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68章/共

吻了一个又一个

发布时间:2013-05-09 11:30

秦风抱着玉玲珑,挡在宝庆和墨琳身前,恭敬道:“老祖宗,我带她们来拜见您。这是玉大小姐,我和您说过的……希望老祖宗能指点一下她的修为。”

“哦,是你的女人啊。”睚眦缓缓说道,“嗯,资质都不错,很有我当年的风范。”

秦风回头看时,见几女都吓傻了,心中得意不已。从怀中掏出细柳元珠,恭敬献上:“老祖宗,孩儿之前得了细柳的珠子,这个不知道有没有用。”

睚眦眼光一亮:“很好。”张口一吸,将细柳元珠吞入口中,将血魄吸食一空。黑色的光芒从细柳元珠中被吸走,流满了睚眦全身,秦风惊道:“老祖宗小心,这珠子不会有毒吧?”

睚眦嗤笑道:“我乃大罗天龙,怎会在乎什么毒。须知毒也是一种能量,只消掌握了,越毒越补。”忽然想到一事,将口中的细柳元珠喷在空中,张口一吸,将秦风的元灵扯来,口中喷吐龙息,竟将细柳元珠和秦风的元灵一同炼化。

睚眦道:“细柳若长成相柳,那便是大杀器。此珠大有用处,可做元灵的凭依。我已经为你把细柳的残魄沥干,血魄精华可以为你元灵所用。等到你的元灵完全吸取了细柳元珠的精华,那力量便可以为你所用。什么毒不毒的,你以后也不会在乎了。”

“不可能……”宝庆看得浑身发抖,站立不住,忽然身体一软,靠在秦风身上,墨琳也是一样,神魂动荡,无法自控,浑身软得像面条一样,头一歪,倚着秦风的肩头。

秦风正在兴奋中,忽然身畔被一个软软的身体一靠,扭头一看,却是宝庆公主,故意道:“公主,这可不合礼法啊。小人如何当得起。”

宝庆眼里都是羞恼之色,从他肩头一滑,往地上跌去。秦风吓了一跳,想不到她自尊心如此强,慌忙腾出一手,将她拦腰抱住。只是怀里还抱着玉玲珑,一下子手不够用,背后还有一个墨琳,很是狼狈。

秦风大为奇怪,自己和睚眦对话如常,但是三女分明和宝庆公主所形容的一样,在睚眦面前几近喘息,竟致瘫软。

睚眦不停喷吐龙息,为他淬炼元灵。终于,华龙元灵破开光团,落在眼前。秦风望去,只见自己的元灵形象大变,就像是蝴蝶破茧而出,跟从前完全不是一个模样了,竟长出了六颗头颅,从颈部分开六首,每颗头颅的样子都不一样。正中靠下的一颗主头是原本的龙头,另外五颗新生的头颅竟是一颗是细柳的人面,四颗分别是四个不同的兽面,想来是那睚眦出品的元灵珠掺杂了细柳珠和一些睚眦吞噬的兽元珠的结果。

秦风只觉得后背软绵绵的,两团弹性十足的东西紧贴在上面。耳边吐气如兰,墨琳也已意识模糊,软绵绵的,就要从他肩头滑落。吃了一惊,慌忙双臂左拥右抱,将三个女人都揽在怀里。软玉温香抱满怀,这次当真是抱个满怀,再多一个就抱不住了。

三女都是面向他,伏在他肩头、胸口。宝庆在左边,墨琳在右边。秦风的脸紧贴着宝庆的脸,手里却抓满了墨琳的发辫。玉玲珑的螓首紧贴他胸膛,也幸亏是玉玲珑身材最为娇小,揪着他的衣襟喘息着。墨琳和宝庆都软得像面条一样,反倒是玉玲珑能用手揪着他的衣襟。一时怀中娇喘连连,宝庆口中呼出一阵水仙的馨香,墨琳口中却是浓浓的幽香,像花又像酒。两个人都已经陷入昏迷,似是没有什么意识了。便是玉玲珑,也只能顾得喘气。

睚眦道:“你还是将她们带到别处吧,在我面前神魂受伤就不好了。指点修为本无不可,但是还得等她们有了天龙修为之后,再来拜见我。”

秦风奇道:“她们修为都比我高,为何我没事?”

睚眦嘿了一声:“你有祖龙元灵在身,不然岂能和我对面说话。快去吧,这几个女子资质都不错,你好生努力了。”

秦风抱着三个女人,特别是墨琳个子比他高,根本没法动作,几乎是一头跌了出去。好在这一次虚门就开启在地面,四个人一起滚倒在花园的亭子里。秦风仰面朝天,三个女人都在他怀里,宝庆和墨琳依旧昏迷,一时都还动弹不得。

秦风只觉得胸前都是厚厚的玉峰颤动,口鼻中都是百花香气,登时浑身燥热,想起宝庆公主可恶的时候,在宝庆臀上用力打了一掌,在她耳边道:“不听话,打你屁股。”见她丝毫没有知觉,开心起来,将她的裙子掀起,裤子扒开,露出一个莹白如玉的美臀来。秦风望着那雪臀,只觉得眼前白花花的都是白光,心道,公主的屁股长得比脸还好看啊。当下伸出手章,啪啪对着屁股打去,打得白玉变成了粉玉,上面都是五指印,才解气地停了手,感到她的心怦怦跳得厉害,小心地给她拉上亵裤,后怕地想,该不会她能感觉得到吧,赶紧将她轻轻在地上放好,忽然想到方才打得很重,该不会肿起来,事后被她察觉吧?

扭头又看到墨琳长长的睫毛闪动,心里砰砰直跳,对着墨琳樱唇上重重亲了一下,觉得又软又香,心里痒痒的,说道:“你对我好,我也对你好!”在她唇上又亲了一下,偷偷心想,以后不管乌墨琳嫁了什么人,初吻总是他的。他日生死未卜,今天能亲美女,万万不可浪费。乌墨琳平时野蛮得很,这时候晕倒了抱在怀里,忽然变得很可爱,有一种与醒着的时候全然不同的感觉。秦风忽然又觉得,这么好的女人,总还是能嫁给他才好,只是不晓得能不能讨得她喜欢。

墨琳双目紧闭,在他怀中向后仰倒,数十发辫自脑后垂下,发梢的玉环叮叮咚咚打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娇躯忽然一挺,抽搐了几下酥直下来,满面红晕,眼皮微微耸动,没有意识。秦风吓了一跳,但是见她没有醒来,知道只是一种潜意识的反应,心想,看不出墨琳的身体如此敏感啊。亲一下她就如此反应,倒是也不敢再占便宜了。

回头反观宝庆公主依旧没有醒来的迹象,秦风松了口气,见一张精致的面孔娇媚难言,偏又晕倒中还带着一身贵气,心道,四龙天女就差她没有亲过了,机会难得,主子,奴才要惩罚你了!在宝庆公主唇上一个湿吻,宝庆公主一声闷唔,秦风吓了一跳,赶紧放开来,见她只是无意识的哼哼,松了口气。只觉得口中又香又甜,非常美味。宝庆公主所用的唇膏似乎不是普通的东西,乃是精心秘制的一种蜜汁。

秦风嘿嘿一笑,捧起宝庆公主华贵的面容,将她唇上的唇蜜仔仔细细吃了个干净,心道,公主就是不一样,偷吃起来都这么好吃。

此时农嘉璃虽然不在,但是之前无意识中已经夺了她的初吻。秦风大为得意,四龙天女的初吻竟都被他得到,这辈子大仇未能得报,但是做男人已经不亏了。在宝庆公主和墨琳身上讨够了便宜,将她们二人摆好,回到玉玲珑身边,摆出一副乖巧的姿态。

玉玲珑最先缓过来,依旧有些头晕胸闷,骇然道:“大罗天龙的气魄竟是如此威严!”见秦风搂着她,一脸爱惜的样子,心里欢喜,俏面一红。哪知道这坏人早已趁她晕倒对着宝庆公主和乌墨琳都已做了许多坏事。

宝庆公主发出一声惊呼悠悠醒来,望着秦风,宛如望着一个看不懂的怪物。

秦风假惺惺道:“公主,你没事吧?”

宝庆公主一声尖叫:“别碰我!”忽然觉得一边屁股火辣辣的,只道是自己在地上摔的,忍不住呻吟了一声,忽然发觉这个声音非常不雅,又被秦风听去,涨红了脸。忽然觉得异常恼怒,对玉玲珑道:“好啊,这样的事你们都瞒着我。你们是故意的是不是?”

秦风道:“你怪大小姐做什么,我们现在不是告诉你了。难道公主要我们写个奏折吗?”

玉玲珑却早知她会如此反应,淡淡道:“你素来不喜欢秦风,以你的个性,我纵然说了,你也不信。咱们姐妹一场,难道我背着你偷偷去见过么?还不是带着你一起去的。”

宝庆公主哼了一声,只觉得屁股火辣辣的,不知道怎么回事,暗自用青溟气疏通血脉,倒也没受伤,便只当是落地摔到了。此时她已经明白了,玉玲珑为什么一味地看重秦风,只是生气自己被蒙在鼓里。

他们谁也不说话,在亭中静了一会儿,宝庆公主恢复了容色,不时用恼怒的眼神偷偷打量秦风,也不知在想什么。乌墨琳却始终没有醒过来。

宝庆公主忽然将袖子一扯,露出粉白的一条手臂来,瞪着秦风冷冷道:“这袖子被男人碰脏了,我不要了。”

秦风几欲吐血,心道,我偷偷亲了你,你要不脸也不要了吧。

玉玲珑头疼道:“先去把衣服换了吧。我叫人准备洗澡水。”

花园门口忽然有婢女远远道:“大小姐,宝相宗突然派人送帖子来了。说是要大小姐回复了才肯回去。青龙卫的殷正德和殷牧野也来了,带了许多人,要见秦公子。依奴婢看,来意都不是很好。大管家在招待他们,已经过了好久了,都不肯走。”

秦风和两女齐齐交换了一下眼色,心道,该来的终于来了。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68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