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58章/共

宝庆,公主

发布时间:2013-05-01 10:06

天色已晚,秦风回到自己的卧房,伸了个懒腰,躺倒床上。俏丫鬟雨荷端来洗脚水,给他脱鞋脱袜,洗脚捏腿。

秦风一边爽得呻吟,一边对雨荷叫道:“雨荷,你喜欢什么,我给你买礼物。”

雨荷道:“多谢公子,雨荷只是个下人,当不起的。”

秦风叫道:“怕什么,我有钱啦。”

雨荷笑道:“现在整个玉家都知道公子有钱了。”

秦风道:“你喜欢什么你就说嘛。”

雨荷将他的脚抱在怀里,轻轻捏着道:“我喜欢伺候公子爷。公子把自己买了送我就好。”

秦风一笑,反倒被雨荷调戏了。

雨荷道:“咱们玉家规矩严,不能随便收人礼物的,收也只能收主子给的。别人给的,咱也不稀罕。公子要送我礼物,先成了主子再说吧。”她晓得自己的身份,其实秦风想送她礼物,她自然是开心的。只是又不能收,心里别扭得慌。

秦风突然探起身道:“雨荷,我问你个事情。”

雨荷将他的脚拉回怀里,叫道:“别动。”秦风被她一扯,脚掌直贴在她胸前,雨荷红了脸道,“想问什么就问咯。”

秦风小心问道:“你说玉龙宗会有奸细么?”

雨荷一愣,瞅了瞅四周,觉得没有人,便对秦风道:“公子跟玉家是一条心,玉家上下都知道的。之前堰城出事,宗主也在查。但是咱们玉龙宗有奸细的可能性小,因为从来都是用宗室的人管事,各家都是同气连枝的,不似其他的宗族那么杂乱。若是族人背叛了宗主,那是没有什么好处的,咱们这里也极少有外人。查了一遭,都觉得是警备出了问题,那都是武英王府负责的,应该还是武英王府那边的问题。”

秦风点点头,心里也在想,玉家平时不为官,不关心朝政,就算战时要出力,平时也不太会引起九阳的关注才对。心里想着,究竟要如何把那些九阳的奸细找出来杀了,眉头紧皱。他不想去问玉玲珑,免得玉玲珑担忧。这几天玉玲珑要专心恢复修为,最好不要她分心。

雨荷道:“还以为公子是对人家好,原来只是有事要问。”用力捏他,将他爽得龇牙咧嘴,还为他换了睡衣,扶上床拉起被子,熄了灯,才出去了。

秦风躺着,依旧在想。那些九阳奸细毫无疑问是为了华龙珠,自己会有哪些地方引起他们的注意,可能被他们查到下落。这两天还要到霸天彪那里报到,接受东海族的训练,由此进入云蒙军中。若是被人发现他的来历,可能招致许多麻烦。赤帝想要华龙珠,青帝未必就不想要。会不会东海卫里也有九阳的奸细?还有那个殷慕白,为什么宝相宗要找玉家的麻烦?单单是因为二小姐任性么?

想着,忽然想起二小姐玉娇那张傲气的脸来,忽然便起了好好蹂躏她的想法。虽然二小姐很刁蛮,但是反而很容易引起让人蹂躏的欲望。玉玲珑这会儿正专心修炼,试图破关。雨荷,哎呀,不该让雨荷走啊。她应该会回来守夜,是不是可以跟她……意淫了一下又叹了口气,自己这会儿那还能去拈花惹草,还是用五姑娘解决一下吧。

秦风伸手,正在跟五姑娘如胶似漆的时候,忽听一个娇媚的声音急促喘息道:“秦风!”

秦风登时一柱擎天,心道这一声叫得当真是点睛之声,配合着那喘息,让人怎么受得了啊,伸手从丢成一团的衣服里摸出东海龙佩,里面不停传来宝庆公主的喘息叫喊声,“不要……”

秦风一口血差点儿喷出来,想想宝庆公主是个深宫寂寞的女人,难道正在做跟他一样的事,声音通过东海龙佩传过来了?管她是为什么,大半夜发出这种声音,又在正需要的时候,相互配合一下好了。当下也不客气,将龙海龙佩放在枕边,一面继续跟五姑娘亲热,一面对着低声叫道:“宝庆,公主,啊,哦,公主,公主啊!”

东海龙佩里宝庆公主急促的声音:“秦风!快,秦风!我不行了……”

秦风一阵激动,喔啊几声,几乎就要交代了,忽听东海龙佩里传来一声金铁交鸣,夹杂着龙吟怒吼,宝庆公主怒道:“快来救我啊!有人要杀我!你快用东海龙佩……”

秦风登时小鸡鸡一片冰凉,从床上跳起来,原来是宝庆公主不是深宫寂寞,而是遇刺了,在被人用刀追着砍。她修为那么高,又有那么多护卫,能杀得她尖叫的人自然更凶狠。秦风想了想,用东海龙佩?怎么用?龙族的东西,大都用法就是灌注龙息作为能源,当下对着东海龙佩灌入大量龙息,东海龙佩亮起一道光芒,打开了一道光门。秦风一惊,原来东海龙佩有这样的功能,迅速穿上衣服,跳了进去。方一进入,就跌入一团迷雾,看不到地面,险些扭了脚。

只见四周迷雾缭绕,什么都看不清,仓促之际吸进了一口,刺鼻之极,气海浮动,这雾竟是有毒。秦风顿时屏住呼吸,挥手赶开毒雾,观察四周的情况。

“小心雾里有毒!不要放出神魂!”宝庆公主叫着,手持一柄长剑,剑身发出清濛的光芒,卷动毒雾远离口鼻。一个鬼魅一般的影子手持一柄形状奇异的弯刀,忽左忽右向她攻来。那刀每次挥出,刀光中都会腾出数头毒龙,以刁钻无比的角度攻来,口中喷吐出毒雾、毒火。宝庆公主被逼得左支右挡,就连神魂都无法放出。

秦风想起之前见过玉伯所用的鞭龙,这把毒龙刀和那鞭龙竟有异曲同工之妙。那刺客全身黑色劲装,黑布蒙面,动作快如毒蛇吐信,加上烟雾掩护,身影忽闪忽现。地上横七竖八都是东海卫士,霸天彪躺在阶前,也不知道是晕了还是死了。刺客与宝庆公主缠斗,待她气竭,自然便会中毒倒下。

秦风原想释放龙魂去攻击刺客,听宝庆一说,抖手幻化出一大把飞刀,带着惨绿的光芒劈头洒向对方。

那刺客不料宝庆公主居然有法子忽然唤来一个帮手,听她叫喊时只是注意门口,谁知却从身后的毒雾里出现。听到破风声吓了一跳,只见飞刀铺天盖地,也不知道有几百把。刀光惨绿,比他的毒龙刀还要吓人的样子,慌忙摆刀在身前猛劈,一道罡气拦在身前,身形猛缩后退。那罡气力道强劲,大殿内砖石破裂,溅得人脸生疼。飞刀撞上罡气轰然乱飞,消失在烟雾中不见。然而仅仅是一瞬间,忽然又从四面八方刺破迷雾向他飞射而来。刺客大骇,这些飞刀竟然可以自行转向追踪目标么?刀风狂卷护住全身,再次将飞刀劈飞。谁知飞刀散入毒雾中,顷刻又向着他飞来。他的刀风感觉不到飞刀的力量,但是却见得到刀光,听到利刃的破风声,接连躲闪,连声怪叫。

宝庆公主得了喘息的时间,凝神默念,浑身亮起青光,四周的毒雾顿时都被那青光驱散。一道青龙光影陡然破体而出,将毒雾悉数冲散,随即对着四周的人喷出青光。秦风顿时感到气海中的毒气被净化,精神大振。地上许多卫士发出闷哼,就要醒过来。

那刺客见良机已失,毒雾已被净化,反而妨碍了他躲闪飞刀,孤注一掷之下一声大喝,一刀劈向秦风,刀光中毒龙呼啸,逼得秦风后退躲闪,那些飞刀也顿时消失;刺客身形一晃,神魂出窍,一道毒龙光影喷出惨绿的毒涎对着宝庆公主当头扑来。宝庆公主的青龙魂魄喷吐青光,竟不能将毒烟悉数净化,那毒龙已经冲出毒雾,电光石火般一口咬向青龙的脖颈。只要神魂受伤,人也是一样得死。

宝庆公主突然脸上露出冷笑,一道鳞状的龙息从青龙元神口中喷吐出来,结成一道金光闪闪的鳞墙。金鳞逆起,像刀子一样竖起来,如同水面的波光粼粼涌动,将宝庆公主的元神护在当中。这是她用元神修成的金鳞波光盾,乃是自身血魄与帝龙息凝成,任何人要靠近青龙元神,便会被乱刃分尸。

那毒龙恍如不觉,只是扑向宝庆公主的神魂,连命都不要了。毒烟毒涎都不能突破宝庆公主的金鳞,反将毒龙罩住,便似是丢进了刀光四起的漩涡,划得毒龙碧血四溅。但是那一道金色的波光,也被漫天毒血搅成了碧波。

宝庆公主身边的毒雾里突然刺出一刀,对准宝庆公主的心窝。那刺客释放出毒龙神魂的雷霆一击竟是佯攻,本体乘着毒雾的掩护忽然来到宝庆公主身边,毒龙刀带起一道乌光刺来,宝庆闻到一股辛辣的气息,呼吸一滞,神魂麻痹,躲闪不及,那刀已经到了心口,只消划破一点儿皮,宝庆当即便会毙命,什么也救不了。她气息一滞,无法专心御使龙魂,那道金鳞波光盾也停止了涌动,毒龙的碧血便要喷到她的青龙元神上。

危机之际,一道华光电闪,秦风挡在宝庆身前,一把捏住刀刃,掌心黑血狂喷,五指收缩,在刺客惊惧的目光中将毒龙刀牢牢握住。那刀离宝庆的心窝只有半寸,蚀骨剧毒将秦风的手灼得黑烟冒起,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移动分毫。秦风一声厉喝,奋力挥出一爪,华龙神魂骤现,光影带着霹雳一般的电光对着毒龙的头顶一爪抓下。那毒龙神魂原本是两败俱伤的打法,早已遍体鳞伤,刺客不料秦风居然舍近求远,不攻击自己却去攻击毒龙神魂,一时失神,竟没能御使神魂闪避。

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凌虚玉龙爪的威力顷刻间将毒龙的头捏爆,那刺客也顿时七窍流血,一声大叫倒在地上。毒龙刀落在地上,发出刺鼻的腥臭,腐烂成毒水。秦风返身一脚将宝庆公主踢开,捧着手飞速后退,只见那毒水流到刺客尸体上,不停发出滋滋声,几息的时间里便只剩下一滩白骨。

华龙光影淡薄,神魂无法维持。宝庆公主素手一招,将神魂送回秦风体内。秦风腿一软,喉头针扎一般疼痛,伏地呕吐,无法呼吸。那一爪虽然杀了那刺客,但是仅仅吸了一点儿那毒龙刀腐化的毒气,就已经气管、肺里都是血泡。抓了毒龙刀的那只手更是剧痛,抬起手来看,刀口溃烂,竟已经露出了白骨,整条手臂出了无数毒泡,流着脓血。

宝庆公主净化掉自身体内的毒气,顾不得危险,嘴一张,口中吐出龙珠,飞到秦风面前,放出青光,稳住毒性。宝庆公主扶起秦风,将一双玉掌紧贴在胸口,坐在他对面,为他缓缓将毒血推出。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58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