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56章/共

破布原来是宝贝

发布时间:2013-04-30 10:34

秦风和玉珠骑在蹬龙上,听着后面不停传来蠢驴之声,便跑边笑,都过了几条街,还有议论声传过来。声音传的比他们走得还要快得多,贩夫走卒都听见声音在议论。

玉珠笑着笑着突然就又哭了,搞得秦风胸口衣衫一片濡湿。

秦风不停宽慰:“猪宝贝莫哭……”

玉珠叫道:“你才是猪,是猪,是猪!”因为这个驴的事情,现在她对谐音已经颇为敏感,掐着秦风气道,“死贼人,你是不是一直偷偷喊我是猪?”秦风连叫冤枉,不过玉珠掐了一阵,心情也就好了,忧郁道:“我们这样欺负二姐,是不是不太好?”

秦风道:“本公子一掷百金,痛不痛快?”

玉珠破涕为笑道:“痛快。”

秦风说:“那不结了。”

玉珠道:“但是禹都那些才子佳人,都要恨死你啦。”

秦风说:“我又不常碰到他们,谁知道我是谁。让他们恨去吧。”

玉珠拍手笑道:“好!二姐愿意怎么折腾就叫她折腾去。大姐和爹爹自然会收拾她的。怎么着都是她活该!”

秦风用手指在她脸上轻轻一刮,说道:“你看你哭得跟花猫似的,人家还以为我拐带良家少女。”

玉珠脸一红,抓了秦风的袖子猛擦。见天色渐晚,心满意足道:“秦哥哥,我们回家去吧。”

秦风笑道:“是要快跑。”

小红走起来略微有些不稳,是被那大青龙抓了一下的缘故。玉珠心疼地摸着蹬龙的脖子,突然说:“秦哥哥,我很喜欢小红,我们把它买了吧。”

秦风说:“可以啊。以后大青就轻松一些了,还可以多个伴儿。小红,你愿不愿意?”

小红听到,又叫又跳,轻轻舔着玉珠的手,似乎颇为开心。玉珠开心道:“小红真聪明!”

两个人在禹都吃吃喝喝,玩至天黑,又去往牵翔顺,小红认识路,跑得极快。

秦风在门口便喊掌柜的出来,开心道:“掌柜的,这蹬龙我们喜欢极了,开个价卖给我们吧。”

掌柜的闻言一怔,但是小红咬着他的衣角扯了扯,掌柜的随即开心道:“原本小红是不卖的。但是公子看得上,就是它的福分。看起来它也很喜欢公子爷和小姐。小蹬龙不值钱,便算公子五百金可以么?鞍子什么的都算附赠了,只盼公子和小姐善待。”

秦风点头说好,这事情就算成了。只见铺子里出来一个纤秀的女孩,皮肤白皙,梳了一对长长的大辫子,捧着一卷青布,红着脸走过来。

掌柜的说:“这位姑娘在这里等二位,还真叫她等着了。”

秦风望着她手里的青布,一怔:“你是小琪?”看样子,她是看到蹬龙身上有牵翔顺的标记,猜想他们会来还坐骑。而掌柜的也早已把知道的都告诉她了。只是这会儿看她洗得白净了,是个钟灵毓秀的少女,只是面黄肌瘦罢了。

小琪红着脸点了点头:“我娘说,不能随便受人恩惠。要我立刻把钱还了。但是,我们真的很需要钱,所以……”

秦风伸手拿过那匹布:“所以还是给我布吧。你去跟你娘说,那些钱算是我借给你们的,若是病好了再还我钱好了。这卷布就当利息。什么时候你们还得起了,再来还我。”

小琪喜道:“谢谢公子!”又对玉珠道,“谢谢小姐!”

玉珠慌忙道:“不用谢我。嗯,你们若是有什么困难,再到玉龙宗去找我们好了。我们玉家时常需要线娘的,我们若不在,你可以跟我大哥玉白去说。”

小琪千恩万谢,开开心心走掉了,秦风拿着那匹布,哭笑不得,这布织的花样也太粗糙,除了结实之外,实在没有什么优点。做衣服就别想了,裁剪一下就只能看见半拉斗大的白云,而且是歪歪斜斜的,让人不知道怎么下剪刀才好。拿这个去卖十金,小琪也真做得出。

掌柜的做完交割,给了秦风一份契书,告诉他说:“公子,这蹬龙的亲族都在我们牵翔顺,若是有病有事,都可以带回来照料。有空的时候,最好能时常放它回来看看。若是契书遗失或是需要转手,也都要告诉我们。”竟是依依不舍,说着拍了拍小红的脖子,说了声:“你很有福气,去吧。”

小红一声嘶叫,带着秦风和玉珠奔到空场,一跃上到空中,腾云而去。在禹都不允许入空,这是它第一次驮着秦风和玉珠飞入天空,飞得又快又稳,显然经过严格的训练。

“小红真棒!”玉珠开心地叫着,之前的一点儿伤心难过都已经抛到脑后去了。

这时天色已擦黑,天空中吹来一道寒流,玉珠叫道:“啊哟,好冷,要下雨了。”

秦风拿起那卷布:“不如披上这个。”

却见玉珠打开布匹:“小红也披上。”

秦风吓了一跳,此时风大,她这么打开布匹很容易被风吹下去。却见风已经停了,一丝风都没有,他们围着那匹布温暖舒适之极。

玉珠笑道:“小琪织得也不是太难看。都是大云朵。”

秦风满脸黑线:“这还不难看。谁穿着这么大云朵出门啊。再说,这布做衣服也太厚了。回头我只好拿去垫床。”

玉珠突然惊疑道:“咦,现在到底是在下雨还是没下?”

秦风抬起头,一滴雨也没有落到脸上,看四周,丝丝袅袅如同雾气,不甚明了。但是看下面道路已经湿了,湖面泛着涟漪,笑道:“好像旁边在下,偏我们这里没下。”

玉珠嘻嘻笑道:“当真好运气。”

玉龙庄离禹都很近,很快就到了。秦风说:“把这布收了吧,我们跟傻瓜一样。”

玉珠哦了一声:“我觉得挺好看啊。”一收那布,忽然寒风裹着雨水扑面而来,浇了两人一头一脸。

秦风慌忙将布盖在玉珠头上,忽的一声,风雨又没有了。两个人齐声叫怪,秦风愣了一会儿:“玉珠,你有没有觉得骑在小红背上根本没有风?”

玉珠惊道:“是啊!”这时才反应过来,坐在龙背上在空中飞怎么可能没有风!

秦风惊疑道:“难道是这块布?”

玉珠小心地将布揭开,卷起来,果然风雨顷刻便至。两个人换忙又将布撑起,两个人一匹马都裹在其中,登时近身三尺内风雨全消,便像是晴天在地面行走。

两个人都大叫起来:“宝物啊!”

玉珠喜道:“小琪织的这个布可以避风雨!小琪真厉害!”

秦风道:“这布莫说十两金子,便是卖一千两一万两又如何?”想起自己之前一直看不起这块布,不由得暗骂自己白痴。

玉珠道:“秦哥哥,我们去叫小琪多织一些,我们都买了!”

秦风沉默不语,半晌才说:“只怕她们已经搬家了。”

玉珠吃了一惊:“为什么?”

秦风叹了口气:“你可听说过有谁在市井里卖过这样的布么?为何小琪的娘伤病至此都不肯卖布?若是卖出一匹,还能没了钱么。她们是在逃避仇家,如今有一匹布流出,肯定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呆在这里了。若是我们没拿这匹布,或许她们还不会逃。既然我们拿了布,小琪的娘一定不会再多呆一刻了。”

“这样啊。”玉珠觉得好生惋惜。

飞不多远,就要进庄口,身后忽然有人叫道:“给我站住!”

两个人一怔,秦风心里咯噔一声,难道这么快就遇到九阳的奸细么?只见一头蹬龙从下面飞起,上面坐着武英王世子殷武,咬牙切齿道:“都是因为你们,我爹才受了那么重的伤!”

秦风晓得,他是说武英王用了假的地魂印,因此失手被赤龙神将打成重伤的事情。

玉珠哈哈大笑:“关我们什么事,是你偷了地魂印要暗算本小姐吧?谁知正好暗算了你老爹,真是天意呀。武英王死了没有?”

秦风道:“哎呀,不对,武英王若是身故,那这就不是世子,是王爷了啊。”

玉珠道:“对啊,谁知道你是不是故意要害你爹的,不要怨在我们头上。”

殷武咬牙切齿道:“我要杀了你们!”

玉珠道:“你有那个本事吗?”这一次殷武只有一个人,又没带护卫,就算秦风不出手,玉珠自己也能打得他满地找牙,自然不怕。

谁知殷武忽然从鞍囊里掏出一把弓,对着他们便射,口中喝道:“看我风神弓的厉害!”嘣嘣几声,像是弹棉花的声音,几道风飞出来到了他们面前就没有声息了。

玉珠和秦风愣了半晌,哈哈大笑。玉珠道:“你要射人,好歹拿支箭啊。拿个弹棉花的弓子做什么?”

殷武惊慌道:“怎么回事?”对着他们依旧乱拉弓弦。

一头龙飞上来,龙背上的人惊呼道:“世子不要乱来!”

殷武已经是绷带人了,这个龙背上的人比他更像绷带人。怀里抱着一把异常纤长的长剑,正是之前被玉玲珑抓伤,带着殷武逃走的人。见殷武正拿弓射人,惊慌失措追上来。

殷武道:“怎么回事,真人不是说这风神弓是不用箭的吗?”

那人嘀咕道:“是不用啊。”望着风神弓,心中怪异。

玉珠道:“哼,你这老东西要报仇,不敢去找我大姐,却来暗算我是不是?”

那老头吓了一跳:“不是不是!我堂堂……”

殷武随手一扯弓,不经意间对着那边,突然一道狂风将那老头从龙背上击落,浑身纱布碎成漫天的碎块,一声惨叫撒成漫天蝴蝶。

玉珠和秦风哈哈大笑,玉珠道:“我们走吧。这些人都是傻子。”

两个人丢下一脸呆相的殷武,一面望着下面摔成平直人体的老头,心道,也不知道这人是谁。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56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