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70章/共

定下战书

发布时间:2013-05-11 11:40

一道若有若无的龙息顷刻间涌入大堂,凝成龙鳞一般的鳞雾。殷牧野的龙息虽然霸道,但是遇到帝龙息,顷刻间消弭于无形。这是皇族与平民的根本区别,并不是修为可以逾越。

“帝龙息!”屋里的人慌忙分两边跪倒,那些蟠龙力士得到帝龙息的依仗,信心鼓舞,力气大增,一个个眼神凶光外露,霸气十足。

只见宝庆身着锦衣,在侍女簇拥下众星捧月般走了进来。侍女卷起帘子,宝庆公主坐在右首,玉玲珑坐在左首。屋内光华大作,只见宝庆公主雍容华贵,瑶鼻凤目,妩媚万千。玉玲珑更是冷艳脱俗,不带一丝凡间的俗气,如同天上明月。一干人只是趴在地上偷偷瞥上一眼,便看得心里砰砰乱跳,暗道,四龙天女果然是名不虚传。

只有秦风没事一样站在那里,心道,我老婆当真是美得紧啊,宝庆公主不撒泼的时候也美得冒泡,啊哟,她又涂上了新的唇蜜。看着就想吃,特别是宝庆公主一本正经的时候,板起脸来别有一番风韵。

只听宝庆公主道:“云蒙的治安当真是让本宫头痛,堰城来了刺客,差点儿要了本宫的性命,禹都竟也如此不济么?青龙卫带着大队人马在皇城脚下拿不住人,反倒跑来找本宫的麻烦了?”

殷牧野修为再高也不过是青龙卫教头,与皇室有亲缘也不是近亲,在宝庆公主面前如何敢放肆。殷正德更是战战兢兢,不敢答话。宝庆公主遇刺,他们也是才知道的。

秦风暗道,妙啊,宝庆公主上来就问罪,看对方怎么扛得住。这种事情,还是做公主的厉害。

殷正德还未答话,只听宝庆冷冷问道:“那边的人又是干什么的?”

所有的人一起扭过头去,见门外带过来一个宝相宗的弟子,衣衫光鲜,大摇大摆,高声道:“怎么,玉玲珑肯来见本少爷了么?一天不见,本少爷就住一天,一年不见,本少爷就住一年,反正玉家伺候得舒服。”对着堂上望了一眼,眼睛一凸,呼吸一滞,咽了下口水,还好没忘了自己的使命,倨傲道,“你们哪个是玉玲珑?”

宝庆公主喝道:“本宫面前,也敢放肆,掌嘴!”

秦风冲过去,抡圆了一个耳光抽过去,打得那人原地转了一圈。那人没有心理准备,正要发飙,突然见到殷牧野跪在地上,吓了一跳,别的人不认识,殷牧野他如何能不认识。两旁的蟠龙力士用刀鞘猛砸在腿弯,将他按倒。那人才意识到不对,吓得浑身发抖。

有丫鬟用玉盘呈上书信,玉玲珑打开来看,不由得皱起眉头:“这倒是奇了,我的瑶光镜为何会到了殷慕白手上?还约我一较高下,说得还挺斯文的。”

宝庆公主伸手将信要来,一脸鄙夷道:“什么人这么不知廉耻?殷慕白?这是什么人?”

殷牧野一惊,这事他并不知道。秦风在一边偷笑,暗道,宝庆这丫头演的好戏。

宝庆公主冷哼道:“看来连玉龙宗也不安全了。两位殷大人,你们可有解释么。”将约战书往地上一丢。

殷正德和殷牧野都是一脸惊疑,不知道怎么突然和自己会有关系。拿起约战书一看,脸色大变。他们来玉龙宗只是气不过墨麟公子的嚣张,根本没有想到会遇到这个情况,也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如何能够解释。

殷正德对那宝相宗弟子怒道:“怎么回事?”

总算地上那宝相宗的弟子见机快,急急道:“不是这样的!瑶光镜并不是在我们手里,在玉家二小姐玉娇手里。并不是我们偷的。这比试也是玉娇小姐叫我们少主来的,这都是玉娇小姐的意思。”

宝庆皱眉道:“那玉家的二小姐玉娇呢?”

那人道:“在我们少主府上……”

玉伯此时才插口道:“禀公主,禀大小姐,二小姐失踪几日了,和宝相宗少主殷慕白在一起,为了把二小姐带走,慕白公子还打伤了我们府上几个人。这几日老奴一直见不到大小姐,没有机会禀报。”

玉玲珑问道:“既然见到了他们在一起,为什么不带回来?”

玉伯道:“老奴汗颜,这个见到了二小姐没有带回来,和他们见到秦公子拆房没有抓住是不一样的。”

殷正德和殷牧野闻言都是暗怒,心道,老贼狗胆,拿我们打岔。不料玉伯顿了顿向他们一指说:“殷慕白带着二小姐进了青龙卫的校场。老奴怎么敢闯?二小姐乃是大家闺秀,如何会平白无故偷了东西外逃。人家不要脸,咱们玉龙宗是要脸面的,只有等老爷或是大小姐回来禀报过,再去拜候殷大人。”说着“殷大人”三个字瞅了一下殷牧野,“殷慕白就是殷大人的侄子,谁知咱还没去,殷老爷反倒先来兴师问罪了。”

秦风心中大叫牛逼,想不到玉伯看起来一本正经的一个人,扯谎起来也是这么无耻。几句话一说,就变成了拐骗良家少女,还一盆污水直接扣在了青龙卫头上。其实殷慕白只是住在青龙卫所外围的宝相宗堂口,这事儿可以说是跟宝相宗有关系的,但是跟青龙卫原本没啥关系。

宝庆公主勃然大怒,一碗茶直摔在殷牧野脸上,冷冷道:“青龙卫是禁卫亲军,拐骗良家女子,叫我皇家颜面何存。你二人倒兴师问罪来了?来人,将此二人拿下,速去请旨,查抄青龙卫所!若玉家二小姐当真在内,你二人等着吧,哼!”

蟠龙力士一拥而上,将刀架在两个人脖子上。

殷正德一声大叫:“我不知情!”转向殷牧野道,“那是你侄子做的好事,不要害我青龙卫!”

只见一道青光自殷牧野体内爆出,四周的蟠龙力士一起向后倒退了几步,衣甲上刀痕累累。那殷牧野只是放出护体罡气,竟然就有万刃齐挥的威力,根本不需要释放出龙魂。

秦风心中一凛,禹都第一高手果然不是白叫的。那个殷慕白修为之高已经超出了他的估计,这个叔父更是恐怖。那天墨琳见机很快,根本不和对方照面就跑了,如果当真动起手来,只怕四龙天女一起围殴都不是这人的对手。

宝庆公主却是不怕,微微一笑:“殷牧野,你要造反么?”

殷牧野站起身来,拱手道:“公主息怒,此事与我等无关。玉二小姐早先便是宝相宗弟子,去的必是宝相宗的武场。同门相交,有何忌讳,又如何能说是拐骗。至于玉家的家事,我们不便插手。小侄一时糊涂,也不过仰慕玉大小姐的修为,想要借故切磋一下罢了,谈不上什么罪过。依微臣看来,纵有天大的误会,玉大小姐去把妹妹领回来就是。难道玉家还带不回自家的二小姐么?”

玉玲珑轻晒道:“那么依两位殷大人的意思,这只是寻常家事。东家的女儿跑到了西家,东家带回来就是了。纵然受到什么侮辱,闹出什么纠纷,也不过是民事,青龙卫一概不管,是不是这样?”

她明明白白问的是“两位”殷大人,殷正德才是青龙卫都督,当下起身大声道:“正是!我青龙卫是青黎子弟军,如何能做欺男霸女之事!传我军令,在此期间任何人干涉在其中,立刻收监!革出青龙卫!”一眼也不看殷牧野,气鼓鼓站开几步,表示和此事划清距离。

秦风暗道,这殷正德虽然脾气急躁,不善口舌,但内里是极为明白果断的人,一下子就明白这是宝相宗和瑶光派的纠纷,须得将青龙卫和此事摘清。

青龙卫军官有大量宝相宗的弟子,皇室宗亲也大都是宝相宗里呆过,但是青龙卫是皇室的军队,不是宝相宗的私兵。青帝最忌讳的就是这个事,如果连这个都分不清,宝庆公主一句话送上去,他顷刻间人头落地,青龙卫也会面临大清洗。

瑶光派虽然武官较少,但是文官大把,也有武官,云龙卫都督就是瑶光派的弟子,有名的儒将。镇西将军乃至姬氏一脉都是瑶光派的顶梁柱,在云蒙军中的势力远比近卫军大得多。两派之争可能会变成朝中文武不合,以青帝的脾气,只怕会动用雷霆手段,更不会偏袒宝相宗的。若是事情闹大了,这可是关系到玉家的二小姐,玉家撕破脸玩命,蟠龙卫就在禹都城外,战力虽然不如青龙卫,可也差不了太多,所差的不过是军备罢了。万一结成恶仇了,定会给青龙卫酿成大祸。

殷牧野对于殷正德的态度并不意外,大笑道:“自古不打不相识,说不定将来还可以做亲家呢。如果大小姐带不回二小姐,那说不好,老夫与宝相宗主一起备下厚礼来向玉龙尊主赔罪便是。”说罢向宝庆公主说道,“自古家事难断,还望公主明见。”意思是,公主你不插手我便也不插手。如果公主你插手,那说不好,我作为长辈一样也要插手。

宝庆公主冷哼一声,玉玲珑轻笑道:“你们不将人送回,反要我去带人回来。那么我将宝相宗夷平,你们也没话说了?”

殷牧野拱手道:“些许损伤再所难免。玉大小姐尽管将令妹带回就是。”意思很明白,他不怕,大家打呗,玉龙宗大可以去叫瑶光派来帮手,宝相宗巴不得呢。

自从堰城的事情之后,瑶光派风头很盛,特别是玉玲珑,在民间几乎成了神话。宝相宗存心找茬打压,所以才会有这样的事。殷牧野虽然不怎么过问,但是心里面还是有数的。青帝固然不喜欢宝相宗势力太大,但是毕竟许多时候需要用到,特别是战时。玉龙宗就在禹都城外,玉玲珑有这么高的声望,何尝不是个威胁。

“好。”宝庆公主说道,“那么哀家作证,两家自便。玉家带回自家的小姐,纵有天大的动静,青龙卫不得妄动。”

殷正德抱拳应道:“诺。青龙卫若有人插手,即刻革出。”

宝庆摆摆手:“你们去吧。”

“且慢。”玉玲珑忽然叫住他们,几个人都是一怔,只听玉玲珑悠悠说道,“玉龙宗自到了云蒙,与世无争,不参政事,本分度日。但是本分,并不便是好欺负。今天小女子把话说在前面,谁想欺负玉龙宗,玲珑只得讨教一下了。宝相宗既然觉得日子过得太舒坦了,只管放马过来便是,最好所有的人一起来,免得我日后一个一个找;不管是谁要碰玉龙宗,我杀得片甲不留。”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70章/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