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59章/共

宝庆公主要复仇

发布时间:2013-05-02 10:21

秦风觉得呼吸渐渐平复,吐出几口黑血,胸肺在玉手推捏下疼痛渐消,将掌心迎向那青光,看着皮肉一点点长出来。口中闻着龙珠香甜的气味儿,恨不得一口咬进嘴里,尝尝宝庆这妖精的龙珠是什么滋味儿。

宝庆公主松了口气,看出他有歹意,樱口一张便将龙珠收回了,怒道:“你想做什么?”

秦风死里逃生,恶狠狠低声道:“我想咬死你!”刚才还在热被窝里,这会儿已经是鬼门关上转了一圈,心道,就知道拿了东海龙佩一定没好事。那刺客当真了得,若不是忽然出现吓了对方一跳,一时又摸不清秦风的套路,当真所有的人都要死在刺客手里。

宝庆公主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想不到他如此大胆,正要骂他无礼,四周的卫士这时才有能爬起来的,稀里哗啦在宝庆面前跪倒一片。原来这刺客所放的毒雾可以侵蚀元神,这是极为罕见阴毒的修为,霸天彪他们刚一动手就中了毒。毒雾被宝庆的龙魂一扫而空,这才能看清四周的样子,竟是在宝庆公主的寝宫!地上有两个东海族的侍女,已然被害,血流了一地。

霸天彪惊惶中垂首道:“卑职等该死!请公主责罚!”

宝庆说道:“刺客厉害,不是你等失职。将这里清理干净就是了。”

有人呈上一块从刺客尸体上翻出来的牌子:“启禀公主,刺客是碧游海的人。”

宝庆冷哼一声:“碧游海尽出些毒龙。竟敢派人杀我,看起来,他们已经有立场了。去查查是三太子还是五太子啊。问清楚了,我送他们几句好话。”她说的“送几句好话”自然是说反话。

侍卫纷纷退下,宝庆见地上两具尸体都是刚刚还在陪她说话的侍女,心里难过,对秦风说:“我们离开这里。你跟我过来。”

秦风忽然瞥见那倒地被杀的宫女当中赫然便有之前私下里跟他说过话的那个小姑娘,心里难过得很,心道,好姑娘,我为你报仇啦。

他跟着宝庆公主来到一处干净的房间,见那房间不大,只是寝室外面许多房间里的一个,像是地位较高的宫女住的地方。走进去,一干用具却是很上乘。床上铺着干净的被褥,桌子上也有新鲜干净的果盘。

宝庆公主在桌边坐下,冷哼道:“我在那里被人用刀追着砍,你在那里干什么?”

秦风闹了个大红脸,心想,我以为你空虚寂寞,配合一下。

宝庆公主见他戳在那里,说不出话,怒道:“教了你很久,还是这么一副没规矩的样子!霸天彪真是个蠢材!我身边怎么都是一群蠢材!”她不因为霸天彪放进了刺客责怪,反而因为秦风没规矩大发雷霆。

秦风心里不满,但是如果再刺激宝庆,霸天彪一定会倒霉。想了想,抱拳施礼,在宝庆公主面前单膝跪倒,低下头听她说话。

宝庆公主见他恭顺,才渐渐平息了怒气,对他说道:“这个房间以后就是你住的禁卫房。你住过来,白天跟霸天彪去做事。”

秦风点点头,心道原来是禁卫房,小心问道:“公主,刺客怎么能进入你的寝宫?难道在你的卫队中也有奸细么?”

宝庆冷冷道:“那也未必,这刺客的功力不在你我之下,又是精于刺杀。霸天彪他们以前都没有什么对付刺客的经验,怎么防得住。我们能举族逃出东海,最大的依仗不过是我那几个弟弟任何一个都不敢在争夺皇位的节骨眼儿上背上骂名。如今我已经离开东海境内,又明知得不到我的支持,只有杀了我才能稳坐皇位。如今局势渐渐明朗,不是三太子就是五太子了。”

秦风奇道:“这个‘太子’,也能有好几个么?”

宝庆冷笑道:“谁都想当东海帝,自然都是太子了。过几天查清楚了,我有事要你去做。”

秦风犹豫道:“公主,能不能多给我两天时间,再让我住过来。大小姐的妹子玉娇把瑶光镜偷走了。拿去给了宝相宗的殷慕白。这两天玉家要出事的。”

宝庆公主大吃一惊:“什么?”

于是秦风把事情跟宝庆说了一遍。

宝庆面露难色:“这很是难办。怎么会在这时候拿走了瑶光镜。”

秦风好奇道:“瑶光镜跟公主也有关系么?”

宝庆道:“瑶光镜是瑶光派的至宝,可以万里遁空,再多的禁制也不能阻挡,只消瑶光镜打开,便可以进入混沌逃走。但是更重要的是,瑶光镜后面自己有一片虚境,叫做瑶光仙境,我们已经将那里设置为共同的通道,绑定了我们四人各自的灵虚境。这样一来通过灵虚境我们便可以相互寻找,在紧急的时候相互支援。我们四姐妹曾经一起在瑶光仙境里修炼了几百年,没了这东西,墨琳和嘉璃要找我们就得从几万里外赶过来,路上不知道要走多久。更麻烦的是,殷慕白若是搞懂了瑶光镜的用法,窥探我们的灵虚境,晓得我们的秘密,那就讨厌了。”

秦风顿悟:“怪不得大小姐很着急。”

宝庆冷冷道:“殷慕白敢进入我的灵虚境,叫他形神俱灭。但是他可以切断瑶光镜与我们之间的联系,将瑶光镜据为己有。当今世上,能够绑定灵虚境的宝物便只有瑶光镜。天晓得他会做什么。”

秦风道:“我还没有去过自己的灵虚境啊。你们说了我也不懂。”

宝庆公主讥讽道:“我还当你是天纵奇才,怎么成了真龙连自己的灵虚境都去不到。”

秦风道:“又没有人教我。大小姐这几天忙着恢复修为,我自己也顾不上琢磨呢。”

宝庆冷哼道:“殷慕白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得罪玉龙宗和瑶光派,背后必定是有依仗的。你回去跟玲珑说,这事我会管的。”

她一正经起来,便似是换了一个人。一身皇者霸气,周身都散发出雾腾腾的龙息,呈鳞状升腾四起,令人想要跪地膜拜。

宝庆公主负手站在窗前,冥思了一会儿,说道:“给你三天时间,修成元灵,开启灵虚境。”

秦风愕然:“三天?敢问公主当年修成元灵用了多久?”

宝庆公主道:“十年而已。”

秦风道:“公主用了十年,只给我三天?”

宝庆公主道:“你这人是天才嘛。三天后,我要派你去办一桩事。你做不到,也无所谓,我派别人去就是了。这便滚吧。”

秦风皱起眉头,她此刻新仇旧恨,要办的事,那多半是要复仇了。要在三天里修成元灵,开启灵虚境,他连怎么回事都不是很清楚。但是若做不到,不晓得宝庆公主是不是有什么幺蛾子等着他。

宝庆公主孤零零望着窗外,咬牙切齿,肩头微微耸动,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突然伸手擦了擦眼泪。秦风心里咯噔一下,宝庆公主哭了么?

宝庆公主回过身,满脸泪痕,一怔:“你还在这里做什么?”

秦风道:“公主不是说,这里以后是我的房间?”

宝庆公主怒道:“以后才是,现在不是!”掌中腾起青溟气,一掌将秦风打了出去。她连番遇到不高兴的事情,今晚又死了贴心的宫女,居然还被秦风看到她哭了,一团火没地方发,都打在秦风身上。

秦风一跤跌出门来,几个宫女悲悲戚戚正在收拾残局,为死去的宫女难过,忽然见他被宝庆公主打出来,在地上打滚,慌忙来扶他。见他穿着睡衣,不由得一怔。秦风心里早已将宝庆公主骂了无数次女妖精、外加强行扒光推倒重来。

霸天彪这会儿守在一边正惴惴不安,见他飞了出来,瞅瞅屋里,问道:“公主今晚莫不是要在这禁卫房这里过夜?”死了心爱的宫女,地上都是血,一时不想在寝宫里过夜才是常理。禁卫房虽然很有安全感,但是似乎也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忽听宝庆公主在门里嚎啕大哭,叫着:“金瓶!银瓶!”想必是死去的宫女的名字。

秦风摇摇头,说道:“见过霸百户,我也不知道。公主这会儿发脾气,不可理喻,最好不要理她。”

霸天彪心里也很难过,不敢进去问。

霸天彪对秦风拱手道:“今天多亏你了。”心想,秦风明明是有功劳的人,被宝庆公主打了,那便是替他们挨打。心里暗自感激。见秦风一身睡衣,也不晓得他怎么冒出来的,霸天彪奇怪道:“怎么穿着睡衣?”话一出口就觉得不好,秦风突然冒出在宝庆公主的寝宫,难道和主子是那种隐秘的关系么?怎么看这小子都很像小白脸。

秦风哪晓得他想了这么多,叹气道:“我都已经睡了,刚才还在被窝里,那可不是在堰城,忽然就被东海龙佩传了过来。”心里暗骂,来得容易,回去就得自己回去了,这是要我穿着睡衣招摇过市啊!娘的,救了你的命就这样报答我!

霸天彪点头道:“原来如此。”想想东海龙佩是他们都没有的东西,越发觉得秦风和宝庆公主的关系不太一般。方才他已经中毒软倒,但是秦风和人动手的样子还是看到几眼。虽然不怎么看得清楚,但也惊心动魄。当下道:“秦风,你的修为不低啊,而且很是特别,是哪门哪派的路子啊?” 心道,之前跟自己动手的时候,这小子莫不是留了手么?

秦风摇头道:“不是的。我那其实只是招法华丽,出奇制胜罢了,修为有限得很。那刺客一下子放不倒,等下摸清了我就完蛋了。若没有宝庆公主驱散那毒雾,我肯定也不是刺客的对手。今晚实在凶险,赢了是运气,霸百户莫要拿我当什么高手。过两天还得麻烦霸百户多指点在下。”

霸天彪点点头,好感暗生。秦风有功劳却不居功,言谈中也没有显得他们无能。唤人拿来一套新的东海卫的制服,给秦风穿了,送他出宫去。今晚被刺客混进宝庆公主的寝宫,他们这一营真是什么面子都没有了。宝庆公主虽然没有责怪,但是大主母以及东海卫上层只怕都会降罪下来。这事关系到庆字营的荣誉,偏偏发生在他眼前。霸天彪心神不宁,也没有心思跟秦风多说,叫人拿了令牌送秦风出城。这会儿堰城宵禁,没有令牌那是出不得城的。

一个侍卫主动迎上来道:“霸百户快去休息,卑职来送秦风兄弟出去。”

霸百户瞪了他一眼,将令牌给了他。他素来不喜欢称兄道弟的行为,但是眼下秦风立了大功,救了大家的命,被叫一声秦兄弟,似乎不好说什么。

那侍卫一个劲儿向秦风示好,又是夸他少年英雄,又是夸他才华绝世。

秦风这会儿不想聊天,一味支支吾吾,那人也不厌烦,不停问他宗族籍贯。秦风只说是敖氏的子弟,一年前就在云蒙讨生活。宝庆公主来到此地,特地将他召来。这一套是早就想好的说辞,受过叮嘱,应该是没有什么破绽了。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59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