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51章/共

租头蹬龙来代步

发布时间:2013-04-26 10:47

两个人跑得拐过了墙角才停下来,玉珠满面通红:“这些东海人说话真粗俗。”

秦风哈哈笑道:“他们说我姓敖?都怪宝庆公主……啊哟!”突然惊觉,难道宝庆公主给她入的是敖氏的子籍,给他改了名姓?要是让她改回姓秦,只怕会惹得她大发雷霆,想想还是算了。

玉珠嘟着嘴道:“我不要在这里呆啦。我要回玉龙庄去。”

秦风见堰城现在百业待兴,还没法购物,便提议说:“嗯,不如我们去禹都逛逛?我很想买些东西。”

玉珠自然叫好,跑去跟玉白打了个招呼,两个人便出了城。秦风找了个没人的地方,释放出龙魂,和玉珠一起站上去,驾驭龙魂向着禹都飞去。

禹都的城门已经上千年没有关闭过了。

高大的吊脚楼,华美的白玉栏,络绎不绝的行人,禹都是一道经年累月的风景,有着上万年气运的不朽之城。曾经有十五次翻建,一次比一次宏伟。即使是洞渊之乱的塌天大祸也没有让禹都关闭城门,尽管震损了许多城墙和房屋,但是仅仅数十年后,禹都便繁华更胜从前。

一匹快马流光似的从天际奔来,身长七尺,肋生双翼,青羽青鳞,是一匹膘肥体壮的龙马,为军中专用。马上的骑士头贯青虹盔,手持军旗,大声喊道:“边关急报!”得到许可后,那龙马踏空进入禹都街道,向兵马司疾驰而去。入城便不许行空了,在外城墙内外都有一片空地广场,便是专供降落之用。一般百姓不管多尊贵,都必须在墙外降落,接受盘查。只有军职或是王公大臣才可以在城内落地。

秦风望着那健骑行空的样子,说不出地羡慕。心中痒痒的,真想立刻去买一匹能飞的坐骑来。虽然自己可以踏着龙魂飞行,但是被人当马骑和骑在马上是有很大区别的。说实话,从堰城一路疾飞过来还是很累的,还是骑马好。

玉珠指着城门外的降场说道:“秦哥哥,在那里落下来。”见到真龙魂魄落地,行人纷纷躲避,又见到上面骑着两个年轻男女,不由得啧啧称奇。

守城兵验过东海龙佩,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东西,都瞪大了眼,看了个够。秦风凭着东海族的新身份,毫不费力便进了禹都城。见守城军士丝毫不敢刁难,不由得心中暗道,宝庆这狐狸总算没在这个事情上整我。

只见四周店铺林立,旗牌字号一眼望不到边。熙熙攘攘的行人络绎不绝,各族都有,口音外貌各异,看得人眼花缭乱。秦风想不到才刚刚是外城就已经如此繁华,大为惊叹。最热闹的便是车马市场,只因为临近外城墙这里地形开阔,行路的人都要经过,正是买卖车马的好地方。

秦风见一匹蹬龙姿态威武,后背宽阔,足够驮起他和玉珠两个人,随口问了一声,吓了一跳,竟要黄金千两。聊了几句才知道,因为城墙内侧起落的都是贵人,这些坐骑也都是价值不菲的。这蹬龙看上去虽然不错,但是跟曾经见过的沧虹家里拉车的比起来,那便又差了不知道多少。那四匹蹬龙一样的骠壮,乌须银蹄,乃是一胎所生,一望便知是名种。沧虹用来拉车,一用就是四匹,此时一看价格才有了排场惊人的感觉。不禁暗想,沧虹又是什么人家出来的?他刚得了万两黄金,若是花在这里那真是转眼就没有了,不免有些不舍。

那卖蹬龙的店东见秦风穿着得体,谈吐谦和,身边带着的小姑娘又是纯美可爱,心生好感,便告诉他:“小哥你一看就是第一次来我们禹都,若是囊中羞涩,便还是去城外看看吧。我们‘牵翔顺’的骥马在城外的店里有卖。你看到方才那匹军马了么,那都是我们‘牵翔顺’养出来的。骥马虽然没有龙马好,但是好骑,便宜啊!耐力好,能远行,你要骑回家去再远都可以。我们‘牵翔顺’在禹都是金字招牌,五千多年的老字号,请您放心。”

秦风点头笑道:“有没有那种通体雪白的龙马,没有一丝杂毛的,配上金鞍,要多少钱。”

店东知道他在说笑,但是也笑着答道:“那样的龙马要先看体长,再看毛色。如果体长八尺就叫做龙种马,像公子说的通体雪白没有一丝杂色,值黄金万两。但若是体长达到一丈,那就不是钱的问题了。特别是您说的那种纯色的白龙马和青龙马,便是一般的将军大臣都不敢骑,非得是王爵皇孙不可。”

秦风吐了一下舌头,怪不得四皇子殷祥骑着白马那么得瑟。这白龙马就是身份地位的象徵啊。

秦风又问:“那乌须银蹄的蹬龙呢,有没有得卖?我们有个同窗,驾的就是四匹这样的蹬龙。”

店东道:“公子说笑了,乌须银蹄的蹬龙是乌雪蹬,若是真的,那么奔走过后出汗的时候蹄印会在地上踏出红色的梅花斑,上天入海无所不能。一乘四匹,那样的座驾是天帝才能坐的。传说古时候圣龙武皇帝出巡天下,为了照顾有孕在身的孝仁皇后,坐的就是那样的车。九黎各国为表示对武皇的尊敬,以此车马规制为禁制。就算不怕死,又到哪里去找那样的蹬龙啊。”

玉珠咦了一声:“沧虹家的车马就是这样的。好啊,她的蹬龙一定是染成银蹄的。回头她再坐咱们便嘲笑她。”

秦风拱手道:“多谢店家了。我们想先租匹蹬龙代步。”

店东也点头笑道:“好啊,公子是来玩的吧。没有一匹坐骑代步的话实在不方便。禹都不比别的地方,城太大,光靠走路要走死人的,没有坐骑总是烦恼不是。顺带一提,真龙修为的客户在我们牵翔顺租用坐骑都给八折优惠。这是我们大东家定下的规矩,客人来了,不管有没有修为,都得让知道。”

“咦,那正好,秦哥哥便是……”玉珠正要说秦风便是有真龙修为,被秦风一把拦住。

秦风笑道:“我们骑术不好,又是第一次跟您这里做生意,劳烦店家给我们挑一匹听话驯服的。”

店东点点头,说了声:“小哥放心!”,不多时便在棚里牵出一头配了双鞍的小蹬龙来,栗色鳞片,长得颇讨喜,收拾得也用心,鬃毛整洁,鳞片油亮发光,缰绳鞍蹬都是崭新的,鞍后还配有行囊,可以装不少东西。

店东对蹬龙安抚了一番,将缰绳交给秦风,叮嘱道:“这匹叫小红,是北方‘朝天吼’里的良种,亲族在我们牵翔顺生活过十代了,刚开始出来干活,很听话的。我看公子和小姐都是好脾气的人,这才牵出来。每天的费用是五十两银子,先交两日的押金。劳烦公子把登龙牌给我登记。登记以后公子就算是我们牵翔顺的老客户了,租金随时可以退,都会给公子算得很清楚。”

秦风从怀中取出戒子龙,问道:“用这个行么?”

店东大惊,捧过来问道:“公子是真龙?”

秦风奇道:“店家为何知道?”

玉珠笑道:“秦哥哥真笨,不是真龙怎么能用戒子龙。”

秦风一晕,真把这个事情忘了。从腰上摸下东海龙佩,交给店东。店东脸色又是一变,若不是有些来头,哪里会有这种龙佩,平民百姓用的都是登龙牌。恭恭敬敬接过来说道:“请公子和小姐稍候片刻,容小人做个记录。”说着匆匆到柜上去了。

那蹬龙见到玉珠清丽可人,伸长了鼻子过来轻轻拱了两下,惹得玉珠咯咯一笑:“秦哥哥,这只蹬龙真好。”

忽然有几个富家公子带着几个女子大摇大摆进来,高声叫道:“店家,把你们牵翔顺最好的蹬龙都牵出来!少爷们要去庆栖海携美观堰!”

有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蒙面人见到他们牵的蹬龙便道:“啊,那个栗色的小蹬龙好看。”

几个富家公子见到玉珠更是眼睛一瞬,私下指点:“瞧那小妞。”

那女子叫道:“我要这一匹!”走过来对玉珠道,“小妹妹,把这匹让给姐姐好不好?”

玉珠哼了一声,不理她。秦风道:“我们先要了,麻烦你们挑别的吧。”

那女子一声哼唧,扑进一个胖子怀里,嚷道:“我不依,我不依,我要那匹嘛。”

秦风骤起眉头,听着怎么这么腻歪。那胖子已经拍出一锭金子来,高声对秦风叫道:“小子,今天你走运啦,你家少奶奶看上你手里这匹,拿着,缰绳给我!”

秦风看都不看他一眼:“去去,一边去。”扶着玉珠,坐到蹬龙背上。

那胖子脸涨得通红,绕到他面前,见他穿着东海族的衣衫,一看就不是本地人,大拇指对着自己一挑:“小子,你是外地来的吧?知道你家大少爷是什么人吗?在禹都初来乍到就敢得罪你家大爷?”

秦风瞥了他一眼,这种人前世也见得多了,马路上充大个的,其实屁都不是。

店家已经匆匆跑了出来,带着店里所有的伙计将人往外面一推。那些人都聒噪起来:“啊哟,推我,你们不做生意啦?”

只见店家恭恭敬敬将一个玉匣举起来,向秦风道:“请公子留息。”

秦风已经会用那戒子龙了,对着上面呵了一口气,戒指顿时变得晶莹剔透,龙魂活起来,在戒指里面游动,发出和龙息同样的光芒。秦风在玉匣上的凹槽轻轻一扫,玉匣上便有光纹出现,花销金额和主顾的姓名,肖像,甚至信用都呈现出来。

秦风暗道,这东西如此精巧,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发明的。龙族有四亿五千年历史,真要把每一样东西都搞明白当真是学到死也学不完的。

店东看到玉匣显示出来的信用额度,眼都直了,恭敬道:“我已经禀报过大东家,公子以后在我们牵翔顺是贵客,可以随意使用坐骑。这个信用等级是大东家特地给贵宾的,公子有黄金一万两的信用。这蹬龙公子用多久都可以,若是不用了,就让它自己回来也可以。费用都好说。”说着双手将东海龙佩举过头顶,还给秦风。

那些人原本还要闹事,见状都面色一变,相互拉扯,闷声跑了。人家是真龙,身份证都跟他们不一样,再不识相要找死么。

 

 

未完待续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51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