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66章/共

再验一次秦公子的身

发布时间:2013-05-07 10:07

秦风此刻正在掩面叫苦:“天啊,我以后还能来禹都么?”

墨琳幸灾乐祸,哈哈大笑,满不在乎道:“你已经把禹都的才子佳人都得罪光了,还来干什么?”

秦风趴在麒麟背上,抱着墨琳的大腿道:“我不管,有人问起,我就说我是被你胁持的。”见她大腿修长结实,心中一荡,四龙天女中腿长得最美的无疑是乌墨琳。

墨琳说:“可以呀。”说着在他屁股上用力打了几下,大有山大王抢亲的架势。

看看四下无人,两个人才从树林里出来。墨麒麟太招摇了,墨琳将它放开,只见一道虚门敞开,那墨麒麟跳进去就不见了。

秦风好奇道:“你将墨麒麟养在自己的灵虚境里?”

墨琳道:“是啊?这多方便,要坐骑的时候,坐骑就来了。”

秦风叫道:“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

墨琳笑道:“你也有灵虚境吗?”

秦风得意道:“我为什么不能有。”

“你不是刚刚才修成真龙么?怕是只有一丁点儿大吧。”墨琳笑道,“你那灵虚境能转身不?”

“小看人。”秦风叫道,“我那灵虚境可大了,里面还有护境神龙老祖宗一位,乃是大罗天龙!”

墨琳自然不信,轻哼道:“你这个年纪修成真龙,又有灵虚境,已经是天下第一人了,便是玉玲珑也没有你厉害。你晓得大罗天龙是什么不?那是神,不是凡人!大罗天龙只消喷口气,大地就塌了。你要是灵虚境里再有什么大罗天龙,那九大龙帝还算个屁,大罗天龙一降临,九大龙帝都要趴着。我们姐妹也省心了,拜托你,赶紧一统天下,后宫里记得给我们姐妹留几个娘娘的位置啊。”

她是说笑话,谁知秦风也一本正经开玩笑道:“咱这关系,姐姐想当我老婆还不容易。来,亲一下先。哎呀!”话音刚落已经被大刀戳了一下。

墨琳叫道:“你小子胆子太大,你再异想天开,我先把你的是非根剁了下来,喂你的大罗天龙去!”挥刀在他身后乱砍。虽然两个人都是开玩笑,也吓得秦风满地乱跑。

他们二人追追打打,倒也好玩。没有多久,便到了玉龙庄上。

见到秦风回来,迎上来的婢子们都笑到:“公子怎么突然不在房里了,这下三小姐就放心了。我们也放心啦。啊哟,这位爷是谁?”

秦风说:“这是大小姐的朋友,专程来见她的。也是我的朋友。麻烦去禀报一下,就说墨麟公子来访。”

等婢子走了,墨琳偷笑道:“哎呀,秦公子在玉龙宗混得真是风生水起啊。俨然已经是半个主子啦。”偷偷在他背后戳了一下,轻声道,“禽兽!”

秦风呸了一声,心道,你千万别逼我让你知道什么叫禽兽。带着她往里走。路过的玉府家丁、蟠龙卫家将见到他都主动来打招呼,一个个心道,咦,为啥今天秦公子脸红了。

到了内院门口,丫鬟向他禀报说:“大小姐已经在后堂等待。叫秦公子和墨麟公子一起过去。”神情颇为古怪,上下打量墨琳。玉玲珑从不叫非亲男子入后堂,秦风也就算了,三小姐的朋友就当是半个亲戚,这个墨麟公子又是什么来头?

等到了后堂,玉玲珑已经屏退左右,轻轻唤了一声:“墨琳,你来得真好!”侧首看了看秦风,怪道:“你们怎么会在一起?”

宝庆从后面打着呵欠走出来,眼睛红红的,显然一夜没睡,一面走一面说:“他们二人半路撞见,相见恨晚,自然是练习‘骑射’去了。”瞪着秦风道,“你不晓得多少人为你操心吗?脱险了不说先来给主子请安,没规矩!”

原来她本来已经睡了,忽然心中升起一种不安,从东海龙佩中听到秦风的声音,立刻派人去找那秘窟。不料一番激战,那洞里有机关,竟然可以把人传走,并非是一条死穴。而秦风带着风七那几个人去了大雷荒境,那是哪里她并不知道,问谁都不知道,这会儿很多人还在寻找。宝庆怕被玉玲珑责怪,就急急跑到玉龙宗来了,不料玉玲珑听了却不着急。果然,东海龙佩里再传出声音的时候他已经脱困了,具体是怎样逃走的却不知道。正要叫他回来,却听到乌墨琳来了。

秦风听到“骑射”二字,心知宝庆定是又听到了,恶狠狠地瞪着她,以免她说出什么不靠谱的话来。又暗道好险,幸亏没有说什么厚此薄彼的话。

宝庆对着墨琳笑道:“好久不见,听说你近日新得了一柄好剑,不知道拔出来没?”

墨琳不知她为何会知道那件糗事,扑上去狠捏她的脸,叫道:“坏宝儿,你再说我就撕烂你的嘴!”她原本跟秦风听了许多八卦,要来揶揄宝庆,不料先被宝庆取笑。

三个女人叽叽喳喳揪在一起,非常吵闹。虽然玉玲珑不多说话,但看起来也着实欢喜。秦风知道她们很久不见,一定有许多话要说,哀叹道:“三个女人一台戏。看来没我什么事了,小人告退!自己去舔伤口了。”

“哼,这次你做的不错。”宝庆吐出龙珠,用青溟气为秦风疗伤,见他内腑没有大碍,只是元神需要休养,为他恢复了一下,点头道,“去养伤吧。”

秦风咦了一声:“没有奖赏的吗?”尽心尽力帮主子办事,好歹多给点儿零花钱啊!

宝庆怒道:“滚!你不要以为你跟那些奸细说的肮脏话我不知道!”在她来说,亲自给人看伤,那是多大的恩典,何况是直接用龙珠将她所化的青溟气吐给下属。属下都是痛哭流涕,感恩戴德,发誓为公主生,为公主死,哪有秦风这样不开眼的。更可气的是,他跟赤凶说了很多胡扯的话,虽然是为了周旋,也不可原谅。

宝庆对玉玲珑气道:“既然要我带着他,你也不好好管管,瞧他那惫懒模样!你们不晓得,他……”

秦风懒得理她,故意打了个呵欠,自言自语道:“公主要我滚,那便是下班了,哎呀,好舒服的感觉!”扭头离开。气得宝庆公主七窍生烟。

 

秦风一夜没睡,这时候也颇有些疲倦,回房去倒头补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忽然见到伺候自己的俏丫鬟雨荷正揭开自己的被子,好奇地望着自己的身体。秦风吓了一跳,俏丫鬟雨荷也吓了一跳,面红耳赤道:“婢子该死,惊醒公子了!”

秦风奇道:“这是怎么啦?”

雨荷脸红道:“大小姐吩咐给公子换了衣服,带去后花园。呃,婢子好奇,就想仔细看一看……”

秦风道:“对我的身体好奇?”心想,莫不是这小姑娘春心萌动,唉,谁叫咱长得太帅,看了脸就想看身体,看了上面就想看下面。见雨荷有些害怕,干脆一把将她抱住,作势欲亲:“唉,你想看什么,就大大方方来检查嘛。”

雨荷知道他在开玩笑,用手推开他的嘴,笑道:“婢子可不敢,三小姐知道了定会把我卖到不知什么地方去。”见秦风不生气,就不害怕了,脸红道,“公子不知道,现在后院里都传开了,大家明里不敢说,私下都在猜。”

秦风问:“猜什么?”

“猜公子是男是女。”雨荷笑嘻嘻地说。

秦风一怔:“我是男是女?”瞪起眼,一把抓住她柔软的臀瓣,竖起胯间的硬物用力顶了她一下,“你说我是男是女?”

俏丫鬟雨荷一阵娇喘:“现在……自然……确定了……”

秦风怪道:“你不是亲手摸过的么?”

雨荷道:“我……我不晓得……”说得满脸通红。

秦风道:“我自然是男的啊,还能有什么疑问么?”

俏丫鬟雨荷掰开他的魔爪,逃开几步,笑嘻嘻道:“公子不知道,那个墨麟公子换了衣服,原来是个女的。好漂亮!大家就说嘛,大小姐怎么可能让外姓的男子进后堂,原来其实是个女的。”

“墨琳自然是女子啊。”秦风忽然明白了,“所以,你们都在猜,为什么我也可以进后堂?”

雨荷垂首扯弄着自己的衣襟,说道:“是啊。公子跟两位小姐都那么亲热,就连宝庆公主也不拘谨。大家自然便想,说不定,公子也是女的,都来问我,我说我怎么知道。被她们好生嘲笑。”

秦风道:“现在你就可以大摇大摆地跟她们说啦,你都验过两次了。”

俏丫鬟雨荷落荒而逃:“公子你快换衣服吧。”说着跑出门去了。

秦风开心得很,心道把雨荷搞得已是春心荡漾,以后有乐子了。他穿好衣服,雨荷又进来帮他梳头,将每一个细节整理得整整齐齐,才带他出去。

后花园里此时梅花开放,三个仙子一样的女人光华四射,在园中弹琴聊天,所有的仆役都在外面探头探脑,排着队要进去一看究竟。就连那些蟠龙卫力士都忍不住不时向院中张望。见到秦风穿着男装过来,人人都是一脸诡异,许多人颇有些失望。

秦风暗道,难道你们希望我是女的不成?

有人出来道:“大小姐有令,任何人不得靠近园门。都去吧。”将失望的人群都轰走了。一群丫鬟婆子转而围住雨荷:“秦公子当真是男人?”

雨荷神气道:“偏不告诉你们,哼。”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66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