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65章/共

墨琳闹禹都

发布时间:2013-05-06 09:51

秦风差点儿掉下去,一把抱住墨琳的腰。墨琳穿着鳞甲,浑然不觉,只顾着兴致勃勃催动麒麟,飞向禹都。秦风只觉得怀中腰肢弹性惊人,那墨麒麟临近禹都城墙,轰然落地,吓得四周的飞禽走兽争相避让。

“你抱紧,不要掉下去啊!”墨琳双足点蹬,翘臀轻抬,随着麒麟的奔走身躯微微起伏,当真是好骑术。她带着面具,穿着鳞甲,人人都只道她是个男子。只有秦风能感到甲裙下面紧致修长的大腿,骑乘中不时和他的大腿紧贴在一起。墨麒麟在地上奔跑时有些颠簸,墨琳叫了一声:“抱紧了!”

秦风只觉得一个圆圆的翘臀紧贴着他的小腹,又在他大腿根部蹭来蹭去,忽上忽上。他血气方刚,抱着的又是四龙天女中的乌墨琳,登时雄起。

忽听墨琳道:“把你的刀柄收起来。硌得难受。”

秦风心想,什么刀柄?

墨琳一只手摸过背后,一把揪住了他的裤裆,向侧面一拉。秦风本来正在想入非非,忽然被一只女人的手用力一撸,登时连番怒射。墨琳只觉得手里扯到了一个有弹性的硬物,不是什么刀柄,忽然膨胀抽搐起来,一时不解,怔了一会儿,那东西已经软了,从手里溜走。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登时面红耳赤,对着秦风裤裆里用力一抓。

秦风一声大叫:“碎了!要碎了!”痛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墨琳哼了一声:“谁叫你如此无耻。叫你跟那火元鹰作伴去。”

秦风哭道:“大姐啊,是你伸手来抓的好吧?我这点儿修为,怎么顶得住你奋力一撸……”

墨琳恼道:“你给我管好它,再有下次,我必不饶你!”

情知秦风原本是无心的,说说罢了,倒也暗自开心。想起之前秦风奋力要从火元鹰手里救她,又大声说她是美女的样子,气便消了,更是心情舒畅。她和玉玲珑、宝庆、嘉璃三个人在一起,最自卑的就是那三个女人长得太美,玉玲珑不消说了,宝庆是很妩媚的,嘉璃虽然脾气不好,但是着实聪慧绝伦,天生一副黄莺一般的嗓子,身材绝佳。只有她,不过是身材高挑了一些,腿长了一些,皮肤比不了宝庆,气质比不了玉玲珑,脸蛋身材都不如嘉璃,便是说话的声音都嫌自己粗。她在自己的地方还好,一跟另外三女凑在一起,便经常暗自自卑。

秦风揉着裤裆哭道:“下次啊,你千万不要让人和你同骑了,是男人都忍不住的嘛。”

墨琳冷哼道:“怎么?反倒怪我?是不是我应该将你丢下去。你觉得我很美?你又没见过我的样貌。你说我美,那便是扯谎。”

秦风却是想起在玉玲珑记忆中墨琳的样子。那是一个身材极好,腿长臀翘,面容英气勃勃的女子。与另外三女太过精致的面孔不同,墨琳的脸是轮廓刚毅的,没有丝毫多余的线条,别有一种洒脱的美丽在里面。加上她身材极好,大腿纤长笔直,刚健柔韧,非常性感。秦风一想起玉玲珑记忆中四女共浴的场面,便最是喜欢墨琳将湿淋淋的长发乱甩的样子,当下疼痛也忘记了,裤裆又高高竖起。当下便对墨琳斩钉截铁道:“你自然美!我从第一次碰见就觉得你很美。”

墨琳听得脸上蓦地一红,又瞥见他裤裆硬起,不知怎么,心里一下子痒痒起来,就像是有蚂蚁在里面爬。原本想骂秦风的话,居然一下子就说不出口。当下将墨麒麟缓缓向前带,回过身,只是轻声道:“净胡说,你又没见过我的脸。管住自己。不然我生气啦。”说着却又道,“扶稳,我们要进城了。”竟似是要直接冲进去。

秦风搂着她的腰,乌墨琳突然觉得有些心慌。心道,刚才怎么没有这样的感觉?当真是疏忽了,居然叫一个男子跟她同乘,大概还想着秦风是个少年,可没注意这小子转眼长大了,胆子也大了。但是被秦风赞扬,又有一种暗自胜利的开心。

守城的人见到一匹墨麒麟飞奔而来,这可是神兽,不是一般的人能骑的。马上的骑士不露脸,后面还坐着一个,却是之前也见过的东海才子秦风,吓了一跳。特别是昨天秦风又大闹了禹龙堂,将禹都上百名士整的灰头土脸,街头巷尾都在笑谈,现在这人在禹都的名声就像炸弹一样。前面这个骑着墨麒麟的人更是一身贵气,拿出一块不知道什么牌子一晃,还没看清,墨麒麟已经越过关卡,直冲进去了。

“是墨麟公子!”守城的将军脸色一变,“快去禀报都督!那个东海秦风和墨麟公子一起来了!”

四公子在各国的名声都很差,只因这四个人总是横冲直撞又身份不明。每到一处,都经常惹出一些是非。若是派兵弹压又总是打不过,反倒搞得损失惨重。所以一旦遇到四公子进城,守城的人都仿佛大难临头。

秦风哪知道她的名声这么差,只觉得如此狂放很爽,只是叫着:“喂!不要撞到人啊!”

墨琳冷哼道:“啰嗦!”墨麒麟冲上墙头,翻墙越顶,踩踏房梁,将许多屋顶的瓦片踩得一片狼藉,而且专找装饰豪华的屋顶经过,吓得屋里院里的人一起尖叫。

秦风不敢说话了,这倒是没有碰到人,但是损失更大。反正,大不了就赔钱呗。

墨麒麟轰然落在一处豪华的酒肆院中,对着两旁的龙马打了几个响鼻,火光熊熊,吓得那些坐骑四下躲避,就连大青龙都缩成一团,远远地不敢招惹。

墨琳对秦风道:“你叫个啥,麒麟头上过,那是吉兆,驱邪有福。他们开心还来不及呢。”扭头对掌柜的说,“把你们最大最好的房间给我们!”

掌柜的吓得脸色发白,连连点头,带着他们来到一处院落,战战兢兢打开门:“独院上房,请两位公子休息……”

秦风一看,被褥整齐干净,桌椅床榻都是上乘,确实是好房间,只不过……

墨琳一拳将墙壁砸出一个坑来,对掌柜的吼道:“我是要吃饭!不是要睡觉!”

秦风将她一把扯回来,心道有你这么说话的么,对掌柜的施礼道:“您不要紧张,我们是听说您这里的酒酿得好,慕名而来。”拿出一锭金子,“这个来赔这墙壁。还请您拿出好酒菜。”

掌柜的这才镇定下来,收了金子,对秦风说:“是小人失礼了。两位公子这边请。”擦了擦头上的汗,心想,我说呢,两个男的大白天要上房……也不怪人家发火。将他们引入一间窗景优美的独门包间,好酒好菜流水一样呈上来。

掌柜的介绍道:“这是本店最好的花雨酿,乃是采集春天的花朵露水……”

墨琳道:“行啦,我都听过了。拿大碗来!”随手丢出一大锭金子,将掌柜的赶走,急着对秦风道,“快说快说,那天之后,你都做了什么,是怎么和玲珑、宝庆她们搅到一起的?玲珑的脾气可大了,她才不会搭理你,定是你做了什么好事。快点儿说来,我要听最真最细的全过程。”

她说话又快又急,当真是八卦得一塌糊涂,秦风只好将这一年所经历的事情拣跟她们有关的全都说了。墨琳摘下面具,大碗喝酒,就像喝水一样,不时哈哈大笑,用酒碗敲打桌子。

秦风说道最后,耸耸肩道:“这就是全部了。”

墨琳已经笑得喘不过:“你……骗人家小妹子……玲珑发现没杀了你……哎哟,你还那么羞辱禹都的各位才子……人家不是恨死你了……”

从来没人笑得像她这么开心,只因事不关己,只有她可以毫无顾忌地笑。秦风只见她脸上两个深深的梨涡,酒喝得面孔潮红,轻轻用舌头舔了舔嘴角,当真是性感。一头乌黑带卷的长发,被头盔压得不是很柔顺,却很符合秦风在地球上早已见惯了的那些烫成波浪的发型。她穿着一身黑鳞甲袍,鼻梁英挺,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轮廓分明的脸颊,令秦风不由得想起穆桂英、花木兰之类的女中豪杰形象来,心想,要是印上时尚杂志,一定会大卖。

墨琳此时已经证实秦风早已见过另外三女的容貌,见他依旧目不转睛地望着自己,心里高兴,面颊酡红道:“你为何老看着我?”

秦风道:“你美嘛,难道不让人看。”

墨琳道:“那你说,我们四个谁最漂亮?”

秦风一怔,这个可不敢乱说。特别是身上还带着东海龙佩这种危险的东西,保不齐就被宝庆公主偷听了去。这公主心眼很小,一定会变着法报复他,折辱他。再说,总不能说我们家玉大小姐长得不如你吧,那也太假了。只能是人人都夸。当下便说:“你们四个都很美啊,都是倾国倾城的大美人。”

墨琳哼道:“那也总有一个人最美!你现在不是当世才子吗?秦大才子,你只管对我说就是了。你不说,就是四个都不美。你还认识更美的什么女子,叫出来给我们认识认识。”

秦风慌忙顾左右而言他:“掌柜的,再来一坛酒!”

忽听院里稀里哗啦一阵大乱,涌进许多士兵,将食客统统赶走。一队青龙从四面八方一起扑来,将空中封得严严实实,驮着背上骑士居高临下,俯视院中。那些青龙披挂整齐,乃是战龙。背上的骑士人人骑枪、大刀、长弓三样俱全,正是禹都最精锐的青龙卫。

秦风大喜,救命的好人啊!

却听有人在门口大声道:“青龙卫都督殷正德,青龙卫总教头殷牧野,请墨麟公子出来一见!”说罢两道狂龙怒气如江海般释放出来,院中飞沙走石,所有对外的房门一起砰的一声巨响打开。

秦风一惊,隔窗望去,只见两个人站在门口,强劲的龙息在身前喷发成丝丝袅袅的云气,以至于看不清脸。一个身高八尺的巨汉穿着华美的甲胄,在阳光下折射得金光闪闪,手扶剑柄,头戴青龙盔,散发着凛然霸气,很显然是青龙卫都督殷正德。另一个人虽然只是穿着一袭紫袍,身形也不高,但是龙息吞吐之间犹如利刃,犀利之极。此时目光电闪,向着秦风望来,竟是比太阳还要刺眼。隔着数丈,竟也能感觉到他龙息所带来的巨大压迫感。

秦风暗自心惊,那就是禹都第一高手殷牧野,那个殷慕白的叔父么?

只听墨琳无趣道:“该走了。酒菜也吃不好!”

秦风回头一看,桌上哪还有什么可吃的东西,酒坛子倒在地上,早就空了。墨琳已经戴上头盔面甲,拎起长刀,随手向身后一挥,墙壁轰的一声碎成几千万块,带起滔天尘烟轰向院子里。院中的人不料她连个招呼都不打突然便动手,四下躲避飞砂。整个院子都被烟尘笼罩,什么都看不见。

秦风还没反应过来,墨琳一把将他的衣襟揪住,飞身上了墨麒麟。那墨麒麟径直撞向墙壁,轰的一声便是一个大洞。几声巨响过后,瀚海楼的墙壁接连被洞穿,墨麒麟已经冲上大街。墨琳一刀砸出,挡路的青龙卫连青龙一起被拍得从天上坠下去。墨麒麟踏着青龙的脊梁飞身跃起,闪电般冲向城墙,所过之处房倒屋塌。城门的卫兵根本来不及反应,那墨麒麟又已经穿门而过。墨琳反手一刀,城门外地面裂开一道五丈长的缝隙,砖石横飞。

秦风被她横在身前,无力地叫道:“喂……”回头看看禹都,尘烟四起,身后传来青龙卫的怒吼,墨琳哈哈大笑,墨麒麟风驰电掣,顷刻间将追在背后的青龙都甩得无影无踪。

青龙卫都督殷正德驱赶着满面尘土,怒道:“这什么墨麟公子,当真不是豪杰!”

殷牧野一声大喝,将面前的房子一拳打得粉碎。可怜的瀚海楼,就这样成了一片废墟。殷牧野一脸阴沉:“和墨麟公子在一起的人就是东海名士秦风?为什么他们会在一起?”

殷正德道:“听说青麟公子也是东海族的人,跟秦风也很熟。想必他们是都认识的。”

正说着,四周一片喧哗,云龙卫、霆龙卫都有大批人马赶到,两卫的都督都是匆匆赶来,见到他们二人都齐声责问:“怎么会搞成这样?你们看看这还成样子么?难道不知道四公子是一硬来就会发狂的角色么?招惹他们作甚!”

殷牧野和殷正德举目四望,此时烟尘散去,禹都街道乱七八糟,房顶坍塌的房屋比比皆是,瓦片被掀得满街乱飞。四处鸡飞狗跳,城门更是一片大乱。禹都民众都在叫嚷,骂声一片。

殷牧野面色阴沉,当下咬牙切齿道:“去把那个秦风抓来问个清楚!就是宝庆公主也不能这么护着他,得给个说法。”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65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