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69章/共

宝相宗的挑衅

发布时间:2013-05-10 11:24

玉府已经很久没有过不速之客了,今天却是来了一大群。侍女川流不息,为坐上的人换茶。

一个身高八尺的巨汉穿着一袭金甲,正是青龙卫都督殷正德,挥手怒道:“不必上茶了,我们不是喝茶来的!”他们找了一大圈,在堰城见不到宝庆公主,听人说是和秦风一起去了玉龙宗,又大老远跑来,一等就是几个时辰没有人理会。

却见侍女根本不听他说什么,自顾自将茶碗换了,撤下凉茶。一刻钟后,重新鱼贯而入,再次换过。

殷正德怒道:“我说不用换了,你们听不到么?”身边侍卫冲上来,一把将茶杯打碎到地上。可惜那茶杯上一朵娇艳的梅花图案,就这样成了碎片。

却见侍女弯腰将茶杯碎片一片片捡起,地面擦干,有人拿来新的茶杯,顷刻间又是一杯新茶摆在案上。侍女脸上既无表情,也没有丝毫慌乱。

殷正德挥手便将杯子再次打飞,怒道:“你们这里做主的人都死哪里去了?”

只见面前的俏丫鬟躬身行礼,说道:“尊主和大公子去了堰城。待客的事一般是不管的。大小姐时常闭关修炼,一进去便是几十年不见也是寻常事,几位愿意等,我们这里有上好的客房。一日三餐,衣衫换洗,茶一刻钟一换。客人喜欢摔杯子,这杯子库房里有几万套,摔完了再买,不用赔的,几位便是住几年也不打紧。”

说着又已经是一套新杯子摆上来,滚开的水,香气四溢。

殷正德目瞪口呆,他是当世名将,想不到在玉府受这种窝囊气,连这些丫鬟都不将他放在眼里。偏生人家客客气气的,随便你怎么发火,只管伺候,这种周道让人憋得难受,气没处撒去,只能摔杯子,人家还不在乎。

旁边一人如同泥塑的一般,几个时辰都不曾睁开眼来,此时突然起身笑道:“正德,你生气也是没用。”

殷正德叫道:“欺人太甚!”

那人正是殷牧野,向丫鬟沉声道:“我们要见的人是秦风。他又做什么去了?”

俏丫鬟正是雨荷,心里念着秦风,嘴上道:“不知道。四处寻不见他。”

殷正德插口道:“他在你们玉府里住,你们怎能不知道他的去向?”

雨荷挺直了脖颈:“秦公子是玉府贵客,在府中乃是借住,常年出入自由,不需要通禀。秦公子又是宝庆公主的近卫,遇到有事半夜就出去了。秦公子的事,岂是我们这些奴婢能过问的。”

殷正德正待发飙,却见一个黑袍人稳步踱来,挥了挥手,丫鬟便都退下了。雨荷做得更绝,将案上茶水点心悉数收走,一点儿都没给留。屋里的人对着黑袍人上下打量,知道是玉府的管家,一个个都暗自心惊,玉龙宗一个管家都有六爪苍龙的修为。

玉伯拱手道:“几位大人,今天来得不巧。几位的来意,老奴都已经记下了,依老奴浅见,不妨改日再来。老奴负责将几位的意思带到,不知几位意下如何?”

殷正德冷哼道:“你们窝藏要犯不交,要放那秦风逃走么?”

忽听风铃轻响,垂帘微微颤动。一个窈窕端庄的身影来到帘后,坐上了主位。轻挽云袖,脆声道:“秦风怎么啦?什么要犯?”

玉府的事大都是玉玲珑做主,所以堂里主位前有一扇垂帘,将主客位隔开。

几个人都来了精神,玉玲珑终于出来了么?天下盛传玉玲珑是青黎第一美人,修为惊世骇俗,那身影美是很美,却没有什么震骇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玉玲珑。

只见玉管家向着帘内微微躬身施礼道:“小姐。”

玉管家会如此称呼,那自然是玉玲珑无疑了,几个人都站起身来,对着帘内拱手施礼。

却听帘内女子稀奇道,“他好端端的要饭干什么?在禹都不会买东西吃么?”言语间颇为关切。

殷正德正欲说话,闻言一晕,帘内的女子竟是在拿他们打岔。

玉伯皱眉道:“小姐,这两位大人说秦公子是禹都要犯,破坏了许多房屋。”

里面的女子好奇道:“他破坏禹都的房子干什么?他若喜欢拆房何必跑去禹都,咱们这里不是有的是房子可以让他随便拆么?”

殷正德刚想说话,闻言又是一晕,那秦公子的待遇好高,他们不过是摔些茶杯,秦公子却是连房子也可以随便拆。这两下搞得他脑子一乱,想说什么就忘记了。

殷牧野上前说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不妨请秦公子出来一问。”

殷正德道:“对!我们来此便是要抓他问个清楚。”终于说上一句话了,当真憋得难受。

谁知帘内女子立刻便鄙夷道:“你们连为什么都不知就跑来抓人?青龙卫何时这么滑稽了。可有证据么?”

殷正德怒道:“本都督亲眼所见!何须证据!”这“玉玲珑”分明是偏袒那秦风。殷牧野对他使了个眼色,要他不要随便说话,他只当看不见。心道,玉龙宗当真岂有此理。

却听“玉玲珑”问道:“玉伯,这都是什么人哪?说是都督呢。”

玉伯恭敬道:“这位老爷是青龙卫大都督殷正德殷大老爷,乃是我们云蒙国当世名将。那一位是青龙卫总教头殷牧野大人。”

殷正德听到“当世名将”四个字,挺直了腰杆,心想,玉府的管家还是很会做人的。

不料帘内女子斥责道:“玉伯,你可检查过他们的身份么?这年头冒名行骗的人多得很。说是当世名将,实际上是什么人难说得很。”

殷正德气得七窍生烟,大怒道:“你说什么?”

帘内女子捂着耳朵,不满道:“这样无礼的人,岂能是有身份的老爷。我且问你,你说亲眼见到秦风在禹都拆房,为何不当场阻止?”

殷正德一呆:“这个……”

那女子又道:“秦公子是东海名士,又是宝庆公主的近卫,要抓人也轮不到你。你须得禀报宝庆公主,可有手谕么?”

殷正德怒道:“没有。我堂堂云蒙都督……”他们根本没有找到宝庆公主,听说宝庆公主也在玉府,但是见不到人啊。

那女子打断他道:“你堂堂云蒙都督,在百姓家里乱摔茶碗,也是奉了皇命么?啊,是了,你带了兵马可以证明你就是你本人。你堂堂云蒙都督,当世名将,又有兵马,亲眼所见,秦公子在禹都拆房你阻止不了么?你堂堂云蒙都督,难道不知道无凭无据不能拿人么?天下长得相似的人很多,你怎么证明那就是秦公子?就算那人当面告诉你是秦风,就像你这般自诩青龙卫大都督,难道你便信了么?”

殷正德被抢白得几欲发狂,但是对方的话他偏偏没法反驳。一张脸怒得通红,浑身发抖。

殷牧野怕他失去理智,伸出手臂,将他挡到一边,拱手道:“不知道面前的是玉府的哪位小姐?”

玉伯道:“这是我们三小姐。”

殷正德眼前一黑,原来不是玉玲珑啊,怪不得听声音就觉得年纪小。气上脑门,大吼道:“你们玉府整个毛丫头来要做什么!”

玉珠捂着耳朵,蹲在椅子上大声道:“有理不在声高,刚才不是你叫嚷着主人家没人理么,又摔杯子又骂人,真是稀奇,又不是我们请你来的。你又没有王命,又没有事先递帖子,找不到人瞎嚷嚷什么?”

侧门一开,数十蟠龙卫听见声音,扛着大刀气势汹汹冲了进来,挡在玉珠身前。玉珠打了个哈哈道:“回去请教下你娘为客之道,懂事了再来吧。我还要回去写作业,慢走,不送。”

殷正德失声道:“你……”特别是听玉珠说还要回去写作业,当真是眼前一黑,深深地感受到世界上有许多武力所不能解决的问题。

殷牧野扯了他一把,将他拉到身后。殷正德怒道:“你还拉我干什么!今天这个脸……”忽见殷牧野一脸严肃,不由得一怔。只听垂帘后面一个女子的声音轻声道:“玉珠,你做什么呢?”

玉珠嘟着嘴道:“大姐,来了两位莫名其妙的殷大人。说秦哥哥破坏禹都的房屋,又没有证据,又没有王命,又骂人,还砸了咱们家几个茶碗。”

一个男子声音诧异道:“破坏房屋?我?”

卷帘一挑,秦风出现在几个人眼前,对着殷牧野和殷正德一番打量,哦了一声:“原来是两位大人。”

殷正德大喜,他也不知自己见到秦风怎么这么开心,一声大吼:“贼子!你和墨麟公子在禹都横行为祸,可有什么辩解么?还不束手就擒,将墨麟公子的行踪如实招来!”

秦风皱眉道:“两位,你们哪只眼睛看到我在禹都横行了?”

殷正德道:“我亲眼所见你和墨麟公子在一起,你敢不承认……”

秦风道:“我是和他一起动手的呢?还是被他揪着的呢?你们看到我砸房子了?”

殷正德一愣,仔细想想,确实没有见到秦风动过手。不过他和墨麟公子一起喝酒总是事实。

只听秦风悲怆地说:“我是被绑架的啊!那墨麟公子张口就要我交出黄金万两,揪着我东奔西跑。当时你们冲进来,我还以为是来救我。我趴在那麒麟背上一直在向你们招手,大喊几位英雄救我,你们没注意?”

殷正德脸一红,仔细想来,秦风当时确实是被横在麒麟背上的。至于是不是向他们招了手,那谁注意过。

秦风叹道:“禹都是我家,幸福靠大家。我怎么可能破坏禹都的房子呢?”

殷正德犹疑道:“这么说,你和墨麟公子不是一路了?那你又是如何脱困的?那墨麟公子又去了哪里?”

秦风道:“我给了黄金万两啊,那强盗自然是骑着墨麒麟就跑了,我哪知道在哪里,你们骑着青龙都追不上,难道我腿着能追上么?几位英雄,青龙卫是除暴安良、保护百姓的队伍是不是?抓到那小子一定要帮我把钱要回来啊!小人自有重谢!”

殷正德只觉得面红耳赤,极为过意不去,作为一支除暴安良守护禹都的队伍,竟然不能从强盗手里解救人质,还让人在青龙卫眼皮底下被抢了黄金万两,这让青龙卫的面子往哪搁。

却听殷牧野一阵大笑道:“秦公子乃是宝庆公主近卫,文武双全,又跟青麟公子相熟。墨麟公子同为四公子,怎么会抢劫你的金钱?就算是抢,以秦公子的修为,也断不会没有还手之力吧?”

他说话的声音一句比一句高,说到后来,震得屋顶簌簌作响。落在秦风耳中,更是如同雷鸣,震得神魂不安,气血浮动。殷牧野目光如刀,仿佛可以刺穿身体。挡在帘子前的蟠龙卫都有些不安,秦风只是跟他对望了一下,就觉得双目灼痛,这还是对玉玲珑有所忌惮,没有太过放肆的情况。

殷正德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被人骗了?差点儿就被糊弄过去了?登时瞪大了眼,瞅着秦风。

忽然门外有人高声说道:“宝庆公主到!”

 

未完待续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69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