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61章/共

再回大雷荒境

发布时间:2013-05-03 12:28

秦风怦然心动,心道,这主意真他妈好!但是很可惜,你们看错老子了。宝庆公主之前为他疗伤化毒,在他体内灌注了大量青溟气,将龙珠都吐出来了。那避水勾陈的毒进了他体内虽然猛烈,但是不久就被残余在体内的青溟气化了大半。再吃了一颗解毒丹,早就一点儿都没有了。只不过这些人修为太强,心机手段都是极厉害的,又晓得他的底细,他铁定打不过。一面盼望声音通过东海龙佩传到宝庆公主耳中,一面稳住这几个人,到了大雷荒境,在老祖宗睚眦面前动手,自然有把握得多。就算再怎么不济,那里离瑶光派很近,他发挥幻术,总可以逃去求救。

秦风脸上露出一副深深被打动的表情,犹疑道:“真的?我可以和……宝庆公主?”

风七嘿了一声,几个人都狞笑起来,以为他真的动了心思,风七拍了拍秦风的肩膀道:“你把华龙珠交出来,那便是立了大功。能在宝庆公主身边做事,那位置可是比我有用多了,你就等着做驸马吧。”

避水勾陈离开水域似乎动作便有些笨重,但是飞得依旧是极快。没用多久,便到了尧山,按秦风的指点落入大雷荒境。

仅仅几日的工夫,大雷荒境里全然变了模样。那种龙婆草长满了睚眦藏身处方圆数里,长得有半人高,见到有人来便哗哗作响,舒展龙爪一样的叶子,扭过头看着秦风和几个人,让他们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龙婆草?”风七见多识广,吓了一跳,“这是什么地方?华龙珠在这里?”

秦风喘息道:“就在那边,有个坑……我埋在里面……我也不知……怎么长这么多……”

一个人道:“是了,龙婆草只在修为强大的死者坟头生长,但是华龙珠乃是神器,大概是一样的。”

几个人都有些激动,但依旧小心心翼翼,向着那里走了几步,只感到浑身发抖,心里发毛。避水勾陈忽然一声哀叫,后退了几步,恐惧地望着前方。前方的草丛里,露出了一些巨大的兽骨。看那些兽骨的尺寸,并不比避水勾陈个子小。

风七捏着秦风的脖子,咬牙道:“这里不对,你敢骗我们!”

秦风道:“是真的。我没骗你们。”暗自运气,准备动手。

正在此时,几个人鼻中忽然都闻到了一道异香。再看时,避水勾陈忽然不怕了,目中露出贪婪的光芒,口中蛇信狂吐,流出口水来,向着前方小心翼翼地走去。

忽然一头巨大的龙从坑里探出头来,一口将避水勾陈的头咬掉了。四周锁链声响,恐怖的景象出现在几个人面前,巨大的铜棺从地下升起,手臂粗的锁链嵌在一头血肉模糊的巨龙身上,恶狠狠扑在地上,将避水勾陈撕得开膛破肚。那些坚固的甲壳就像是纸糊的一样被扯得稀烂,尾部的数十蛇头依旧嘶嘶作响,在那怪龙脸上乱咬,但是那怪龙毫不在乎,反口一咬,所有的蛇头都被咬烂,一些碎烂的蛇头落到地上,还在嘶嘶作响。

几个赤凶都吓傻了,睚眦张口咆哮,整个区域都笼罩在大罗天龙的气息下,一道可怖的压力当头落下,震得神魂酥软,几个人想逃走时,才发现竟是一步都迈不动,只能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大罗天龙……”风七喉咙中咕哝了一声,竟是话都说不出了。

秦风反手一掌将他打倒,跳开几步。见几个人都倒在了地上,用恐惧的眼神望着眼前的景象。

睚眦张口一吸,一股巨大的吸力产生了一道旋风,将几个人吸进口中。华龙珠有所感应,顷刻间放出华光,将秦风浑身护住。秦风满脸带着讥讽的笑容,望着风七落进睚眦口中。风七望着华龙珠的光,已经明白了,但是什么都晚了。睚眦血盆大口一合,几口将几个人吃了,发出一声咆哮,地上的勾陈血肉都化作血红色的雾气流入睚眦口中,只剩下一个甲壳和一堆白骨。

秦风一跤跌坐在睚眦面前,只见巨大的铜棺依旧敞开,睚眦被锁链吊着,周身闪耀着血红色的暗光,比之前干瘪的样子似乎鲜活了许多,身躯涨大了数倍,血肉胡乱滋生,连接着器官,竟是有了一丝生机活力,比之前精神许多。

四周的龙婆草里许多巨大的猛兽白骨,想必都是被睚眦所发出的异香引来,反被睚眦吃掉的凶兽。睚眦张开嘴,那些被吃掉的人都已经骨头渣子都不剩了,一颗松塔一样疙疙瘩瘩的珠子在睚眦口中旋转,四周龙婆草散发出若有若无的血气,流入那一团松塔一样的东西,被睚眦所吸食。

秦风大奇,这是什么东西,竟像是龙珠一般。此刻脱险,松了口气,当下施礼道:“多谢老祖宗出手搭救。”

睚眦道:“无妨。但有能吃的,统统带来。”

秦风苦笑道:“着实死里逃生。”当即运功,将体内的残毒清除,又叫道,“老祖宗,您看,孩儿修成真龙了。”

睚眦望着秦风,也颇为诧异,点头道:“嗯,不错,才几天的光景,你就修成了真龙?”

秦风道:“全是托了华龙珠的福。”

睚眦道:“你莫不是找了个修为很高的女子,把人家榨干了吧?”

秦风吐舌道:“也算是,也不全是。”当即将最近的事情,以及进入华龙珠觐见祖龙灵识的事情说了。

睚眦皱眉听着,对于重铸天道之事颇为震惊,但也对秦风取得的进展连连点头。

秦风急道:“老祖宗,如今该怎么做?”

“要拾回天道神器,凭你当前的修为那是没可能的。”睚眦闭目冥思,喃喃道,“我居然降临在此地,要靠你脱困,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我若不被困,万万无法降临在这世上,但是我若不在,便没人能收拾天道神器。看来我这一万年的苦,也不算白挨。”对秦风道,“记得我之前告诉过你,诸神将各自的神魂铸就天道神器,镇于天柱。天柱崩塌之后,那些天道神器就沦落了。你所见到的那些黑漆漆的怪物,应该是末法军团。天柱崩塌,他们要毁灭天道神器,便彻底断了天道的根源,诸界都不能幸免,诸神都没了信仰。想必太虚之内,已经乱成一团了吧。”

秦风目瞪口呆,这么可怕的事情,他一个小不点能做什么?

睚眦道:“你前世所生活的洪荒世界已被摧毁,想必这里也快了。力量越强的人,不具备神格,便会很容易迷失,被末法军团同化。”

秦风咬牙道:“末法军团?”

睚眦道:“那是比心煞还要顽固的魔物,混沌初开便有,诸神都没有办法消灭。之前还有天道,可以镇压。这会儿嘛,不好说了。祖龙神既然要你收集天道神器,那便去做吧。我会帮你尽快提高修为,以你目前的修为根本不是末法军团的对手,还是不要轻举妄动。”

秦风急道:“但是末法军团已经在毁灭天道神器了啊!”

睚眦道:“那只是个预见。并不是已经发生了。命运能够预见的,便到这里。究竟会怎样,就要看你了。时间还是有一些的,我能感到,目前天道尚算完整。你沿着天柱崩塌的地方去找,若遇到天道神器,华龙珠便会有感应。”

秦风点点头,心焦如焚。

睚眦咀嚼着那松塔一样的一团东西道:“你居然在没有修成真龙的情况下能搞得定有那么高修为的女子?当真是小看你了,我本以为你需要几年的时间。我吞吃血魄精元,只是形式不同罢了。你且看这些兽元珠。”说着将口中的东西一吐,落在秦风面前散了一地。

秦风好奇地捡起来几颗,竟是很像龙珠的东西。心中一动,跟那细柳的尸体上出来的珠子倒是很像,只是小得多。

睚眦道:“这是兽元凝结成的元灵珠,含有许多魄力、精血。我吸食了,便可以维持生机。只是太少了,不能让我恢复元气。你既然已经修成真龙,以后便帮我带一些这样的食物过来。”

秦风点头应允,睚眦张口一吸,那些元灵珠便飞起来又回到他口中成了一团。

秦风望着它的样子,惊奇道:“您的龙珠呢?”

睚眦道:“我乃大罗天龙,超脱生死,形神俱妙,龙珠早没什么大用了。有需要的时候,花些时间、精血就可以重新凝聚一颗。龙珠可以用来炼化法器,当年我也用龙珠铸造了一些东西,后来被人暗算,掉在混沌中了。你若能找到,我便送你。”

秦风红着脸道:“正想向老祖宗请教,如何才能进入灵虚境。”

睚眦听他语气恭敬,又颇为上进,大为满意,耐心说道:“虚境是元灵在混沌中开辟的一片天地,随着元灵的力量不同而异。太虚便是祖神盘古的元灵所辟,我们用灵虚所开辟的世界都是依赖于太虚。若远离太虚,便可能陷入混沌无法返回。须知混沌便是无,无边无际,不能分出方向。你的灵虚境乃是修成真龙时,元灵第一次接触混沌,在里面撞出的一窝,那就是虚,小到无用,时间长了就没有了。再进入混沌,未必还能再到原处,只因混沌随时都在合拢、流动,你再次进入依旧不过是在里面伸了一下脚。只有每次都进入同一块虚,才能将虚境扩大。要维持虚境需要耗费很多气魄,但是唯有这样才能在混沌中保持体力。”

秦风顿悟,这就像是游泳,一直在混沌中扑腾,早晚要累死。只有建造一块自己可以存身的空间,才能休息。这空间若是大了,就成了开天辟地的一个世界。只是难处在于,如何一开始的时候认准一块地方,总能找到,并且在混沌合拢之前将虚境维持好。这又牵扯到更多的问题了,如何在混沌中定位,如何能持续虚境的存在,不停用神魂撞开混沌么?元灵和神魂又有什么区别?

睚眦道:“祖龙历经万世万劫,你身怀祖龙元灵,哪里还需要问我。他日不懂的事情只需求告祖龙,神魂自知。”

秦风涨红了脸:“危机时经常有一些灵光出现,后来才知道是祖龙灵识所教的。只是这个不由得我,我修为太低了,还没有能力事事求问祖龙。”

睚眦摇头道:“祖龙既然已经选了你,你又能在华龙珠中见到祖龙的元灵,便是确有灵识依附在你身上。你若遇到危险,灵识自然唤醒祖龙元灵,护佑于你。祖龙要让你继承它的意志,自然也愿意给你力量。你只需要供养于龙珠,自然便会有能力与祖龙的神识沟通。这时无法感应,应该是供养不足,祖龙元神还在沉睡之故。”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61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