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52章/共

哥是有钱人

发布时间:2013-04-27 11:22

秦风收好东海龙佩,回头一看,那些刚才还自称大爷的人都溜得不见了,不由得暗自好笑。谢过店东,和玉珠骑上蹬龙,沿着街道向城里走去。

玉珠气鼓鼓道:“哪里都有这样讨厌的人。”

秦风笑道:“那是因为三小姐太可爱了。”

玉珠叫道:“秦哥哥,你是说我招蜂引蝶是不是?哼,我不理你啦!”

秦风慌忙说:“什么话,咱们家玉珠那是人见人爱,龙见龙载,那些扑棱蛾子也想凑过来,咱就一巴掌拍死。”

玉珠听他说“咱们家”登时转嗔为喜,羞答答道:“谁跟你是咱们家了……”

秦风心道,真的是,已经是了。只是不敢让人知道。见玉珠的小腰纤细可爱,忍不住用手臂抱住。

玉珠在他怀里扭动了一下,没有拒绝,轻轻地哼着歌掩饰小鹿乱撞芳心的感觉,红着脸说:“小红可爱,不是我。”

秦风想起牵翔顺做生意的周到之处,赞叹道:“这牵翔顺的大东家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当真是会做生意。”

玉珠点头道:“就是。我大哥也应该向人家学一学。”

秦风也点头说:“那店东的人品也好,不知道我们有钱有势之前就凭着良心给我们这样的好坐骑,这才叫有信誉,童叟无欺。”

玉珠问:“秦哥哥,你想买什么?”

秦风想了想:“我想买些日常的衣物和用具。”

玉珠说:“家里都有啊。秦哥哥你要什么,跟下人们说,自然会有人给你送来。嗯,给你准备的衣衫你不喜欢么?大哥都说很好的。”

秦风笑道:“那些衣服不是不好,是过于好了。上面都是金丝银线的,我穿着不自在。自己买些,总是要穿得合身一些。”

玉珠道:“那我们就去德云纺看看吧。”又道,“谁说秦哥哥穿金丝银线的衣服不好看,我觉得好得很呀。”

“云”在云蒙是最常见的图案,有祥和之美。德云纺便是云蒙最有名的成衣铺,所制衣衫用料都不是寻常家庭用得起的。若是结婚时能置办一身“德云纺”的长衫,便是非常有面子的事情了。秦风也老是听说这个牌子,于是便和玉珠朝那里寻去。

“德云纺”当真是禹都第一字号,随便问谁都知道在哪里。到了那条街上,只见街口的牌楼上有“云纺街”三个字,整条街上林林总总都是成衣、布匹、刺绣一类的店铺,来买衣服的达官贵人、异国富绅比比皆是,街口停满了云车、坐骑,最醒目的铺子有数十丈宽,顾客川流不息,自然便是德云坊。

秦风和玉珠随着人流走进去,只见柜台里挂着各色衣衫,密密麻麻,多达千件,墙上都是身穿华美衣裙的美人、帅哥图案,伙计则手持皮尺,对着川流不息的人群爱答不理。与牵翔顺相比,当真是鲜明的反面。

秦风诧异道:“这里怎么这样?”

玉珠已经习惯了,解释道:“来这里的客人看的多,买的少。一千个人里也未必有一个人真的要买,伙计自然也就是这样的态度啦。真的要买,指定了样子,这里会量体裁衣,一个时辰后就可以来取。”

刚跟秦风说完,立刻有一个伙计主动迎上来:“这位小姐,可是要买衣服?我们德云纺什么样的衣服都有,只要小姐说得出,天下的衣服我们都做得。”

秦风暗道,这里的伙计已经都是人精,什么样的人是买得起的,可能会买的,只怕一眼望去就知道个七七八八了。只是自己穿的东海国的衣服,莫非像是保镖么?伙计都不搭理。

只见玉珠道:“我哥哥买些便服,把你们店子里上好的都拿来看看。”

伙计瞅了瞅秦风,神情颇为诧异。听说是要些便服,便没了几分精神。心道多半是小姐家里的远方穷亲戚,突然来到禹都要做衣服了,大人不想多花钱,所以才叫小小姐带着,一般都是买的件数多,价格低,也不用太好。于是引到一个常销的柜上,正是顾客也看得最多的地方。那些衣服是德云纺最常销最便宜的,没有什么高级的绣工,用料也简单。

伙计说:“这些衣服都是时下最畅销的,剪裁精心……”

还没说完,玉珠已经皱起眉头:“你带我看这些干什么,我都说要好的。”

伙计闻言,引着他们一直向里走,过了中门之后,衣服价格陡然升高,迎出来一个掌柜,对着玉珠满面堆笑:“小姐有什么要小可效劳的么?”

伙计在一边道:“是这位公子要买衣服。”

秦风暗道,我穿的跟玉珠有这么大差距吗?看不出啊。我这也是东海族子弟在大典上穿的衣服啊。

他自然不知,云蒙对于衣服的规制很多,领口的形状,针脚的密度,都暗藏着许多规矩。落在专门卖衣服的人眼中,秦风穿得类似于批量制作的制服,用料再好也是工作服,主子给的。玉珠这身就不一样,看着普通却是上好的料子,绣工样子绝对天下只有一件,在豪门大户中是小姐、夫人穿的,是主子的衣服,这其中的差距就是——下人绝对买不起。

掌柜闻言也愣了愣,挥手赶走伙计,带着他们去柜里看。只见一件件衣服绣工精美,金丝闪闪,配着美玉,料子也不知道是什么丝线织成的,价格惊人。

秦风只看了几眼就皱起眉头,悄声道:“玉珠,咱们还是走吧。”

玉珠问:“咋了?”

秦风道:“这里的衣服都是那种金啊银啊的,我觉得不适合我。”

谢过掌柜,两个人就回头往出走。掌柜也不意外,跟伙计交头接耳:“哼,我就知道那男的其实是个穷小子。买不起就买不起呗,还死充面子。不知道是不是骗了大户人家里的小姐……”

秦风有真龙修为,耳力远比普通人要好,听到了也不意外,只是微微一笑。

玉珠道:“那我们去看布料,有喜欢的,咱们就扯些布来回家让人给你缝制。咱们家里的线娘手工也很好呢,只是花些时间。”

秦风点点头,知道线娘就是指以缝纫裁补为生的职业,有的线娘还会自己制线,是一门很考究工夫的手艺。

刚出了门口,忽然见到一个脏兮兮的小女孩捧着一匹云纹青布要卖,被店口的伙计驱赶。那小姑娘和玉珠差不多大的年纪,生得黑黑瘦瘦,眼睛却很秀气,衣服不知道穿了多久了,又脏又旧。

“走开走开!别在我们德云纺的门口碍事!”

那小姑娘哀求道:“几位大哥行个方便,我娘生病要急着用钱,这是我自己织的布,借你们门口卖一下,不会碍事的!”

有人见那小女孩楚楚可怜,问道:“你这布多少钱?”

小姑娘连忙说:“十两。”

“十两银子?”四周的人议论,“什么布啊,这么贵。”

小姑娘却红着脸说:“十两金子……”

四周的人吓了一跳,本来有人伸手想去抓一把那布,连忙将手缩了回来。纷纷叫道:“小妹妹,你抢啊?”

那掌柜的闻言也跑出来,拿起布料打开来看。只见那只是很普通的青布,织的非常结实,比寻常的布要厚实。但是打开之后,那上面绣着几朵斗大的白云,稀稀拉拉,其他的便没了。那云绣得歪歪斜斜,距离不均,就像是小孩的涂鸦。

秦风看得一脸黑线,四周更是一片哄笑,掌柜的将布丢回给小姑娘,骂道:“拿着这种布料在我们德云纺门口骗人,赶紧走,不然叫人抓你了!”

那小姑娘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倔强道:“我这是好布,你们德云纺根本没有!”

四周更是哄笑。

掌柜的怒道:“我们德云纺是没有!要是有这种布招牌早就让人砸了!快滚!不然揍你啊!”一把将小女孩推到一边。

秦风身形一闪,将小女孩扶住,对掌柜摇头道:“唉,何必动手呢。”

掌柜的撇撇嘴:“你愿意买你就买了,岂不大家开心。”

秦风心道我又不是买不起,对小姑娘说:“小妹子,这布是你织的?”

“是。”

“你娘得的什么病啊?”

小姑娘泪盈盈道:“我娘得了眼疾,不能织布了。大夫说,要治这病要十两金子。若不是这样,我娘绣的东西他们还买不起呢。”眼泪流在脸上,脏兮兮的冲出两道白。原来她不是真黑,是脏的。四周的人看得更是皱眉。这布匹衣服买的就是个干净,这么脏还来卖布,算什么样子。再说了,就算是绣出双面花来,绣工也值不起十两金子,便是十两银子已经是顶尖的绣工了。

“拉倒吧。”掌柜的带着伙计回去了,临走还威胁了一声,“别在这儿骗人了啊!揍死你!”

秦风觉得那小女孩不像在骗人,心里想,前世的时候像这么大的女孩子哪个会织布了?若真是为了母亲自己织布来卖,便是要一百两金子这一次也买给她了。便道:“带我去看看你娘。若是你娘真病了,你这布我就买了。”

小姑娘惊喜道:“大哥,你说真的?”

玉珠在一边道:“秦哥哥的话,自然是真的。”看这女孩和她同龄特别可怜,玉珠也觉得心软。秦风说要怎么着,她自然要帮腔。十两金子,对她来说也没什么概念。

秦风不理会四周的议论,跟着小姑娘走了。在街口取了蹬龙,让小姑娘和玉珠一起坐在上面。那小姑娘第一次骑蹬龙,非常紧张。“小红”却又伸了舌头来舔,登时将小姑娘的脸舔成了花猫。

小姑娘见路人笑她,红了脸道:“我娘说,外面人心叵测,所以我抹了炭灰……”

秦风和玉珠不禁莞尔,这小姑娘瘦瘦的,便是脸上不抹炭灰,街上的人还能起了歹心不成?

只见一个窄小的巷子里,住的都是些贫苦的人家。有一扇门当真是破门中的破门,被人踹了一脚破了块门板都还原样留着大洞。

小姑娘小声说:“我娘眼睛看不见,哥哥姐姐不要出声跟我进去看就好。”

她打开门抱着那匹布进去了,里面传来一个女子病弱的声音:“小琪么?你又跑到哪里去玩。让你学绣工,你老也不用心……”

秦风和玉珠都心道,原来这小女孩叫小琪。看样子,她说的都是真话。

“娘,我织了布出去卖。卖了布就有钱给您治病了!”

那女子叹了口气:“你织的怎么能卖。平白浪费了丝线。”说着又是心疼丝线,又是心疼女儿。

秦风向前蹑足走了几步,目光透过门帘向里望去。只见一个女子穿着粗布衣衫,手扶墙壁,双眼红肿,闭着眼仍不停淌着泪。面容清秀,若非眼睛瞎了,应该是非常标致的美人。此刻正翘首望向门口,皱眉问道:“有人跟你一起回来么?”

小琪道:“没有呀。哦,是门口路过的。”

秦风退出去,从怀里掏出一把金子,悄悄放在门里,掩上了院门。这些金子其实是之前打劫的姬家兄弟的,也不知道有多少,总有几十两吧。两个人骑上蹬龙飞速离去,那匹布也不要了。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52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