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57章/共

云绣与雷绢

发布时间:2013-05-01 09:18

 

一直离开殷武的视线,秦风才忽然想明白:“啊哟,不是他的风神弓不好用,是因为我们裹了这个能定风的布!这个布当真是宝物!”

玉珠怒道:“岂有此理,小红,我们回去!”她突然发觉,若不是走运有了这个布,这一次说不定就要被打伤了,登时起了脾气。

殷武正在发呆,突然秦风和玉珠箭一样冲回来,小红对着殷武骑的蹬龙奋力一扑,将那蹬龙从天上压了下去。那蹬龙突然遭到小红的攻击,竟不能抵抗,从天上直掉下去。玉珠跳下去,将殷武按在地上一顿暴打,打得殷武讨饶,又将那把弓抢过来,找到那个老头,那老头撅着屁股正要爬起来,突然弓弦声响,一道狂风打在屁股上,将他重新压在地上。裤子都被击碎,屁股上溅起一道道血痕。那老头一声惨叫,运起护体罡气保护自己,无奈身受重伤,几下就被风神弓将护体罡气击碎。玉珠抡圆了那把弓对着老头劈头盖脸地砸,将弓砸烂了才收手,呸了一声,扬长而去。地上留下殷武和老头在那里呻吟,一时都爬不起来了。

秦风心道,看不出武英王府的好东西还挺多。那风神弓砸烂了有些可惜了。但是情知拿走了也早晚是个麻烦,干脆砸烂了,谁也别用。这武英王世子似乎是跟玉珠对上了,估计早晚还要生事的。只是眼下武英王受伤,蹬龙卫也伤亡甚重,不该再有什么人来寻仇了吧?那武英王世子也真是讨厌,每一次被打都讨饶,但是转眼又来,说着“我不会放过你们”的话。

几个头戴斗笠的人站在庄外的树下,远远望着他们。隔着半里的距离,秦风和玉珠的一举一动那些人却似乎人人都看得清清楚楚。一只蜘蛛爬到近前,忽然感受到一股森森血气,浑身一颤,没命地逃走了。

一个人道:“那是玉家的三小姐。那个男的是这几天很有名的东海秦风。”

 

似乎是为首的人皱眉道:“东海来的人,怎么会立刻和玉家的小姐搞在一起?古火罗神将的说法,应该当时是有个这样的人在场,不是玉龙宗的就是武英王府的。”

另一个人道:“武英王府的眼线说,那秦风在堰城大典之前就跟三小姐玉珠在一起,像是瑶光书院的弟子,还打了武英王的世子,结了梁子。所以世子这会儿来找他们寻仇。武英王府这一年都没有什么新人出现,堰城事后也没有,应该不是武英王府的。”

为首的人道:“这就是蹊跷。之前不是玉龙庄这里曾说庄稼地里出现过怪事,有没见过的野兽突然出现来吓人?后来玉三小姐去了书院的时候,那些怪事也消失了。瑶光派的眼线呢?不是有个陆家兄弟?”

先前的人面生畏惧,恭敬道:“统领恕罪,陆家兄弟不知道怎么回事,前几天让他们去查下玉三小姐,结果就失踪了。瑶光派那边在抓他们,说是他们偷了姬家二位公子的财物,卷款逃走了。”

那为首的人冷哼道:“若真的逃走了还好。”口中喃喃道,“乖孩子们,一定要是逃走了。”身边的人都吓得额头冒汗,那人的目光像鹰一样盯紧了秦风,似乎秦风在远处的每一个表情,嘴唇的动作,所说的话,他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秦风和玉珠关系亲密,那绝对不是一个刚从东海来的东海族刚认识了几天就培养出来的感情。

那人冷冷道:“你们守在庄口。查清楚这个东海才子,跟玉家什么关系!莫要惊动了玉玲珑,还有,灭虹都的时候,这个秦风在哪里,是什么时候出现在此地。玉玲珑又在哪里,有没有到过虹都。”

玉家的宅院就在眼前,见到有陌生的龙靠近,两头护院的玉蛟探起身迎来,见到是玉珠,就又退了回去。小红胆怯地落进院子里,望着四周宏伟的建筑,迎上来的人,还有到处可见的玉龙、魁龙,那些小龙见到它,都在四周跃跃。

山魁大青跟个巨猿一样蹦蹦跳跳蹿过来,秦风瞧它精神的样子,笑道:“大青,你的伤都好啦?”

大青得意地站直了身体晃晃手臂,表示自己全好了,又好奇地围着小红前后左右看。侍女也笑道:“哎哟,哪里来的小蹬龙。三小姐和秦公子赶紧去换衣服吧,这场雨下得急。你们这是哪里又整了块布来……”

玉珠叫道:“没事,我们没淋到几滴雨。”

侍女笑道:“那也要换。”

玉白乘着一头玉龙落到他们旁边,一身湿淋淋的,一边嘟囔着:“早知道就坐车了……”见到他们便问,“你们也刚回来么?咦,你们怎么没有淋湿?”

“大哥,我们买了好东西。”玉珠抢着说了一下白天的经历,将布展开,往身上一披,“你看!”

玉白瞪大了眼,气都喘不过来了:“这,这是云绣!”

秦风好奇道:“云绣?”

玉白叫道:“回头再说,人呢?具体位置在什么地方?”

秦风把那条街的名字跟他一说,玉白气急败坏地跳上玉龙,风风火火就跑了,秦风喊都喊不住。

丫鬟在后面喊着:“大公子,老爷等你开饭呢!”

玉白嚷道:“不吃了!”声音远远传过来,人就已经不见了。

秦风和玉珠面面相觑,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告诉他。既然已经这样,就各自换衣服吃饭了。

玉珠带着大青和小红一起走了,一面走一面说,“小红,我跟你说哦,这是大青。小红是新来的,大青你要负责把它照顾好。”大青抱着小红的脖子,得意洋洋的样子,倒像是流氓硬搂着良家少女的样子。

秦风跟侍女回去客房,换了一身早已为他准备好的华服。秦风暗自犹疑,这不会还是玉白的衣服吧?幸好侍女说:“这是大小姐特地吩咐人给公子缝制的。”临了嘻嘻笑道,“我们大小姐从来不管这些琐事的,只有秦公子才有这个面子。一开口就是让我们给准备十套,春夏秋冬都要有。秦公子,你的面子在我们玉家可比皇太子还大呢。”

秦风暗道,是因为这两天一直穿着宝庆公主给的衣服,玉玲珑不喜欢吧。也好,省得买了。

小琪家院门是破的,非常好认。过了大概一个多时辰,饭都吃完了,秦风正在和玉珠、玉玲珑两姐妹一起喝茶聊天,玉白怏怏而回。果然是人去屋空。玉白大呼可惜,秦风哭笑不得,小琪她们怕的搞不好就是老兄您这种人啊。

玉白怏怏道:“云绣是以前云龙族的线娘绝技,传女不传男。她们能将龙息织入布里,根据不同的针法图样,织绣成有神奇作用的龙息布。因为最爱用的还是祥云花样,所以叫做云绣。”

秦风看着那歪歪斜斜的大云朵,心道,这个是祥云?跟斗云还差不多……

玉白叹了口气:“但是天柱崩塌后,这门手艺就失传了。当时死掉的人太多,云龙族竟也没能都传下来,虽然有人能织一些冬暖夏凉的龙息布出来,但是都没有那种神奇的感觉了。这块布虽然织得很粗糙,但是毫无疑问是云绣。”

秦风嘿嘿一笑:“那这匹布能值多少钱?”

“没有准价。”玉白道,“遇到有钱的主儿,卖个几千金一万金都有可能。但是最值钱的自然是人,是人,是人,你明白不?”一脸痛心疾首的样子,“这样的一对母女,又恰逢落难,不趁机收入房中,简直就是愧对祖宗啊!你想想看,不管是那个娘还是那个闺女,若是娶了回来当姨娘,玉龙宗就可以取代云龙宗在纺织业的霸主地位。这是万金难买的机会啊!”说得捶胸顿足。

玉珠嘻嘻笑道:“大哥你想老婆想疯啦,人家就一定嫁给你。”

玉白那张圆得像月亮的胖脸上一脸正气道:“没有点儿出类拔萃的手艺,怎么配做我玉白的姨娘呢?为了玉龙宗,我这点儿牺牲何足道哉。”

秦风翻了个白眼,心道大哥你的牺牲真是很伟大,我就已经很禽兽了,跟大哥你相比我简直就是善良的小白兔啊。不过看玉珠和玉玲珑都没有太大的反应,情知在如今的世道下,女子做大户的填房是再正常不过的行为。心道,有大哥你做榜样,小弟我也就心中一片雪亮啦。

玉玲珑摇头道:“大哥你想得太简单了,光有云绣是不够的。还得找到‘雷绢’的做法才行。”

秦风好奇问道:“雷绢又是什么?”

玉玲珑道:“是极北极西之地的雷族的织女织的龙息布。和云族的线娘云绣齐名的。云龙族的线娘虽然已经很了得,但是织布方面还是比不上雷族的织女。雷族的织女虽然织出的雷绢天下无双,但是刺绣、剪裁的手艺万万比不了云绣。雷绢和云绣合在一起可以发挥巨大的威力,古时候经常用来制做战袍。两族经常为了得到对方的技艺发生争斗,但是后来雷族比云族更惨,天柱倒塌的时候雷族在另一边,没人能越过倒塌的天柱去救他们,以至于全族连个活人的影子都见不到,至今没人再见过雷族的人。若是将雷绢云绣都找到,才能恢复古时候最鼎盛的雷绢云绣。光有云绣,凭白招来云龙族的怨恨,对我们玉龙宗来说未必是好事。”

玉白不以为然道:“咱把生意分给他们一半,他们还要感激老爷我为他们传宗接代呢。”

玉珠笑道:“大哥你就臭美吧。”

秦风拿着那匹云绣的布看来看去:“问题是,这匹布咱们怎么用呢?”

玉玲珑拿过来想了想:“这种绣工还是太粗糙了,这个云纹不能破坏,否则就没有用了。这样子,看来是做不了衣服的。”

秦风道:“那这样,咱们把这个布分成一丈长一块,就专门用来坐骑时挡风挡雨。我看倒是挺结实的。”

玉珠笑嘻嘻道:“小红该高兴啦。”

一匹布一般是十丈长,人人都可以分到一块,骑乘时大大有面子,自然是皆大欢喜。

玉玲珑收了布,轻笑道:“我来分配。”

秦风知道她必然是家中族中长者都送去一些,替他打好礼数。他日到了东窗事发的时候,长辈便不会反对他们在一起。

“对了,我和秦哥哥在禹都碰到二姐了。”玉珠思忖再三,还是把白天的事情说了。说得玉玲珑和玉白都是眉头紧皱,直说到最后秦风做的那个《咏梅》把当场所有的才子都咏成了蠢驴,几个人都捧腹大笑。但是笑了一会儿渐渐笑不出,玉玲珑点点头道:“以殷慕白的个性,只怕很快就要找上门来了。”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57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