好,居然还敢睡懒觉。”但是之前秦风在堰城大典的表现太过震撼,霸天彪已经不敢再揍他。

秦风到了宝庆公主那里的时候,宝庆公主又是一身男装,扮作青麟公子。只是为了喝茶方便,没有戴面具,看着像个英俊霸气的公子。见到秦风,冷哼了一声,挥手让所有的人都出去。

秦风道:“见过公主。”

宝庆公主冷冷道:“你如今是东海子弟的籍贯,我便是你的主子,想叫你的时候你便得飞奔着来,哪有你这么磨磨蹭蹭的。”

秦风道:“属下是想,让公主多睡一会儿。怕来早了惊扰了公主的好梦。”心想,跟玉大小姐在一起,就是会杀头,也还是会迟到。

宝庆怒道:“我不派人去,只怕你压根儿不记得来找我。你不知道本宫是很忙的么?眼下这么多事,哪有时间来招呼你。”

秦风道:“是,公主!”不晓得她发得是哪通脾气。记得昨晚吃饭那会儿,她的心情听起来还很不错。当时还道自己的才华打动了她,谁知过了一晚又是一脸凶相。

宝庆公主从怀中取出一颗鸽子蛋一样大小的明珠,轻轻在他面前一晃。秦风只觉得脸上一凉,就像是被湿润的毛巾擦过的感觉。宝庆公主道:“这是给你的赏赐。”

秦风接过珠子,瞪大了眼睛:“这便是定海珠?”

宝庆点头道:“有了这珠子,再大的水也淹不到你。若是使用得法,谁也别想在你面前兴风作浪。修炼的时候带在身上,可以稳定心神,驱除一些杂念、心魔。你莫要弄丢了,这是本宫赐给你的,不管是丢了还是卖了,都是杀头的罪。”

秦风之前不晓得定海珠为什么如此诱人,经过昨晚才明白了,有这样守护元神的功效,当真是修龙者梦寐以求的神器啊。对于宝庆公主一些威胁嘱咐的话,倒是没怎么在意。

宝庆公主叹了口气道:“你也莫要把这珠子看得太过重要,辅助不能改变你的修为,还是得靠你自己努力。对于我和玲珑来说,这珠子都已经帮不上忙了。”

秦风觉得她神情忽然有些落寞,似乎此时较好说话,问道:“公主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不料宝庆公主就像是吃了爆药,翻脸怒道:“狗奴才,关你什么事!”

秦风也是大为光火,起身骂道:“懒得理你!动不动就狗奴才,我是狗的奴才,公主就是狗啦?”

四周侍卫稀里哗啦都冲了进来,见到秦风和宝庆公主跟斗鸡一样相互瞪着,不知道怎么回事,都傻眼了。霸天彪一把将秦风按在地上,秦风无礼,就是他管教不好,宝庆公主要罚他的啊。

谁知宝庆公主更加生气,喝道:“谁要你们进来!都滚!”张口喷出一道鳞状的龙息,挥手一掌,将霸天彪打得倒飞出去。四周的侍卫都吓得潮水一般逃走了。

秦风皱眉道:“你到底发得哪门子脾气啊?”

宝庆公主不说话,只是冷冷瞪着他,就好像自己有什么不爽,都是秦风的不是;隔了半晌,才说:“有消息说,九阳与东海五太子结盟了。之前那赤龙神将来这里捣乱,便是出自五太子的请求。”

秦风听到九阳的事,心中一凛,但是转念又想,那你对我们发什么脾气?不明白。

宝庆公主冷冷道:“没有人领路,能把庆祥坝毁了么?东海卫的人一路查下去,发现堰城周围到处都是九阳的奸细。原本闹了这么大事,这些人应该躲起来,现在却是满大街在打听人。”

秦风皱眉道:“打听人?”

宝庆公主喝道:“在打听华龙族的人,虹都的遗族,擅长幻化的人。你晓得我说什么了么?”

秦风登时明白,堰城的事情还是被人发觉有华龙珠的痕迹了。想不到九阳赤帝对华龙珠的执念如此之深,竟不惜要云蒙的奸细冒暴露的危险,也要急于找到他的下落。这样的奸细在战时是有大用处的,而九阳对华龙珠的重视显然排在了首位。

宝庆公主冷冷道:“那些奸细组织严密,藏得深的还没有抓出来。不是藏在武英王的手下,就是藏在玉龙宗了。你小心,这几天说不好就有人来杀你取珠。”

秦风登时明白,原来宝庆是怕他被人杀了,所以才急着要人唤他来。说穿了,是要保护他,这样一想,自己就有点儿不识好歹了。当下心中感激,俯身行礼道:“多谢公主。”

宝庆公主道:“你如今的身份是我们敖氏的子弟,对外也要说是东海人。明白么?”

秦风点点头,忽然道:“公主,如果我来当诱饵,引那些人……”

宝庆公主怒道:“住口!就凭你这点儿本事,嫌命长么?”拿起手中的杯子,冲他便砸,喝道,“拿了定海珠就赶紧给我滚!找你的大小姐去!”

秦风被宝庆公主劈头盖脸砸出来,心道,莫不是她大姨妈来了?脾气这般恶劣。

引路的婢女也算是宝庆公主贴心的人了,早就看着秦风眼睛发亮,这会儿见四周没人,偷偷对秦风说:“公子,你别怕。公主这会儿心里难受,等她想开了就好了。”

秦风皱眉道:“她难受什么?”手摸着额头,被杯子砸了个包,心道我才难过。

婢女吐了下舌头,摸了摸秦风的额头,道:“昨天晚上,大典之后,太子殷洪忽然向主母提亲,想和主子结成姻亲。主母一下子便答应了,主子也拒绝不了。主子心里其实是不喜欢的,但是如今我们在云梦要仰仗殷氏的鼻息,公主要为族人着想,容不得她反对。”

秦风怪道:“那也不是我的错啊。”

婢女笑嘻嘻道:“主子发脾气,轮到谁是谁,哪还管是谁的错。再说啦,秦公子横刀夺爱,公主自然要把火发到公子头上。”

秦风怪道:“我?横刀夺爱?”

婢女笑道:“主子最讨厌臭男人了,这一千年里,主子只有几个知心的朋友,其中最要好的就是玉大小姐。”

秦风恍然大悟,怪不得宝庆公主乱发脾气,原来是因为玉大小姐喜欢上了自己,而宝庆公主自己却成了王昭君,要和亲。皇家的事情就是这样,他也不是没听说过。这种事确实不是他该问的,所以一问就触到宝庆公主的痛处,把火都发在他身上。拉拉无处不在,原来龙族也有。怪不得宝庆公主总是一身男装,又总是刁难他,原来她是以玉大小姐的男人自居。

婢女道:“所以公子就别生气了。主子其实是个好主子,对公子发些脾气,不过是心烦罢了。啊,这些事可别对人说啊。传出去,主子要打死我的。”

秦风点点头,想想宝庆公主也有自己的不幸,心里不爽,还得护着他,气便消了。

谢过宫女,秦风离开宫门便是玉府在堰城的宅院。反正现在有钱了,先痛快一下再说了。宝庆公主的不爽,就当她是大姨妈来了。把小珠儿和大小姐哄高兴了,才是正经的。

见到他走过来,门卫便迎上来道:“秦公子,原来您在这里啊,三小姐一直在找呢。”

秦风心情正好,见到玉珠就说:“走,咱们逛街去!”

此时他是黄金万两在身,正是烧得浑身难受想要花钱。玉珠连声叫好,饭也不吃了,跟他到街上去吃小吃。

这时候堰城还不允许外人随便进入,以免跟东海族发生冲突。东海族刚刚开始安家,到处都是一片忙碌的景象。工匠四处丈量房屋,策划装潢。店铺不停地往里搬着东西,筹备开业。饭馆却是一早就开始营业了,只因东海族远道迁徙,这会儿都在忙着收拾东西,装潢,采购,许多人家厨房都还没有收拾出来,更无瑕做饭,所以饭馆的生意特别的好。

秦风和玉珠走不多远就看到有个大饭馆坐得满满当当,几十个刚刚雇来的伙计都在飞奔着提着食盒四处去送。而饭馆的老板正在门口腆着大肚子威风凛凛招呼客人——毫无意外是玉白大少爷。

秦风佩服得五体投地,大少爷算无遗策,大少爷英明,大少爷威武……

不过如果在这里吃饭实在是跟在府里吃饭没有区别,都是一个后厨端出来的。两个人还是走了些路,专门找了一些东海人提供的路边的摊点,体验一下东海风情,吃得也是非常开心。

只见那些东海人一面吃东西一面在议论。

“听说这一次差点儿无家可归了,好在玉玲珑了得,竟护得住这座城。把工程交给玉龙宗实在是最明智的决定啊。”

“就是。看看这冰堰多漂亮,都说云蒙酷热,我这次直接申请去守城门了,哈哈。”

“云梦国真有办法,昨晚的庆典,满天都是灯火,我家的老婆小孩都玩到天亮,现在还没起来。”

“都说以后要每年来这么一回,干脆就叫做放灯节。”

“以后云蒙暂时就是我们的家了,说不定一辈子都要住在这里。那些皇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打完,唉。”

“听说我们东海十四族出了个叫敖秦风的才子,昨天在大典上力压群雄,将那些云蒙的才子们都掰弯了,哈哈,宝庆公主英明,我们东海国的大殿上,怎么轮得到他们来写字。”

一说这个,四周的人都来了精神:“讲讲,是哪一宗的人?”秦风也暗道,东海人说话果然豪放,力压群雄就力压了吧,还掰弯。

“这个,敖顺族说像是他们族里二十年前闯龙门没回来的那个孤儿。但是敖霸族又说是他们族里原本以为被鱼吃了的那个小公子……”

“拉倒吧,那个孤儿早在龙门摔死了,坟都荒了。那个被鱼吃了的要是活着被一泡屎拉出来了能不回家?依我看,那个敖秦风是宝庆公主同父异母的弟弟……”

秦风一口饭喷在桌上,几个东海人都回头望了他一眼,见他穿得也是东海国的卫士衣服,身边却坐了个纯情的云蒙少女,说话的那个一脸严肃对他讲:“年轻人,不要因为人家出名就不服气。人家是文武双全,不显山不漏水,关键时刻为我们敖氏争光。最难得的是不出风头,一鸣惊人之后,人家不得意,依旧回去尽自己的本分扛旗站岗,这旗是我们宝庆公主的敖龙旗,这才是我们敖氏的好样的。哪像你,刚来这里就立刻泡了个云蒙的小姑娘,怎么着,觉得白蛟女子比我们东海的姑娘好看吗?大白天就出来浪,伤风败俗。”

“就是。”四周的人纷纷谴责秦风这种崇洋媚外的行为,给予秦风鄙视的眼神。

秦风和玉珠落荒而逃,那些人继续讨论为什么少年英才“敖秦风”可能是宝庆公主同父异母的弟弟的话题:“话说当年十四皇子离奇死亡的时候宫中就已经有了动乱之兆,先帝就曾哀叹若是再得一子宁愿当个平常百姓……”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50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