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时空

  • 当前:第71章/共

奇怪的天魁脉

发布时间:2013-05-11 11:42

殷正德与她眼神一碰,忽然从骨子里感到一阵寒意。室内温暖如春,这寒气却直逼神魂。殷正德从玉玲珑身上感不到什么强大的气息,反而觉得这位玉大小姐气息微弱。但是这股骨子里的寒意却驱除不掉,顿时心里大惧。他听出玉玲珑的意思,便是青龙卫要介入这事,她也会将青龙卫杀得一个不剩。青龙卫乃是禹都三卫,有十万众,手握云蒙皇室军机命脉,掌管军器,但是玉玲珑这般说,他竟是信了。

殷牧野哈哈大笑,道了声:“玉大小姐好气魄。殷某便在禹都恭候大驾。”向玉玲珑一抱拳。

玉玲珑轻轻说了一声:“送客。”

蟠龙力士围过来,一直送他们出府,跟押送犯人一般。殷牧野走到院中,忽然一跺脚,地面轰然巨震,便似是发生了地震,蟠龙力士都被震得从地面飞起来。方圆数丈内石阶碎裂,从地面弹起,将四周的院墙、房屋悉数撞塌。一块一丈长的石阶整个飞起来,砸进堂屋里,撞断了两根柱子,一片大门,被宝庆公主挥手挡住,前半个堂屋都倒塌下去。

殷正德瞬间跃入空中,惊怒道:“你做什么?”

殷牧野不以为然,大声道:“不劳远送!”大踏步走出去,所过之处,玉府房屋、墙壁被他罡气碰到便轰然塌倒,丫鬟、仆役来不及躲避,被罡风、流石伤到,都倒飞出去,头破血流。

秦风眼见地上滚动的碎石坑坑洼洼,似是被许多看不见的刀斧击碎,心中一凛,这人的龙息,难道淬炼得跟刀剑一样么?

等几个人都走了,秦风问:“就这样让他们走了?你们打算怎么办?”

宝庆轻嗤一声:“还怎么办?拆了宝相宗呗。”

玉玲珑道:“他是故意激怒我,想要看看我的修为。”

秦风道:“那个殷慕白挺厉害的。我在禹都见过,不能轻敌。”

玉玲珑道:“我已经恢复了几成修为,单只是殷慕白,没有什么好怕的。只消假以些许时日,我真正迈入天龙境,修成天轮,殷牧野和宝相宗都不算什么。宝庆能让青龙卫老老实实的,就已经解决了最大的问题。”随即笑道,“等墨琳醒了便好了。她最喜欢打架,她醒了,让她去砍人便是。殷牧野走得是武修的路子,是将龙息直接刀剑化的武道,和我们修魄的人不一样,却和墨琳是一样的。墨琳最擅长跟人斗武,应该能制得住。”

秦风想起乌墨琳挥舞大刀时候长腿翘臀的绝妙身段,不由得开心起来,不知道她和殷牧野打起来的话,谁更厉害。但是对于乌墨琳的武力,经历了之前的战斗后,总是让人抱有盲目的自信。

几个人来到玉玲珑房中,闻着满室馨香,只见满床铺开都是墨琳的发辫。墨琳胸膛起伏,敞开的衣襟里波涛汹涌。盖着玉玲珑的锦被,口中似乎在说什么胡话。

宝庆咦了一声,抓起她的手,凝神检查她的气血。墨琳突然一颤,宝庆一抬头,只见秦风抓起了她另一只手,握在手中。

宝庆怪道:“秦公子啊,难道你也精通医理了?”

秦风道:“公主请专心一些。你摸你的,我摸我的。”握在手中仔细抚摸,原来只是趁机占些便宜。

宝庆呸了一声,玉玲珑脸一红,打了他一把。在青黎有本事的男子都是多妻多子的,玉家本来便是如此,玉玲珑也不会反对。

墨琳的手其实并不如宝庆那么洁白无瑕,也不如玉玲珑的手指那么纤美柔软,掌心和手指上都有茧子,乃是常年挥舞大刀之故。但是她的手异常柔韧,掌心细嫩,握在手中很舒服。秦风不敢妨碍宝庆为墨琳诊断,亲了两下,将手握着也就不敢动了。

宝庆闭目凝神,用青溟气探查墨琳的气脉。良久之后,惊异道:“她,她竟是生了天魁脉。怪不得以前都不肯让我们探脉。”

秦风问:“天魁脉?”

宝庆公主皱眉道:“天魁脉是极为罕见的病症,乃是天生的,没法治。据说是是怀孕时母体遭遇了极端的环境所致。经脉和常人迥异,大都活不长,但是也许会有些超越常人的能力。只是有一点是一定的,女子若是生了天魁脉,没有月经,不能生育。”

秦风道:“那有什么关系?”

宝庆顿足道:“这还不够么?”

秦风道:“我还见过很多女人专门去做绝育呢。”心道,这不就是个妇科病么?

玉玲珑摇头道:“你不晓得,有的地方说天魁脉是魔种,会直接将人杀掉。特别是墨琳她们乌族,是不可能允许魔种的存在的。还有,那个事情,也是不行的……”说到这里,脸上一红。

宝庆干脆地说道:“长了天魁脉的女子不能行房事。否则血流不止而死。而且时常会犯些怪病,突然晕倒,或是腹痛什么的,什么药都治不了的。但是这么多年来,墨琳一直没有犯病,一定是有什么自己的法子。真是奇怪了,墨琳好好的,怎么会犯病了?”

秦风心里咯噔一声,心道,该不会是因为我偷偷亲的吧?咱只是亲了几口,摸了一下,难道就犯病了?

宝庆道:“这,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她血脉逆结,这样下去,危险得很。”

秦风咬牙道:“我来试试看。”如果用华龙珠吸取墨琳的气血,或许可以叩开她堵塞的血脉,那便有活路。

宝庆公主瞪了他一眼道:“秦公子,你又懂医术啦?”让男子的气息进入女子的体内,乃是很忌讳的事情,那和直接占有女子的身体是没有区别的。方才拉拉手,交情不错也无所谓,但是换息不同,何况是龙珠直接探查体内。但是墨琳这会儿生死关头,顾不了太多。秦风这人如今在她心里素来邪门,搞不好就有办法。

秦风道:“我和她换息,你们出去一下。”

宝庆面露迟疑之色,说道:“你想强行换息给她,须知此时她气血郁结,你若冲不开,将龙珠陷在她体内,便会连你自己也气竭而死。”

秦风点头道:“我晓得。”

玉玲珑拉起宝庆,对秦风道:“我们就在外屋,有事就喊一声。”

秦风盘膝坐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掰开墨琳的红唇,便将一口龙息渡了进去。

龙息刚一进入墨琳体内,秦风便大惊,周身数十条气脉没有一条是通畅的,气海封闭,就连主脉都是封死的。秦风心一横,华龙珠缓缓吐入墨琳的口中,硬挤进去,沿着血脉一点点探查。墨琳此刻气若游丝,龙息也是若有若无,竟没有神魂迎上来。秦风想,大概是墨琳晕倒了,神魂也失去灵识缘故,唯有自己去找了,华龙珠径直冲进她的体内,与她的龙珠结合在一起。

本以为墨琳的神魂就应该在龙珠中,谁知里面空空如也。龙珠乃是龙息与气血养成,神魂大都时刻相依,竟然不在,秦风顿时有些发慌。找不到墨琳的神魂,便没法与她心念相通,更无法获悉她的记忆。她全身血气淤塞,天魁脉究竟是怎么回事,竟然有这么大的影响。说不好,只好继续探查下去。

秦风略一思索,神魂不在龙珠里,便应该在气海了。花了很大气力让华龙珠逼近气海,却受到玄关脉门的阻挡,连续冲击了数次,都无法进入。那玄关本应该是脉门正常开合,随着呼吸一开一合,此时竟是淤塞成了死结,难怪墨琳昏迷不醒。时间久了,必死无疑。秦风从来没有让龙珠离体做过如此艰难的事情,何况是深入她人的体内。脱力之下一阵心神恍惚,知道这样做很危险。气魄消耗太大,如果继续下去,只怕自己的修为也保不住了。但是墨琳气海不通,就是想看看天魁脉是什么构造都看不到,如何能想办法救她。

感应到元神的剧烈损耗,元灵在灵虚境内一阵悸动,就连睚眦都从沉睡中睁开了眼。

秦风知道耗下去只会更加不利,拼尽全力想要打通气海。但是墨琳的修为原本就比他高,墨琳都控制不了的气脉,他自然也冲不开。秦风大急,这样耗下去,莫说打通气海,便是自己的龙珠也陷在里面了。下意识紧紧吻住墨琳的嘴,想要将华龙珠吸回。或许是用力了一些,墨琳胸口紧贴在他怀里,蹭到敏感处,浑身一颤,气海玄关似乎有松动的迹象。

秦风心中一动,墨琳似乎是超敏感的体质啊?突然想到,堵塞不畅的血脉都集中在下半身,那多半就是在……生出一个龌龊的主意,觉得有几分可行,不如孤注一掷。当下便将一只手探入墨琳衣内,寻着翘臀将手指在溪谷之间游动。果然墨琳堵塞的血脉都有了反应,隐隐在震动。秦风一咬牙,干脆将一根手指猛地插进一截。

墨琳昏迷中突然整个身躯都抽搐起来,气海玄关轰然大开,虽然只有一瞬间,华龙珠冲进去,卡在脉门上,让玄关无法合拢。墨琳香汗淋漓,浑身毛孔不停开合,修为顷刻间便如同滔滔大河流入华龙珠。秦风精神为之一振,喘了口气,但是很清楚目前才是最危险的情况,因为若是墨琳醒不来,华龙珠被卡在气海的脉门上了,除非将墨琳的身体撕裂,否则便是想抽回龙珠也是不可能做到。

秦风当下抓紧机会,华龙元神逆流进入气海,四下寻找,竟依旧不见墨琳的元神。秦风这下是真的毛了,她的神魂究竟去了哪里?总不能困在气海外的某个地方吧?当下唯有默默对祖龙神不停祷告,一面不断探索,反复越过气海查看墨琳的血脉。墨琳受到刺激才会有这样的机会,只有短暂的畅通,等下势必更加僵死,不见得能再次有这样的反应。

一道乌光从海底浮起,在海面上探起头来,渐渐凝成一条乌龙,细鳞长角,七爪狮尾,是墨琳的神魂,胆怯而迷茫地望着他东奔西走,望着气海不停流入华龙珠,隐没在惊涛骇浪中簌簌发抖。

气海剧烈翻腾,秦风只觉得探索越发艰难,墨琳的气血不通,那就是哪条脉络都看不清。秦风只是探出少许,就如同五雷轰顶,墨琳身体里的血脉、气脉没有任何一条和常人一样,怪不得宝庆一下子就绝望了。确切地说,天魁脉是比常人复杂了十倍甚至百倍的经脉,寻常人有一条经脉的地方,她便有十条、百条,分成细细的网状覆满全身,只是随便窥视了一下,头都大了。

 

您还没有登录,无法发表留言。【登录】【注册】
200字以内
马上发表
当前:第71章/共