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63章/共

乌墨琳大战赤凶

发布时间:2013-05-04 10:12

出了灵虚境,秦风心情大好,许多问题也得到了答案。

天竟是已经亮了,望望四周,一个数十丈方圆的大坑出现在大雷荒境内,凡是生有龙婆草的地面竟然都变秃了,想来是被搬进了灵虚境的缘故。

元灵在混沌中的样子就像是身后多了一条尾巴,心念一动,想要回头去看,就可以感受得到灵虚境中的情况。此时睚眦沉睡,元灵也在不停融合那颗元灵珠,灵虚境中一片静谧。这种感觉奇妙而又沉重,像是多了一个需要照顾,需要惦念、滋养的存在。或者说,多了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地方。难怪玉玲珑曾说灵虚境是神魂栖身的地方,这才是他真正的家啊。

秦风放出龙魂,骑在上面向堰城飞去。自己借睚眦的力量脱困,但是宝庆公主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听到他所说的话。在那个洞窟里不知道有什么玄虚,还有一个赤凶副统领没有抓到。如果能抓到那个人,便可以知道很多重要的秘密。之前曾经听说那位副统领大人去见东海的人了,估计指的是五太子的人。如果说碧游海的刺客跟他们并不是一路,那么碧游海的刺客多半就是三太子的人了。

忽然一匹墨麒麟踏着火光从背后追来,马上端坐着一个黑甲骑士,手持大刀,一声大喝:“前面的人站住!本公子问个路!若不从实说,留命不留头!”

秦风吓了一跳,火光晃得人眼花,等到看清楚是一匹墨麒麟,眼前一亮:“墨琳!你不是乌墨琳姐姐么?”

“咦?”墨麒麟上的人定睛一看,娇笑起来,声音也变成了女子,“小兄弟,是你啊。哎哟,不得了,你真的修成真龙了。啧啧,龙主的命格就是不一样。你又长高了,也壮实多啦。嗯,像个大男人了。”

秦风问道:“你是来找玉大小姐和宝庆公主的么?”

墨琳道:“是啊,不知道怎么搞的,突然联系不到她们。”她联系不到玉玲珑,也没法通过虚门过来,只好大老远的一路跑,所幸还有个朋友可以让她借道,不然不知道要走多少天。

秦风解释道:“玉玲珑的二妹玉娇把瑶光镜偷走了,给了宝相宗的少主瑶矶。所以你就过不来了。”

“咦?我们姐妹的事情,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墨琳盯着秦风上下打量,一脸怪笑。

秦风哼了一声,咱就是知道,怎么着吧?

墨琳突然从口中吐出一把比火柴棍还小的芭蕉扇,迎风一晃,变得一丈多长,对秦风威胁道:“当初一下把你送来这里,也不知道是对是错。看来这对错还得有个比较,我还是把你送回九阳吧。”

秦风忙道:“别!大姐,我错了!你问啥我就说啥。”

墨琳收了芭蕉扇,笑道:“这才对嘛。哎呀,我说你怎么修为渐长,骨气渐小啊。”

秦风道:“没法子,拿人手短,吃人嘴短。”

墨琳嘻嘻笑道:“走,喝杯酒去,跟我说了吧。”

秦风怪道:“不先去见她们么?”心里还惦念着宝庆公主的事,着急道,“我要先回堰城去见宝庆公主。昨晚有刺客,差点儿要了我们的命,事情还没了,这会儿耽搁不起。”

墨琳怪道:“刺客?”

秦风道:“赤凶,可听说过么?”

墨琳点点头:“九阳之下,赤凶最凶。怎么会惹上赤凶?”

秦风道:“华龙珠咯。”将事情简单说了。

墨琳咯咯笑起来:“这伙人真蠢,华龙珠分明就在你肚子里。只需要——哔!”做了个将胸膛剖开的手势。

忽然一道寒光闪过,一支鱼尾箭随着墨琳的手势从地面飞起,贴着秦风的胸膛带起一溜血光。若不是秦风忽然有所警觉,这一箭就当真把他的胸膛剖开了。他正踏着华龙元神飞在空中,这一箭穿透了元神,秦风半空中喷出一口血,当空跌了下去。

乌墨琳吃了一惊,催动墨麒麟从空中跃下,一把将秦风救起。转望四周,一群身穿赤甲的人已经将他们二人团团围住。

为首的是个头戴斗笠的精壮年轻人,身高过丈,手挽着一柄大弓,人人穿的都是赤甲,只有他穿的是白色劲装,不但白,而且是雪白,不像杀手,倒像是将门公子,威风凛凛。或许是为了显得凶恶些,这人脸上刺着一道血色的龙纹,将一张白皙的面孔布满血光,倒也显得霸气十足,冷酷之极,见秦风居然没死,冷哼了一声,将弓丢到一边。这把弓不是他趁手的良弓,不然这一箭定可以劈开秦风的胸膛,直接见到华龙珠。

两个遍体鳞伤的男子冲出来,对秦风咬牙切齿道:“风七呢?”他们原本其实没打算让秦风能活着,所说的话不过是为了安抚秦风,要他乖乖交出华龙珠。但是现在秦风活着,自然是风七他们几人死了。那几人修为比这小子要高得多,秦风究竟是如何做到?

秦风见是之前留守在洞中的人,登时明白宝庆公主已经派人寻到了那秘窟。只是这两人仍能逃走,和其他的人汇合,说明清剿并不顺利。他此刻元神受到重创,幸好神智还算清醒,心道这一天也太倒霉,这已经是第三次受伤了。

那白衣公子从背后飞起一腿,带起一道狂风,将两人一起拦腰踢得飞起。秦风只看见一道腿影伴随着一声闷雷,两个人已经跟炮弹一样飞起来撞到树上。那两人能从宝庆公主的清剿中逃回,修为肯定是不低,竟齐声闷哼,腰眼发出一声巨响,肋骨更是不知道断了多少根,又在树上一撞,落地的时候身体扭曲得不成样子,竟被活活将脊椎踢断了。那白衣公子瞳孔中都是血光,似乎很喜欢这种残忍的感觉,负手站在当场,有一种执掌生杀大权的感觉,宛如一尊白衣凶神。

那人冷冷道:“风七自然是死了。你们风门丢人现眼还不够么?”望向乌墨琳,如今秦风已经没有什么力气逃走,碍事的只有这个身穿男装的女子了。只是这女子看起来修为不低,颇难对付。

秦风看得暗自心惊,这想必是跟风门一直争斗的火门了?看这个意思,赤凶是有内部划分的,风门以奸细为主,负责潜伏、刺探情报,而火门负责动手行凶。

忽听乌墨琳冷冷道:“小子,你自己挺一下,能行吧?”她声音冷漠,似乎动了怒气。

秦风点点头,还没来得及出声,拎着他的手一松,已经将他丢在地上。秦风被摔得七荤八素,只见墨麒麟缓缓迎上前,乌墨琳手持长刀,静静立在当场。一道龙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就像是熊熊火焰在燃烧。刀背上一声龙吟,龙息化作乌光,爆裂开来,弥漫成滚滚杀意,刀光闪得人胆寒。

四周的赤凶不敢大意,将墨琳围在中央,为首的那人望着乌墨琳,双手负在背后,面无表情道:“我是赤凶火门的火元鹰。姑娘可听过么?”

乌墨琳皱眉道:“没听过。”

一旁有人怒道:“见到七煞凶星中的夺魂修罗,还不知死到临头么?”

秦风只见火元鹰一袭白衣,立在一群穿着赤甲的人当中,神情孤傲绝世,还带着几分凶狠,果然是杀手界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的模样。秦风心道,这人想必就是风七他们风门中人费劲了心思一直想要压过的人了?但是这人在赤凶中的地位似乎有些特殊,四周那些火门的杀手都只不过这人的跟班罢了,光是这种气势就不是风七他们能比的。

乌墨琳冷笑道:“死到临头,不好说是谁。得罪姑奶奶的人,也没有一个活着过夜的。”

火元鹰闻言,将手在空中一晃,手掌忽然便不见了,自腕部开启了一团黑茫茫的黑洞,原来是将手探进了虚空。秦风大惊,这人伸手就可以打开虚门?仅凭这一手,这人的功力已经是高手中的高手了。火元鹰整条手臂都伸进了黑洞里,虚空中一探,抽出一把又厚又长的弯刀,动作冷酷而华丽。那把刀一看便知是把神兵,刀身很长,刃上凝结着冷焰。火元鹰晃了两晃,冷冷道:“火某的刀下还没有人生还。姑娘想清楚了,跟我们赤凶作对,便是跟九阳为敌。这小子身上的东西是我们帝上要的,火某不想节外生枝,便是姑娘一生最大的造化。你现在走了,我只当没见过你。”

墨琳眼中露出森森寒意,忽然手中大刀寒光一闪,一道狂龙陡然从刀气中升起,向着火元鹰胸口爆射。刀光映出许多龙影,虚实难辨。墨琳摆刀横扫,四周的赤凶一起后退躲闪,躲得慢的一声惨叫,已经被墨琳劈中,盔甲都碎了。

火元鹰早有防备,一刀电光般横切,在身前劈出一道乌光,墨琳的刀气突然都被乌光吸了进去,消弭无形。火元鹰的身形似狂龙一般冲天而起,躲开了后面的一刀,又挥刀从天而降。他手中那把弯刀发出尖锐的呼啸,上半截没入虚空中不见,墨琳所劈出的刀气却被斩碎。墨琳催动墨麒麟瞬间向后跳开,一道寒光破虚而出,将她方才停留的地方劈出一道黑茫茫的裂隙。火元鹰那把刀明明没有她的刀长,也没有发出刀气,而是突然从虚空中劈了出来。若不是她反应快,突然感到面前有裂虚之兆,此时已经死了。空中残留着一道黑漆漆的刀痕,自高空一直裂到地面。

秦风瞠目结舌,这是什么刀?可以劈开虚空,露出混沌。

火元鹰倨傲道:“我这把刀叫斩空。任你多强的修为,也伤不到我。”

秦风心道,那岂不是无敌了,修为再高,他只需要一刀劈开虚空,对方的攻击便都击入了混沌里,伤不到他。他却可以将刀透过虚空刺出,令人防不胜防。

乌墨琳一声冷哼,似被激怒,周身龙息陡然暴涨,忽然掏出一把芭蕉扇,奋力一扇,场中飞砂走石,火元鹰差点儿被吹走,惊怒间用刀劈开混沌挡住。一晃之间眼前的人不见了,扭头一看乌墨琳乘着狂风,催动墨麒麟四下突击,便似是一道黑色的闪电,用刀去劈那些正在看热闹的人。几个赤凶火门的人正在狞笑,不料忽然被一道狂风吹得七扭八歪,总算修为了得没有被吹走,还没站稳,乌墨琳忽然来砍他们。在芭蕉扇的狂风中,神魂都被吹得摇摇摆摆,如何能够还手。那墨麒麟实在太快,一道乌光乘风而过,便是一个人身首异处。火元鹰一怔之间,连番惨叫,乌墨琳已经连砍了三人。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63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