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60章/共

赤凶

发布时间:2013-05-02 10:22

他们到了城门,验过令牌,被放了出去。不料出了堰城的城门,外面都是水。此时夜深,黑漆漆一片,只有头顶一轮月牙,也不怎么明亮。

秦风一怔,那些水就像墙壁,被避水阵顶在外面。但是白天来的时候,外面会有避水阵将水分开,打开一条通路。这会儿却是没开。

那侍卫道:“秦风兄弟还是第一次这么晚出来吧?避水阵这会儿是不让开的。”

秦风道:“那怎么办?会湿了衣服是吧?”想来就只好破水飞出去了。

那侍卫道:“无妨,我有只避水灵兽,送兄弟一程。”

秦风想想自己要飞回去也挺累的,于是抱拳道:“那就多谢哥哥了。”

那侍卫打了个呼哨,冥神召唤自己的坐骑。水中起了暗光,一头巨大的怪龟自黑暗中悄无声息地游了过来,似乎是喜欢阴暗的。

秦风见了很是奇怪,还以为避水兽应该像是犀牛或是麒麟一类的样子。原来避水兽也有很多种,眼前这只长着一个坚硬带布满棱角的甲壳,那甲壳也不是很圆,而是有些狭长,长在一头怪蛇背上。头部是一只相貌凶猛的怪蛇,和龙头一样粗壮,但是吐着蛇信。尾巴更是怪异,乃是不知道多少条细小的毒蛇在那里嘶嘶吐信。体型很大,甲壳比寻常的龙背要宽阔,背靠背围坐的话,四五个人也坐得下。

那侍卫道:“我这坐骑乃是避水兽中的极品,叫避水勾陈。别看样子丑陋,很厉害的。”

那避水勾陈到了近前,从水中钻出来,秦风更是觉得凶恶。不过坐一下这种怪兽,也是人生中的独特经历。当下跟着那侍卫一起,坐在了勾陈的背上,好奇道:“这便不会沾水么?”

那侍卫在勾陈的脖子上轻轻踢了踢,说了一连串非常奇怪的语言,那勾陈便一头冲进了水里,游了起来。秦风咦了一下,发现身体周围被气泡包裹,甲壳周围都没有水。那勾陈在水中活动自如,便跟飞一样平稳迅捷。

那侍卫笑道:“怎么样?厉害吧?能在水中这样快的坐骑,便只有碧水勾陈了。”

秦风看着四周水域哗哗后退,心中骇然。这避水勾陈完全不受水中的阻力影响,游和飞没有区别。

四周水中的景色可惜在夜里看不清楚,不然这样游海,还能在勾陈背上野餐,才是别有一番风趣。看看水域中已经堆起了许多石墙,秦风知道是东海族已经开始耕种水田,畜牧水产。

那避水勾陈并未立刻破水升到水面,而是一直贴着水底飞驰。那人道:“秦风兄弟,我带你走一条水底的密道,一下子就到。”

秦风点点头,好奇得很。这样的水底密道,想来只有骑着这避水勾陈才好走了。想想骑着这样的怪兽游海当真是威风,可惜晚上没有人能看见。身后那些毒蛇尾巴就翘在后面,嘶嘶吐信,当真是渗人。要是带玉珠来坐,不知道她怕不怕。秦风笑道:“这位大哥,还不知怎么称呼。”

那人道:“我叫赤凶。”

秦风道:“赤大哥,这个名字当真是威风。”忽然觉得不对,之前霸天彪曾经为称兄道弟的事情揍过他,东海卫是不许称兄道弟的。而且就跟东海没有人姓秦一样,难道有人姓赤么?身后一麻,勾陈尾上的蛇头在他腰间咬了一口,秦风登时全身都没了力气,惊道:“你?”

那人冷冷道:“九阳之下,赤凶最凶。你这个虹都的余孽,难道没有听说过我们赤凶的名号么?”原来赤凶并不是人名,而是一个组织的名字。那人转过脸,当着秦风的面,将自己的面皮一揉,赫然换了一副面孔。那人桀桀笑道:“没想到吧?”

秦风只觉得自己血里都是毒液,每一根血管都像针扎一样的疼,鼻孔里啵啵流出黑色的血来。

赤凶道:“你放心,这勾陈有七十二种毒,咬你的毒虽然猛烈,但要致命却是慢性的,你一时还死不掉,只是疼得很,嘿嘿。乖乖听话,说不定我便给你解了。”

那避水勾陈来到一块水底的大石前,那大石突然移开了,露出一个巨大的洞口。秦风身体疼痛,脑子却很清醒,顿时发觉,这是之前冒出九阳伏兵的岛位于水下的地方。之前一直奇怪怎么会有那么多敌兵突然冒出来,原来还有一条密道。

碧水勾陈游了进去,水很快就没有了,那密道通入一个巨大的洞窟,里面有空气。几个身穿红衣的精壮汉子站在岸上,周身龙气缭绕,竟都是苍龙修为的好手,若在军中至少也可以做校尉、做百户了。等着避水勾陈一上岸,这些人便将秦风抓下来,搜了一通身,见他什么武器都没有,拎着丢到角落。中了碧水勾陈的剧毒根本动弹不得,也无法凝聚气魄,御使龙魂,不怕他反抗或是跑了。这会儿秦风身上只有东海龙佩,其他的东西都没穿没带,那些人也没在意。

秦风只见这洞窟里堆满了箱子,物资甚多,又有很多奇怪的图案绘在地上,贴满了经幡、符篆。他记得瑶光书院的课上也提过一些,但是玉珠他们的学习不以这个为主,所以具体是做什么的也不甚明了。

几个人交谈起来,抓秦风过来的赤凶问道:“副统领大人呢?”

另外几人道:“副统领大人跟东海的使者在一起。风七,今晚情况如何?碧游海的那小子得手了么?怎么将这小子就这样抓了来。”

那人原来另有名号叫风七,不知道是真名还是赤凶里的排名方式。风七嘿了一声,笑道:“那小子差点儿就要了宝庆公主的命,了不起。碧游海的人,竟也跟我们赤凶一样的狠。只可惜这小子突然出现了,用一手幻影唬人,反倒将那小子玩死了。倒要感谢他啊,不然还见不到华龙族的踪迹。”

几个人都大为羡慕:“风七,这下你立了大功。副统领对咱们风门的器重可要超过火门那边了。说不定,你老弟可以一下子晋升几个排位。”

风七得意道:“这是咱们兄弟的运气来了。赶紧,在副统领回来之前问出华龙珠的下落,那才是正经的。”

几个人都连连点头:“没错,要是直接拿到华龙珠,那功劳便是帝上真正欢喜的,我们从上到下都要有赏。”

当下几个人都对着秦风打量,风七踢了秦风一脚,捏着他的嘴,给他塞进去一颗解毒药,厉声道:“小子,没死吧?老实听着,交出华龙珠,我便做一次主,饶了你性命。等到副统领回来,扒了你的皮,你一样得说。”

秦风口中含含糊糊,听不清说什么。几个人都对风七皱眉道:“该不会毒性太重了吧?解毒丹再给他一颗吧。”

风七道:“你们莫看他年轻,也有苍龙修为了。虽然宝庆公主修为了得,抵挡了那碧游海的小子大部分进攻,但是那小子毕竟是死在这家伙手里。”随即喝道,“莫跟我装死,快说,华龙珠在哪里?”

几个人都很震惊,这么年轻能有苍龙修为,那毫无疑问跟华龙珠的玄妙是分不开的了。虽然不知道帝上到底要华龙珠做什么,但是华龙珠是天道神物,有着无比神奇的造化,这是毋庸置疑的,而这小子一定知道华龙珠在哪里。

秦风闷唔了一声,喃喃道:“想不到……在西北岛下……石后……有秘洞……”

风七道:“你想不到的多啦。为了你小子,居然要我们赤凶出手。快点儿说,不然这避水勾陈的七十二种毒,一种一种让你尝个遍。那时候你成了活死人,可别怪我没有提前告诉你。”

秦风痛苦道:“宝庆……公主……我……好想你……”

几个刺客都一呆,想不到这小子这会儿居然说出心底的话来。一个侍卫,就算是什么才子,跟宝庆公主的地位那便是一个天,一个地,居然敢暗恋自己的主子。哪晓得,他身上的东海龙佩乃是近卫与主子通话的工具。

风七皱眉道:“对了,似乎这小子跟宝庆公主的关系有蹊跷。”

秦风心中一动,顺着说道:“我……你们不能杀我……我要回到……公主身边……”

另一个赤凶分明是扮红脸的,和气说道:“看不出你还是个多情的种子,这会儿还想着你那美貌的女主子。交出华龙珠,你做你的东海才子,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我们赤凶对于宝庆公主的性命没有兴趣,今天碧游海的刺客跟我们不是一路的。杀了你,反倒要打草惊蛇,说不定反倒把事情都算在我们头上,对我们也没有什么好处。你说是吧?乖乖告诉我们,大家都开心。”

秦风面色痛苦,似乎心中犹豫,硬撑了一阵,终于还是勉力道:“大雷……荒境……”

风七皱眉:“什么?”这地方他们根本没有听说过。

秦风喘息道:“那里……只有我……认得……你发誓……会放了我……”

风七点点头,狞笑道:“算你识相。你乖乖听话,我们就放你回你那公主身边去。”

当下几个人一商量,留了两个人等头领回来,其余三个跟风七一起坐在避水勾陈的背上,跟秦风去取华龙珠。就算秦风有什么花样,绝对不可能是四个人的对手。取到华龙珠,再说怎么处理秦风的。他们这些风门中的人最擅长利用人,秦风只消跟他们合作了一次,杀不杀都是一样,以后就得被他们牵着走了。

风七捏着秦风的脖子,笑道:“小子,看不出来,你还敢喜欢自己的主子。”不过想想,秦风从虹都逃出来,那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想必当时便是宝庆公主救了他,产生了感情也不奇怪,又是个才子,宝庆公主青睐于他也不奇怪;想想宝庆公主的容貌,舔了舔嘴唇道,“不过那小娘们确实漂亮。平时凶巴巴的,一媚起来不得了。”

其余几个人相互瞅了一眼,忽然那个劝过秦风的人故意说道:“这小子说不定有用。”捏起秦风的脸,对他道,“宝庆公主是你的主子,但是对我们赤凶来说,天下的女人再尊贵也不过是个娘们,生下来就是要给男人骑的。你若是乖乖交出华龙珠,我们求副统领饶你一命,说不定还可以让你加入我们,给我们赤凶办事。”说着加重了语气,厉声道,“你这辈子再有才,想打主子的主意,那是痴心妄想。宝庆公主与太子殷洪定亲了,你还不知道吧?以青帝的手段,凭什么插手东海事务?那是一定要牢牢控制东海十四族,需要名分的。你道你还有机会么?但是成了赤凶,你想怎么为所欲为都有机会。哪天我们给你把宝庆公主绑来,蒙上眼,让你干个痛快,然后只消嫁祸给碧游海就是了。事后你还可以来个英雄救美,那娘们一动情,说不定你便可以更进一步。你专心为九阳做事,到时候我们九阳灭了云蒙,太子殷洪必死,那宝庆公主就是你的了!”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60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