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64章/共

火元鹰最爱杀美女

发布时间:2013-05-05 12:00

赤凶火门的人无一不是高手,竟被连砍三人。第四个人唤来土阵,下半身被岩石包裹,稳稳定在地上,芭蕉扇的神风便奈何不得他。眼见墨麒麟冲着自己冲过来,这人一声大吼,龙魂出体,竟是一条钢龙,周身被坚硬的金属所包裹,对着乌墨琳撞去。他所修炼的龙魂刀枪不入,一撞之下什么巨龙都可以撞得脑浆迸裂。乌墨琳一刀劈下,刀光像墨一样漆黑,拖着长长的黑炎。那钢龙魂魄像豆腐一样被斩碎,连带那人本体一起拦腰劈成两截。乌墨琳看也不看,催动墨麒麟直奔最后一个赤凶刺客。那人大惊,回身便走,干脆乘着龙魂没入凌乱的风里,流星一般逃逸。风却忽然一停,兜得那人一顿,在空中打了个转。身后乌光一闪,竟被墨麒麟追上,一刀劈死。她连杀五人,一刻也不停留。火元鹰不停在后面追赶,但是墨麒麟速度太快,忽左忽右,攻击不定对着人哪一边。火元鹰连劈几刀,都落在后面,救不了手下。

乌墨琳收拾了所有的杂鱼,一刻不停,墨麒麟旋风般转回来,刀光一闪,一道狂龙乘着刀风,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直取火元鹰的面门。火元鹰在身前劈开一道虚空,虽然不大,那整个狂龙却一头栽了进去,被混沌吞噬。

火元鹰面目狰狞,咬牙切齿。他已经让乌墨琳的元神栽进了混沌,此刻乌墨琳无法发挥神力,便是乌墨琳的破绽。斩空刀对着乌墨琳电光般一劈,墨麒麟却在一瞬间忽然停住,贴地疾驰。乌墨琳用刀柄在地上一扫,一大片泥土铺天盖地朝着火元鹰撒去。火元鹰不能不防,刀光横扫,一片虚空裂痕又将那些泥土吸得干干净净。墨麒麟已经如同鬼魅般到了他身后,乌墨琳一刀斩落,火元鹰脸上溅起一道血光,人却瞬间消失不见,自十丈外破开一道虚空,重新落了下来。整个人如同厉鬼,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秦风看得惊心动魄,暗自为乌墨琳叫好。任对手再快,总还是她更快,更狠。她的刀气不知道是怎样炼成的,那些赤凶刺客竟都挡不住一刀,而且还能伤到火元鹰的脸,难道被混沌吞噬的不是她的元神么?看了这场打斗才晓得,自己还是门外汉,既没有属于自己的法宝,也没有修成自己的战法。碰到厉害的人,那当真是一点儿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乌墨琳将刀一摆,冷冷道:“我这刀没什么特别,等一下,你便要做这刀下亡魂。你若是怕了,现在逃走,我给你个机会。”

火元鹰哈哈大笑,咬牙切齿道:“无知女子,就让你见识一下斩空的真正威力。”他满脸是血,面目狰狞,口中喃喃念了几声,四周曾经被劈裂的地方突然重新出现了黑漆漆的刀痕。那些地方被斩裂的空间裂隙原本都已经自动合拢了,便像是伤口重新被撕裂开来。之前所有的裂隙,这时一起开裂。四周空间登时残破不堪,许许多多的虚空裂痕将墨琳围在当中,并且不断开裂。每一个裂隙中都流出混沌的乌光,不断扩大,将场中的光芒都吞噬了。墨琳催动麒麟迅速逃逸,东蹿西跳之际,才发现落入了陷阱,四周竟没有一丝能逃走的缝隙了。混沌连成一片,狂风呼啸,场内土石草木均被吸入虚空。墨琳无处可逃,勉力依仗护体罡气和墨麒麟瑟缩在中央,仅有那里还有一点光芒,尚可呼吸。龙息乃是龙魂力量的根本,等到这口气用尽,便是再高的修为,也没有用了。

火元鹰一声大叫,扬起斩空刀。这一刀便要取墨琳的性命。

忽然秦风在一边一声大叫:“住手!你不能杀她!”

火元鹰被他喊得一怔,耳朵都被震得嗡嗡作响,心想这小子嗓门倒是很大,冷冷道:“为什么不能?”

秦风自己也是一怔,怎么说好呢?含糊道:“因为,她是美女!”

乌墨琳在里面听到,差点一口血喷出来,最后一口气也险些岔了。

火元鹰闻言,面上却露出残忍欢喜的表情,似乎非常快乐,狞笑道:“是么?那太好了,火某平生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杀美女!”

秦风怒道:“你这个变态!”

火元鹰道:“火某的绰号乃是夺魂修罗,你们难道不晓得是为什么?”

火元鹰将刀握紧,一道龙魂突然从刀身上徐徐升起。这是他第一次露出自己的龙魂,和墨琳所持的长刀一样,他的元神和这把斩空刀也是相依的。秦风见到他的龙魂,也不由得一惊。这是什么样的龙魂?周身散发着黑气,不似是血肉之躯,倒像是从一开始便诞生在虚空之中的怪物。龙魂的姿态反映了主人的真实性格,这火元鹰的元神乃是罕见的虚空怪龙,正是个不折不扣的怪物。

火元鹰冷冷道:“没有美人的任务,我火元鹰是没兴趣接的。美女的元神,正是我最喜欢的战利品。这一次是帝上有令,不得不来,老子正打不起精神。”说着,御使元神电光般在虚空中穿梭,将原本就破碎不堪的空间搅得更加支离破碎。场中的一起都被顿混吞噬,形成一道无可抵挡的虚空风暴,将墨琳团团包围。

虚空场中墨琳一声娇呼,帽子和面罩都被狂风扯掉了,露出满头发辫,在风中凌乱飘舞。火元鹰眼中露出残忍的笑意,微微点头道:“果然是个美人。我会将你的元神从你的躯体中剥离,你就再也不会老,永远在虚空中侍奉我,你的主人。”

秦风刚要向他扑去,就觉得神魂剧痛,喷出一口鲜血,倒在地上。那一箭不是普通的箭,他已经偷偷调息了这么久,神魂的伤势竟不能愈合。不能行气,便什么龙力都发不出。

火元鹰轻蔑地瞅了他一眼,一声大喝,刀光在空中劈出一道弧旋。他从来都是直劈,此时居然在空中斩出一道长长的弧旋,空间登时被撕成了巨大的虚空裂口,向着墨琳卷去。墨琳脚下最后一块能站立的地方轰然瓦解,身体在虚空中挣扎,惨叫都发不出声音。火元鹰的元神,那条虚空怪龙乘着混沌向乌墨琳扑去,就要撕裂墨琳的身体,将她的元神掳走。

秦风忽然从地上爬起,分成许多分身幻影,飞快地冲到火元鹰身后,七八个幻影和本体一起奋力一脚,踢在火元鹰裆下。他一击必须得手,用尽了力气,每一个幻影分身踢上去都借用华龙珠的力量在一瞬间变成比铁还硬的脚尖。原以有一道分身得手就好了,谁知道火元鹰正在专心俘获墨琳的元神,每一下都踢中了,七八道足影从不同的角度接连踢中火元鹰的胯下,传来机关枪一样的撞击声。

火元鹰一声惨叫,下体似乎传来了破裂声。他额头豆大的汗珠不停往出冒,恶狠狠地一把揪住秦风,整个人都在晃。从许多幻影中,火元鹰忍着剧痛,居然还能分出哪一个是真身,只是揪住秦风之后似乎疼得已经无力殴打。那虚空怪龙一声尖啸,转身向秦风扑来。

便在此时,虚空场中忽然变生肘腋,一道龙魂光影忽然从混沌中扑了过来,将火元鹰的元神虚空怪龙堵在中间痛殴。之前被吞噬的乌墨琳的元神,居然藏在虚空中,一直等着机会。她此刻柳腰轻摇落到两人面前,身段婀娜,修长笔直的两条腿亭亭跨坐在麒麟背上,手挽长刀,英姿飒爽,数十条发辫从盔甲下面垂了出来,起落间发辫飞扬。

火元鹰原本要杀了秦风,突然神魂受到围攻,本体呼吸急促,心不能二用,反被秦风挣脱开来,一拳打在他面部伤口上。

乌墨琳骑着墨麒麟,忽然掏出芭蕉扇,轻轻一挥,那扇变得比人还大。墨琳将扇一挥,混沌虚无中竟起了一道风,乌墨琳便连人带着墨麒麟都离开了虚空,在火元鹰惊愕的眼神中收了芭蕉扇,高高扬起大刀。原来她身怀神器,根本就不怕落入虚空,只是等着火元鹰放出自己的元神,才好给他致命一击。若不是秦风和火元鹰纠缠在一起,她早已一刀劈下。此时异样的乌光在她刀头凝聚,方圆数十丈的天空都被那乌光笼罩,引来地气升腾,在天地间粘连成一道道黑茫茫的丝线,升入空中化作苍雷,敛入刀光之中,不断凝聚,越滚越大。只消一刀劈下,纵是神仙也要化作齑粉。

秦风吓了一跳,这一刀劈下来,他无处可逃。难道墨琳要将他和火元鹰一起劈了么?

火元鹰一声大叫,将秦风推开,奋力一刀,在面前劈开一道虚空裂隙,一头冲了进去。他的元神也奋力摆脱乌墨琳的元神,发出一声尖啸,四周的虚空裂隙一起关闭,火元鹰便轰然不见。

一道乌龙光影袅袅自虚空中返回,落回乌墨琳体内。她将刀一挥,轰隆一声巨响,漫天苍雷皆都击入混沌,虚空中雷音滚滚,但是火元鹰已经逃走了。落入混沌的鳞甲、面具都一件件被她的元神取回,乌墨琳轻轻接住从虚空中落下的面具,重新遮住了面孔,冷哼了一声:“让他逃了。以后你有得开心了。方才正好取他性命,偏偏你和那人黏在一起,想陪葬么?”

秦风苦笑道:“你还说,我还当你要把我和他一起砍了。我神魂受伤,用不上力,实在没有法子。”想起火元鹰方才的样子,汗道,“这家伙也当真了得,蛋碎了还能狂奔。”

乌墨琳掩口笑道:“他那招叫斩空,嗯,你也有你的绝招,叫裂蛋。裂蛋一击,厉害厉害。”

秦风一晕,叫道:“什么裂蛋!我才不像你想的这般没用,今天俺只是一时不慎。回头让你瞧瞧我练的凌虚玉龙爪。”

乌墨琳怪道:“那不是玲珑的独门绝技么?她教你了?”

秦风支吾道:“我有很多绝招。今天倒霉,让你看扁,下次让你知道我的进步。”

乌墨琳抿嘴笑起来:“好啦,这下子你也不用急着去找敖宝庆啦,什么刺客都被我杀啦。”

秦风一惊:“哎哟,没留个活口。还有个什么副统领,在跟东海人密议些什么事情。那个应该才是最大的。”

乌墨琳道:“你能活着就谢天谢地吧。还敢去惹赤凶的副统领。你晓得赤凶是什么样的存在么?若是副统领,那修为万千军中取首级,想杀谁就杀谁,鲜有能逃过的。”说着换了个话题,娇笑道,“现在陪我去喝酒吧,我要听最真最详细的,你怎么跟玉玲珑好上的。那个冰山,对人再冷漠无情不过,居然肯照顾你。哎呀,快跟我走吧!禹都有家瀚海楼,酿得好酒,配得好菜,我们先去吃个痛快。有美酒佳肴,又有故事听,快走快走,上我的墨麒麟来,我都等不及了。”她飞快地穿好鳞甲,又是一副男子的模样,跳到麒麟背上,向秦风招招手,示意他赶紧上来。

秦风心道,这墨琳是个八卦爱好者,又何况是同修姐妹的事情,听了故事,才好等下去揶揄好友。他神魂受伤,才知道那般露出自己的龙魂是一件很危险的事,以后再也不要踏着自己的龙魂飞行了。当下坐到墨麒麟背上,还未坐稳,那急性子的墨琳已经催动墨麒麟,朝着禹都狂奔。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64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